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儿子-我的律师
2016/8/23 15:23:19
读者:2662
■佚名著 海燕译

 

生命与信仰 总第2期 2002年4月

 

    有一个富人和他的儿子都爱收藏珍稀的艺术品。他们的收藏几乎无所不至,从拉斐尔到毕加索。他们俩常常坐下来,一起欣赏那些艺术品。

 

    越南战争爆发的时候,儿子也到了战场上。他是一个异常勇敢的战士,可惜在营救另一个士兵的时候牺牲了。死时年纪轻轻。

 

    父亲听到噩耗,为他唯一的儿子哀痛欲绝。

 

    大约过了一个月,在圣诞节之前的一天,老人听见有人敲门。门前站着一个年轻人,双手抱着一件大包裹。

 

    年轻人说,先生,您不认识我,我就是您的儿子舍命救出来的那个士兵。那一天,他救了不少的生命,他背我到安全地带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心脏,他就倒了下去……他常常对我谈到您,和您对艺术的爱好。

 

    年轻人双手把那个包裹递过来,喃喃地说道,我知道这不值什么,我并不是什么伟大的艺术家,但我想,您的儿子也许会愿意您有这样一件东西的。

 

    父亲打开包裹,看见一幅画:他儿子的肖象。是那个年轻人画的。

 

    老人凝视着这副画,震惊了:作者如此成功地捕捉到他儿子的人格!特别是画中他儿子的那双眼睛,正深深地凝望着父亲。老人不禁热泪纵横。

 

    他再三地谢过年轻人,坚持要为这幅画付钱。

 

    噢,不,先生。您的儿子为我做的,我已经无法偿还了。这是一件礼物。

 

    父亲把这幅画挂在壁炉的上方。每次家里有客人来,他都要先让他们看这幅画,然后才让他们欣赏他所收藏的别的艺术品。

 

    几个月后,老人去世了。他收藏的那些画要拍卖。许多有影响的人聚集在这里,为能看到那些伟大的艺术品,为或许能置买一幅名画作为自己的收藏品而兴奋莫名。拍卖台上竖立着那幅老人的儿子的画象。拍卖人重重地敲了一下木槌,喊道,我们从这幅儿子的画开始出价。谁愿意为这幅儿子的画出价?

 

    拍卖室的后面,有一个人嚷道:我们要看名画!跳过这一幅!。

 

但拍卖人继续喊道,谁愿意为这幅儿子的画出价?谁开始出价?100元?200元?

 

    另一个声音吼起来,显然是生气了:我们来不是要看这幅画!我们是来看梵高,看伦勃朗的。请拿出真货来!

 

    但拍卖人还是喊着:儿子!

 

    儿子!谁要儿子?

 

    终于,有一个回应的声音从屋子的最后面传来。那是老人家中多年的园丁。他必须叫喊才能被前面的人听见:我愿意出10元钱买这幅画。

 

    园丁是一个穷人,这是他所有的钱。

 

    有人出10块钱了,谁出20块?拍卖人喊道。

 

    10块钱卖给他吧,我们要看大师的作品!有人嘲笑着。

 

    现价10块了,有没有愿意出20块的?

 

    人群给惹恼了。他们不要那幅儿子的画。他们要把钱投在那些更值钱的东西上。

 

    拍卖人不得不敲下了木槌,一下,两下...

 

    10块钱卖出!

 

    坐在第二排的一个人叫起来:该让我们买那些收藏品了!

 

    拍卖人放下他的木槌说:对不起,拍卖结束了。

 

    那么多收藏品呢?

 

    对不起,我受委托拍卖,必须执行老人的遗嘱。老人的遗嘱中有一个秘密条件。我只能在现在公开这个秘密:只有那幅儿子的画在拍卖之列。谁买了那副儿子的画,谁就继承老人全部的产业,包括所有的收藏品。要儿子的人将得到一切。

 

    2000年前,上帝把他的儿子给了人类,让他死在十字架上。就象那个拍卖人一样,今天上帝也在对我们说:儿子!儿子!谁愿意要上帝的儿子?看吧,接受上帝之子的人,会拥有一切。

 

我的律师

 

    我记得的第一件事是,我坐在一个法庭外面的等候室的长椅上。

 

    门开了,有人通知我进去,让我坐在辩护席旁的座位上。

 

    我一眼看见了“原告”:一个长相如恶棍一般的人。他咬牙切齿地直盯着我,我平生没有见过这么凶恶的人。

 

    我坐下来的时候,看见我的律师坐在左边。他是一位仁慈而又温文尔雅的人,我似乎在哪儿见过他,但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时候,角上的边门悄无声息地开了。法官走了进来,他身上那宽大的法袍,随着他的步履,冉冉地飘拂着,他的临在令人感到肃然起敬。为他的威仪所吸引,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他的身影。他径直走向法官席,坐下来,然后宣布开庭。

 

    原告站起来,说道:“我叫撒但,我来这里特意要向你申明,这个人是属于地狱的。”接着,他历数了我说过的谎,我偷窃过的物,和我以往的欺诈行为,他还揭露了我生命中一度有过的可怕的堕落。他说得越多,我的头就埋得越深。连一些我早就忘干净了的罪,他也给我抖落出来了。我窘迫得不敢看任何人,连律师我也不敢看一眼。

 

    我内心翻腾着一种矛盾的情绪,一方面怨恨撒但的控告,一方面也怨恨我的代言人,竟然静静地坐在那儿,没有为我做一句话的辩护。我知道自己的确犯了那些罪,但我也曾做过一些好事……难道这些好事不能稍微抵销一些我的过犯吗?

 

    结束的时候,撒但暴怒地吼道:“这个人属于地狱!我所控告的他的罪,每一件都是确凿无疑的,没有人能证明我的控告不真。”

 

    轮到我的律师说话了。他首先问道,能不能到法官席前去。撒但马上叫嚷着反对,但法官允准了这一请求,示意我的律师到前面来。于是他站起来,向前走去,这时我才看见,那人的身上有一种完全的荣美和崇高的威严。我意识到为什么对他感到熟悉了,原来是耶稣,我的神我的救主在为我辩护!

 

    他停在法官席前,语调柔和地对法官说:“父亲啊,”就转过来对着法庭讲道,“撒但控告说这个人犯了罪。对他的指控,我并不否认。罪的工价就是死,这个人是当受惩罚的。”

 

    耶稣停了一下,转身向他的父亲伸开双臂,宣称道:“但是,我在十字架上死,就是为了这个人能得永生。他曾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和忧伤痛悔的灵,到我跟前来求我的饶恕,他已经接受我作他的救主,所以现在他是属我的人。”

 

    我的主继续说道,“他的名字写在生命册上,无人能把他夺去。撒但是不懂得这个道理的。这个人不需要被审判,因为他得了恩典。”耶稣坐下,静了一会儿,看着他的父亲说:“不需做别的什么了,我已经成就了一切。”

 

    法官举起他有力的手,敲下法槌,大声宣告道:“这个人是自由的。他的刑罚已经偿清了。休庭!”

 

    我的主带领我离开的时候,我听见撒但还在那儿语无伦次地喧嚷:“我不会认输的,我要赢下一个!”

 

    接着,耶稣告诉我该如何前行。我问他,“你一次都没有败诉过吗?”耶稣基督亲切地微笑着,回答道,“到我跟前来,求我为他们辩护的每一个人,都得到了和你一样的判决,因为罪债已经偿清了。”

 

 

海 燕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北美,汽车工程师,并参与福音文字工作。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