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以诚实待我
——见证:是谁使破镜重圆?
2018/10/9 14:31:28
读者:1260
■小兮

神以诚实待我

 

文/小兮

《生命与信仰》第13期 

  

从罪中生

 

1995年我蒙恩得救,那年,三十三岁半。

 

我出生在一个江南小镇的普通工人家庭里。母亲生产我时,正处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唯一的补品,是我父亲从上海买回来的一个罐装黄豆烧肉。就读十年。在批林批孔,斗私批修,学工、学农、学军的文化背景中成长。母亲长期处在劳苦愁烦当中,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他很爱我,但总不在我身边。我和父亲这几十年来,在一起最长的时间是两个月,那是暑期我回到父亲那里去过。后来,父亲退休了,我便嫁到了离家三十公里以外的一个小城。现在想来,这是神定意的一个安排,若爱我的父亲一直在我身边,或许,天父来找我时,我就不认了。

 

我有一弟,小时候大病不断,性情与我很不一样,他活泼、好动。而我,在人看来的文静里,实质上我的性格是敏感、抑郁。从小到大,我好像有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我的兴致点好像总不用有人的参与,我爱大自然的一切,常常会一个人在屋外的墙角边跟踪一只小虫子,又常常一个人坐在老家的门槛上,看一个又一个的过往行人。同伴做游戏的时候,我总是最后才被选上,但最后又总被剔掉。一直以来,我没有抱负,没有志向。反而,我常常想,谁能知道我的明天呢?一度我曾希望自己是个哑巴,说话很为难我,我的古怪使我觉得我一直很不快乐。

 

如此,我似乎是一个柔弱的人,但我的内心却是强硬骄傲,自以为是。长大以后,我自己觉得,做人做得自有道理。因此,当后来,人要侵犯我的利益的时候,我也不沉默。一个小时候见吵架要逃的人,在我信主前一两年里可以伸出指责人的指头,大骂出口。我有我的道理可说,我的道理总是对的。正如伊甸园中的那两个人,一出问题,男人把指头伸向那个女人,女人把指头伸向那条蛇,罪由此生根,不能自拔。实在,我是从罪中生,与福无缘,落在黑暗里,根本不认识自己,不知道人是怎么回事。

 

蒙恩之后,主的光照进我心,一路经历中,祂的光越照越亮,祂的恩典丰丰富富。经过十一年,蒙神带领,把神在我身上奇妙的工作梳理出来。求主怜悯我!我深感自己的愚拙,向着主的心意是迟钝不明的。

 

归属无望

 

1993年,我的生命沉人低谷,我的婚姻处在危机中。情感的创伤,使我心如枯井,精神极其低落,神志不合众人。我追求爱和幸福,但我不懂得爱,也不懂得如何去爱,以至于我失去了爱。我也更不知幸福由何路可以觅得。真、善、美,我知有它,我也向往它,但我总不能靠近它,拥有它。我虽然有对文学、艺术方面的爱好和追求,但总不能满足我内心真实的渴求,在绝望中,为逃避无法逃避的痛苦,我醉酒如泥……我有一种被置孤独的隐晦心思,我说:

 

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我不说话\它其实不必要\越往后想就越觉得\不是我的事……”

 

在自我的旮旯里,我又为我的生存而紧张难宁,我说:我揪住自己的领口,你这个卑微的小命,凭什么为你痛?

 

精神归属的无望和痛苦,一直围绕着我。我感到,我已经什么都落空了。这个人世,就像你面对一位爱人,你对他说:我们在一起多好啊!但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我了,请不要欺骗我,你只要告诉我一声,然后,我就走。但最终你还是受到了欺骗,你说你决不受欺骗,但他欺骗你,你又怎样?你要走,走哪里去?结果你看透了人世,人世还不知道你是谁。实在,人是不认识人世,因人世本来就是一个谎言系统,是世界的神把人的心眼弄瞎了。而人在虚妄和黑暗中,活在世上,没有神,没有指望。

 

