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把最好的献给神
——---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感悟
2015/7/24 13:54:36
读者:3030
■黄安伦

 

生命与信仰 总第5期 2003年11月

 

德国伟大作曲家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年前在北京隆重上演。这部乐曲可说是旷古绝响,在中国首演,深具历史意义。音乐界都把此音乐会视作文化上的盛事,但却鲜有媒体对此巨作所传出的属灵信息有任何的探讨。其实,这件盛事对中国音乐发展的意义,是怎样估计都不过分的。《德意志安魂曲》的背景和内涵,对中国圣乐的事工,实在具有极其深刻的启迪。福音临到神州,亿万中华儿女也加入赞美神的大合唱,这是一幅多么壮丽的画卷呀!

 

回顾以基督教文明为主体的西方文明史那些最灿烂的篇章,音乐方面最伟大的贡献都由德国人作出,这绝不是偶然的。正是马丁•路德“信徒皆祭司”的神学思想,把圣乐从天主教神职人员专司的特权下解放了出来,成为所有信徒共同向神献祭的普天颂赞。马丁•路德不仅将圣经译为“白话的”德文,并亲力亲为,创作了大量的德文圣乐,使大众可以借着共同歌唱,直接在崇拜中参与对神的赞美。一时间,城里,乡间,千百首“众赞歌”从千百万神的儿女口中传唱出来,蔚为壮观。

 

这次德国音乐的大复兴,直接造就了三位基督徒大作曲家。第一位当推被尊为“西方音乐之父”的巴赫,为乡民们传唱的圣歌编配,他的《三百七十一首众赞歌》已被公认为近代西方音乐的基点;而在他几千首作品中,《B小调弥撒曲》和《马太受难乐》更是经典中的经典。能与巴赫圣乐并立的无疑是另一位:亨德尔。他的《弥赛亚》,其中《哈利路亚》一曲更早已为大家所熟悉。作为路德宗的信徒,勃拉姆斯也是这样在圣乐的领域里接过马丁•路德的棒,而《德意志安魂曲》就是他最重要的圣乐作品。

 

为什么是《德意志安魂曲》?其实这只是个字面上的直译,更准确的译法应当是《一部德文的安魂曲》。全部原因就是勃拉姆斯有意摈弃天主教对《安魂曲》的所有规范和拉丁文的制式唱词,而直接从马丁•路德的德文本圣经中节选经文,超越天主教《安魂曲》礼仪性的功用。在他的音乐中,神永生的应许透过主耶稣的救恩更加亲切地传达出来。

 

勃拉姆斯的大半生是在号称“音乐之都”的维也纳度过。在他那个时代,莫扎特、贝多芬早已逝去,整个社会被享乐主义弥漫;浮华、夸张的所谓“浪漫”风气更渗入到艺术的各个角落。所以当勃拉姆斯的深刻信仰透过他一部又一部力作呈现出来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然而,人们往往被勃拉姆斯精湛的艺术造诣折服,却忘了深究这位大师音乐所载的内涵,以至于他有一次要特别指出:“很多人不知道,我们住在德国北部的人每天都渴望读圣经,不能一天不读圣经。就算是书房里不点灯,我也知道圣经摆在哪里。”就是这个信念使勃拉姆斯一生“不效法”并远离世俗,只为讨神的喜悦孜孜不倦。

 

马丁•路德“魔鬼无权使用好音乐”的理念也被勃拉姆斯认同。勃拉姆斯并不是个富家子弟,相反,他出身于汉堡一个贫民的家庭,这反而令他从小就认清了虚伪浮华的真相。信仰使勃拉姆斯拥有了崇高的品味,他绝不向二流的东西低头。结果,艺术上的精益求精,或曰:为求体现那“永存的道”的严谨态度,使“十年磨一剑”成了勃拉姆斯的家常便饭。他著名的《第一钢琴三重奏》在脱稿三十七年后,又被推倒重来;其《第一交响乐》则写了十年;而这部《德意志安魂曲》乃是勃拉姆斯二十四岁那年动的笔。钻在维也纳的斗室中,他的草稿不是一张一张地撕,而是一本一本地扯!十一个寒暑,到全曲完工的那年,他已是三十五岁,来到而立至不惑之年的中途了。

