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天路寻踪 (连载三)
2015/7/28 10:30:20
读者:2796
■巴特・拉森著 晓舟译 董红梅校

 

生命与信仰 总第16期 2009年5月

 

上帝说话了吗?(续)

 

神学家C.S.刘易斯(C.S. Lewis)教授曾写道,一个地地道道的人如果讲了耶稣所讲过的那类话,他就不可能只是个伟大的道德教导家。他可能是个无聊的疯子,也可能是个魔鬼。你必须自己判断,他到底真是上帝,还是疯子,还是魔鬼。你可以当他是个疯子让他闭嘴,或当他是个魔鬼,唾弃他,甚至杀了他。你也可以跪在他的脚下称他为主,称他为上帝。但无论如何将他看作大教师是不合理的,他没有这样启示我们,也没有想这样。Mere Christianity, MacMillan Pub., N.Y., 1978, P.56;中文译为《返璞归真》)我个人强烈推荐此书。

 

这是不可妥协的,就如同没有人介于怀孕与不怀孕之间,她们要么怀孕了,要么没有怀孕。同样,耶稣要么就是上帝,要么不是。是疯子,骗子,还是上帝,你得作出判断。

 

如果你真的想了解关于上帝的真理,就不要忽略耶稣的生平和他的教导,因为在人类历史上所有主要宗教领袖中,只有他宣称自己就是上帝。他的地位举足轻重,让人无可推诿。他的确来到世上,并且他的宣告和生平都是独特的。

 

耶稣在世上的日子,要么引起当时人们的愤怒、仇视;要么引起人们的敬拜,两极分化界限明确。如果采取折衷的态度,你就无法真正抓住他所讲的要点。他的敌人事实上完全明白他宣称自己是上帝,他们因为耶稣亵渎上帝而要杀了他,是因为耶稣自己宣称他与上帝等同而且合一(约翰福音5:18; 8:58-5910:33, 以及 马可福音14:61-64)。新约所有作者,譬如保罗,使徒约翰等,对于耶稣的神性都有明确的教导(约翰福音 1:1, 14;罗马书9:5 腓立比书2:6, 7;歌罗西书2:9;希伯来书1:1, 8)。

 

当我们看到耶稣是上帝的说法时,很让人惊奇。因为犹太人是相信一神论的民族(申命记6:4),所以他们不是说耶稣只是众多神明中的一个,像有些多神论者,印度教就有几分这样的味道。不,当时犹太人是把耶稣当作上帝道成肉身在敬拜的(以赛亚书9:6;马太福音28:9 约翰福20:28 腓立比书2:6-11 希伯来书1:6;启示录5:8-14)。

 

让我们再来思考,假设耶稣就是上帝,他应当能阐明上帝的真相(即关于他自己的真相),他应当能解释怎样同上帝建立一个正确的关系,因为他自己就是上帝。对不对?他也能断言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为什么?因为法则就是他制定的。不管你喜不喜欢,如果他就是上帝,那他就有权这么做。如果他是假的,那他不是疯子就是骗子。基督教也当然不会是真的,你可以完全拒绝他,去别的地方寻找上帝。

这就是为什么基督教是很排外的宗教,基督徒看起来好像也挺小心眼的。如果耶稣讲的是对的,那我们就宣告他就是上帝,此外别无选择。我很清楚,自己正处于这样一个位置,尽管在这提倡多元化兼收并蓄的当今社会,这样做会给我带来麻烦。但耶稣教导我们,不经过他就无法到上帝那里(约翰福音8:24, 14:6 亦见使徒行传4:12)。

 

基督教并非为了迎合你的喜欢,只在于耶稣的教导是不是真理。如果是真理,那么耶稣的教导和权柄就大大高于任何别的宗教,他也比其它宗教领袖更有权柄。这并不是说我们对别的宗教不尊重,或干脆认为它们教的全是错的,而是说基督徒有责任和义务向全世界传讲耶稣(马太福音 28:19-20 使徒行传 1:8)。如果耶稣是永生的上帝道成肉身(以赛亚书 9:6),那全世界都当来认识他。

