[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如果我还有明天
2015/7/17 12:16:17
读者:4318
■吴学忠著 何晓东译

生命季刊 第47期 2008年9月

 

 

OO六年的二月六日,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城的辛城华人教会的本堂和美圣堂的执事吴学忠弟兄,他的第三个爱女吴俐迪,突然患脑瘤,情势严重,教会里的长老、执事和传道,呼吁弟兄姊妹们一起为这位小姐妹祷告,下面是他们发给全教会弟兄姊妹们的电子邮件。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

 

请你们多多地为学忠弟兄的三女儿吴俐迪祷告,医生诊断出来,她的脑子里面长了瘤……可能将在星期三或星期四动手术。请为俐迪祷告,使她能平平安安的得着医治,没有痛苦……(方冠杰传道)

 

二月七日(星期二)下午三点十二分

 

吴学忠弟兄要求大家目前不要去看望俐迪。他们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在加护病房里照顾她,只为她祷告就好了。诗篇六十六篇十八节“我若心里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让我们在主面前承认我们的过犯,向祂祈求,祂是满有恩典和怜悯的,一定会垂听我们的祷告……从今晚六点开始,我们有二十四小时轮流祷告。你若要来参加的话,可以来签名,时间由你们自己来决定。哪怕你在工作的时候,祷告一分钟也可以,或在思想中祷告记念她。(方冠杰)

 

二月八日(星期三)凌晨十二点四十九分

 

亲爱的主内肢体们﹕

 

请填上那张二十四小时为吴俐迪轮流祷告的表格,她将在二月九日早晨七点半,做脑部手术六到八个小时。今天晚上(二月八日)八点钟,将在美圣堂有特别的祷告会,请鼓励你们的孩子也来参加。(方冠杰)

 

二月八日(星期三)下午一点二十五分

 

亲爱的同工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九岁的女儿吴俐迪,在上星期三忽然感觉到头痛。我太太就带她去看小儿科医生。医生告诉我们,是她嗓子发炎而引起的,可能还会有轻微的发烧。她服了几天的消炎片,就回学校去上课。可是她却是一再地头痛,星期四因为呕吐而休课回家。星期五,她仍然是感觉不舒服。当天晚上我太太又带她去看医生,医生就给她验小便和血,也看不到有丝毫的毛病。医生向我们保证,俐迪这个周末一定会好起来。她的头痛很可能是由于感冒而引起的。过了这个周末,俐迪仍是有轻微的头痛,接连吐了好几次,我们还是认为这是流行感冒的现象。到了星期一,我太太就开始有点怀疑了,就打电话给儿童医院,要求他们给她做一次“电脑断层扫描”。星期一的下午两点钟左右,她的头痛更厉害起来。虽然在高速公路上车子行驶很平稳,她都抱怨颠簸得受不了。当车子停在儿童医院停车场的时候,她刚下车走了几步,就跌倒在地上,因为头痛使她站立不住。我就急忙扶她起来,抱她去“电脑断层扫描”室。医生马上就替她做检查。我们只等了一会儿,那里的医生就出来告诉我们,俐迪的脑子里面有异常,必须马上要做“核磁共振”的测试。约两个小时之后,才确定她脑子里有一个肿瘤,有好几吋长,大到一个地步,我几乎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有些部分和脑子长在一起,很像是恶性的。我和俐迪在一起有两天的时间,她的头痛一次比一次厉害,开始她痛苦地向我呼叫:“爸爸,你救救我呀!”我巴不得自己能替她承担这样的痛苦。那天晚上是最难过的一夜。她不得不服用麻醉药来止痛,但是她却很勇敢,不住地问,是什么原因?还向我和我太太,医生和护士一连地说对不起和谢谢。那么小的年纪,竟然有成人般的表现。我另外那三个女儿以斯、黛博和普希来看她的时候,和她拥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我只能站在一边呆呆地看着他们,爱莫能助。俐迪在明天,星期四的早上七点半,就要动手术。手术要进行一整天。那么大的一个肿瘤,要从她那小小的头脑里面切除,她能承受得了吗?我请你们多多地祷告,也谢谢你们和感激你们。(吴学忠)

 

二月九日(星期四)十点三十六分

 

亲爱的代祷战士们﹕

 

吴学忠弟兄的消息:俐迪在早上七点五十分被送进手术房的时候,起初还有一点的恐惧,但是借着父母的迫切祷告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在手术室外面照相和录影。早晨十点钟,我们得知一些报告,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其他没有什么,请继续为她祷告。(吴继扬牧师)

 

二月十日(星期五)下午一点四十六

 

亲爱的同工们﹕

 

