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中秋的感恩(散文)
2015/7/27 16:20:16
读者:2742
■陈卫珍

 

生命与信仰 总第13 期 2007 年11月

 

 

又见中秋,天上没有月亮。

 

窗前,烛光摇曳,我在读一本小说。红墙白玉兰,很美的名字。一个已婚女人,邂逅了十年前苦苦相爱却有缘无分的男人,从而引发了一场情感风暴和纠葛。不用言说,作者写得好。笔触对女性的情感作了细腻而深刻的描写,深深进入了我--一个感情细腻而丰富的单身女子的心灵深处。

 

我为之震撼。只读了一半,凄然掩卷。这是一份深沉的情感共鸣,是一次不能愈合之创口的遥望。某种尘封的记忆被唤醒,一份压抑着的原始激情被催发。那像幽灵一样在心灵浮动的悲情潮涌起来,原本被风化了的情感现在又复活,站在浪尖上跳舞,对我招手弄姿。远去的故事,仿佛突然被拉到了眼前,让人不知所措。那份陌生的亲切,揪心的纠缠,炙爱的热和伤,扑头扑面地压下来……我突然那么怀念我远去的爱情。而很多天来,我努力在脑海里抹去那缕缕游忆。因为知道,那只能徒增无奈的忧伤和牵挂。

 

但逝去的流水如何能重来呢?

 

而对爱的渴望却涌动成情欲的潜流,藉着罪的律,包裹着一种华丽而虚妄的浪漫,强势地冲击了我。我顿时感到一种虚弱和骚动,一种面对真实人性的苍白和无力。那一瞬间,我突然那样羡慕故事里的主人公,有机会这样去挣扎,虽饱受痛苦却全心地体验。无缘无故,心里生发出某种权利被剥夺的委屈。我从来没有进入婚姻,我是单身,我也许更有理由,放纵并享受在我心底涌动的情感暗流。我知道它也许仅仅只是人生单薄的美好,是一圈幸福的光晕,是一次生命无奈的痉挛。但为了一份悲壮的人生体验,我也想去经历。

 

信主后的几年里,一次次我总把有可能构成情感试探的事扼杀在萌芽之中。这曾经让我引以为豪,看之为灵程上的一种得胜,在一刹那我突然感到了某种遗憾。几年来情感上虽然偶起点小风小浪但终究还算是平静,曾经被我看作是神莫大的恩典,现在我却突然生发出一种不甘心,好像自己是在虚耗青春,麻木不仁着生命的激情……

 

我举起了酒杯,看着窗外。恨恨而幽怨地,对上帝产生了一份抱怨,为什么你给我如此丰富的感情而又让我历尽情感的孤独呢?……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刮起了风,吹动着门窗,哗啦哗啦地响,夹杂雨点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冷雨敲窗的中秋夜。心里更是平添了几分凄凉。哀怨,婉约,惆怅,落寞……纷纷地从我熟知的唐诗宋词里爬出来,凄凄然然地立在面前;倚栏独眺的幽怨倩女,昏灯下孤饮的落魄才子……一个个与我重叠,融化为一体。这个没有神的民族几千年来灵里的孤绝和沧桑,此刻仿佛像一件华美的袍,我迫不及待地想穿上它,顾不得上面长满了虱子。

 

正这时,一阵轻微的响声扰乱了我的自怨自怜和对上帝的愤愤情绪。那是一只才几个月的幼猫,一个星期前的傍晚我出去祷告时路上捡来的。当时它瘦得皮包骨头,躺在路边奄奄一息。当我从它身边经过时,不知怎么它就爬起来,围着我的脚边不肯离去。于心不忍,我就把它捡回家了。我其实已经不能再领养流浪猫了。家里已经养了三只猫,其中二只也是路边捡来的。

 

此刻,它正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的风雨,使劲用爪子挠纱窗。它想出去。它似乎忘却了流浪日子里的忍饥挨饿,风餐露宿;忘却了风雨中那微弱生命的飘摇。它单单向往的是,外面世界的自由和精彩。它不停地挠着纱窗,见没有果效就一转身跳到我腿上,用爪子狠狠在我胳膊上抓了几下,手臂上几道鲜红的血痕。一气之下,我正想推开窗把它扔出去。但心头一软。

 

我把它抱在怀里,看着它蓝蓝的圆眼睛,抚摸着它的颈项说,咪咪,别出去。离开家你又得流浪,没有东西吃没有地方睡,更没人疼你爱你,你会可怜地死掉的。它好像明白了我的话,慢慢安息在我怀里睡去了。

 