 

整个《德意志安魂曲》就是勃拉姆斯生命的见证。至亲的亲友相继离世特别是慈母和恩师舒曼的死使他更痛切地经历了“死荫的幽谷”,也更亲切地体会到主耶稣的救恩。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德意志安魂曲》移去了传统安魂曲“愤怒的日子”、“用火来审判世界”这类“战栗的”和“恐惧的”唱词;相反,神永生的应许带来的“没有人能夺去”的喜乐,则从乐曲的一开始,就被更多的强调。“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这永恒生命的信仰就是全曲的中心。

 

下面谨就全曲作一简介。

 

《德意志安魂曲》的唱词均由勃拉姆斯亲自选自其德文圣经。

 

第一乐章为合唱,乐曲敬虔宁静,神永生应许带来的盼望和喜乐几乎立即冲开了死亡的阴影: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马太福音54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的带禾捆回来。”(诗篇12656

 

第二乐章仍为合唱,乐曲由送葬哀恸的情绪笼罩,但在唱到“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之时,如同一道天光直照下来,坚定的节奏营造出全曲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彼得前书 124

 

“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贝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雅各书 578

 

“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得前书 125

 

“并且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头上,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都逃避。”(以赛亚书3510

 

第三乐章为男中音领唱与合唱,乃是一曲殷切、虔诚的“天问”。这里没有绝望,合唱以巴赫式的赋格风格(一种多声部轮番应合的曲体)把满有盼望的答案热情地展示出来:

 

“耶和华啊,求你叫我晓得我身之终,我的寿数几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长。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数,在你面前,如同无有,各人最稳妥的时候,真是全然虚幻。世人行动全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主啊,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在乎你。”(诗篇 394567

 

“然而公义的灵魂乃是由上帝掌握,并再不会有悲伤、痛苦袭来。”(选自旧希腊文圣经:所罗门智慧书 31

 

第四乐章是一曲温馨的合唱,位于全曲的中心,也唱出了全曲的中心:

 

“万军之耶和华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耶和华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诗篇 84124

 

第五乐章是女高音独唱与合唱,只有耶稣的救赎能给我们带来无人能夺去的喜乐,面对着死亡,主永生的应许以最亲切的音乐表达了出来:

 

“你们现在也是忧愁,但我要再见你们,你们的心就喜乐了,这喜乐也没有人能夺去。”(约翰福音 1622

 

“仰望我:苦痛只是短时的;劳苦归我;而且我已找到最后的安慰。”(选自古希伯来文西来亚本圣经:传道书5135

 

“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你们也必因耶路撒冷得安慰。”(以赛亚书 6613

 

第六乐章的男中音独唱与合唱,乃是全曲最具戏剧性的一段。当唱到“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主耶稣已战胜了死亡的信息被又一曲强有力的赋格一下子带了出来,管弦交错,轰鸣阵阵,这音乐的张力足以令勃拉姆斯可以与他伟大的先贤巴赫、亨德尔、莫扎特和贝多芬并列:

 

“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希伯来书 1314

 

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

 

“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哥林多前书 1551525455

 

“我们的主啊,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示录 411

 

第七乐章是终曲合唱,乐曲亲切安祥,天上的声音像甘露般阵阵飘下,地下信徒的祷告声也飘然直上九天,全曲就这样消失在太空中:

 

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示录 1413

 

《德意志安魂曲》无疑就是十九世纪圣乐艺术的高峰。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是配得以最卓越的艺术来赞颂的,这就是《德意志安魂曲》给人们留下的深刻启示。面对勃拉姆斯的照片,我常常好像听到这位德国老弟兄笑着对我们说:“中国的弟兄姊妹们啊,现在该看你们的了!”勃拉姆斯从马丁•路德诸先贤的手中接过的棒,现在无疑是轮到我们接过去的时候了。

 

