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时间和空间:完美的创造
2016/10/4 13:36:50
读者:6784
■道初

 生命与信仰 总第12 期  2007 年5月

 

圣经在三千多年前就告诉我们,上帝在6日中用他的大能和大智慧,创造了宇宙万有和生命。虽然在对世界奥秘的探索中,人类走着一条弯曲的道路,但是圣经表达的创造真理,却越来越证明是正确辉煌的。

 

当代科学指出:今日的宇宙起源于百多亿年前(注1-2)。宇宙有起源就是应验了 圣经的第一句话—“起初,神创造天地”。科学又指出宇宙的物质和规律也同时诞生,随后以难以想向的精度,在宇宙中建造起兰宝石般的美妙的地球世界,使生命在宇宙中存活。应验了圣经的宣告,世界是上帝以智慧为工师所建造的(参箴言8:22-30),大地是悬在虚空的球体(参约伯记26:7 )  ! 生命研究取得了突破,发现了遗传信息由双链螺旋DNA 携带,导致 生命信息科学的发展。生命的奥秘难以穷尽,而其自发起源的概率微乎其微。这都应验了圣经早已清楚宣告的,生命是上帝的智慧创造。总之,上帝的创造是完备和智慧的。

 

但是创造的真理仍在不同范围不同程度上被怀疑、放弃或否定,不仅唯物进化论如此,神导进化论也是如此。例如法兰西斯科林斯是位优秀的基督徒分子生物学家,曾领导国际两千多生物学专家,完成了人类自己的基因图这一重大历史性成就。他从不可知论、无神论,最后回归基督。但他却放弃了6日创世和上帝对生命的直接智慧创造,而主张神导进化论(注3) ,相信上帝创造了这样的世界使进化得以成就 。本文将就时间、空间和生命问题,对创造论-神导进化-进化论-关系试作评析。 要阐明的是:上帝的创世作为,包含着对世界和生命创造奥秘的启示。真正的科学成就作为对自然奥秘的认识,便是上帝允许人类逐步明白的那一部分创造奥秘。因此信仰和科学必是和谐的。然而若圣经创造论为真,真正的和谐只有固守其原则才可达到。若离弃,就难达到或达不到。结果的确如此,创造论无误。

 

一、6日创世与时间创造

 

时间问题是一系列问题的起点。对于时间之争的问题,我们已提出存在一个和谐解—“时间创造” (注4)。但因神导进化论的涉入,我们不得不作进一步的分析。

 

创世记描绘出上帝创世史诗般情景,要求我们把它当作本质上具有史实性的内容来接受。因为当自有永有而无所不能的上帝说宇宙和生命是他6日中创造的,我们怎能说不呢?所以若放弃6日创世,就动摇了圣经创造论的实义性。然而如果6日创世具有实义性内涵,就应是可以验证的。一两个世纪以来对宇宙和地球进行了大量的科学观测,证实宇宙有上百亿年的古老,和创世记记载的6日创世相左。到底是创世记不正确,还是我们对神的创世启示之记载的理解有问题呢?进化论否定上帝,神导进化承认一半,而信6日创世的却拒绝科学结果。对此,我们需要一个原理上清晰完整的回应。

 

首先,宇宙和地球古老的科学结论是可靠的,并且和上帝创世神迹的浩大性一致 。目前按地球世界的太阳时钟,科学界公认的宇宙年龄范围约130-150亿年,一般定为137亿年。地球年龄约46亿年,通过光学和放射性同位素等方法测出。虽在继续测量,但范围是只大不小。按光学原理,如果观察到宇宙浩大,就必是古老的。这是由于远处的星光射到地球有这么久的传播时间。即便近处的银河,直径的可靠测量约有10万光年,历史不少于10万年而超出创世记的十多倍。实测银河的年龄约136亿年,比宇宙略年轻。理论上按哈勃定律(注5)估算宇宙的总膨胀时间定宇宙年龄,但数量级没有质的不同。并且通过光谱分析可以知道发光天体,包括太阳的成分元素比例(如氢,氘,氚和氦),再从热核反应燃烧率可知发光总时间而确定年龄。也可以通过宇宙物质元素的循回转化时间关系,来估计宇宙物质历史期等等。所以,当代天文学观察到的宇宙是真正古老的。并且特别要注意的是,科学观察到的是越远的星宿越年青。故看到的是从“婴儿宇宙”到“成年宇宙”整个宇宙的百亿年历史过程。这就排除了上帝是在世界时间中的一瞬间内,造好了宇宙的“年轻貌古”的设想。这种设想被称为“YOM-Day”论。 光学方法的结果和放射性测量的结果调协一致。从地球上的古陨石,阿波罗飞船带回的月球样品和太阳系古陨石测到,太阳地球月球史在40亿年以上。而较短半衰期的放射性C14,被基督教用来证实圣经的历史可靠性。总之,科学的发现和6日创世的字面陈述的确不同。但是否真的矛盾呢?不,不是矛盾,是和谐! 并且是深刻的和谐!

