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时间的创造
2015/7/24 15:08:47
读者:3562
■道初

生命与信仰 总第6期 2004年6月

 

 

宇宙万有都是神创造的。除了源于神的创造,一切无有。当代科学所发现的百十亿年宇宙世界时间,是证明了神对时间的奇妙创造。

 

本文从圣经的启示和现代科学的多时观,解读神在创世中对时间的创造,得出结论:6日创世和科学观察到的宇宙百亿年历史不矛盾。宇宙是6日中被造出的。6日是实际时间。

 

一、问题与解答

 

我们来进一步专门思考时间之争的问题,问题本身是简单明确而具体的(注1)。按圣经创世记,大地和宇宙很年轻,从亚当夏娃开始到现在,约6千到1万年。但科学主流公认的结果却是古老(注2):宇宙大约为110-150亿年(宇宙线度径可达150亿光年。边缘星系速度近及真空光速(光学测量等)。地球约45.5亿年(古陨石测量等),太阳为45-46亿年(氢燃烧测量等)!于是,科学和圣经针锋相对。到底谁对?世界到底是老还是年轻呢?

 

这个问题成了一些人怀疑否定甚至攻击圣经可靠性的一个科学凭据。在基督教内部也引起了争论。至今仍无一个妥当的解决方案(注3)。现有的基本看法可归纳为:

 

A. 宇宙和地球貌似古老,其实很年轻:圣经正确,科学主流结果不对。

 

B. 宇宙和地球的年龄非常古老:圣经时间不正确,或圣经的“1日”指一个时期。或圣经时间仅是信仰启示。(注意,古圣经的“日”是“yom”。在算日子时,指24(太阳)小时,即通常生活的一天)

 

上述各主张虽不同,但都认为在实际时间中只能在圣经和科学中二取其一。这样的判断其实是根据一种时间观的,即单时观。单时观认为宇宙世界是一个时流,双方是在同一时间流中发生的事,便只能有一个正确。但是现已证实,神造的世界并不是单时流的,而是多重真实时流并存的。若仔细研读圣经时,我们会发现圣经恰是启示多时观。所以应按多时观来看待这个问题。结果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多时观上的佯缪,一个先分后合的双时归一事件。(注1 6日创造并不和主流结果相悖。

 

C. 7日和科学的亿年分别来自创世中两个不同的时间流,即神自己作工的时间和被造出的大地时间。创世后,二时归一延续至今。对每一时流来讲,都是24小时1日!

 

二、世界的多时性

 

(在下文中有少许公式仅作引证说明之用。不熟悉自然科学的读者可略过它们。)

 

自古以来,人们习以为常的想法是,世界的时间单一。故对同一(创世)事件,只能有单一时间值,7日和百亿年不可能都可靠。但是近代科学发现,虽然世界上时间流逝的方向是绝对的,总是从过去走向未来,但是时间流逝的快慢却是相对的,决定于观察人所在的参照系(注4)。

 

世界是多时流或多时空并存的,已获证实

 

例如,同样的钟分别放在两个互相高速运动的(惯性)参照系中,测时就不同。各系统有自己的时间流。各以自己的时间来看世界。在每个系统内,所有过程随系统的时间进行。要慢,整体同步慢。要快,同步快。每个系统内观察到的科学规律相同。故在系统内看自己的时间,仍然是标准的一分一秒地过。但不同系统互看时,时流的区别就显现出来了,对方分秒的长短和自己的不同。地球就是很好的这样一个参照系。太阳系银河系更是。

 

科学进一步证实:运动中的时间变慢。并且速度越快,时间流逝得越慢。

 

我们用图一来说明:有两个校对好的钟ABA钟静止,B作一次高速旅行。科学发现B钟变慢。即B回到A的参照系后指示的时间,少于钟A指示的时间。美国航天局(NASA)在人造卫星上作了精确测量,直接证明了这一点。

 

科学指出,运动时间(T`)变慢遵守公式:(参附档formula 1.jpg)。T是静止时间,V是速度,C是真空光速。当速度比光速小得很多的时候(V/C0),时间的改变小,都是静止时间(T`T)。日常生活属于这种情况。但当速度趋近于真空光速时,时间变慢就会明显起来。这就是宇宙飞行,特别是加速器中微粒子过程的情况。微粒子过程会随粒子速度的增加而按上式变慢。当速度趋于光速时(VC),时间停滞(T`0)。理论上讲,光无论跑多少年,它的钟不会走一秒。像俗话所说“天上一日,地上千年”!根据多时性设计制造了高能加速器。

 