诗人但丁有这样一个观点,他说:人生好比一个穹门,活到三十至四十岁,是已经到了穹门的顶点了。确实,就在这个年龄段,我感到了人生的绝境。那时,听到某个诗人自杀,我那么理解他,甚至,佩服他的勇气。就写诗给那亡灵。当人面临无法解脱的终极意义上的虚无与荒诞时,他只有自戕,以生命去证明生存的虚空。读过贾平凹的《废都》,我彻夜不眠,百鬼狰狞,上帝无言,悲叹:人没救了!人类的罪,有千万类种,但其结局是一样的。我对人的局限性和因罪走向毁灭的理解,是我对我自己的理解。没有它路,死路一条。死的可怕,是人对孤独的可怕,因此,当时处在与其说是一种无法容忍的孤独中,不如说,其实,死亡已经占有了我的生命领地。社会整体提供的支持已不复存在,与此同时,自我身上建立起来并得以维护的结构已经荡然无存。生存的目的不明,意义空缺,虽是活着,也如行尸走肉,可称活死人。在生命没有回归之前,这个生命是游弋的,失丧的。灵魂在无依又狼狈中下沉。但某个夜晚,我的心思在蒙蔽和绝望中抗争,写下这样一段话:

 

我想逃……但我还没有去那个地方,我相信,我活着就是为了要去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我未知的,像死亡一样。我相信,我活着,就有一个地方是我的向往,所以,终究我感知,我还有希望。

 

于是,那个我还未知的那个地方,竟然成为我活下去的理由。

 

灵魂苏醒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在人看来,我是偶然听到福音,其实,是神深知我的一切,是时候到了,祂来寻找我、拣选我了。是神向我心田撒下生命的道种。

 

那时,我丈夫的两个朋友,来我家里向他传福音,他们在听一盘磁带(是一个基督徒在海外的蒙恩得救见证),没有一点要我去听的意思,甚至把门关起来,但我起了好奇心,端了一只小凳子,推开门,一声不响地坐下来听……我从小到大一直被不少道理教导,但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道理,使我的心灵受到震颤,他以一个真实的生命的内容,触摸我,以爱抓住了我的心。我坐在小凳子上,把头埋在两膝之间,一任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滴,即刻,地上积了两团水……

 

几天后,神又独自带领我,找到了当时白天摆着豆腐摊的一家弟兄姊妹家(当时是当地的家庭教会聚会地方),认识了主内亲爱的弟兄姊妹。基督的爱是一种无限的力量。时隔不几天,她们到我家里来看望我,并为我祷告。一个素来不向人敞开的人,竟然在他们面前完全敞开,我哭得几乎崩溃,那次哭,是我活到如今也从未有过的。

 

去福音聚会后,圣灵不停地在我心里做工。有一个晚上,我聚会回家,我决意要和这位神建立关系。那个晚上,我和神之间有了一次长达七个小时的面晤。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这话如同洪钟,响在我心。我在祂的大光中战兢,看到自己的本相。认识到自己深重的罪孽,求祂的赦免。那个我,在被光照中衰微下来,而那些我的骄傲、诡诈、苦毒、贪婪、自私,连同我的作人道理,在真理的圣灵面前,土崩瓦解,被全然拆毁。我尽心奋力,有如雅各与神摔跤般直求、恳求、哀求……在我不断的衰微中,迎接到祂那充满爱又充满光明的生命。

 

那是个蜕变时刻,我的灵魂苏醒,即刻,归于一个别样的平安。心灵释放,一片澄明。那个凌晨时刻,我躺下去,忽而感到,一只温暖如有磁的大手,按着我的额头,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这口气,如同我得着新生的第一口呼吸。我听到主向我的心说:孩子,我悦纳你!

 

我知道我在主里面了,喜乐如潮涌入我的心房,眼泪不断地涌流到我的发根里。那时,祂像是给了我一把奇特的钥匙,带我回想人生走过的路,从小到大,一环又一环,因果连接。在不断的解锁中使我看到事实的真相。说来,我与主相遇在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上。但信仰总不是突然发生的。是的,祂的爱的眼目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在更早更早以前,祂的恩手就在我身上了。是祂早已定规了我的人生道路。而主又在我不认识祂,在我还作罪人的时候就为我死了,祂那隐藏的爱早就为我预备好了。正如神说,祂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就拣选了我们。

 

次日清晨,我出门,眼睛所望到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我忽而觉得,万物有情,人人可爱。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快乐。那时,所得的快乐,胜过我人生经历中所有加起来的快乐。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只想唱歌,只想笑。见人就想分享主的爱。