首先要请各位原谅,我发出这个电子邮件晚了一点,谢谢你们的祷告、鼓励和安慰,对我们有很大帮助。我们无法用世上的言语来表达对你们的感激之心。我也对俐迪说,每天在我工作单位的许多叔叔、阿姨都在关心她,为她祷告。她一面听,就一面微笑的点头。昨天俐迪动手术的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日子。很多令我焦虑的思想,都集中在我的头脑里:如果手术不成功的话,如果脑瘤和她脑细胞都长在一起,如果俐迪手术过后不能再说话或自由行动,如果她不幸而死在手术室里面。我一直不住地在祷告,求上帝赐给我平安。经过十一个小时的等候,最后在晚上六点半终于见到了那位主刀的医生。他对我们说,手术很成功……(吴学忠)

 

二月十七日(星期五)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

 

俐迪在医院里呆了十一天,这是第一次从儿童医院回家。……想她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当她极痛苦的时候,她一面哭一面祷告,求主耶稣救她脱离这些的痛苦。有几次,她曾向我哭着说:“好痛啊!爸爸,我实在忍受不了,救救我吧!”我听她这样地惨叫惊慌万分,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只有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我的心都要破碎了。有很多次,她要我为她祷告,一次又一次地,主耶稣给她足够的能力,去超越这些痛苦的过程。你们知道吗?因为这些止痛药,都会产生副作用,可能会伤害到她的脑部和肝,这也是没办法的。现在我才真的体验到,只有把我们的孩子,带到主的面前,其他什么办法都没有用。请继续为俐迪祷告,她的胃口也不好,吃不下东西……(吴学忠)

 

二月二十七日(星期一)早晨八点钟

 

我们的代祷勇士们﹕

 

我们早晨六点钟到了儿童医院,一切手术前的准备,都已经顺利地安排好了。吴继扬牧师也赶来和我们以及脑外科医生一起祷告。那位麻醉师,是她姐姐以斯朋友的父亲。他们也为我们不住地祷告,感谢主的预备,所有外科手术的小组成员,都是很优秀,他们已经准备要上阵了。俐迪在七点四十五分,进入了手术室,谢谢你们为她祷告。

 

手术是早晨九点钟开始的,中午十一点中仍然在进行着。俐迪的情况很好,到了中午十二点四十五分才把瘤切除掉,这次的手术要比上一次更难。 (吴学忠)

 

( 俐迪在三月三日中午十一点五十分出院回家。她第二次动手术,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半星期。)

 

三月八日(星期三)

 

下面是一段大姐以斯和俐迪的谈话︰

 

以斯:“大部份人都害怕脑部开刀,怕会死在手术台上,永远不会再醒过来。”

 

俐迪:“不,这有什么好害怕的。若我不醒过来,我就和主耶稣在一起了。”

 

“我怕的是,在手术时进行到一半就醒过来了;发现我的头被切开,那时才可怕呢!”

 

这就是孩子的信心! (吴学忠)

 

三月九日(星期四)

 

亲爱的代祷勇士们﹕

 

谢谢你们的祷告,今天俐迪动了两个手术,把导管放进心脏附近的血管里和抽取脊随液来化验。这两个手术都是为俐迪将来化疗有关。医生们告诉我,这两种手术都不复杂。是的,跟脑部开刀比起来是简单多了。手术完当天我们就回家了。当晚上在恢复室时,她还是受不了身体的疼痛和麻药退时的反应。她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和抱怨。让我心疼极了。

 

“我真希望我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可以不再去遭受这个折磨。”

 

“很对不起,姐姐妹妹们因为我,不能做她们想做的。”

 

“姐妹们因为我她们都无法去做她们的事。”

 

“我情愿一口气把脑部放射治疗做完,然后失去左耳的听力。因为我再也不要再来来回回的忍受这种的痛苦。”

 

“你会不会生我的气?我总觉得我好像犯了什么大错……。”

 

我已记不得那么多了。我很讶异这些想法是来自俐迪的小脑袋……今早在做身体检查时,许多医生挤进那小房间里,只因想要见到俐迪。很多人非常惊讶俐迪的回答和反应。其中有一个社工看到此情形就说到:“俐迪就像是一个名人一样,每一个人都想见她……”喔!上帝请使用她来荣耀你的名。

 

上帝是完全良善的。愿上帝祝福你们。(吴学忠)

 

三月十五日,星期三夜晚,俐迪进入医院里。

 

三月二十日,俐迪早晨进入医院。

 

三月二十日(星期一)

 

这天早晨俐迪又遭遇到严重的头痛和恶心。经过放射治疗之后,中午又去了医院。医生决定将在今天下午或是明天早晨再给她做一次“核磁共振”。俐迪对她妈妈说﹕“我已经受够苦了,宁愿到天堂去,和主耶稣在一起。”这句话使得姬吟(俐迪的母亲)柔肠寸断。当姬吟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和她一样地伤心。俐迪实在太痛苦了,她明白的多,想的也多。但事实上,我们还是受到了祝福。我们仍然有最后的希望,将来会在主耶稣那里见面。很多人都不可能会这么说,因为他们并不相信有天堂或者不确定自己能去天堂。但我们是被祝福的人,将来我们都会和主耶稣在一起,这是那永恒的平安和安慰。而今天最大的苦难,实际上就是和那位创造我们的上帝永远地分开。(吴学忠)