众所周知的质(M)能(E)转换公式,E=MC2,就是从研究高速运动系统间力学规律不变而发现的。按此造出了原子弹和氢弹,建立了核能发电厂及发展了各种原子能应用等等。

 

因此,世界上实际是每一个运动物体都代表一个时间流。世界上存在著无限个时空时流!运动越快的时流越慢。当代已把多时空时流效应,应用到巨大的工业规模程度了。

 

此外,引力场中时间变慢。这是好理解的。设想在引力场中有一自由下落体的参照系。我们站在系内消除了重力。它的钟代表无引力的钟。但若朝外看,引力场的钟成为运动的了。运动的钟要变慢。故引力场的钟比引力之外的钟要慢。(对中心对称的引力场,如太阳等,科学给出的时间公式是:(参附档formula 2.jpg),r。称为许瓦兹半径或“黑洞半径”,r是离开中心的距离,Tr。处的时间,T。是无限远处引力为零的时间。r越小,引力越强。时间T’越慢。当rr。时,T`0,时间停滞)。人们应用太阳附近时间变慢,和空间径向尺缩短的非均匀时空(多局部时空并存)理论4,已精确的解释了日蚀时太阳附近星相移位和水星进动等天文现象(水星是最靠近太阳的行星。其绕日的椭圆轨道会徐缓地朝前方旋转,或称进动,每世纪进动角为44`。近代天文学发现的百矮星,黑矮星,中子星和“黑洞(Black Hole)”(注5,6)等,都是引力極强的时空区域。由此看来,如果上帝当初曾把钟放在他造的黑洞里一阵子,无人能说“不”字。

 

不仅如此,空间可转化为时间!原因是“同时性”不是绝对的。一个参照系内处处同时,在另一个系统内变为处处不同时,便产生出时间来。可用下面例子说明(图二)。

 

设在一直线轨道上有一列火车飞驰。在这里,地面车轨是一个参照系,火车是另一个参照系。设自车轨地面两端朝火车同时发出光信号。在地上的人来看,两端信号无时间差。但车上的人不这么看。因为光速固定(科学证实),火车以自己的时间迎面接受前方的光,信号趋于提前收到。对后面的光则趋于延后收到。去掉路程不对称的修正外,相对论得出前方信号总是相对后面的信号早一段时间(T”)(即空时转化):距離越长车速越快,转化出的时间也越多。理论上当速度为光速时,空间产生的时间可到无限!如果火车是变速运动的,就应分段计算再相加。每段内近似看成匀速运动。反过来,如按空时转化去回找铁轨参照系,那么相关的时间便化为同时或瞬时了!联系到我们的巨大宇宙,虽然情况复杂奥妙,但空时关联的本性仍在其中。因此,应存在这样的系统,在其中宇宙的百十亿年可以是瞬时过程。于是圣经的6日创世之说又是不无根据的。

 

科学表达客观存在的自然规律。这是神的自然奥秘中,允许人类明白的那一部份奥秘,也是神的大恩赐。人用它来管理好世界,完成神的托付(创世记1:26)。但是由于人的局限性,难免出错。我们应懷著一颗敬畏神之心,在不断改进中去达到正确的科学结论。但是对已证实的规律,应承认它。这就是承认上帝在该范围内的神迹,不会與圣经的原则相悖。

 

结论:神造的世界,多时空时流并存,且彼此间可以关联分合。空间恒藏著时间。

 

只要承认上帝造了巨大的宇宙,就不可避免地要承认也造了大量时间于其中。单时观把从一个时流观察世界当作世界只有一个时流。

 

三、圣经的启示和启发

 

圣经首句,“起初,神创造天(heavens)地。”(创世记1:1)即宣告宇宙万有都是上帝造的。除了上帝的创造,什么也没有。

 

圣经中的天,heaven,指天上世界,也指上空领域,并且包含非物性世界。但是上述宣告中的天是复数-heavens。圣经570次提到单一的heaven110次提到heavens。这说明,天是多重性的。圣经首句即宣告了圣经的世界观──神造的是多重性天地!

