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信主前后(相声剧)
2015/7/24 15:09:56
读者:3823
■吾望主

 

生命与信仰 总第6期 2004年6月

 

男:这俗话说得好啊:“人多了热闹!

 

女:我看啊,这不是俗话,这是废话!人多了能不热闹吗!

 

男:哎,这人长得挺漂亮,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都是跟洋人学的。我是说,咱海外华人象今天晚上这样凑在一起不容易。大家一起包饺子,一起煮饺子,一起吃饺子,吃完饺子再一起喝饺子汤;男女老幼,喜气洋洋,这多好啊!

 

女:嗯,说的是。这话听起来不是废话。春节是咱们华人的传统节日,大家趁此机会欢聚一堂,共庆佳节,确实是太好了。

 

男:那咱们是不是先给大家拜个年啊?

 

女:好啊!我先祝大伙猴年大吉大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男:这番祝辞说得多好啊!你这不是挺会说话的吗!我千言万语并成一句:祝大伙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想生儿子的生儿子,想生女儿的生女儿,这是自由国家,想生什么生什么,只是有一样,别生气就行。

 

女: 哈,大家是准备听相声的,这怎么象是‘抓革命,促生产’动员大会啊?

 

男:相声就免了,趁大伙都在,今天我想谈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家庭问题。确切地说,是我们新移民的家庭问题。

 

女: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可是个大问题。

 

男:我们新移民来到了北美这个地方,文化不同,语言不通,人地两生,工作难找,这给我们精神上带来很大的压力。

 

女:是啊,这压力给大家的家庭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担心,忧虑,烦恼,使夫妻吵架,家庭不和,甚至家庭破裂。

 

男:最近我对这个问题作了广泛的,深入的,全面的研究。

 

女:你这研究够辛苦的!

 

男: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

 

女:噢,有成果。

 

男:那就是“幸福的移民都是相似的,不幸的移民各有各的不幸”。

 

女: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人家大作家说的是“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男:对,对。说的就是我们移民家庭。我最终发现了,夫妻恩爱家庭幸福的秘密。

 

女:噢? 赶快说来听听。

 

男:别着急,我先考考你。什么能使你无忧无虑,无烦恼,平安,幸福,快乐?

女(思考状):是工作?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能保证无忧无虑了。

 

男:不对!工作固然重要,却不是婚姻幸福的法宝。再猜猜。

 

女:那,是金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钱,保证就幸福快乐了!

 

男:也不对!你看那包二奶的,多是些有钱人!

 

女:那是权力。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

 

男:更不对!你没听现在都流传着“当官,发财,死老婆”的说法吗?有些男人要当了官,下一步就该盼着死老婆了,哪里谈得上婚姻幸福?

 

女:那是什么?我可猜不到。

男(得意状):不知道? 没有关系,可以理解。我辛辛苦苦研究了那么长时间,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答案!告诉你,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让主耶稣基督住进我们的家,就有平安,快乐和幸福。

 

女:噢, 有那么神奇?

 

男:那当然。圣经里对丈夫、妻子的责任讲得清清楚楚:丈夫爱妻子,妻子顺服丈夫,万事信靠神。夫妻互敬互爱,自然就有平安,喜乐和幸福。我举个例子,王小二和田蜜蜜一家,知道吧?

 

女:当然知道,经常来教会的一对。小二做工,蜜蜜照顾家,恩恩爱爱,看得出,是一个很快乐幸福的家庭。

 

男:告诉你,他们信主以前可不是这样。那时候,对生活的担心、忧虑,使两人的心情很不好,脾气都很大,两人吵吵闹闹,甚至拳打脚踢,家里充满了火药味。

 

女:有这么严重?

 

男:这样吧,为了让大伙看得更清楚,咱俩来表演一下他们信主以前生活是什么样子。你演田蜜蜜,我演王小二,大伙看怎么样?

 

女:什么?我演田蜜蜜?

 

男:对,大伙看,她长得甜甜蜜蜜,演田蜜蜜正合适。

 

女:我可是不会打人啊?

 

男:别谦虚了,你们女同胞谁没有两下子啊?不信问问男同胞们!

