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耶稣:思想的符号,还是历史的事实?
2015/7/27 15:10:21
读者:3062
■老漫

 

生命与信仰 总第10期 2006年4月

 

 

  读鲁易士(C. S. Lewis)的《地狱来鸿》,讲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魔鬼,以书信方式,向一个刚出道的小魔鬼传授种种迷惑人的方法。在第一篇书信中,老魔鬼对小魔鬼教训道,“不要以为通过思辩的方式人就会真的信耶稣。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过去的时候,人们一旦从逻辑和理性上知道了什么是真理,他们就愿意在行为和生活方式上随之彻底改变;那时,人们所想的和所行的还是联通的。而现代人,他们不再从‘对’和‘错’的角度来考虑真理问题了,他们只会从流行的学术话题的角度来思辩了!”

 

  这也让我想起一位牧师说过的话,我们离天堂有多远?只有一尺。为什么,因为这是从我们的大脑到我们的心脏的距离。我们的头决定我们的理性,我们的心决定我们的选择——能否从大脑打通到内心,是我们迈入天堂的决定性一步。

 

  对于慕道友来说,因此而产生的问题是,“从哲学的角度,我很喜欢基督教的神学思想,但是从历史上来讲,我觉得那都是后人杜撰的。”甚至有的朋友在表示愿意相信时说,“我愿意信基督教,因为我喜欢里面讲的做人的道理,我也喜欢耶稣所代表的良善……其实,至于圣经里所说的,是不是百分之百真实,我不在乎。”

 

  对于初信者来讲,因此而产生的问题是,主耶稣成了一个抽象的符号,而没有被当作一位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而信呢,便仅仅停留在脑子里,只是作为一种神学思想来把玩,却没有进入到灵魂之中。表现为,在行为上,行不出来,没有内心的生命。我自己信主以后长时间就是这样,现在也常常这样。求主怜悯!

 

  其实,读教会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主后两三个世纪内的早期教会对哲学和纯理论式的思辩是持一种排斥的态度的。主要的原因是异端诺斯替派(Gnosticism,或智慧派)的盛行。诺斯替派在基督教产生之前就已经存在,它以希腊的哲学为载体。在救赎论上,诺斯替派坚持得救必须获得“知识”,所以他们以拥有知识自居,否定主耶稣的救赎。诺斯替派假借基督教,实则宣传他们固有的异端思想。到公元145160年间,这种混合的思潮,给初期教会带来的危害达到顶峰。所以,早期教会对基于希腊哲学的学院派思想是抵制的,而更强调的是神人合一的主耶稣钉十字架、受死、埋葬、复活的救赎历史事实,维护纯正的基督信仰(这是“使徒信经”出现的主要原因之一)。

 

  进入主后三世纪左右的时候,诺斯替派基本上式微了;这时,在亚历山大出现了第一批基督徒学者和思想家,其中代表人物是ClementOrigen师徒二人。虽然由于诺斯替派的阴影,教会对向知识分子传福音仍旧执怀疑甚至否定的态度,但是Clement认为:“真理的道路是归一的,所有的智慧都来自于上帝。”“哲学对希腊人之重要,好比律法对犹太人之重要;如果要使外邦的知识分子得救,我们需要利用哲学向他们传讲福音。”这以后,就有了正式的基督教神学。

 

  鲁易士说过,魔鬼的一个有力武器之一就是使人走向极端。在如何看待“基于史实的信仰”和“基于理论的哲学”之间的关系时,我们也会走两个极端:一个是只封闭在我们自己的小圈子里,不热心向周围的人,特别是向具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传福音,不讲哲学,也不讲神学;另一个极端是只强调基督教的哲理性,只当作一种神学思想来品味,而不是扎根于圣经,甚至忽略、回避传讲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救赎的这一历史事实。在这里,我想谈一谈后者的危险性,因为它常常发生在 自己和周围的弟兄姊妹身上,使我们信心的根基不牢,从而也就行不出来。

 

  论证福音书的历史真实性的书籍很多,看了这些很好的参考资料以后,对我个人来讲,最有说服力的来自于三个方面,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一、主耶稣复活前后所引发的变化

 

  在说明基督信仰的真实性和震撼力的时候,我们常谈到历史上有过很多的基督徒,他们甘愿为基督信仰承受迫害,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有时慕道友就会反驳说:“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历史上有许多盛行一时的教派都有狂热的信徒。其实就像当年的共产主义,和今天的法轮功,都有人愿意坐牢,抛头颅、撒热血什么的……”