 

除了用Heavean描述天,圣经还用Sky(创世记1:6-20)描写天空和宇宙穹苍。也是多次用这个字。Sky强调的是大地之上的广延空间,从地球扩展出去的时空。圣经中多次用浩瀚和膨胀(Expanse)(创世记1:6-20),拉伸(Stretching)(诗篇18:17)和铺开(Spreading out (约伯记12:5)等等来描述穹苍,已预意宇宙空时的膨胀,與当代科学发现一致。特别Sky也呈复数-Skies。并且也是多次提到(如诗篇36:5;108:4-5),指出了时空是多重性的。

 

诗篇1084节写道:For great is your lovehigher than the heavens; your faithfulness reaches to the skies(你的爱为大,高过诸天世界,信实达及诸空间)。因此,圣经的宇宙观是普遍性的多重性的物性和非物性世界观!神造的一切布于多重世界之中。现代的多重时空观與之完全调协一致,且实际是被包含于内!圣经所指还更为广阔。

 

圣经又说神“自有永有”(出埃及记3:14),“高过诸天(over heavens)”(诗篇108:5),“看千年如一书日”(彼得后3:8)或“如夜间一更”(诗篇90),启示了神自己对他创造的天地时空的超越。圣经展开了广阔的视野,启示我们从圣经表明的普遍多重世界来思考宇宙的创造。现在回到6日和亿年之争的问题上来。仔细查看创世记,注意“7日”的确定:首先,圣经传达神的话。神定出了他自己的时钟:“有晚上,有早晨,是第( )日(yom)”,神完全相同地定每一日,重复六次,加最后的休息日,共七日,清清楚楚地叙述了上帝为自己立定了一个大工时流系统。创造是一日一日地进行。第二,神的“日”子,是从天地之初就定出的,那时日月都还没有;第三,宇宙的时空和其他万有一样,都是被造。特别在第四日,当神向大地显明他所造的日月太阳和众星来为大地定昼夜时令节气时,仍

然一字不改自己的“一日”:“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这清楚表明,世界时间总是处在被造地位上,世界的时间是一个被造的时流系统。第四,在创世结束后,圣经说“天(day)起了凉风,神在园中行走。”(创世记3:8)。园中的dayyom,也是大地的1日。神将人类历史按排在自己的大工时流系统中了。而人类历史也是世界时间。这就是说,二时流在创世后“归一”了。科学所作的,是找到被造世界中经历了创世历史的钟──光学律放射性律等(折算为太阳日年),以大地为参照系统测世界时间为:地球约45.5亿年,宇宙约130亿年!

 

于是得出:上帝为自己预立了从创世开始的大工时流。一日一日地流逝,每日24(太阳)时。神用头6日迅速创世,此后是预定的人类历史。在创世中,神不仅创造了世界,也为它创造了百十亿年的世界时间。世界造成后被留在神的大工时流中至今。

 

所说创造了百十亿年的世界时间,是这样来实现的:神在创世中造了世界,即造了世界由无到有的全部变动。世界的时间,唯由特定标时性的时间空间和物质变动(如光学和放射性测量等)的积累来标识和测度。科学测出的是,创世中该特定变动的总量,等于(或折算为)目前年变动量的百十亿倍。故世界度过了自己的百十亿年!且每日都是按等量(或折算)该变动来标认“标准太阳日"的。故世界看自己每日24小时,且从来如此。在创世后,神不再多造时,世界回到神预定的神的大工时间中存在运转。因此,答案C被圣经包含。

 

图三表示了两个时流的关系:水平实线代表神的时流。虚线代表世界时间。都对应创世过程。代表百亿年的线比代表7日的线长许多。故前者必须分离打弯后和后者首尾并结。此图表示,在创世中二时分离,各按自己的24小时1日度时。我们可以说世界时间“挤进”了创造时流,或者说世界时间从创造时流中“胀离出来”。创世后二归一。

 

四、圣经中的证据

 

有什么证据直接证明上帝果然是这样造时流的呢?真是奇妙。上帝毫不含糊亲自这么做给人看,让我们无法推诿(罗马书1:20)!原来圣经具体地记录了多时流并存现象,并且其成因恰是上帝在造时间:在神迹之下,出现两个时流系统,即施神迹(或不受神迹影响)的时流,和承受神迹方面的时流。二者分离的原因,是上帝单为后者造了新时间,使它从前者“胀离”出来!例如上帝改变日晷时影(列王记下20:1-11),约书亚向上帝求时,出现惊心动魄的日不落奇景(约书亚记10:12-15)等。为便于理解,复引证文(注1)的有关内容如下:

 

耶和华上帝通过先知以赛亚医治希西家王的疾病时,改变时钟:“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希西家问以赛亚说,耶和华必医治我,到第三日,我能上耶和华的殿,有什么兆头呢。┅┅耶和华就使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

 

日晷是中央装有垂直细杆,边缘带有时间刻度的石盘。放在阳光下,由杆影的位置度数定时间。这是神迹下,世界时间和希西家生活时间的比钟。神迹使世界时间相对希西家的时间滞后(或变慢)了十度。或者说使希西家的时间比世界时间快了十度。

 

约书亚记中记载了上帝改变时间的另一次大神迹,使以色列人多得一天的战胜:“约书亚就祷告耶和华,┅┅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仑谷。┅┅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这又是大神迹下的比钟:神迹使世界时间相对以色列人的时间变慢了。或者说使以色列人的时间相对世界时加快了,在世界时间的1日中,容下自己照常生活的两天!

