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认识主真好
2018/9/9 8:36:09
读者:1780
■李一红

 

生命与信仰 总第7期 2004年11月

 

认识主真好

 

文/李一红

《生命与信仰》总第7期

 

我生长在浙南的一个小镇。来美国之前,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听过福音,对圣经的了解,充其量只是从一些西方文学作品中略有所及,而对基督教信仰,更是一无所知;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持守这样的观点: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去信这些洋教,历史已经雄辩地告诉我们,基督教无非是帝国主义进行文化侵略的工具。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除了片面地接受了一些所谓“正统”历史观外,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来自于我从小的生长环境。

 

在我们老家,人们习惯初一、十五去庙里磕拜,老人祈求长寿,年轻人祈求升官发财,什么都拜。我们家也不例外。我母亲为了她的生意发达、小孩上学而常常去寺庙。当然,我也经常跟着去,什么文殊菩萨、送子娘娘,各路神仙管各路事,所求不同,所拜的菩萨也不同。后来了解到,若是把佛教的各路神仙按等级排列,都够得上一个内阁政府了,真是可笑,这哪里是什么神的世界,这还不是人的世界吗?

 

父母从小就对我要求很高,把我送到当地最好的小学,中学,也希望我能考个理想大学。所以我的高考就列入了当年我家两件重要事情之一。另一件是我母亲工厂厂房要重建,上千平米的地皮,对家庭个体来说,工程是相当庞大的。我家花了一大笔钱给附近香火最好的寺庙里的各路神仙换了新装,而且全是长袍绸缎,为这两件事押了很大的希望,祈求各路神仙为我家开绿灯。我们的回报是我没考上理想大学,更惨的是厂房重建因为三角债问题,我家被欠大笔钱而没足够资金完工。这样的结果有各样的原因,但对我家的直接冲击是全家人没有了平安。我也不情不愿地去了东北上学。

 

从此以后,我开始了一段迷惘的生活,一方面觉得冥冥之中有一种超然的力量,但又不知道这种力量来自何方,更不知如何去认识他。

 

2003年2月,我背井离乡来到了美国,开始了一个和国内完全不同的生活。远离家人朋友,加上文化语言的冲击,一切都得从头开始。我和我先生曾不只一次地怀疑我们来美国是否来对了。常常觉得生活很烦闷,觉得人生就像一场游戏,看破了其实毫无意义。在一种百般无奈之中,听说学校附近有一个查经班,尽管当时都弄不清楚查经班是干什么的,为了找一些中国人聊聊天,给自己枯燥的生活多个节目,于是,我开始了平生以来第一次查经。去之前,我报定了主意,只是去看看,决不信。

 

然而,教会那种像家一样温暖的气氛,深深地把我吸引住了。我看到男女老少,个个都那么喜乐,读经,唱诗,气氛是那么的和谐,尽管我对当时所查圣经的内容不知所云,但感情上对这些基督徒产生了一种很深的认同感,同时对他们的信仰和喜乐生活的源泉产生了极大的好奇。那样一种平安喜乐,充实的人生,岂不就是我所追求和向往的吗?

 

随着聚会次数的增多,我内心渐渐地对聚会有了一种渴慕。我渴慕能在聚会中享受和体验从神而来的喜乐,能让我脱离学习和生活中的劳苦和愁烦。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口里的流行歌曲都变成了教会里的赞美诗歌。我一般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是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所以每周五查经回去,都是我定期给父母打的时候都是心情比较好的时候,所以每周五查经回去,都是我定期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父母总能听到我开心的声音,对我在这边的生活也放心多了。当他们问我晚上做什么了,晚饭吃什么啊,我就会趁机告诉他们我去教会吃的饭,把教会的活动向他们描述一番,让他们渐渐体会到我到教会这个大家庭真的很幸运。我也尝试告诉妈妈,千万别帮我拜了。我妈的回答真的让我很满意,她说:“好,反正你的神会管好你的。”都说一人信主全家蒙福,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父母也都重视起了他们的晚年生活,养花、健身、上老人大学。真的感谢神对我们家的眷顾。但我最大的愿望是我的家人也能经历神,让他们的未来生活也是个有神的生活。