 

女:好,为了不让大伙失望,我就斗胆上阵了。打不好瞎打,请多包涵。

 

男:好!演出马上开始。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故事背景:一个寒冷的冬夜,白雪覆盖着那座凄凉,孤独,寂寞的小城W市。王小二出门一天未归,夜已深,人已静,田蜜蜜在家里焦急万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布景:一桌,一椅,一酒瓶,一酒杯,一木棍)

 

女:一轮寒月悬高空,半城披雪半城冰;一颗伤心两行泪,蜜蜜梦碎他国中。小二一早出门找工,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可能又喝酒去了,真是气死我了!唉,这苦日子何时是个头啊?(倒酒喝)我也喝点酒解解愁。

 

男(醉态):劳苦愁烦何时了?忧虑知多少?小城今夜又北风,祖国不堪回首美酒中。唉,自从来到加拿大,我王小二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就象那自由落体直线下降。蜜蜜一早就逼我出去找工,这冰天雪地的往哪儿找啊?我找好朋友喝酒去了。稍微喝多了点,看什么东西都是成双成对,比翼双飞……糟了,我忘记家在哪了。好像是大顺街666,不对,那是国内的地址。嗯,是888 Money Street,也不对,那是好朋友住的地方。这要是走错了家门,私闯民宅的罪名我可承担不起啊!祷告一下吧,人家说,北美有神,我先祷告一下再说。“神灵保佑让我找到家,回家晚了会挨骂。”

 

哈!那不是我家吗!还真灵。透过窗户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下可以看见我家蜜蜜那张——(回头观察状,小声)阴沉的脸。坏了,看来“今夜有暴风雪”,一场战争又要爆发。打就打吧,“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伟大领袖不是说过吗:“帝国主义和老婆都是纸老虎!”

 

(小二敲门,“嘭嘭嘭”,喊“老婆开门”!)

 

女:谁呀? 

 

男(自言自语状):谁呀!谁敢娶你做老婆,给人家一百万也不干哪!(高声)是我,天下头号倒霉蛋、误入虎口、与狼共舞的王小二!

 

女(大声愤怒地):好啊,你终于死回来了!你还有这个家吧?你别进来了,就呆在外边凉快吧!

 

男:快开门,冻死我了!

 

女:不开,冻死活该,冻死一个少一个!

 

男:你们看,我家田蜜蜜成什么样子了!想当年在国内,我是我们单位的局长——(停顿)——秘书(停顿) ——的大红人,有多少姑娘对我含情脉脉,暗送秋波啊。她田蜜蜜最怕我“明烧栈道,暗渡陈仓,同床异梦,红杏出墙”,对我百依百顺。我让她向东,她不敢向西;我让她打狗,她不敢追鸡。可是现在,她对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我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女(苦闷,不解,气愤状):我家小二,打从小学一年级就是三好学生,在国内也是国家的栋梁,可自从到了这,正事不做,整天灰溜溜象丧家之犬,急忙忙如漏网之鱼。眼看着好好的一棵社会主义的苗,就这样变成了资本主义的草。“江南为橘,江北为枳”,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叹气)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我怎么嫁了个这么不争气的家伙!

 

男:问加国,情义何在?结婚这么多年,还被关在大门外。喝酒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举酒瓶向上)

 

女:“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举杯向上)

 

男:“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又喝酒状)

 

女:“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极忧愁状)

 

男:“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

 

女:“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屋后的河水向东流”

 

男:“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历史经验告诉我:我硬敌人就软,我软敌人就硬。(停顿)本来是人民内部矛盾,这啥时候变成敌我矛盾了?都是出国给害的!

 

(敲门“嘭嘭嘭”) 田蜜蜜!给你最后一次将功补过,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你到底开门不开?

 

女:不开,就是不开,看你怎-么-着(zhao)(一字一顿)!

 

男(一下子泄气状):唉,我没招·有招你也不敢这样啊!好吧,既然这样无情无义,我这就去河边了,看在夫妻一场的情份上,你早点去打捞尸体,免得让河里的鱼啃得只剩下骨头,给咱中国人丢脸!

 

女(自言自语):想自杀?(高声)有胆量就去吧!这是自由国家,上吊不解绳,喝药不夺瓶,选择跳河?也行!

 

男:(对观众)心多狠哪!比孙二娘的心还狠!

 

女(略一思索,自言自语状):不行,万一小二真想不开,有什么三长两短,叫救护车还得一大笔钱呢!我得看看去。

 

(女做开门出来张望状,男做进屋状)

 

女:哎,哎,谁让你进来的?

 

男:你让我进来的,不是你开的门吗?

 

女(手往外一指):给我出去!

 

男:不!大丈夫说话算数,说不出去就不出去!(向观众)外面多冷啊!

 

女:哈!不是要去跳河吗?你去跳呀!