 

上面二神迹中,如果改变的是世界钟,便是使日月和宇宙星宿运行变慢,使整个世界和人类处于神迹影响之下,而单使求神迹的希西家和以色列人等排除在神迹之外,保留在原时流中。反之是不影响世界其它处,使求神迹的希西家和以色列人处于神迹之中。圣经反复告诉我们,神是智慧的神,爱他的子民的神。总是愿将神迹加在他们身上保护他们。因此圣经在这里启示的,是单加快希西家和以色列人的局部时间(显然约书亚军队和敌方处在不同时流中,否则战胜抵消或大打折扣)这里明确是双时系统!不妨用图来详述约书亚求时神迹的时间关系(图四)。圣经在这里生动而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神迹中的多时体验:图中直线代表世界时间,即不受神迹影响的时间,或行神迹的时间。从左到右的箭头表示时间从过去到未来的流逝方向。其中间标出的线段,表示行神迹的的世界时1

。直线下面的弧线代表神迹影响之下的时间,长度等于直线段的两倍,即2天。曲线的两端分别接在“1日”直线的两端上,代表神迹是在世界时间1日中出现的。神迹的后果是:使以色列人的局部时间和世界时分离,即由原来直线上的世界时间变为曲线上的时间,在世界时的1日(24小时)中,度过了自己两日,即不折不扣的48小时!神迹结束后,以色列人又回到世界时间中。注意,神迹出现前和后只有一个世界时间,因此以色列人多出的24小时是神迹所新造的!所以神迹使以色列人的时间加快,实际上是神为他们造了新时间,新的时间流便从原时间流中“胀离出来”!但神迹中的以色列人所见,自己没什么异常,只是神迹时间(或不受神迹影响的时间)变慢。并且神迹像是造了一个透明的“时间罩”,将约书亚军队罩在其中和外部世界分开。罩外是世界时间流,罩内却是另一种时流世界!

 

创世神迹(图三)和约书亚以赛亚等的求时神迹(图四)相比,不过是前者神迹更大,空间范围更大和造时更多:创世6日对应于约书亚的日不落的1日;宇宙范围对应于约军所处的神迹范围;科学观察到的世界百亿年,对应于以色列人所经历的在神迹之下的时间;神迹后都是二时归一。对每个时流都是一样的标准日(24小时),但互看则不同。科学所见,应是平均时效减慢了亿万倍(130亿年/6日)的创世神迹!

 

主耶稣行的众多神迹呈超快速性。包含造时!以水变酒的神迹为例(约2:1-10

,包含了大量物质成份(如匍萄所含的多种化学元素,化合物和其生物基因等等)的快速创造,和酿酒过程的迅速完成。实际从当时最后加入的水来看,耶稣是说酒好了就好的。比方说是半分钟。虽然我们无法知晓和理解神迹过程,但不妨试按创世神迹的速率(亿年/日)来估计物质创造,以及按通常酿造上等匍萄酒所需的时间(10年以上)来试估神迹的酿酒效率。

 

耶稣神迹既非单纯创造,也不是单纯酿酒,而是混合性的介于二者之间。耶稣为水和酒的局部时流造了时间。若神迹维持1天,造的时间约在3万年和亿年之间。

 

五、上帝的圣钟在何处?

 

上帝的钟不妨称为“圣钟”。创世期间圣钟放在何处呢?这是一个有趣而又实际的问题。无疑,圣钟的第一位置,永远伴随上帝自己。我们将称之为第一圣钟。神的大工时流是按这支钟定的。现在的问题是,上帝是否也造了另外的圣钟,并把它放在世界某个地方让人看呢?因为钟的制造者往往会造多个钟。如果真能在世界上找到一支圣钟,则对上帝创造世界和创造世界的时间就更不必去怀疑了。我们试著借科学的方法来找。既然宇宙度过百亿年后上帝的钟才过6日,那就试著从宇宙的极慢时流中去找。从前面世界多时性考察中已知,至少已知四种慢时流或无时:

 

1)光和近光速运动系统(VC

 

按前面运动钟的公式,光自身的时间完全停止

(注意,要把从外界观察到的光的传播时间,和光的钟的时间区分开。前者可用光速去除传播距離得出。后者则是时间停止)。

 