 

  但如果我们仔细比较的话,就会发现有一个本质性的区别:对其他的信仰来讲,它们的信徒都是为了一个尚未看到的理想或远景而牺牲,但是对基督教来讲,第一代的门徒们却亲身经历了基督信仰的基石:主耶稣受难,埋葬,又复活的这一历史事件。或者换句话说:我们可以想像一个人可能会为了一个坚定的理想而献身,但一个人却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而献身。

 

  一个共产党员可以高呼“共产主义万岁”,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但是他看到共产主义实现时的情景了吗?没有。支撑他这么做的是纯粹的信念。

 

  主耶稣被捕的那一夜,门徒们“树倒猢狲散”。可是三天以后,同样是这些门徒,面对迫害,甚至死亡,却欣然接受。怎样的经历才可以把这样一群懦弱的人转变成为无畏的勇士呢?这中间一定发生了惊世骇俗的事情:那就是,亲眼见到主的复活!

 

  第一代的门徒,大义凛然地走向刑场,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大义凛然”。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耶稣基督的受死与复活是一个历史事实。支撑他们这么做的不是纯粹的信念。支撑他们这么做的正是这个历史的事实!

 

二、福音书记录的可靠性

 

  判断一个历史事件是否可信,如果让我信服的话,需要从几个方面来查考:1)事件发生和最早的记录之间的时间间隔有多长?(越短越好:记录的可靠性);2)最早的记录和我们现存的最早的手稿之间的时间间隔有多长?(越短越好:保真的可靠性);3)今天我们手里不同版本的数量有多少?(在内容保持一致的前提下,越多越好)

 

  史特博的《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一书在这个问题上提供了大量的证据,非常让我信服,我依据以上思路整理了一下,供大家参考。

 

  1)根据学术界和历史学家公认的考证,《马可福音》写于公元70年左右、《马太福音》写于公元80年左右、《约翰福音》写于公元90年左右,《使徒行传》写于公元60年左右。而保罗书信就更早了,写于公元4050年左右。这样,福音书都是在主离世之后的几十年内写成的。保罗书信则更近了,是在主离世之后的510年内写成的!所以说,主耶稣的生平事迹都是由同代人完成了,并会在当时经受其他同辈人的考验!

 

  关于亚历山大大帝的历史记载,最早写于公元100左右。而亚历山大死于B.C.323年,这中间跨越了近400年!而且这还是西方历史中成书比较早的一个例子。

 

  2)根据不存在争议的考古结论,现存的最早的《约翰福音》手稿(18章)成于公元100150年,意味着最早的记录和我们现存的最早手稿之间的时间跨度不超过1060年;同样的,现存的最早的《马可福音》手稿成于公元100年左右,意味着和最初的记录相差不超过一代人。

 

  在这方面唯一可以与福音书相比较的是荷马的《伊利亚特》。《伊利亚特》由荷马写成于公元前800,可是现存的最早的手稿却是公元200300,中间差了整整一千年!

 

  3)根据统计,现今保存的古时的希腊文新约手稿就超过5千本,拉丁版本的新约手稿超过8千,加上其他的语言,总共超过24千份手稿。荷马的《伊利亚特》是西方古史中存留手稿最多的,但也不过是650份。

 

  在这浩瀚的新约手稿中,包括了多种的语言,跨越多个地区和国家,并且完成时间的跨度也非常之大,然而它们却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性:这只能说明了,和旧约一样,新约的真实性和权威性是丝毫不容质疑的。

 

三、福音书内容的可信性

 

  福音书内容里具有很多特质,使人必然相信这是历史的诚实记录,且是神的话语。弟兄姊妹们可能会在不同的地方有特别的感受,而下面是最使我信服的几个方面。

 

  1)在我第一次拿起圣经的时候,我心里期待读到的是很多的理论、教义和处世哲学。我没有料到的是,我看到的是对一个个历史事件的详细记录,并且有非常精确的时间、地点和人物。虽然说不上是为什么,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而且是非常强烈的感觉,我读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在这之前我读了太多的哲学和佛教方面的书籍,已经为人类自己杜撰出来的思想感到厌倦了;而圣经所记录的史实,却一下子抓住了我,唤醒了我心底的一种渴望:如果这世界上有一位神的话,他一定是一位启示的神,一定是与我们同行,与人类历史同行的神。

 