脑子里一阵恍惚,灵魂在短暂的瞬间游离体外。我仿佛看到一个慈祥的白发老人,怀抱着一个任性的女孩。老人正哄着女孩入睡,在她背上轻轻的拍打仿佛有节奏的韵律……。想着,鼻子顿时一酸。我抱紧了小猫。窗外的风雨更大了,一如我心湖卷起的浪潮。

 

虽然至今我孑然一身,但我并非没有经历过爱情。相反的,却是在感情的风浪中早翻腾得心力交悴,伤痕累累。并非彼此不相爱,而是爱情总像一把利剑,爱得越深那剑刃就越是锋利,每次都把两个人剐得体无完肤才肯罢休。理想主义者心灵深处的完美渴求,在爱情里面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并像一把燃料剂,把两个脆弱的生命体极度地燃烧。然而,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只要真正彼此相爱了,就很难走到一起享受生活了。日子仿佛只能在彼此缠绕、欲罢难休的思念中灿烂,只能在海誓山盟、望穿秋水的等待中精彩……再没有比始祖犯下的原罪所带来的咒诅和捆绑,在完美主义者的爱情中表现得更为明显了。

 

而有些姐妹们不小心恋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就更是悲烈而凄惨。思念永远是揪心的,因为不该有。爱情永远是热烈的,因为被道义、责任和社会舆论辖迫在一个狭小的地带燃烧。人性脆弱的感情在琐碎生活中的苍白和无奈,全在这份边缘的爱情中找到了避难所。被平凡的生活所挤压出的审美和浪漫,全在这近于真空的爱情中得到了想像和发挥。人类潜意识中的冒险和征服欲,也在这禁区的爱情中找到了出口……。然而,这热烈的爱情却是种在生命中的毒刺,它在人性的软弱中扎根,在情欲的诱人中成长,然后以虚幻的幸福为幌子,直刺入人的灵魂深处。凡所触及的,都披红挂绿着满身的沧桑,久久难以愈合。

 

我是带着一身爱的伤痕被天父拣选的。相信他看透了我在情感上不能承载幸福之纠结,那无法造就彼此生命之狂执,以及不能给对方以心灵自由之苛爱。也许这么多年来,我并没有在经历爱情,我只是在经历,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在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寻找完美的悲怆和执拗。现在,他要帮我把那纠结解开,把那狂执放逐,把那苛爱圣化。也许它们真的仅仅是一种穿着华美袍服的罪,是夏娃犯罪后的工价之一,你必恋慕你丈夫。

 

我不能不相信,信主后神让我经历情感上一片空白和荒芜,乃是他用心良苦的一种保护。几年来,他把我所喜欢的男孩一个个从我身边带走,也强势地挪去曾在我心里膨胀的不该有的情愫。他知道,这样于我的生命成长是最好的。因为我被爱伤得如此虚弱,再也不能经受感情风暴的摧毁了。但如果我的生命不被他重新建造,伤痕不被他医治和愈合,不在他的真理中孕育感情,那每一份到来的爱情,都是会被我演变成风暴的。我好像习惯了在爱情风暴中颠簸,折腾,痛苦地幸福着,流泪地快乐着。但这不是神所愿意看到的。

 

尽管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因为我那样知道,我是一个需要爱情的女子,需要爱也需要被爱。我心里总得放着一个异性让我去思念,去爱慕。然而,当那个对象迟迟不出现,我那一腔喷薄的激情就彷徨得没有了出路。有时候爱的渴望总是顽强地对抗着理性和戒命,为此我得付出艰苦的努力。我也希望既然神不给我爱情,那就让我把全部的感情投在他身上。然而我绝望地发现,这不是靠着我自己的努力能做到。神好像就是要把我放在情感的试炼中。每次当我为此求问他时,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

 

但更有理由相信,如果神要在某方面特别试炼我们时,乃是于我们的生命有益的,甚至可能是不得不用的最好方式。即便是不明原因的试炼临到,像约伯,但神的恩典确实够我们用。他一直用他的慈爱,时时地保护我们不落入试探和网罗当中……

 

然而我却多么像怀里的这只小猫。

 

想到这里,感恩的泪如泉喷涌。屋里的光线暗下来了,烛光已灭。我开了灯,发现外面的风雨也已止息了。站起来把小猫放在床上,端起那半杯残酒,无言地洒在了窗外。

 

再爬上红墙,去采摘那一枝白玉兰。——迷离的妻子终于回到了丈夫的身边,在他怀里安息地睡了。我想这也许是作者写此书的意图吧。

 

 

陈卫珍  中国大陆基督徒,作家。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