 

(三月二十四日晚上,俐迪由医院回家)

 

四月二日(星期天)

 

亲爱的祷告同伴﹕

 

上帝听了你们的祷告,从星期五晚上开始,俐迪减少了她止痛药的份量……她一直在告诉我她的胃、喉咙和整个头,都在痛,全身不舒服。今天早晨,她爸爸和姊妹们去教会的时候,她真希望她的痛苦能够立刻消除,可以去做礼拜。在她流泪痛哭的时候,我只能在一边安慰她,陪她一起哭。

 

她问我:“妈妈,这要到哪一天为止呢?”。我提醒她﹕“上帝应许过我们,你将会完全得着医治,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不能确定是今天或是明天,我们只能仰望上帝,当一切都做完了之后。”这很不容易去使一个九岁大的孩子,知道将来一定会怎么样,但是上帝在安慰她。……请祷告,使她能够得医治。(吴赖姬吟,俐迪的母亲)

 

四月四日(星期二)

 

自从放射治疗以来,俐迪的情况一直是朝下的,时常哭个不停。头痛、胃痛加剧,喉咙肿得连讲话都很困难。她问:“上帝会解除我的痛苦吗?”

 

“我的生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呢?”

 

“这你是知道的。”姬吟说:“还用问吗?”

 

俐迪摇摇头说:“可是我太痛苦啦,很不舒服!”

 

姬吟反问她:“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俐迪说:“祷告呀!”

 

“主耶稣呀!求你挪去我的痛苦,挪去我的痛苦!”她不住地向主求告。姬吟的处境也很困难,她又能够做什么呢?俐迪不喜欢看到她自己头上只剩下这么一点点的头发,像个丑八怪似的。

 

“这样吧!我们把你的头发都剃掉好吗?”姬吟问她。俐迪没有回答。

 

“那你爸爸也陪你,和你一起把头剃光,怎么样?”姬吟问。俐迪就点点头答应了。

 

所以今天晚上,我们父女两人就一起来剃头发。我们不用去找理发师,反正是剃光头,大家就轮流来剪我们两个的头。我们全家都很开心。头剃光后,俐迪看起来是好多了,变得更可爱。感谢主她的心境也就开朗了许多。(吴学忠)

 

四月十六日(星期天)

 

亲爱的祷告同伴们﹕

 

俐迪今天早晨异常的兴奋。她知道如果她自己没有什么不适的话,就可以跟着全家去教会。最特别的是今天是复活节,对她来说更是意义非凡。这是从生病以来,她第一次可以去教会参加主日……

 

当我想到主耶稣复活时,我敢说祂是真的活了,祂才是那活生生的上帝。在俐迪动手术前的那一个晚上,她熬受那激烈的头疼,无法入睡。看她这个样子,当母亲的我又心疼又难过。我就问俐迪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病痛会临到你的身上?”俐迪肯定地说:“不,这是上帝拣选了我。”“为什么呢?”我问她。她回答说:“祂要我有这种特殊的经历,将来好去帮助那些像我一样受苦的人。”哇﹗多么大的信心啊……

 

在这复活节的星期天,我感谢上帝,将祂的独生爱子,赐给我们,就是主耶稣。虽然俐迪和我还要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要抓紧祂的应许。尤其是这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四到五节。(吴赖姬吟)

 

四月十八日(星期二)

 

这又是极其痛苦的一个晚上,俐迪一个人静静地躲在起居室的角落上哭泣,一开始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她.。后来姬吟看见了,就跑去问她为什么?她没有回答。我把她抱起来,她哭得很伤心,过一会儿她开始说话了。她的脉搏跳得很快,我们很担心。那几天,她的血球指数降得很低。

 

“我觉得我真是没有用了。我过去一向都能帮助别人的,现在反要别人来伺候我。”

 

“从前我曾做了个恶梦,我患了癌症,却万想不到,我真的是碰上了!”

 

“我很害怕……”

 

“如果这个癌复发的话,我是否还要再去接受放疗和化疗呢?”

 

“夏天来了,我还能去游泳吗?”

 

“我很害怕,我将不能再过一个正常的生活了。”

 

“我还能和你们一起出去旅行吗?”