  前一阵子读了《圣地踪迹》(Walking the Bible),讲的是一个记者亲身游历了旧约中的重要地点。在起程之前,这位记者把圣经看作一个与自己无关,也与现实无关的一个遥远的传奇。但是很快的,他发现每一个地点都确确实实存在,并且有大量的考古结论来证实。于是渐渐的,圣经对于他而言,不再只是文化和传统的一部分,而是作为一种信仰,作为神的话进入到了他的心里。在很多的地点,他感慨到“真的仿佛回到了几千年前,甚至可以体会到当时的圣经人物的所思、所想和所感。”我虽然没有去过这些地方,但在我读圣经的时候,真的有同样的感觉。

 

  一句话,我可以想像一个人或一群人,在某个时间段内,杜撰出一个完整的基于理论的哲学体系;但是我绝对无法想像,许许多多的人,跨越漫长的历史时期,共同杜撰出一个基于历史发展,并屡屡得到历史验证的信仰体系!

 

  2)圣经里的很多内容,使我相信,如果作者要是杜撰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写。比如说,作者们坚信耶稣是全能的神,道成肉身来到世间,但是,他们记录了:“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马太福音24:36)“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太福音27:46)——对于尚未接受三位一体的奥秘的读者来说,这些看似矛盾的记载都会使人产生困惑,甚至怀疑——所以我们看到,在这里,福音作者们更关切的是如实的记录下他们所知道的一切,而不是为了某一个目的而去随意删减或发挥。

 

  除此之外,福音书里记载了许多会令门徒们难堪的事,比如说他们曾争论,在天上的时候,谁应该坐在主耶稣的左边和右边,并因此而彼此恼怒。反正编故事的话,我不会这么编。

 

  还有,新约里有许多做见证的是妇女。主耶稣复活的清晨,是妇女们首先从天使那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并跑着去向门徒们报告——在那个时代,女人的证词在法庭上都是无效的——所以说,如果这一切不是事实的话,一个人绝对不会这么写。

 

  一句话,当一个人真的相信一件事的话,他不该有杜撰的动机。相反,因为他感到自己所信的是神圣的,他一定会以准确记录事实为己任,竭尽全力向后人来反映历史的原貌。

 

  3)主耶稣的很多话语,一读之下,看似矛盾,再读之下,闪烁真理,至少在我看来,只有神才能说得出来。例如,主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在我们看来,人和人之间是零和游戏,彼此对立,但是在我们共同的天父看来,我们都是他的孩子,他希望我们彼此相爱,彼此和好。慈父的视角当然超越孩子们的视角。

 

  耶稣又说,“凡想保全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丧掉生命的,必救活生命”,主耶稣自己就这样的身体力行了——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献出了生命,使信他名的人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成为基督徒之后,我更深感此话的奇妙:如果我们紧抓住自己不放的话,我们得到的其实不是我们自己,而是世界加给我们的种种欲望;如果我们放下自己的话,我们将得到主耶稣,和真正的自己,因为一切好处都不在主耶稣以外。

 

  主耶稣这般奇妙的所言所行,不胜枚举。一句话,主耶稣的奇妙之处在于,他常说出人意想不到的话,做出人预料之外的事情,因为神的意念必然高于我们的意念,神的道路必然超越我们的道路!

 

  两千年以前,主耶稣在地球上行走过。这两千年,在短视、及时行乐的今人看来,是个遥不可及的时间和空间,是不可思议的漫长。这两千年,在现代人的脑海里面,可以把一个真实的故事抹煞为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不必负责任的传说。但问题是,两千年真的是那么漫长吗?我今天觉得,一点都不像众人想像得那么漫长。在神那里,“千年如一日”。亚当活了930岁,塞特活了912岁,挪亚活了950岁……如果以我们的祖先的年龄来计算的话,两千年也就只是两代人的时间。两千年看似漫长的时间,在今天给了世人一个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借口。

 

  如果我们所信的只是一个符号,那我们比世人还要可怜。“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哥林多前书15:19)感谢主,主让我们知道了:我们信仰的真理确确实实是建立在历史的事实之上!

 

  就如保罗告诫的一样,我们一定要记住,我们传讲的不是思辩的哲理,不是处世的道理,不是精美的体系,也不是美丽的符号。我们传讲的是主耶稣已经在十字架上成就了救恩的历史事实。“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加拉太书6:14

 

 

老漫 “海归”基督徒,曾在美国留学、工作,现居中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