 

主真的爱我,一步一步地带领我,并没有因为我以前远离祂,背弃祂而嫌弃我。“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显明了。”(罗马书5:8)。然而由于自己顽梗的老我,在信主的过程中,总有一些问题阻挡着我对主的信心,以至于始终不能走进信仰。若不是神借着(2003年)12月份生命季刊举办的中国福音大会,再一次地催逼我,我也许今天还在信仰的大门外徘徊。

 

好事多磨真是说得对,我还差点与这次福音大会失之交臂。当参加中国福音大会的报名活动开始的时候,我已报名去北密滑雪,连押金都交了。对在南方长大的我,虽然在东北上了大学,但都一直没有机会滑雪,真的很向往北密的滑雪。虽然芝加哥福音大会邀请了很多知名的牧师和传道人,并且很多是从国内来的,老中青三代结合,去了肯定受益非浅,但是我还是选择了去北密,尽管心里不是特别踏实。当时我们教会的很多弟兄姐妹都为我这个决定而可惜,而我自己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次大会将会对我今后的一生产生重大的影响。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会的报名截止日期日益临近,我的心越来越感觉不平安。现在想来是圣灵一直在感动我,终于在报名截止的那一天,我取消了滑雪计划,报名参加中国福音大会。

 

芝加哥之行感受很深,聚会中那一张张洋溢着喜乐与一无挂虑的面孔,真是让我羡慕、感动。这岂不是中国人长期向往过的“神仙日子” 吗 ? 我很欣赏大会中基督徒们追求真理的认真态度,还有唱诗时所洋溢的积极向上的生命活力。虽然有些老传道人的讲道我理解不了,但有一位传道人的话却深深烙在我的心里,他说:“这不是一个宗教的信仰,而是一个生命的信仰,叫你有生命的改变。”当时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这不是我一直要找的真理吗?只有耶稣才能使我的生命有奇妙的大改变啊。长久以来我一直叹息于人性上不可克服的自私、虚荣等诸多弱点。但圣经上讲“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这句话开启了我的心,帮助我更加注意听大会的信息,许多问题都因此得到解答。

 

当时福音大会请的都是很好的传道人,听完冯秉诚牧师的“生命之思”之后,我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被推垮了。当他开始呼召大家接受主的时候,我低着头,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脸也烧得厉害。但在这抉择的重要关头,我人性的另一面又一次暴露出来,开始怀疑和试探:我该不该接受祂呢?我转念一想,如果神是真实存在的,那是祂创造了我,祂就是我的父亲,我若不认祂,那我不就是太傻了吗,但如果神不是真的,我只不过是向空气举一下手,也就无所谓接受不接受了。就在权衡之间,我试着举起手,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我的眼泪同时就流下来了,就好像一个长期孤独、飘泊在外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一样,立刻,我就知道神是真的,祂是真实存在的,像父亲一样满怀慈爱地迎接我,接受我,那绝对不是心理作用,言语真是无法表达那一刻我被圣灵感动的千万感受,回家的感觉,真好。

 

信主前,听到“耶稣是生命”这句话,我的理解只停留于“信耶稣可以得永生”。信主后,才切身体会到耶稣是生命的意义。这生命不单单是指永生,更重要是指重生。我不再像刚来美国时对未来的盲目,生活有了更深的意义,整个人感到有新的生命注入,举手投足也都有了崭新的感觉。生活变得积极进取,对自己的信心也大大提高了。真的是验证了约翰福音10:10节经文,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感谢神,我因认识了神,而重新认识了我自己。以前我自私、任性,总觉得父母欠我,老公不够尽职,从没想想自己为他们做了多少?现在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罪性,我愿意靠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奇妙大工,开始一个新的生命,卸下劳苦重担,开始过一个荣神益人的生活,像涓涓流水溶入归向大海宽广怀抱的归途,进入大海,去体会大海的脉搏一样,去享受那无尽的恩典。

 

“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翰福音17:3)。主啊,认识你真好!

 

李一红 来自中国,现居美国。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