我们要找的钟是这样的钟,其自身时流极慢,但非绝对停止。如果让光来表达时间,应当和宇宙中略略延迟的作用,如光的吸收再发射等多级过程联合在一起。这当然是实际存在的。因此从宇宙开始发生,辗转在第70点射到地球的光过程,表达“圣钟”。

 

2)原始高能宇宙射线过程(VC

 

这样的宇宙射线从宇宙开初发生,在太空几乎以光速辗转射向地球,并且在粒子自己时间的第7日凌晨抵达。这也应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称它们为“圣钟粒子”。如中微子。它的质量近乎为零。其运行速度实际是光速,但比光速要小一丁点儿。可说是要小就可多小!它不带电性,可贯穿万物。并且是一种最重要的宇宙组成粒子。所以满足要求的中微子,是“圣钟粒子”,在宇宙中传报上帝创世的时间!

 

还应包括混合多级粒子过程。由最后的粒子在过程自身时间的第7日到达地球。多级粒子过程在宇宙中实际存在。也应是“圣钟”携带候选者。

 

3)宇宙“黑洞”(rr。)

 

黑洞范围时间停滞,宇宙中可以实际存在。其引力如此之强,连光都逃不掉。但理论上得出,量子效应能使微粒从洞里出来6。那些出来的,亦可成为圣钟粒子。

 

4)圣经时间定标的宇宙线度系统(T"→宇宙年龄)

 

美国天文学家哈伯(Edwin P. Hubble1924年提出了一项重大天文学发现,被称为哈伯定律2,7。定律说:宇宙星系都快速遁离地球,且离开速度(V)和它们相对地球的距離(L)成正比:V=H譒,比例系数H,称哈伯常数。最新的数据是1/110-1/150亿年。由此得出:

 

a)宇宙是膨胀的。

 

这可用吹肥皂泡(或气球)作比喻。开头由小泡膨胀起来。胀大时,膜面上所有的点都是互相远离的,且越远的离开得越快。宇宙也类似,从宇宙的任何地方来看,天体互相远盾。宇宙中的任何物质,包括地球,无例外地都在不同地点的宇宙边际上,并且都可等价地来描述宇宙。宇宙现时的线度(例如地球和最远的星系现时距離)即是宇宙中不回转的最远距離。可类比肥皂泡上直径大圈的半个周长。如果要引入宇宙参照系,每一点都可选为起点。但宇宙因空间膨胀,不能用通常的(惯性系)时空性质来考虑宇宙。

 

b)宇宙年龄即宇宙膨胀的总时间(即地球和遥远星系分开到目前宇宙线度距離所需要的时间),一般取为胡伯常数的倒数(1/H),110-150亿年。(1/H=L/V=距離/速度=时间)。

 

让我们来寻找一个参照系,将上述宇宙年龄,化为系统中的同时或瞬时。如果是这样,上帝便可以用此参照系中的短瞬(6日),将宇宙和它的百十亿年造出。

 

为此,先来确定从地球上观察宇宙的空时转化时间(T)。但情况不同于简单的匀速运动。从地球对遥远宇宙边际的观察,是通过极长的中间宇宙地带进行的。而中间地带的时空是以不同速率膨胀著的。因此要确定地球对整个宇宙线度的观察,只能分区逐段进行。利用中间天体代替地球,对当地范围的空时转化进行观察,再累计起来得出总转化时间。具 地来作如下思考(图五):图中的虚线表示现时宇宙线度(Lm)。想像该线度有如一条“宇宙铁轨”。始于边际星系,止于地球位置。中间众天体有如一系列“宇宙火车”,排队分路段(dL)按哈伯律定出的速度(V)从星系朝外开,一辆比一辆行驶得快,地球最快。

 

每段取得很短,所以每段内火车实际是匀速度的。逐段计算空时转化时间(dT)后相加:(参附档formula 3.jpg

 

计算中用了哈伯律并视其代表了连续空间膨胀。速度上限按C估计。(注意,严格说来哈伯律中的速度和距離不是现时的数值,特别对远的星体是指其历史星相,因光的传播需要时间。故不能简单作计算。但作为一种估计,仍然可保留速度和距離正比关系,比例系数仍取哈伯常数。相应的偏差,可以进一步作参照变系变换解决,不影响最后参照系的寻获。在此不多述)。整个计算的根据是宇宙线度确定。这是因宇宙极其巨大,现时内星体运动引起的宇宙线度伸长可以略去。但星体的运动速度保留,因速度决定天体范围的时空性质。这便是上面的宇宙铁轨和多列宇宙火车了。结果表明,宇宙空时转化时间等于宇宙年龄。