 

我愿意,回转到生前那个晚上\我愿意,美丽的助产士摸上我最初的肌肤\我愿意,在一个天空展开颤栗的身体\我愿意,呱呱地作新生地一次呼吸\我愿意,被一双温柔的手捉住在水中清洗、沐浴\我愿意,我的心灵只是一片明净的空白\于是,我想像一个怀抱\我渴念这个怀抱的温柔和宁静\我明白,在那里有我得以丰足的食物和水\只能在每一次的饱足后微笑\只能在每一次的按抚后安息\除此,我真不知我还能做什么。

 

这是我蒙恩不久,写下一组诗中的第一首。

 

一个人的得救,实在是一桩惊天动地的事,又是一桩极其私密的事。它的惊天动地是在于天上的使者将为此欢喜,阴府之门却要为此震动,它的私密在于不容有第三个人,只有在你和神之间才可能发生。我实在再也不能在人面前不做声响,我想告诉所有的人:我信耶稣了!我得救了!就如以弗所书2:8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我回到父母身边,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一个整天可以不说话的人,突然滔滔不绝起来。后来,家人告诉我,初以为我精神有病了,又观察我作别的事,又好像不是有病。我的神好幽默啊。

 

诚实待我

 

当时,我的外部生活已是一团糟,但我心里相信,从此以后,都不要紧了,因为我有了神。祂将以信心支撑我,使我能面对我所不能面对的一切。我知道,我所临到的难处,不是因为我信了主之后,这些难处的临到,是一个罪人必得的结果,但也有主所许可的试炼。只是主怜悯我,让我在得救之后,才看到一个惨败的局面,使我可以敬畏祂,认识祂,依靠祂。因祂有奇妙的引导,有极美好的旨意。

 

信主后第四天,我的痔疮发作,每天一蹲下去就很厉害地出血,使我害怕上卫生间。但我靠着圣灵的引导对主有信心。大概40天左右后的一天,家里就一个菜,我买的甜椒居然是辣椒,反正出血,就嘶嘶哈哈地吃了,下一天,血却不出了。爱里没有惧怕,反把惧怕赶出去了。不久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进门便知家里来过小偷,一看,我出嫁时父母送我的金项链、金戒指等首饰全被偷去,我气哭了,心灵软弱,但主仍带领我去聚会,与姊妹一交通,得了圣经的话,就得了宽广,约伯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知道我所收去的东西在神手中,也便安然交托。

 

信主后第七天,我确切地得知,丈夫已有外遇。当时,我想对他说:我走,成全你们。但我的神却在我里面说:不!我说:我这样做,还不够好吗?主就说:不要把他推向死地!过不久,一个年三十晚上前夕,我丈夫向我提出分居。于是,我借住到一个二十多个平方米的旧的办公房里,他和他婚外恋了五年的年轻女子住到了一处新居。

 

这样,我一个几乎样样都有的人,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了一个似乎什么也没有的人。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在一只旧的缝纫机上,吃饭、看书、书写、弹琴、做缝纫。有一次,聚会结束以后,有一位姊妹走过来,一声不响地流着泪握住我的手,我对她说:我可以凭信心生活。其实,我不知明天住在哪里?因今天是租房最后一天。那位姊妹便说:住我那里去。这样,下一天,我就住到了这位姊妹家里,神就这样看顾我。近三年里,我的租房或借房常因到期,一个人搬了四次家。最后一次,我丈夫叫我搬到现在住的房子里,那是一套还未装修的新房子。在我搬进去的同时,装修人马同时进入。四个来月时间,我经历过没有水的日子,没有电的日子,又受各样打洞、碎砖、划砖的喧叫声,和各样粉尘、油漆味的侵扰,……为给装修让位,我不停地从厨房间、小房间、大房间、书房、客厅之间搬来搬去住。那时,因觉得这里是我以后住的房子,就忍受下来。联想到哥林多后书417节说: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是啊,如果,我们在信心里看到我们将得的荣耀,就能轻看眼前所受的苦了。

 

事发以后,我一直不敢面对极其疼爱我的父母,后来,在再也不能隐瞒的情况下说出真相。当时父母都未信主,老父咽不下气,要我去上级单位讲道理,伸张公平,但圣灵在我里面却要选择主的道路。我告诉父母,我有神的话。因经上说: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默然不语。祂又说:你当默然倚靠耶和华,耐性等候祂。父母不理解。