 

关于耶稣就是他宣称的那位的证据

 

我先从我的观点列举几个主要证据,证明耶稣讲的的确是真理,还是那句话,你自己判断。

 

1. 首先是耶稣的品格。有史以来,没有一个人能像以色列的拿撒勒人耶稣那样,如此强烈地影响了人类的生命。他的教导博大精深(若你从未读过新约,你最好从《约翰福音》或《路加福音》开始读起),读了耶稣的全部生平和他的教导之后,你很难再坚持说他是个疯子或骗子(这是仅有的另两种可能性),我们要么去相信他那些听上去难以置信的断言(即他就是上帝),要么不相信他那令人信服的品格。

 

2. 其次是他从死里复活的历史证据。这一点极其重要,若复活不存在,那新约只是一部假文献而已,基督徒自欺欺人地敬拜着一位死了的救主,基督徒也不过是崇拜偶像的,在拜假神。

 

那些驳斥复活的人,必须要解释耶稣的尸体到底去了哪里。如若没有复活,为什么耶稣的敌人不把他的尸体拿出来?为什么有兵丁把守的坟墓会是空的?每一个罗马兵丁都知道,一个囚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尸体被偷走),意味着他们自己要为之丢掉性命,在这种前提下,说是耶稣的门徒偷了他的尸体,这是不是很荒唐?若真是门徒偷走尸体,为什么没有搏斗?为什么没有门徒被杀?就算是兵丁看守时失职睡觉了(按照罗马的法律那是死罪),那门徒又是如何在不惊醒他们的情况下,滚开那一吨多重的大石头的?

 

另一种说法是耶稣被罗马人钉上十字架后没有死亡,只是昏迷不醒,后来忽然醒过来,他推开大石头,把罗马兵吓坏了,他跑去告诉门徒说:嘿,是我呀,我战胜了死亡!”——这可能吗?与其相信上述这些观点,还不如相信耶稣真的如他自己预言,如《诗篇》16:10预言的那样从死里复活了。怎样来解释门徒和500多个人宣称在他被钉死后又亲眼看到他的事(哥林多前书1 5章)?怎样来解释多马用指头去探耶稣手上的钉痕(约翰福音20:27-29)?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使得那些在耶稣生前曾经胆小懦弱的门徒,突然生命改变,面对死亡的威胁,勇敢地传福音,最终颠覆了整个罗马帝国?关于这方面,我强烈推荐由麦道卫撰写的《复活的事实》(Josh McDowell’“The Resurrection Factor”)与约翰斯托得的《基督教要理》(John R.W. Stott“Basic Christianity”)。

 

3. 第三个主要证据是有关耶稣所行的神迹,包括来自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如犹太史学家约瑟夫的著作)两方面的记载。若耶稣的确是上帝,他的那些医治的神迹以及平定风和海浪的神迹就不足为奇了,那些只不过是他创造世界的大作为中一些小小的重复罢了。新约中提到基督就是上帝,是创造者(约翰福音 1:3,10 歌罗西书 1:15-18 希伯来书1:1-2)。基督教之所以传播得那么快,一个原因就是人们亲眼目睹了耶稣和他的门徒所行的神迹。若你是个生来瞎眼的,一经耶稣的触摸霎时就看见了,你就一定会相信的(如约翰福音 9:1-34)。

 

4. 第四是目击证人的可靠性。如果你连他们都无法相信,那你最好把上面三个证据也扔了吧。在耶稣最初的十二个门徒中,除了出卖他的犹大(对于犹大,诗篇 41:9早就有预言),教会历史告诉我们,除了约翰之外,其余十个人都因为信仰的缘故被杀,他们大胆传讲耶稣战胜死亡,传讲他们亲眼目睹耶稣的死里复活,传讲他是人类唯一的希望。今天,我们要么相信他们的证词,要么认为这一切全是门徒们编造出来的,他们用这个谎言欺骗了全世界。