 

注意,宇宙年龄是说,宇宙空间膨胀把地球从宇宙线度的远端,送到现在的一端,在地球上得到的此两端的两次事件的历时。另一方面,所计算的空时转化,是指地球到达现在位置后往回看,如果在宇宙(现时)线度参照系中,这两个事件是线度两端同时或霎时发生的话,它们的时差应是多少。计算发现,此时间差竟是宇宙年龄!因此宇宙年龄所表达的二事件,在所说线度系统内是同时或瞬时过程中发生的。这不是别的,就是圣经创世记告诉人们的:上帝6日创造宇宙世界。6日不论从人类历史或是宇宙时标(百万年计)来讲,都是不折不扣的瞬时(6/百万年=0.000...013,小数点后有7个零)!所以上帝的“圣钟”时间,也可以被他预定的宇宙(线度)所携带。而宇宙一造出便在自己的时流中是“龙踵”之貌,寿龄百十亿年。不过在上帝的眼中很年轻。创世后,上帝的时流进入地球

,或者说世界留在上帝的大工时流中,“二时归一”。世界在上帝的托住中,继续变动老化到末了。

 

注意,在创世中上帝是在运行的。因为创世记开头的第12节说,“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就是讲上帝无处不在而且运行在各方。他预定时间并可以放置他的钟。

 

基于宇宙膨胀的发现,当代科学提出宇宙是从一点大爆炸而来的物质过程理论(Big Bang Theory),主张是极高温(1032度)极短时间(10-43秒)和极高能量物质(全宇宙能量和原始物质集中)的超高速喷发过程。时空和物态从此产生。这和极慢时流存在的要求相符。这个理论藏著圣钟时流。有大量光过程,高能高速粒子流和极高物质集中的黑洞区等等。

 

“大爆炸”得到不少证据的支持,例如宇宙背景微波幅射。事情是这样的。如果宇宙是从极高温度的爆炸开始的,则因空间膨胀温度下降达到热平衡,应如一个停止加热而降温的密封烤箱,内部热幅射(微波)遵守普朗克黑体幅射定律。处处均匀(即背景),按宇宙线度,空间应在绝对温度3度左右的寒冷中。60年代,两位美国年青科学家果然但是是偶然中发现了此背景幅射,并用灵敏微波探测器,对宇宙作全向测量。经过数年的辛勤努力,严格证实上述猜想。背景幅射果然极其精确地遵守普氏定律,宇宙空间温度在2.7度绝对温度。方向均匀度达万分之几!这二位科学家也因此获78年诺贝尔奖。此后19922003年相继从NASA发射的两颗微波探测卫星上得出,均匀度达十万分之一到百万分之几!背景幅射的研究震动了整个科学界。这项工作表明,现今的宇宙确实应从很小范围的极高温度开始。不仅有规则的膨胀(哈伯律)著,并且还像烤箱操作一样,由热力学定律精确控制著。再深入下去,从基本粒子到所有物质,无一不是按精确的规律发生著。大爆炸后,因温度下降,在相应的力的作用下,把相应层次的物质冷凝在一起。从基本粒子,到原子,此后是星云物质,星云和各种天体,一一“冻出”。又因大量星云物质集聚,在引力的高压下,内部产生热核反应成发光天体等等到如今。此前,理论上提出大爆炸,人们总以为仅是理论而已,如今当真有大证据。过去头脑中固有的宇宙无限无始的观念,被澈底地动摇。因此许多科学家和人们止不住内心的震撼激动,和受到的“威摄”。“大爆炸”其实并非乱炸一气,而是展现极高的规律性的大创造大建造。许多人惊呼看见了上帝的手迹!

 

当然大爆炸理论并没有结束,它引出不少新课题。也毕竟还是从后果断定,只能说是目前最佳的主张。圣经没有直接提到大爆炸,但我们似可推论出“大爆炸”的现象。道理很明显,上帝在6日之内将宇宙展开到150亿光年线度,且宇宙物态定律由上帝造定。如果上帝在开始时把宇宙物质造在小范围中而又令物态定律起作用的话,那就必是超高温。科学语言讲就是场“大爆炸”。若果真如此,“大爆炸”便属于上帝的隐藏的奥秘,在上帝的灵引领中被预定的揭示出来。(约翰福音16:13)不仅如此,事情还非常奇特。哈伯定律指出,跑得越远的星系跑得越快。这完全违反了万有引力定律。按后者是跑得越远的越慢,因动能要转变为引力势能使速度慢下来。所以当前科学界视此现象为“暗物质(Dark matters)”(注8)效应。宇宙星系被暗物质推得向外飞跑。要出现这种局面,暗物质应当占宇宙物质的95%以上。但是人类却无法用已知手段去直接感知它。用各种探测器指向太空,什么都看不见,可说是传统的“无有”!前已指出,在圣钟参照系内,宇宙不过是无时或霎时的过程。即是圣经所说的神的“要立就立”。所以宇宙历史包括“暗物质”效应和宇宙历史在我们看来,便是对放慢了万亿倍的创世神迹的一种观察。神的奥秘和大能成为科学的主题和精髓。于是对圣经所启示的上帝的信仰,是完全科学的。