 

“ YOM- Day”论 (yom为希伯来文太阳日)实际相信的是,上帝在世界时间6千到1万年前的世界时间6个太阳日中创造了宇宙。在人能够测量地球和宇宙年龄以前,这想法是自然的。其优点是坚守了6日创世原则,和圣经表达的上帝“ 说有就有 ”的大能一致。为16世纪神学家加尔文支持,在信众中保守至今。但其最大的问题是和科学观察矛盾。而真理的信仰是不应否定事实的。若要接纳古老宇宙,于是有人提出须重释YOM,改“YOM-Day ”论为“ YOM-Age” 论 ,即认为创世的“YOM”代表历史阶段。这在 希伯来文字义解释上 ,也不是一定不 可以。 基督教史上提出“Y-A”论,是早在第四世记神学家奥古斯丁 时期。当时因定历书,察觉到创世一周的意义重大,可能是指历史阶段。完全出于神学,真是先知先觉!所以实际在基督教内部,一直有二论直到今天。简单地把““YOM-Day”论等同于圣经创造论是误解 (注6) 。 

 

18世纪后近代科学的发展,尤其是19世纪进化论提出后,争论主要存在于科学界与基督教之间。进化论从中得到很大益处。因古老地球提供了进化需要的长时间。当前“Y-A” 论受到一些基督徒科学家们和神学家的支持。但最大的问题,是把上帝的创世神迹(效率)缩小了近万亿倍(150亿年/6日),所以创世记多处表达的上帝说有就有的景象不再,和上帝的大能原则不一致。于是又有了其他的解释,如创世启示论被提出来,主张创世属于上帝的事。启示论强调了创世的超越性,但离弃实义性,是一种限定圣经经义的逆主张,实际证明难度很高。神导进化多属“Y-A” 论和启示论范围。

 

有无化解之道呢?有。即若6日和亿年是两个钟,且科学亿年是在创世6日中和世界一起造出的,矛盾便可消除而创世又具实义性。时间可以造吗?当然可以。创造时间不过是创造历史。这是“时间创造”双时论 (注4)。圣经支持多时论。因为上帝本就造了多世界(Heavens,创1:1),上帝自己又超越其所造的多世界。这是更广义的多世界。并且圣经直接记录了双时现象及造时神迹(参约书亚记10:12-13;列王纪下20:11) (注4)。 多时 论在科学上由相对论提出(注7),获实验证实。因此上帝创造的是一个真实的多时世界!6日在原理上也登录于宇宙慢时钟上。

 

让我们先考查下面著名的圣经经文。诗篇90:4说:“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  注意,经文中的“ 千年” 是对人的,即人间千年,但“ 一 日”和“ 一更”是指神的时间。如果原原本本把事情当真,就是双时现象,并且可由上帝加快世界时间引起 (注8) 。

 

回头看创世。6日是上帝施创世神迹的时间。进一步不难发现,只要承认6日创世和了解科学测时的本义,时间创造性双时解便是不可避免的逻辑结论了。当上帝在6日创世时,是从无到有地创造了世界的全部变动,这就创造了世界的百亿年时间。因科学测时的本意正是要认识这个变动。所以世界和它的时间是同时被孪生的 (见图一)。图中水平直线表示创世 6日。分离的长曲线表示被造的150亿年。 二者在创世中分开。创世后二时“合一”。因为此后创世神迹结束,上帝不再为世界另造时间,而将世界留在6日之后的延续时间—圣经时间—中运转演化至今(诗篇102:26,27)。按这个解释,上帝的创世6日和现在的6天一样长!上帝又造了相对论效应,告诉我们,6日列在宇宙的极慢时流中(如光、引力黑洞区的时间等等)。 

 

所以圣经与科学成就全然和谐,且显然恒支持最佳的测时结果,包括未来的结果(图二)。未来的结果不同也无妨。理论上允许无限调整。故我们真正证明的乃是:圣经本是不须由科学证明的真理。而“二合一”之时间创造论是最简和谐定理。