 

男:谁说要去跳河了?告诉你吧,那河水污染严重,要跳我也得去我们祖国的母亲河——黄河去跳!(停顿)当然了,黄河里若是没水那也怨不得我。

 

女:好啊,你这没出息的家伙,让你去找工,你却去喝酒,这么晚才回来。我到处找你,一共打了18个半电话!

 

男:什么?电话还有半个的?

 

女:最后一个是空号。

 

男:我到哪去找工啊?我去餐馆了,老板说我太瘦,端不动盘子。我顿时感觉不象是活在北美的加拿大,倒象是非洲的索马里。老板娘还说我笑得不好看,会吓跑客人,我怎么沦落到这地步了?你说,(手指着田蜜蜜的脸)我怎么会到这种地步?

 

我王小二从小学起,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积极分子,工作以后,是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停顿)候选人之一;凭我的本事,不要说餐馆,就是做本市市长,谦虚一点说,也是over qualify呀!

 

女(转身拿木棍)

 

男:你要干嘛?

 

女: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事到如今还吹牛,看我教训教训你,让你清醒清醒!(拿起木棍打)

 

男(抱头边跑边喊):不好了,出人命了,help, help! 别打了,是我!我不是……王小二,你也不是田蜜蜜,住手,别打了。

 

女(停下):呦,对不起,我刚进入状态,找着感觉,还没过瘾呢!

 

男:你还是别过瘾得好。我看见下面有些姐妹笑得特来劲,我哪得罪你们了,看见我挨打,比你们自己打先生还高兴?

 

女:象王小二这种样子是让人生气!

 

男:大伙看,这就是小二和蜜蜜信主前的光景。后来,小两口听到了福音,认识了真神,明白了婚姻是神所设立的,是宝贵的。

 

女:蜜蜜首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脾气大,大冷天的把小二关在门外,是不太人道。

 

男:小二也对自己的思想状况作了深刻的检查。他决心振作起来,在异国的土地上开辟新生活。

 

女:两个人的精神面貌大有改变,不再担忧,焦虑,埋怨;而是互相勉励,精神饱满的迎接每一天的新生活。这样说也许太抽象,咱们还是把小二和蜜蜜信主以后的生活给大家表演一下好不好?

 

男:你演田蜜蜜?

 

女:我演田蜜蜜。

 

男:演上瘾了。好,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女:我先来介绍一下故事背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一天。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照耀着那个美丽安详的小城:W市。蜜蜜在家里准备晚餐,等待做工的小二归来…………

女(唱):加拿大的天是明亮的天,加拿大的移民好喜欢……

 

(拿刀切菜状,一边说:)为有移民多壮志,敢叫加拿大换新天!感谢主,自从认识了主以后,我家小二象变了个人,每天高高兴兴地去,欢天喜地地回。

男(精神饱满):移民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餐馆油锅腾细浪,农家地里走泥丸;打工一天又一天,拿到money尽开颜。

 

告诉大家,今天发奖金了!洋人叫bonus,其实就是钱嘛!我来数一数有多少:一百,二百,二百二,二百四,二百——五,嗨,你看这数这难听!发我三百五就好了!

 

(敲门)老婆,开门!

 

女:谁呀?

 

男:谁有资格娶我的蜜蜜为老婆?给我一百万也不换!是我,天下最幸福的先生小二!

 

女(开门状):呦,是我家打工王子回来了,赶快进来,累坏了吧?

 

男:不累,这点辛苦算什么!只当锻炼一下身体了!做的什么饭呀,这么香!

 

女:炖的排骨。

 

男:好,好。我这排骨身子是该用排骨补一补。给,这是今天发的奖金,全部上交。

 

女:呦,发钱了。我来数一数:一百,二百,二百二,二百四,二百——差十块就是二百六了。看我家小二多能干那!不愧是当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候选人之一。来,小二,吃饭前我们先来学一段圣经,读一读神的话。

 

创世记二章21节: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

 

男: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下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女:以弗所书五章22节:你们做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男:以弗所书五章25节:你们做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丈夫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噢,这圣经上说得太好了!(非常陶醉状)我的心里,感到如此地甜蜜,我好像找回了初恋的感觉!

 

女:(拍男肩膀)Wake up wake up,我们演得差不多了,该下去了!

 

男:啊?我刚进入状态!(两人鞠躬下)(结束)

 

吾望主 来自中国大陆,毕业于前山东工业大学(现并于山东大学)机械工程系,97年来美,985月在西雅图华人基督教会受浸归主。20003月于University of Washington机械工程系硕士毕业,7月来到加拿大安省温莎市,并在一汽车行业工司作设计工作。现在温莎华人宣道会聚会。本剧在教会春节晚会演出,深得好评。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