 

六、第四日的创造

 

圣经创世时序上,有一个具体的争论困扰著人们,即神的第四日创造。创世记告诉我们,从头日到第三日,上帝造天造地定陆聚海,甚至地上出植物后,“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创世记1:16)。这看上去是说,大地山水都比宇宙群星要老。然而科学的结果似与此相反。这里又是一个时间之争。

 

但是我们以为,至少可以从下面四种途径来化解争论:

 

1. 实际圣经中的“地",是从地球形成之先就开始算起的。创世记第一章二节说:“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这是从宇宙开始不久,星际物质开始在地球范围出现集聚时算起的。而圣经讲的众星指发光天体。星体发光是星际物质密切聚团后才产生。并且通过望远镜看到的遥远星系,也是其年轻时候的相。地球原则上便是被年轻些的星光包围著的。所以圣经讲的大地的年龄老于众发光之星,没有错。

 

2. 仔细阅读圣经,可以发现圣经在这里强调的,是上帝用他所造的日月众星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创世记1:14)。这是第四日创造的目的和本意。因此这日的创造,必定要包含上帝所造的日月众星之完全功能。但地球形成过程中,出现地貌不稳火山频繁,大气混浊。即便日月众星在,也不能有效地显出功能。今天太阳系的不少行星,如金星,水星,木星等等都还如此,天混地暗。太阳和宇宙星星对管理它们的时令作用全无。故第四日的创造不是简单的天体先后,要点在功能。从功能的意义上,大地在先。我们注意到这种主张人们已经提出过。本文则再强调一下创造的目的。

 

3. 回到本文前节的圣钟时流。实际上圣钟是以光速奔向地球的。从地球上看到的星光,也都是指向地球的。星光从各个方向和圣钟相合奔向地球。而所有这些都是以光速或几乎完全是光速奔来。那么按圣钟参照系的同时性,前方的地球的时间永远比起后面的众星提早,且可无限制性的早。地球永远比光源星体要老许多,比日月众星都老!这是从圣钟参照系看地球的必然结果!所以,从圣钟系统说第四日创造日月众星可以成立!

 

4. 以上三种情形的恰当组合,来解读上帝的第四日创造。

 

本文并不是说一切必然如此,而是说我们至少有一条底线,即不能说圣经和事实不合。

 

七、创世时间图示

 

最后,为了直观起见,我们可作出一创世时间示意图如下(图六):图中的水平线表示宇宙线度。垂线是“圣钟”时间。观察点取在地球上。图中用椭圆示意宇宙。如果将圣经的混沌初开(创世记1:2)穹苍铺开(约伯37:18;等等),和宇宙膨胀概念结合起来,宇宙在时空中应形成一胀著的边界模糊的喇叭花状的样式。但地球上看到的是粗虚线包络椎体之内的宇宙范围,因越远的星相历史越早。图六是图三的具体化(且按顺时钟方向转动90度)。

 

本文在这里所作的,表示科学与圣经的和谐。圣经完全可以接纳今天的科学成就。科学在把人类导向上帝!但是科学还在发展。最好的结果还待今后得出。到那时,圣经将和科学有更好的联合。

 

完成本文后,高兴地看到了耶路撒冷大学物理学教授和圣经学者,前MIT教授格诺.施若德(Gerald Schroeder)的工作(注9)。他也主张从相对论启发的多时流观念来解读创世。但是他试图立即按大爆炸理论,去设想一个具体的时流方案来分解宇宙150亿年历史,便不免引入若干设想。由于论述基础不够广泛,受到异议。但他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探索。相当于在具体地设想某种“圣钟”路线。我们的方向则在广泛性的原则基础上。

 

结束语圣经中记载的创世6日和人类观察到的宇宙古老历史即使从纯科学的角度看,也是可以并存的真实时间。后者是神所造的。宇宙世界之所以是多时性的,其实是上帝创世神迹的本性。所以与其说在这里证明了圣经的真理性,不如说圣经是不证自明的真理。