 

旧约学者和物理学者施罗得,基于相对论效应表示圣经时间,通过划分百亿年为 不同阶段分别对应6日,来证明圣经的正确性。虽然分法引起争议,有参考价值(注9)。但我们自己要注意清楚地把创世神迹和相对论效应分开。例如上帝为约书亚和希西家造时间不涉及相对论。主耶稣行神迹极快地完成,会包括局部时间的创造也不涉及相对论。我们现在的日子,是创世6日的自然延续,而非宇宙慢钟时的延续。创世的神迹不受科学规律的限制,是造和被造的和谐关系。

 

为了便于理解本文的双时解,让我们考虑以下例子(图三)。设想我们放映一盘120分钟的故事CD。但先用5分钟快放(Fast-forward)110分钟的内容,然后用10分钟以正常速度放完故事。前后共用了15分钟,但这丝毫不影响CD内的120分钟故事。于是有两个时间:放映CD的15分钟,和CD故事内的120分钟。这两个时间都是真实有意义的。放映者的地位相当于上帝创世的位置;快放CD的5分钟相应于创世6日,而后来的10分钟便相应于创世后“二时合一”的世界历史。注意,故事内外两个钟(相应于YOM)也都是同样的,不过是在不同的运作系统中。

 

快放CD的Fast-forward 5分钟和后来正常速度放映的Play 5分钟是一样长的时间。所以创世6日和现在6天,时间也一样长!并且故事本身的过程,可以和放映模式的改变没有关系。对应到宇宙史,即是宇宙内的演变过程,可以分不出创世期和正常期。至于相对论慢钟也是故事内的钟,但却指示出故事外放映故事的Fast-forward 5分钟!所以创世记在时间问题上毫无逻辑错误,非常科学。人们长时间对此 困惑不解,不过是自己的问题,看法既不科学也不神学,不是吗? 

 

于是年轻地球和年老地球,其实是同一个创造分别在两个时流中的像。此即“Y-D”论和“D-A”论的统一,启示性和记实性的统一,也是加尔文主张和奥古斯丁主张的和谐统一。而时间创造论,不过是许多基督徒的信心—“天上一日,地上千年”或“上帝一日,世界亿年”—从创造论角度的现代表达。以往人们以为宇宙越老和圣经越矛盾。但事实上正好相反。地球越老越证明上帝的大能和荣耀。“矛盾”实为赞美!

 

现在就清楚了,即便放弃年轻地球论也不必放弃6日创世。不幸,神导进化论放弃了。创造论完全打破了进化论对古老地球的垄断,而丝毫不会背离圣经的教导!所以真正深刻的和谐,恰是持守6日创世才可能达到 ! 这是从和谐关系上,论证创世论可论证正伪的第一个证明 。

 

二、空间的创造

 

上帝创造时间的同时创造了空间,将创造的万有和生命置于其中。今天再来看创世记关于空间的创造,有极重大的新鲜意义。圣经并非科学教科书,但圣经宣称上帝创造空间或天空,分开地上的水和天上的水,并把水放在云中,又铺开穹苍设置星宿 (创世记1:6, 7, 17, 20;约伯记9:8;诗篇104: 2;以赛亚书40:22 ;耶利米书10:12等),寓意极为深远 。希伯来原文创世记,是用RAQIYA定义天空(Sky)或太空(Space)的,指浩瀚穹苍,意带扩展。RAQIYA的词根是RAQA,基本含义是膨胀扩展。并且含有力量性,把客 体猛击或捶打使之展延扩大。在新国际版英文圣经中,RAQIYA译为Expanse,RAQA对应于英文词根Expan-,即扩大膨胀。创世记还进一步用双重限定性用语—天空的扩展或扩展的扩展(The expanse of the sky),来叙述上帝铺开穹苍以设置日月和 群星(创1:14-18 )。铺开一词来自词根 RAQA,意为 stretch out,乃用力拉开展大。 所以圣经早已强烈地寓意,上帝以他的大能创造方式,形成力来展开宇宙穹苍,人类居住的宇宙是扩展膨胀成的。创世记第一章头五百字中,有十五次提到空间。并且圣经后来一再重复上帝铺开穹苍。但过去人类自己一直对宇宙膨胀之事不知晓,而有意无意地淡化模糊圣经关于上帝创造空间的完整教导。到时候了,科学已在强有力地为上帝作见证了,要完整客观地阐明圣经的创造真理。圣经关于宇宙空间的创造,与当代天文学的重大成就完全和谐相映。这铺开宇宙的无穷力量来自创造宇宙的上帝!