 

她一面哭,一面说着这一连串的话。她眼睛和眼睛周围的皮肤都是红的(这些天,她的皮肤变得很敏感)。我们大家都非常难过。我,姬吟,和以斯尽量安慰她。黛博和普希守在一边不出声。情感上的痛苦远远地超过肉体上的折磨,只有上帝才能安慰我们大家。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俐迪感觉好了些,说:“是不是上帝在很多年之前,就计划好了的吗?”

 

“不错,在你未出世之前,祂就已经计划好了的。”姬吟说。俐迪就开始破涕为笑了。我们在天上的父,祂终于回答了我们所不能回答的问题。 (吴学忠)

 

六月五日(星期一)

 

今天晚上俐迪去参加她的小学毕业典礼。

 

回想过去这几个月,有好几次俐迪忍着头痛,流着眼泪,很努力的想要完成学校的课业,和她的朋友们一起毕业。可是四个月前,我们谁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毕业。

 

没想到现在美梦已成真,真是有志者事竟成。

 

当主席呼叫俐迪的名字,她走上台前,领取她的毕业证书,台下的人热烈地鼓掌。看着台上校长老师们一一拥抱俐迪,听着大家的欢呼喝彩,我一面录影,一面用手擦着眼泪,内心的感受,实在是无法形容。

 

我们的神真是美好,信实!

 

学校送给我们那个“丑小鸭”音乐剧的光碟,有俐迪在里面。一开场,屏幕上就放出了下面这一段:

 

谨以此剧献给吴俐迪

尽管身患重症,俐迪坚持倾力排练演出。

展现了非凡的勇气和毅力!

俐迪,我们以你为傲。

你对大家的爱见证了我们社区的美好。

你是“丑小鸭”剧组一员,我们以你为荣!

(吴学忠)

 

七月二十五日(星期二)

 

俐迪进入第二次的化疗,已经第三个星期了。情况却比第一次的更差。这说明我们人可做的是多么少。我们认为可做得很好,其实不然。我们只有完全地信靠主,不论是好是坏,上帝总是在照顾着我们。俐迪的情况,一天可能会改变好几次。最近几天来,甚至于都不能拿日子来计算,而以钟点来计算……(吴学忠)

 

八月八日(星期二)

 

今天是我们计划好的第三次化疗,可是情况有变。

 

我们到医院的时侯,问医生为什么俐迪在最近这两个星期中,变得如此糟糕?她连站立和走路都不可以,一天要呕吐好多次,头继续的痛,昨天她连用嘴巴喝水都无法做到了。上星期,我们在医院里三天,没有一个医生能找得出主要原因来。今天医生再给她做一次“核磁共振”的检查,距离上次“核磁共振”检查是好的结果只有十九天的时间,距离上次CT检查没有任何异常只有六天。“核磁共振”结果带来坏消息。癌细胞又出现了。十九天前“核磁共振”结果还没有这些癌细胞,可见这种恶性肿瘤生长之快。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俐迪最近如此严重的头痛和呕吐,根本不是紧张造成的。我可怜的小俐迪,她正遭受莫大的痛苦。(写此信时,我嚎啕大哭)

 

我们需马上做决定,请为这位医生祷告,使他有智慧能诊断准确,给予合适的治疗。

 

请为我们祷告,我们正震惊悲伤莫名!

 

上帝已经拯救我们,祂将继续扶持我们。请满怀信心为我们祷告。

 

请为明天早晨的脊椎“核磁共振”的结果祷告。(吴学忠)

 

八月九日(星期三)

 

脊椎“核磁共振”的结果,今天早上出来了,发现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脊椎骨和整个脑部。手术已经不可以做了,因为癌细胞扩散太深,俐迪的放射治疗已经做完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而且这治疗并没有能抑制癌细胞的扩散。

 

谢谢你们的祷告……这两天,对我们来说,是最难熬的。我们流下了不知多少的眼泪,万分地心痛,也影响到我的胃部,非常的不舒服。但是,我们知道上帝是听我们祷告的。我们祈求祂的怜悯和恩典,施神迹来医治俐迪。

 

“你为什么要这么忧虑呢?”俐迪今天如此问姬吟。

 

“也许我没有那足够的信心。”姬吟回答。

 

“我并不忧虑,我知道我会好起来的。”俐迪说。“只是困难一点罢了。”

 

这是一个十岁女孩的信心,让我们向她来学习,为她祷告。(吴学忠)

 

八月十日(星期四)

 

今天俐迪的小便又发生了问题,每次小便都需要二十到三十分锺。当她最后终于把尿排出来的时候,我对她说,她做的很好,她就说﹕“好什么,我每天都是这样的。”对我是件大事,对她却是那么轻描淡写。今天她的嘴唇更糟糕了,已经无法闭合了,因此说话也开始不清楚,不能拼出BPMVF这几个字母。当她吃饭时,食物都从嘴里掉出来。她找到一个办法。在喝水或说话时,她用一只手帮助嘴唇合上。我们都不忍再看了,她却一再地说﹕“没有关系,我会做得更好的。”

 

她的记忆力也开始变差了,她一生第一次尝试使用助行器,好不容易走到购物机那里买了一包糖果,这是件大事情,可是到了晚上,她却完全不记得了。

 

“妈妈,你哭什么?我已好多啦!”