 

面对痛苦的父母,我只有求告耶稣,求主安慰他们,但我又知人若不在主里面,又从何可得安慰?因此,唯求主救我父母。我叹息,从前,我学道理、讲道理,最后,落得如此失败。但今天,我已归给主耶稣,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我相信,祂不但给我指了一条走向永恒的道路,祂也给了我永不失败的真理,并且,祂也给了我一个永远打不败的生命。我从主得了这个荣耀的生命,而这个生命,主在世时已为我做了榜样,祂是羔羊顺服的生命,祂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羔在剪毛的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圣灵保守我在默然中,与主的生命紧紧相连。

 

自从蒙恩之后,我深感人得理不饶人之理,在耶稣十字架的大爱面前,都不能成立。人真是罪人啊,自己爱好犯罪,却又爱好把指头伸向别人,而耶稣自己没有犯罪,却要把人的罪担来背负,这是什么道理?人接受了祂的爱,还讲什么道理?在生命树和分别善恶树之间,我们的神多么希望人类自动自发地选择生命树啊。如果你选择生命,不选择死亡。那么,你在主的面前,有什么理由问为什么

 

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 (119:75)你全然公义和慈爱,在你没有错。不管我的环境怎么样,在你都是正当的,一切的事实就是神向我诚实地说出了真相。主啊,我是个罪人,你知道一直以来,我有多骄傲。我的过错你是知道的,你若究察罪孽谁能逃罪呢?主啊!我是不可爱的,然而,你却来爱我!我在受苦前,走迷了道,如今,你要以你的杖和你的竿来安慰我。我已经输尽了我的人生,我还说什么?我还做什么?我还选择什么?我还指望什么?我就当捂口不语,因神能做,因神可以为我选择,因神是我的指望。

 

宝贵应许

 

在这近三年里,就如神所应许: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我虽软弱,主赐力量;我虽跌倒,主扶持;撒但攻击,主抵挡。在痛苦无助时仰望主的十字架。又有肢体相连,可亲可爱的姊妹常相伴、常代祷、常扶持。难忘风暴之夜主赐平安,地震之夜主赐安息。眩晕之夜主赐医治。恐吓之夜主赐安慰。绝望之夜主带我发出感恩和赞美!无数个夜晚,读祂的话语,祂赐下亮光,照亮我的幽暗。祂以祂的话语,如食物喂养我,使我生命存活。祂常常带我在青草地,使我不至缺乏。我的好处真的不在祂以外!祂虽然以艰难给我当饼,困苦给我当水,但圣灵如教师没有隐藏,我常听得有声音叫我行在祂的正路上。常有朋友问我:最近好吗?我回答说:从此之后,就没有什么是不好的。我说:以前,我有个家,但我的心是流浪的,现在,我独居,但我的心,有了甘美的家。以前,在人群中,我是孤独的,如今,我一个人,却不孤独,因我有神可爱的同在。我爱像神人摩西一样祈祷: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

 

那时,我喜欢唱:我是一只关在笼中小鸟, 远离青葱花草佳美田郊, 为你被囚我心何等高兴, 终日向你歌唱吐露柔情。你爱捆绑我的浪漫翅膀, 俯首细听我的幽静歌唱, 甜美的爱激励何等深沉, 甘作囚奴不愿高飞远去。谁能识透此中铁窗风味......”。并在一次聚会感动中,把自己奉献给了主。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神是工作的神。这近三年里的每一天,圣灵感动我为我的丈夫祷告,也为他身边的那个她祷告。初为他祷告,求神来改变他,但越祷告越软弱,忍耐不能,以至又滑倒,痛苦得求死不得。而他对我的态度是极为不屑。再为他祷告,圣灵就很清楚地告诉我:等候。并借以赛亚书向我说出预言。我就求主来挽回他,并深深地怜悯我们,在我们之间工作。神就感动我们的朋友几次把我们叫在一起。那时的等候,虽在外面没有声音,但里面常常东张西望,不得安息。直到我从主的话语中,得到了等候的宝贵应许。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凡等候祂的,都是有福的。”“凡等候耶和华,心里寻求祂的,耶和华必施恩给他。”“你且去等候结局,因为你必安歇。到了末期,你必起来,享受你的福分。后来,在神的旨意里安息了自己,在为他和她祷告中,圣灵带我如在神的宝座,神的灵充满,在主的爱里为他和她流泪恳求,求主爱他们,大能的拯救临到他和她的灵魂。主的应许如蜜,不禁发出感恩和赞美!就在这样的时候,他就常来看望我,愿意与我和好,并说他焦头烂额,身、心两面的管教如刑临到。对方以死作代价,不放他走。他要我为他祷告,来帮助他脱离这样的生活。实在他是神所爱的,使他知道唯一可得帮助的是神。而神也借着这个转机,来告诉我,神在伊甸园中,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的真正意义。