 

 

文中的百十亿年宇宙世界时间是个代号。如果后来发现宇宙更古,取代之。若年轻亦可。对应于图四中虚线相对实线的移动。故本文包括今天和未来科学的结论。

 

科学属于神的全部奥秘中的自然奥秘。在科学日益发达,影响日深的今天,要按圣经中神的启示,阐释科学和圣经之间的和谐关系,指出信仰的科学性。要防止贬低科学对神存在和他奇妙创造的深刻揭示。今天,许多的自然奥秘在研究中。但是要防止将科学绝对化起来代替神的全部奥秘。神的奥秘中还包含十字架救赎奥秘,信心和重生奥秘以及天国的奥秘等等。我们所经历的是神主导的历史圣剧。人类和天使等是剧中的角色。宇宙世界是“午台灯光和布景”。圣剧各方和发展都包含神的意念和奥秘,各司其职。本质上每一奥秘都在证明著相应方面神存在的特征,合在一起便产生完全的神的丰富形象。

 

把科学绝对化不仅仅混淆了奥秘的性质,并且由于人的局限性,常常得不到准确的科学,所以即使是在份内的事上也易做出误判。并且,将科学绝对化,是用科学成就来荣耀人自己,是一种神不喜悦的再造“巴别塔”行为。科学绝对化还会把科学用于危害人类背离神的道。所以要对神常怀敬畏之心,从科学成就中赞美神的创造。使神的剧完全成功,使神得著他本当得的荣耀。

 

最后,仅管我们用多时流解读了时间问题,我们仍有充分余地的说:这一解读并非指圣经必定如此,乃是说圣经至少包含一个如此,或允许一个如此。我们所作的,不过是试图按世界本性这一来源于神的自然启示,和圣经包含的广义多世界观,去更好的领悟神的创造。即便如此,感谢神,恩典已很够用了。如此一来,便能对其它的重要问题,例如神创论和进化论物种起源之争等,提供了寻求比较完全性的解答机会。因为神创论有了自己的和进化论一样多的世界时间!既然我们已从宇宙史中看到“放慢了”亿万倍的创世神迹,我们也将明白,人类会从生命史中看到“放慢了”许多倍的上帝创造生命的神迹。(因超出本文范围,暂不在此多述。)

 

我们当牢记,当圣经宣告“起初,神造诸天和大地”时,已宣告了神的创造是多重和完备的!并且圣经不用改一字,也无需加添什么,可包下科学测出的正确的宇宙万物的历史时间!全面应验经上名句:“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传道书3:11)。

 

作者心中的话是:“天父,在你的创造面前,我恐惧战栗不已。人算什么,在你造的宇宙中,看都看不见。在你造的时间中,短得如云烟即逝。你竟如此眷顾。宇宙比起你天上之上的自在永在的无限荣耀又如何,你如此精凿,壮丽辉煌万象丛生。你爱我们赐下世上一切,甚至将你的独生子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而死,为使我们得永生和你合一,我们仍常如此骄傲悖反。求你饶恕。阿们。”

 

参考文献

 

1. 道初,“科学和圣经的和谐”,《生命与信仰》,第5期,2003

2. Eg. Robert P. Kirshner, The Extragant Universe Priceton Univ. Press, 2004; Kenneth R. Lang, The Camb. Guid to Solar System Cambridge Univ., UK 2003.

3. Report of the Creation Study Committee, 2000, Presbyterian Church in USA.

4. Albert Einstein, Relativity, The Special and General Theory Methuen & Co Ltd; New York; Henry Holt,1920; New York Bartleby. com, 2000.

5. Fred Adams & Greg Laughlin, The five ages of the Universe Toughstone, USA, 2002.

6. Stephen Hawkin, The Universe in A NutshellThe Brief History of Time Bantam, 2001.

7. Freedman, inal results ...to measure Huble's const.,? Astrophy. J. Vol.553, 2001, 47.

8. For example, Kim Griest, The Search for the Dark Matters? Annals of the N.Y Academy of Sci. Vol. 688, 1993, 340- 407; etc.

9. www. Gerald Schroeder.com: The Science of God....etc.

 

 

道初 来自中国大陆。物理教授,在量子物理、相对论和应用物理方面多年从事教学和研究。曾在中国高校任教,也先后在北美数间大学和研究所工作;曾发表文章多篇,获美专利多项。现已退休,住加州,参与教会和学生团契的事奉。曾和妻子贞沅在《生命季刊》总24期(200212月)发表见证文章“信心与平安”。作者欢迎读者就本文的神创论研讨,提出宝贵意见和指正。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