 

“这都是上帝的旨意。”

 

“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呢?不要紧的。”

 

“虽然爸爸妈妈一直陪着我,但是我已经可以一个人去接受电脑断层扫描和核磁共振,我知道,有上帝与我同在。”

 

“我知道上帝爱我。上帝会帮助我的。”

 

“我需要习惯这一切,我需要保持强壮。”

 

给俐迪医治的两个医生在不同场合都说:“俐迪,你总是让我们惊奇。”(吴学忠)

 

八月十一日(星期五)

 

摘录几则俐迪情绪好时说的话:

 

“主耶稣已经告诉我我会好的。也许很快,也许很久。我知道会很难。”

 

“我爱爸爸妈妈,因为他们从不离开我。” (这是在来探望她的人走后说的。)

 

“谢谢你们的祷告,我感到很轻松。”

 

“我们只要照上帝而不是自己的意思行。”

(吴学忠)

 

八月十三日(星期天)

 

今天早晨,四点钟的时候,俐迪又呕吐出一些深色的水来,后来证明她胃里在出血。她今天的状况很不好,两条腿都没有力气,右腿开始麻木。她昏昏沉沉地,常常要睡觉。这并不是药物的反应,而是来自她的脑瘤。医生今天下午告诉我们,那新的化疗药品,看不出来有什么果效,他不想再试其它的治疗法,要我们带俐迪回家去。显然他对俐迪的医治,也不存什么希望了。我对他说,还是照常的治疗下去,我们祷告,求上帝来医治她,医生也没有再说什么话。我自从和那医生谈过话之后,灵性有好几次低沉到谷底。他们个个都束手无策。眼看着俐迪,忍受着苦痛,不能再生存下去了。

 

今天有几个代祷者前来看望我们,他们以圣灵来的盼望,和基督的爱,大声祈求上帝的医治,又使得我们的灵性升高些。但是俐迪呢?她却不像我们那么地低沉。她的信心仍然是没有改变。她说她会好起来的,只不过是时间长久和困难罢了。晚上,她的右腿有一度能够活动起来,前面好几天都是瘫痪的。而且又能恢复使用她那两只手,我们都很喜乐。

 

“我知道主耶稣在帮助我。”她高兴地说。

 

“我会好的,你们不是看见了吗?”

 

“就是不好的话,”她又说﹕“那也不要紧的。”

 

听她这么说,我们不知流了多少的眼泪。哦,主啊!请你向我们施恩典和怜悯,我们几乎在崩溃的边缘上了。

 

请你们为俐迪祷告,现在每一天,不,每个小时都很重要。我们祷告,希望她的情况能够好转,而不是每况愈下……

 

如果上帝给你感动,请为俐迪禁食祷告。我们衷心感谢。

 

过去这几天我不断哭泣,我跪下呼求上帝医治的恩典临到。主耶稣,求你光   照我们,求你怜悯我们。(吴学忠)

 

八月十四日(星期一)

 

俐迪的钢琴老师前来看她,他们一家人出去度假一个月刚回来,下飞机才几个小时。一个月之前,俐迪的情况仍然是很好的。老师问她有没有练琴?

 

“因为生病,我已经好久不弹琴了。”俐迪回答。我们都很难过。没有一个人能说句话来安慰她。这时候她从被单里,将手伸出来,装作弹琴的样子,我们大家都笑起来。她仍然是那么地可爱。她一直是表现得那么地积极,虽然偶尔也有低沉的时候。今天她又说:﹕“我会慢慢地好起来的,我需要好起来。”

 

“是的,我要变得很强壮。”一面说,一面握紧拳头在舞着。

 

“我知道主耶稣在帮助我好起来,祂总是在帮助我。”

 

“谢谢你妈妈,谢谢你爸爸,没有妈妈和爸爸,我不能活到今天了。”

 

她又说:“是的,上帝是第一,妈妈和爸爸是第二。”

 

请你们继续为俐迪祷告,如果受圣灵的感动,可以禁食,也希望你们能有像俐迪那样的信心。如果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向主求(马可福音九章二十四节)这是很重要的,求上帝医治,必须要有那真实的信心。

 

我不知道该怎么再对你们说……我们的灵性又往下沉了!我们加倍的忧伤,灰心到极点。上帝就将彼得走在水面上的那幕,放在我的脑海里。他看到风浪很大,就要沉下去了。我不应该疑惑的。疑惑不能从上帝那里得着什么。(雅各书一章七节)(吴学忠)

 

八月十五日(星期二)

 

早晨,俐迪又出现了神经系统的特殊症状,护士紧急将医生请来,经过听诊之后,医生说,她随时都可能会死亡的。我们虽然不相信医生的话,但还是把以斯,黛博和岳父岳母都找来,普希已经在这里了。

 

“我爱你妈妈,我爱你爸爸,我爱你以斯姐,我爱你黛博姐,我爱你普希妹妹。”俐迪说了又说,有几个小时之久。难道她是真的要离开我们了吗?