正当福音在神州大大传开的伟大历史时刻,我们没有忘记这是一个更接近末世终结的世代。在这个世代里,社会更加腐败,道德更加沦丧,福音的事工面临了更多前所未有的挑战。

 

仅从圣乐的角度来看,我们确实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世俗音乐的汪洋大海中。“怎样才算不效法世俗?”“可以有基督教的摇滚乐吗?”“在崇拜中可以扭臀部吗?”这些事在今天已不是问题,早已成了事实。那么什么是正确的答案呢?如何在这汪洋大海中坚守主的真道,分辩出哪些是合乎真道的崇高品味,并探索出适合我们所处时代之中国圣乐的方向,都确实是我们应当解决的问题。

 

然而,困难恰恰就在这里:圣乐在中国仍然是那样的年轻,中国的音乐的普及仍然基本处于初级阶段。比如,若一定要我们今天连简谱都未必熟识的会众来唱巴赫的《约翰受难乐》,这也未免太不实际了。但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所以就要学习,而且我们应当有意识地、尽可能多地接触经典之作。

 

前面所述的勃拉姆斯那“十年磨一剑”的严谨态度,就是我们每个圣乐工作者的楷模。其实哪个伟大的先贤不是这样?巴赫的《马太受难乐》写了二三十年,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从构思到完稿也经历了二十几个寒暑。这些哪里是人的智慧的产物?每一个先贤都经历了圣灵的充满这些都是神的作为呀!米开郎基罗说得好:“……好的画,迫近神而和神结合……它只是神的完美抄本,神的画笔的阴影,神的音乐,神的旋律……”

 

中国圣乐是大家的事。“信徒皆祭司”,如何把最好的献给神,应该是我们首先要时刻记在心里的。我非常赞同伟大的美国教育家嘉柏霖关于“管家”的说法。他坚决反对基督徒“由于他们对文化一无所知,在面对真正有价值的艺术时,会感到不自在”的现象,他说“神赋予人责任管理一切被造之物……艺术才能当然也包括在内。管家最后一定要交账,报告我们如何管理神的托付,并据此接受审判。”(嘉柏霖《基督徒的文华素养》)从诸先贤的手中接过棒来,把这伟大的传统在神州大地发扬光大,是每一个中国基督徒责无旁贷的义务。在众先贤留下的西方灿烂的基督文明面前背过脸去,怎能有资格去分辩哪种品味才合乎“主的真道”呢?

 

行笔至此,喜讯传来,电视纪录片《十字架》将要面世了。影片中,没有金碧辉煌的殿堂,没有富丽雄伟的管风琴,却有千百万从未受过音乐训练的中国农民基督徒唱出的《这里有神的同在》的淳朴乐声响彻云天。这已成了我所经历过的最难忘的场面之一。一位只读过初中一年级的农村姑娘小敏,在神的感动下唱出了近千首《迦南诗歌》,这是一个奇迹。我得以将小敏的歌编成影片配乐,能在音乐方面参于这项事工,我的心只有向神感恩。小敏姊妹的《迦南诗歌》是神赐给中国教会的一份厚礼,同时也表明,一个伟大的画面宗教改革期间众赞歌声响彻德意志大地的宏伟场面已在神州出现。愿荣耀归于至高、全能的独一真神,直到永远!阿们!

 

200310

 

 

黄安伦 中国作曲家,入选《世界名人录》及《中国大百科全书》,现居加拿大。五岁开始随父母学习钢琴,七岁完成其第一册钢琴曲集。1976年,成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以及中央歌剧院驻院作曲家;1983年获英国圣三一音乐院院士称号;1986年以“最优秀奖”的荣誉同时获得耶鲁大学的音乐硕士学位;并连任三届加拿大安大略省华人音乐协会主席至1996年。其作品几乎涵盖严肃音乐的全部领域,并已由世界许多主要交响乐团成功演奏。

 

作为一个圣乐作曲家,他的众多作品中除了电视系列片《神州》和《十字架》的配乐外,其圣乐大合唱《复活节大合唱》,《大卫之诗─诗篇二十二》及《启示录》都是华人同类作品中规模最大者。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