 

那分析起来不大可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竟然为了这个信仰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生命。如果让你为一个谎言而牺牲自己,特别是你明明知道那人的尸体已经在那里腐烂,而你偏要说他从死里复活了,你会吗?我想你不会的,我也不会。更有甚者,他们竟然将这个谎言作为最高的道德伦理教导向全世界传播,而这些教导原来只是个骗局,这一切行得通吗?行不通。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他们确实看到了耶稣的被钉,受死,被埋葬,三天后又活了。这是基督教最重要的核心(见哥林多前书15:3-8)。

 

而且,福音书里记载的门徒,并不是一群虚伪地扮演高尚的人,也不像是会编造故事的。他们记录了自己的争吵,彼得的不认主,他们的胆怯懦弱等等,但就是这群跟随耶稣的犹太人,他们只信一个上帝(而且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最不大可能相信上帝道成肉身的宗教),他们传扬耶稣的荣耀和全然无罪,称他为 称他为上帝(约翰福音1:1,14 20:28 使徒行传20:28 罗马书9:5)。甚至敬拜他(马太福音28:9,17);而在犹太人的传统教导中,只有上帝配得敬拜(申命记6:13-15 马太福音4:10)。

 

还有一点,这群基督/弥赛亚的追随者,与耶稣天天生活在一起,达三年之久,他们最终还愿意为相信他是个全然无罪的上帝而献身。想想看,有谁跟你生活三年,即使是三天,会认为你是个全然无罪的上帝?

 

5. 第五是圣经作为历史文献的可靠性。全世界有24600多本希腊文或拉丁文的《新约》完整的或部分的抄本,而全球第二大数目的古代抄本是荷马的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总共才600来本。现存最古老的原始文稿一般不到10个抄本,它们被历史学家定为一级文物,例如,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原始文稿现存7个抄本,亚里斯多德的文稿现存5个抄本。

 

即使所有的《新约》抄本都毁坏了,我们仍可以根据公元325年以前早期教父们的记载来将《新约》复原。连非基督教的历史学家也不得不承认,用科学、考古和历史的标准来评判现存的《新约》古代抄本,我们现有的《新约》其可靠度是99.9%。每1000字中没有一个字是有疑问的,也没有主要教义上的不可靠。在过去的150年里,一些学术界的批评家曾大张旗鼓地宣扬圣经已被严重污染,令穆斯林和神学自由派们拍手称快,但最终的事实无可辩驳地与他们的愿望背道而驰。

 

关于希伯来圣经,大多数犹太人和基督教学者使用的是公元1000年前后的希伯来文马索拉本1947年,一个放羊的牧童在死海边的以色列昆兰洞穴中发现了被称之为死海古卷的抄本,它包括全部《旧约》中的大部分,经鉴定,写成的日期约为公元前100年至公元后70年间。死海古卷中的以赛亚书与马索拉抄本几乎完全一样,只发现八处微小的差异。

 

犹太人在誊写希伯来《圣经》时,怀着崇敬之心,一丝不苟,认真抄写,仔细校对检查,甚至用数学方法再三核实有没有添字或减字,所以圣经才会成为保存得最完好的古代文献,任何人可以质疑其中的信息,但没人能怀疑它的历史真实性。

 

整部《圣经》是一本神奇的著作,其66卷成书年代跨越1600年之久,共有40位作者参与,写作地点横跨三个大陆(亚洲、欧洲、非洲);用三种语言(希伯来语、亚兰语和希腊语)写成;运用多种文学体裁(诗歌、历史故事、箴言、寓言等等);写作的环境多种多样(有战争年代、和平年代、繁荣盛世、荒灾之年;在山洞、在海上、在宫殿、在沙漠);作者的身份也各式各样(有渔夫、牧羊人、国王、医生、犹太拉比、税吏、文士和祭司等);涵盖了几乎所有的话题(上帝、拯救、性、钱、婚姻、家庭、战争、政治、宗教、关系、领袖、商业等)。尽管《圣经》这样的包罗万象,但它读起来不是各种凌乱信息的随意拼凑,而是形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这一切多么令人难以置信啊!