 

“我也爱你呀,俐迪。”我们每个人都嚎啕大哭起来。牧师们,朋友们,都赶来看俐迪。俐迪仍然继续不断地对每一个前来看她的人说:“我爱你。”我的心被撕裂成数块了,整个人都被撕成了碎片似地,觉得自己无法再活下去了。我们继续地哭泣恳求上帝的医治,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有这么多的人都在一起,为俐迪祈求。

 

过了几个小时,俐迪比较稳定些,沉沉入睡了。大家也都相继地离开。医生说,死亡可能几个小时或数天之内随时都会临到俐迪。因着医生的告诫,虽然我们还是相信上帝会医治俐迪,我们一家人今天晚上都留在医院里面。俐迪全天都在祷告,有好几百次之多。“主耶稣啊,你使我好一点吧!”她仍然是那么地充满着盼望和信心。晚上,全家人睡觉前,都在一起祷告,求主医治她。我们不愿意失去俐迪,亲爱的天父,可怜我们吧!(吴学忠)

 

八月十六日(星期三)

 

俐迪继续凭着信心,在与癌症搏斗着。虽然一个星期来,她的脑部和脊椎,都被那快速成长的癌细胞所破坏了,但她一直是不住地祷告说﹕“主耶稣啊,救我。”昼夜都是如此,她是永远不会放弃的。我离开她有两个小时,姬吟告诉我,俐迪醒来时要找我。“爸爸在哪里?我要爸爸!”姬吟对她说﹕“爸爸不在这里,妈妈在这里。”她可能连妈妈都不认识了,这对我们实在是个莫大的悲剧。姬吟说给我听的时候,我们都大哭了。俐迪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姬吟哭了一整天。俐迪看来是无法再和我们沟通了……

 

我们祷告,希望俐迪能得着医治。她可以为上帝做一个活生生的见证。(吴学忠)

 

八月十七日(星期四)

 

昨天晚上,我写完这些日记之后,我相信俐迪会开始好起来。果然不错,那一个晚上,她能说出简单的几个字,“我不舒服。”她好像又认得出她的爸爸和妈妈了,我们都很高兴。可是今天早上一直到现在,俐迪一直在酣睡中,没有醒来过。姬吟和我试了很多次叫她,她都一直在沉睡。当医生和护士来问我们需要什么的时候,我们只是摇摇头,他们就拍拍我们的肩膀离开了。我们回想那过去:俐迪还是个婴孩的时候,她是多么地可爱;还有她两三岁的时候;第一次进学校的时候;我们全家度假的时候等等。种种甜蜜的回忆,都拥到我们的心头。如今……如今……我们的心就如同刀割一般……俐迪,我亲爱的女儿啊,我太爱你了,胜过爱我自己的生命,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活得太痛苦了,哦主啊,求你怜悯我吧! (吴学忠)

 

八月二十日(星期日)

 

早晨,俐迪忽然停止呼吸,我们大大的恐慌起来,姬吟打了很多次的电话,要大家为她祷告。……很多人都来看望俐迪,其中有俐迪的老师,同学的家人,朋友,邻居和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他们一起聚集在医院的小教堂里面,为俐迪的医治祷告。这是在下午,俐迪并没有像那个值班医生说的那样,只有一个小时可以活。这一天的末尾,她的呼吸曾停止过,或断断续续地下去,不久又恢复正常,很多次都是这样的……我们的上帝是奇妙的,祂充满了怜悯和慈爱,祂会垂听我们在绝望中的祷告。(吴学忠)

 

(八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钟,俐迪归回天家)

 

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一)

 

昨晚,姬吟和俐迪睡在一张床上,那时俐迪呼吸还正常。但清晨她的氧气水平低了好几次。最终,我们没能把她救回。

 

下午三点三十分,俐迪在睡眠中回归天家。

 

这一伤痛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们感谢上帝带走俐迪的灵魂。她现在安息在主怀。没有痛苦。俐迪知道那是最好的地方。

 

我们思念她如狂。将来在天家我们会重逢。感谢主给我们的盼望和应许。(吴学忠)

 

八月二十二日(星期二)

 

“我在找一个地方葬我十岁的女儿。她昨天下午过世了。”我不知道在向处理丧葬人员问询时,我的表情或语调如何。他们一脸不信地看着我,说:“真是遗憾。这肯定很痛苦!我不知道你如何面对的。”……