 

生命的路,就是十字架的路,主在死后埋葬,第三天从死里复活。一个跟随主的人,他若经过死亡,经过埋葬,他也将经历复活,主在三天后复活,这告诉我复活的前提在死亡,而复活需要等待,复活需要时间,这个时间不会很长。

 

有意作为

 

有一天清晨,我深感神的美意,祷告满了感谢,赞美,平安喜乐充盈我心,使我觉得,我一个人感谢、赞美还不够,真想告诉他:你也要感谢,赞美,但我知道他可能还不能领会。就在那天中午,我下班回家,骑车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从桥上下坡疾驶的摩托车撞倒,人从车上弹出,后脑勺和骶骨着地,头破血流……我被送进医院。我醒来的第一个意念是:怎么轮到我?但圣灵即刻提醒我:感谢!赞美!我的心被主的爱浇灌,与主紧密相契,人躺在担架上,口里不禁发出了感谢、赞美,还唱出感恩的诗歌。半小时后,我丈夫赶到。当时,因骶骨疼痛,人都不能站立。有人说,或许会留下后遗症。我在被CT、拍片等一番检查后,都打上问号,不表确诊。主实在是奇妙的神,这是主的有意作为,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这事之后,在我丈夫心里展开了一场属灵的争战,他来陪我,那个她要去死,他要去,神触动他的良心,使他不能。那天,他来到医院,在我床前,俯下头来,对我说:都是我不好。那个晚上,教会弟兄姊妹都来看我,为我付上信心的祷告,我以信心接受他们的祷告,什么后遗症!?神不许可,不会临到你。神借一直以来扶持我的陈师母对我说,使我心里安然,知道我不会有事。那晚,有姊妹要留下来陪夜,教会长辈陈恩鸿老仆人,守在医院门口,不许有人破坏神的旨意来陪我,意思是,今天晚上是神定意要我丈夫来陪我。于是,离开我近三年的丈夫,就在这天,神用奇妙的手段,使我丈夫回到了我的身边,并在这一天,他建立了对神的信心。哈利路亚!荣耀归主!

 

住院四天,神的爱充满我,神的灵带领我,我一路唱诗、感恩、传福音、作见证。在喜乐中,我的身体很快好起来,第二天,我站了起来,第三天,我扶墙走,第四天我不需要扶什么就可以走了,第五天,我就对医生说:我想回家了。我忘掉了,我头上缝的针还没有拆线。想不到第七天,我在家里,神就预备一位邻舍,她是一位厂医,来看我,并来为我拆线。神的工作如此完备。祂的爱是如此细致、深厚、完全。当我们的心以耶和华为乐时,祂就乐意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

 

末后有指望

 

我丈夫在这一年,真正接受了主的救恩,悔改得救,受洗归入主的名下。信主后,他的生命被大大改变,我们在主里一同承受生命之恩,在主的爱里领受了说不尽的恩赐。主是我们的坚固台,也是我们的磐石,更是我们爱的根基。主常感动我们同心合意祷告、传福音。他爱慕主道,生命长进。主给他机会,他立志将这有限的生命为主所用。丈夫的改变感动了我的父母,他们相继来到主面前,接受主为他们的救主。这多年里,主感动我们向不少的亲戚、朋友、同事传福音,引人归主名。更感恩的是,曾经在他身边的那个她,后来,也接受了主的救恩,成为我的主内姊妹。主爱她,使他在主内找到了她的另一半,成立了蒙恩的家庭。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篇 23

 

我常从心里唱出这首诗歌。

 

小兮  中国大陆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