 

有时我被问道:你怎么看那些《圣经》中自相矛盾的地方?我反问:你认为哪些是自相矛盾的呢?很多时候,那些问问题的人事实上一个也指不出来,他们不过将别人告诉他的话学一番罢了。在高水准的学术研究著作中,如格里森亚契的《圣经疑难解答》和麦道卫的《铁证待判》和其它研究著作中,也没有发现《圣经》中存在不能自圆其说的矛盾。有似非而是的论点,但决不存在自相矛盾

 

下一个问题,当然,就是《圣经》的当代译本是否忠于原著?《圣经》的不同译本比比皆是,不熟悉《圣经》的人很难挑选。有些人想当然地以为有那么多的译本,就一定会有矛盾之处。但事实并非如此。只有一两个翻译本有问题,原因是一些异端教派故意歪曲了主要的经节以符合他们的需要。大部分的《圣经》是从两个基本的《新约》希腊文版本和一个基本的《旧约》希伯来文版本翻译过来的,这些都得到圣经学家的认可,是最可靠的版本。因此,纵然写作风格上稍有不同,但内容基本一致。就好比我们说:你好!”“嘿!”“哈罗!不同的角度,表达相同的意思;字面不同,意思却一样。《圣经》的翻译正是用此原则。

 

我个人确信《圣经》的原作是完美的上帝的默示 提摩太后书 3:16-17),而现代译本不直接来自上帝的默示,但绝大部分是原作忠实的翻译。

 

想象一下有个工厂,它有一个全世界最精确的米尺,有一天,这个工厂着了火,一切化为灰烬。这个世界是不是再也没有最精确的米尺了?事实并非如此,只要有完全与原来那根米尺一样的副本,就不会有问题了。同样,只要《新约》的复制本与原来的一模一样,它就是可信的。

 

伊斯兰教认定上帝保守的是《可兰经》,而非《圣经》。如果上帝同是这两本书的神圣作者,或者说这两本书都是上帝默示的,为何他只保守其中一本呢?难道上帝的话不是永恒的不朽的 (参马太福音 5:17,18 24:35) ?如果承认《圣经》是上帝的话语,为什么在一些伊斯兰国家,读《圣经》竟成了死罪?答案只有一个,读《圣经》会摧毁伊斯兰教。从逻辑上讲,如果照穆罕默德自己的说法,《圣经》是上帝默示的(《可兰经》3:84),但它又与《可兰经》有明显的矛盾之处,那么《可兰经》就有问题了,除非如伊斯兰教说的,《圣经》不知怎么被篡改了。

成千上万的《新约》抄本表明了《新约》的可靠性,却没有发现一个被篡改了的抄本来支持穆罕默德的所谓圣经被篡改的理论。譬如说,没有一个比穆罕默德年代早的抄本说什么钉十字架的不是耶稣而是犹大。即使是许多穆斯林用来否定《圣经》的诺斯替派的《多马福音》,也教导说耶稣是神(那是《可兰经》否定的)。《多马福音》还旗帜鲜明地肯定三位一体的教义(见其中基督语录”3044节)。对于十字架,《多马福音》既不肯定,也不否认。

 

与《可兰经》不同,《圣经》立足于能被证实的、符合历史的超自然证据,譬如预言。伊斯兰教要人们相信《可兰经》,说因为它写得很美,它自己就是自己的证据。但我要说的是,莎士比亚的剧作就写得相当美,能不能说它们也是上帝默示的呢?实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让我拒绝《圣经》而去支持《可兰经》,问题就是那么简单。

 