 

八月二十三日(星期三)

 

最后这丧事总算都安排好了。上帝的恩典,祂差遣了很多主内弟兄姐妹们来帮忙,减轻了我们很多的负担。谢谢你们的祷告。……

 

现在是我的任务来把俐迪的故事分享给世界。我向上帝祷告继续使用俐迪的故事为祂的国度做工。是信心和盼望才使俐迪走过过去的六个月。

 

为主而活!(吴学忠)

 

八月二十四日(星期四)

 

我们一起去殡仪馆,再一次瞻仰俐迪的遗容。姬吟要确定一下一切的事是否办妥了。当然这一天又是不少的痛苦、伤心和眼泪,有很多人都在安慰我们。我们将和俐迪在天家相见的,可是要等待多久呢?太久啦!太久啦!我很伤心,但我需要克制自己,不再哭泣而安静下来。后来上帝就给我平安,祂直接来安慰我。我知道俐迪时时都是和主在一起,虽然我不能和她接触,但是主却是可以的。俐迪那十年在地上的生活都过的很好,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和很多人分享。在俐迪年幼的时候,主就比她的父母更重要,她不仅从她自己的父母那里得着安慰,而且也能从主那里得着安慰。她说过很多次,当她去动手术和接受“电脑断层扫描”的时候,只有主耶稣和她是在一起的。如今俐迪已经和她最好的朋友,主耶稣,全能的上帝永远在一起了。她爱祂要大大地超过她自己的父母,这是个很大的安慰。她这一生或许是很短,但是却活得很美好,正如圣经上所说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摩太后书四章七节。)

 

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能前来瞻仰遗容,就如同出席一个告别的庆祝会一样,我们庆祝她工作做的很好,而把她交给主。你们来了,可以穿上红的衣服,因为俐迪是最喜欢红颜色的。请你们不要哭,你们一哭,我们更会哭了,这是没有办法能控制的。(吴学忠)

 

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五)

 

谢谢你们今天前来瞻仰遗容,也抱歉你们排队等了那么久,我们深受你们的热爱、安慰和支持,感谢主。我们都希望能控制住,我尽量忍住自己不要哭,但结果还是哭了一个晚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每一次和客人拥抱和握手都温暖了我的心,你们来使我们获得极大的安慰。耶稣基督的爱,与我们同在。我感谢赞美主,有很多人都与我们分享,如何受到那六个月俐迪信心的勉励。很多人分享在那六个月为俐迪祷告中,与上帝的关系又进展了一步。也有不少人看到俐迪那种经过的情形,上帝如何在她身上作的工,而接受耶稣做救主的。很多俐迪的朋友们,今天都来见俐迪的最后一面。我们也鼓励那些与俐迪同年龄十岁的小孩子们,都能有很好的信心,将来可以和俐迪,在主里面再相见。

(吴学忠)

 

八月二十六日(星期六)

 

俐迪的追思礼拜定于早晨十一点整,在“蒙高马利郡浸信会”举行。完了之后将要在蒙高马利郡的“天堂之门”公墓下葬。今天的追思礼拜……来宾却有七八百人,他们都穿着红色的衣服,来自远近各地方,参加这个丧礼……

 

她入土的那一刻,是我们最难忍受的时候,我们从头一直哭到尾。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候,就是我埋葬了自己的孩子。我几乎都站立不住,我全身在发抖,一手按着肚子,另外那只手将一朵鲜红的玫瑰花,投进俐迪所在的墓穴里。我大声哭喊,觉得我快要死了,太痛苦了,几乎都活不下去了。有好几个红气球都升上了空中,表示俐迪的葬礼已告完毕。

 

那殡仪馆的主任说,他从来没有看见过,丧礼会有这么多的人来参加。……的确,俐迪的一生是影响了很多的人,并不是她在世上有多大的成就,而是她那属天的品格,爱心,肯照顾别人和恒心。最重要的是,她那不变的信心,紧紧地抓住上帝的手,绝不放弃。……

 

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因着爱和在主耶稣里的祷告,上帝派你们同我们在一起。(吴学忠)

 

八月二十七日(星期天)

 