 

20世纪20年代,美国天文学家哈勃发现了一个前已提到的极重要的天文学定律, 称为哈勃定律(参注1)。它是说宇宙星系彼此以和距离(L)成正比的速度(V)离开:V = H X  L 。H为比例系数,称为哈勃常数,由实测的公认值是1/(130亿年)-1/(150亿年)。 距 离(L)是用星光减弱的原理来估算。速度则用光源的多普勒红移效应来决定,即当光源离开时,光的波长会增加,往红光方面移动,称“红移”。反过来从红移可推出光源离开的速度。哈勃定律指出宇宙是膨胀的,类似烤蛋糕一样,处处膨胀互相远离着,由小变大到今天。所以空间是清清楚楚的由膨胀方式生产出来的。但问题没有打住,事情倒推回去的极限就是宇宙是从一点出来的,便导致了宇宙大爆炸(Big Bang) 起 源理论,已获实验证据的强力支持。在理论上和广义相对论的宇宙膨胀解一致,成为当代主流科学界公认的宇宙起源理论。哈勃定律的直接应用,就是用总膨胀时间来估计宇宙年龄(T)。最简单的估计就是以速度V膨胀了距离L,所以T= L / V = 1 / H =130-150亿年。而宇宙直径不小于150亿光年。(如取L为宇宙线度,近似设V为光速,宇宙年龄就是光跨越宇宙的经典力学时间了) 。同时又有一个推想,即按万有引力定律, 大爆炸飞出的宇宙物质应在引力的相互吸引下减速,故宇宙膨胀应越来越慢。

 

1998年有两支天文观察队对宇宙遥远的超新星爆炸进行观察(参注10)。超新星(Supernova)的爆炸是宇宙的最强光源,他们计划通过其红移来确定宇宙膨胀的引力减慢。但结果使他们难以相信,不是减速而是加速!即宇宙在加速膨胀,这使世界天文学界大吃一惊。表明有反引力存在拉开宇宙空间。因此世界把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包括太空哈勃望远镜,都指向宇宙所有能看到的超新星。结论一致,宇宙在加速膨胀,所以必有一反引力的膨胀效应存在。这是划时代的发现。而且,观测进一步指出,约在60亿年前宇宙经过一段较慢的膨胀后加快膨胀(图四)。这应当是该效应突破引力束缚的阶段,并且开始“冒头”出来主导宇宙的形状和扩展。这种反引力应更早就隐在幼年宇宙中直到后来冒头。宇宙变速膨胀也会在宇宙背景温度的分布上留下痕迹,已由宇宙背景幅射(CMB)的不均匀性测量所核实(参注11)。(背景幅射的研究,证实宇宙是由极高温度的小宇宙,变到现在大而冷(2·726T)的宇宙的,且现在宇宙物质分布的大结构和原始小宇宙的物质分布是相似的 ,因而强烈支持大爆炸理论。并且支持宇宙高速、缓慢、加速三阶段膨胀) 。

 

更令人惊奇的是,对于这种对抗着万有引力的膨胀效应,观察不到其载体。物理上不能没有原因而出现加速度来呈述运动,便称其为“暗能量”。按照观察到的宇宙质能,和按广义相对论来分析实测到的宇宙四维时空(平直)性质,暗物质应是已知质能的两倍以上,即占宇宙总质能的70%,并且有可能随时间而变。

 

如果我们认真把暗能量的概念思想一番,相当于眼看物体自行在空中飞离而去,却观察不到任何推动者,是相当“恐怖”的。怎能不惊呼“我的上帝(My God) !” 如果暗能量存在,密度约5x10-24克/米3!为解释暗能量,一个比较直接的延伸,是现有物质的量子背景真空能量,但数量相差120个量级。反引力概念是爱因斯坦1915年引入的。起因于广义相对论包含一个宇宙膨胀解对应于宇宙有起始,使当时的爱氏不能接受,便人为地引入一个反引力常数将该解消除。不料后来科学证实宇宙是膨胀的,爱氏便反悔不该引入反引力常数。但于今却因发现了“暗能量”,反引力常数又有意义了。不过反引力常数并不给出物性结构知识。现在还有其它假设和理论出来。关键是暗能量可能完全和探测不发生作用,便真象难获。总之,按传统的观念,“暗能量”即是“无”(参注4)!要是弄不明白这“无”中的事,无论对科学、哲学和神学都是严重的,而这是可能弄不明白的。所以暗能量,或者说空间的成因,已对科学构成了空前的挑战,正在引起一场基础科学的重大修正,或新的革命,或者如有人认为的可能是永远之“迷”。