任何一个读过《可兰经》,也读过《圣经》的人,立刻就会发现两者无法协调,不可能是同一个上帝默示出来的。《可兰经》反犹太人的倾向很明显。你可以自己去大学图书馆读一读第一、二世纪基督教教父所写的早期教会历史,读一读坡旅甲(Polycarp约翰(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门徒所写的耶稣。他称耶稣为上帝。将那些早期教会历史同《圣经》、《可兰经》作个比较,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记载的历史与《新约》吻合,但却与《可兰经》不符。

 

6. 第六是信徒们的见证。从古至今,有那么多像我一样的人,包括不同的年龄,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阶层,甚至不同的世纪,都说自己经历了又真又活的基督/弥赛亚,这是不容忽视的。他们经历的生命被更新、祷告蒙应允、身体得医治等等,这一切,如若不是基督/弥赛亚还活着,是无法解释的。成千上万的人见证着这位又真又活的主,他能给我们的生命带来更新和复兴。

 

7. 最后一点是预言的应验。预言是指上帝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就能够看到并记录下来的,后来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有一本书曾经这样写道:“……新的发现已经证实了圣经是地球上唯一的一部带有来自我们的时空之外的信息的完美的乐章。“Alien Encounters”,《外来冲突》Koinonia House, Coeur d’ Alene, Idaho, 1997, P. 216。)

 

圣经中有100多处预言了基督的第一次来临,从人的观点来看,大多数的预言并不是耶稣自己可以操纵和控制的。例如,全世界有好几万城市和村庄,《旧约》竟然那么精确地预言犹太人的弥赛亚会出生在人口只有1000左右、名为伯利恒的小镇(弥迦书 5:2),而且弥赛亚还被预言死时手脚被钉(诗篇 22:16 撒迦利亚 12:10);《以赛亚书》53章精确地描写了耶稣被钉受死埋葬的全过程。圣经也预言了耶稣的死里复活(比较诗篇 1610与使徒行传2:22-36)。

 

事实上,《圣经》的预言相当精确,基督降生前600年左右,在《但以理书》924-27节中,但以理就已经精确预言了基督/弥赛亚受死的那个星期,他说犹太人的弥赛亚会在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后第483年受死。根据犹太人日历,一年是360天,从波斯亚达薛西王颁令重建耶路撒冷的那天(公元前445314日)算起,往后数483年,刚好是耶稣被钉那个星期,而且具体到公元后3246日,距亚达薛西王颁令重建耶路撒冷的日子,整整173880天!这一天是什么日子?有多重要?这一天被基督教称为棕枝主日,是耶稣作为犹太人的王受到以色列全国欢迎的日子(约翰福音 12:12-19;撒迦利亚 9:9)。五天之后他们弃绝了他并把他钉上十字架。若要更进一步理解但以理的预言,你可参考小册子:《但以理七十周的预言》 Daniel’s Prophecy Of The Seventy Weeks, Zondervan, 1970。)

 

根据《但以理书》924-27节,基督/弥赛亚要在圣殿被毁之前被杀,圣殿被毁发生在公元后70年。在犹太人的整个历史里,称自己为弥赛亚,出身在伯利恒,死时手脚被钉,且死在亚达薛西王颁令重建耶路撒冷后的整整483年,又在公元70年圣殿被毁之前的,除了耶稣,还有谁?!

 

如果《圣经》不是真的,如果基督不是他自己宣称的那一位,《圣经》怎么可能早在几百年前就能如此精确地预言到那么一个骇人听闻的事件?纵观地球上的芸芸众生,有人能碰巧应验这么多预言中的哪怕一星半点,在数学概率中都是微乎其微的,但耶稣却应验了。因为这是神的作为,让我们明确知道他的到来。任何他人,如穆罕默德,没有关于他降生的预言,只有耶稣,他是无与伦比的。

 