早晨,姬吟去看看俐迪和普希的衣橱,想选一件衣服给普希主日崇拜时穿。一见到俐迪的衣服,姬吟禁不住又哭了,她哭得很厉害。我知道之后,就把她拉回卧室,把门关紧,两个人在一起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就如同在恶梦之中,希望能醒过来……我们教会里的儿童音乐剧,本来是准备在昨天举行的,由于俐迪的丧礼,而改在今天晚上。以前这个剧目是姬吟一个人制作的,今年就由以斯来接办整个主要的节目,演出效果很不错,只是俐迪不在里面,我们一个晚上又是不住地在想念她。到了结尾的时候,我们又放出“纪念吴俐迪”的幻灯片,和她一些个人的照片,我们又在流眼泪。就有不少人来问,为什么这种可怕的事,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为什么上帝不听我们和许多代祷者的祷告,来医治俐迪的病呢?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其实俐迪她自己已经很早就回答过这个问题了,是上帝特地选择她来为祂作这个见证的。至于那第二个问题,我相信上帝是不会有错误的,我们的禁食和祷告,只是来配合上帝的工作。祂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祂所做的事是最美好的。尽管这样说,我们还是很伤心,因为我们究竟是人,人是个感情动物,我们乃是流着眼泪来赞美主的。上帝爱我们,甚至将祂的独生子都赐下来,我献上一个俐迪又算得了什么呢?(吴学忠)

 

九月十二日(星期二)

 

有很多朋友都对我说,要哭就好好地哭一场吧,免得忧出病来。我认为哭并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专心在上帝的身上,专心在宣教的工作上,因为很多人需要上帝。彼得前书第五章十节上说,“那赐诸般恩典的上帝,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祂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

 

我盼望这句话,马上就能应验在我的身上。上个星期天,我们的牧师出城了,主日崇拜就由我来代替他讲道。这对我也是很大的挑战,因为俐迪去世才只有二十天,我实在没有这种勇气站在讲台上。我尽我所能,在我做工程师的空余时间,准备讲章。但是要常常看到那上帝的恩典,我才能够做到。(提摩太后书四章第二节)在讲道当中,我免不了会提起俐迪。差不多有两分钟左右,我几乎都讲不下去了,就要求弟兄姐妹用祷告来支持我,擦干我的眼泪。感谢主,我终于将这篇道讲完了,我再分享玛拉基书第四章第二节:“但向你们敬畏我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其光线有医治之能,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

 

我去出席建堂委员会的会议,我们美圣堂多年来,都是借用美国人的礼拜堂,如今我们要建造自己的礼拜堂了。自从俐迪患病以来,我有好多次都没有去开会。我记得有一天,俐迪曾问过我:

 

“爸爸,我们的礼拜堂,什么时候才能盖好呢?”

 

“好好祷告,祂的时间一到,就会盖好的。”我说。

 

可惜,俐迪将永远看不到我们的礼拜堂被建造起来了,但是她并不在乎,在天上有很多的建筑,不知要比地上的建筑好上多少倍……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上帝要把俐迪从我这里取走?但是我相信,有一天,我见到主的时候,一定会知道的。现在我要学习很多的事,是俐迪感动我去学的,因为她爱主耶稣。

 

今天早晨,我又在忧伤起来了,上帝就对我说﹕“你不要老去想到你失去的俐迪,你应当想一想,她在这十年当中,为我做了多大的事呀。”是的,祂说的对,我不再忧伤了。(吴学忠)

 

编后记

 

20089月。俐迪回天家两年后。

 

吴学忠弟兄全家爱主更深。学忠弟兄继续担任本教会执事,儿童主日学校长,也负责一个小组。姬吟姊妹在教会中参与的服事更多﹕教会赞美敬拜、青少年事工、青少年门徒训练、妇女查经等。他们也开放自己的家庭,让弟兄姊妹来聚会。俐迪的两个姐姐也积极参与教会的事奉;大姐以斯还被选为“美国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2008 Brio Girls(即优秀、进取、爱主的女孩) 前四名.

 

纪念俐迪的网页(http://www.immanuel.net/sites/masoncc/Lydia_Update/UpdateCalendar.htm)开通      许多人从俐迪的见证得到帮助,受到激励。

 

学忠、姬吟也在“美国癌症病人协会”(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的活动 (Relay For Life) 中分享俐迪的故事,见证、荣耀了主的名。

 

吴家设立了“吴俐迪纪念基金”(Lydia Grace Wu Memorial Fund) (见纪念俐迪网页)。该基金的用途为﹕1、奖励本社区中小学中遇到特殊困难、以俐迪的精神战胜困难的青少年;2、通过本教会的差传部,支持海外宣教士;因为俐迪生前的理想是﹕“长大了做个宣教士!”今天,她以这种特殊方式,实践着她的梦想……

 

姬吟姊妹对青少年的勉励是﹕“年龄再小,也可以影响世界!”

 

学忠弟兄对读者要说的是﹕“不要疑惑,只要信!因为耶和华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这是极大的安慰。”

 

(《如果我有明天》一书已由香港方舟出版社出版发行,诗歌“如果我还有明天”由洪启元作曲作词,收录在王子音乐专辑 “有一道光”)

 

吴学忠  来自台湾,现居美国中部。

何晓东  来自台湾,现居美国中部,从事文字福音事工。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