 

“暗能量” 的发现告诉我们,宇宙并不如进化论所一直断言的,是在已知定律支配下想当然地进化着。实际宇宙的演化根本不在人的预料中,而是在人类对宇宙的主体几乎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冒了出来。宇宙不论其产生或演变,其创造特征都是明显的。“暗能量”也把地球出现的机会推到更小。因为到现在为止,估计产生地球条件的概率,是建立在已知传统物质之上的,由定律和一串普适常数决定,例如光的真空速度、普朗克常数、万有引力常数、波兹曼常数,电子电荷等等。例如天文学家Hugh Ross非常宽宏大量地估计,产生地球生命环境的综合调整精度,不低于10-69 (注12) 。这相当于在整个银河系中找到一个指定原子的准确度和机会!而当大“无”加进来时,产生地球条件的概率,除了上帝外,现在谁也不知道小到何种程度。

 

当天文学界和科学界对巨大的“无”惊讶和紧锁眉头的时候,如前所述,这信息恰和圣经的教导完全和谐一致。也正如圣经所言:看得见的是出于看不见的,看不见的是上帝掌管的,即“无”中出有。而人被造在宇宙世界的一个角落 —银河系靠边的太阳系的地球上,更是上帝的美意和约定,要人谦卑。一方面上帝的供应足够丰富,另一方面警戒我们,不要自以为人是宇宙的中心。圣经多次提醒,上帝的意念和智慧超过人的意念和智慧。神的奥秘隐藏着。在历史上,人类对待上帝的空间创造犯过以己为中心的“地心说”错误,上帝通过自己儿女的努力和代价,如哥白尼、加利略、牛顿等等纠正了误判,把荣耀归于上帝。今天当我们明白了自己不是宇宙中心,就不要因知识的增长,再次把自己放在宇宙智慧的主宰地位上。因为当人是按上帝的形象被造的时候,人面临的第一个危险就是因骄傲而离开上帝。事情的确如此。圣经告诉我们,人的始祖偷吃禁果犯罪,就是想要像上帝一样,自己主宰智慧和定善恶 (见创世记3:5-6)。

 

所以,上帝创造空间,有深刻的启示。在空间的创造面前,对上帝的信仰和科学的疆域都受到检验。上帝不仅在6日中创造了宇宙的百多亿年时间,通过普适光速(或光年)的约束,不可分割的同时创造了线度为百多亿光年的宇宙空间!因而导致二者可互转化的当代时空观。整个创造是和谐的。不论科学的前景如何,圣经讲得清楚:上帝展开宇宙穹苍设置大地的巨大能力,不仅彰显于当初巨量宇宙物质及规律的创造喷发,更隐藏在已知物质之外,在那不可见的“无”的深处。

 

注释:

1.Eg. Robert P. Kirshner, “The Extravagant Universe”, Prince. Univ. Press, 2004;   

2.“The Cambridge Guide to Solar System”, Cambridge Univ., UK., 2003

3.Francis S. Collins,“The language of God” ,Free Press,Jul  2006

4.道初,“时间的创造” ,《生命与信仰》,5、6期,2003-04;“奇妙的和谐”,《海外校园》, 74期,2005

5.Freeman, “Final results… Hubble's constant”, Astrophy. J., Vol 553, 47, 2001.

6.“The report of creation study committee”,2000, Presbyterian Church USA

7.Albert Einstein, “ Relativity, The Special and General Theory” Meth. & Co Ltd; 02

8.John Frames,“The Doctrines of God”,P 301,Church House,2002

9.Gerald Schroeder, “The Science of God”,F. Press, USA

10.A.G. Riess, et al.,   Astrop. J. 116, 1009, 1998, 2004;  C.L Bennet et al., 

Astrop.   J. Supp. 148, 1 2003   

11.S Boughn and R Crittenden 2004, Nature 427 45  

12.Hugh Ross,See “Mere Creation” edit. by W. A. Dembsky, Brazos Press 2001

  

 

道初 来自中国大陆,物理学教授,已退休,参加教会服事。曾在本刊总第5、6期发表《时间的创造》,现住加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