你能预言700年后某个小镇里将会出一个影响全世界的宗教领袖吗?你能预言600年后的某年某星期那个伟大的宗教人物要死去、而且能预言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吗?但《圣经》这样预言了。

 

《圣经》的批评家们喜欢说:《圣经》的作者其实是回过头来写历史,只不过他们用的口气像在写将来的事罢了。这样的论调其实很容易被打破,死海古卷的发现证明了对耶稣的预言是在那些事件尚未发生之前就已写下了。例如,在耶路撒冷有个博物馆叫圣经之殿,里面展有死海古卷中的《以赛亚书》完整版,包括53章,讲到犹太人的弥赛亚要为世界的罪而死。

 

关于《但以理书》924-27节,这一段不可能在耶稣死后再去重写,为什么?因为《旧约》的希腊文译本完成于公元前270年,也就是基督/弥赛亚出生前200多年前,它就记载了这段预言,而且一字不差。

 

若你想知道更多的证明,我推荐你去读约西麦道卫的《铁证待判》第一、二卷(Josh McDowell,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Volumes I and II)。许多预言已经应验,也还有许多未被应验,尤其是关于耶稣第二次再来的预言。根据圣经,上帝不会让罪和邪恶永远存在下去;有一天,基督/弥赛亚要再次来临,重建耶路撒冷,建立他的国度。正如C.S.刘易斯所言:当剧作家自己亲临舞台的时候,戏就该收场了。(《返璞归真》,纽约MacMillan出版社)

 

关于耶稣的第二次再来,耶稣说没有人知道哪一天哪一刻,但当我们看到某些兆头出现时,就知道日子近了(马太福音24:33)。

 

如果你去剧院看一个你曾经看过的戏剧,即便你迟到了,一看到舞台上的道具,你就知道下面该演什么了。主的再来也是如此,《圣经》很清楚基督再来时那些道具该放在哪些位置。

 

我先声明基督徒对《圣经》所预言的世界末日怎样实现有着不同的看法,我不敢说我全明白了。但圣经明确地说地上要遭受七年大灾难(但以理书 9:26-27, 马太福音24,启示录4-19,杰里迈亚书30:7等)。有的基督徒相信基督再来是在七个灾年降临之前(灾难前论);有人相信是在七个灾年的正中间(灾难中论);有人相信是在七个灾年的后半段与上帝向地上发烈怒之间(烈怒前论);也有人相信是在七个灾年完全结束之后(灾难后论)。还有人认为《启示录》中的主要预言已经在第一世纪中发生了,包括圣殿被罗马帝国摧毁,基督徒受罗马暴君如尼禄、多米加等的严重迫害(预言已实现论部分实现论)。

 

不管采取上述哪个观点,相信《圣经》的基督徒都不该忽视耶稣明明白白地说过他要再来的事实(马太福音24, 25章; 使徒行传 1:9-11 启示录19-22章等),虽然我有自己的观点,但我不会绞尽脑汁去考究到底哪个看法是正确的。我有很多非常亲密的朋友,尽管我们有很多具体观点上的分歧,但有一点,我们都相信耶稣会再来——这就够了。

 

虽然在基督何时再来的问题上我们保留各自的观点,但大多数基督徒都认同耶稣预言的那些兆头已经开始在我们眼前发生。重读那些2000年前的预言,会感觉如同在读当代报纸的头版新闻。让我举出几样来:

 

A.很多预言围绕着以色列,因为上帝没有忘却他对犹太民族的应许(上帝对非犹太人也有美好的应许)。圣经曾预言以色列将再次复国(但以理书 9, 27 以西结书 371-14)。约2500年后,以色列果真于1948年再度复国,我们看一段保罗米尔博士关于以色列复国的评论:

 

在律法书摩西五经里,摩西写道(利未记26:18 等等),将来,以色列国若再犯罪行恶,上帝必允许灾祸降临,但上帝也给他们时间悔改。如果这个民族在警告期内仍不悔改,那么上帝的惩罚要加重七倍。

 

耶稣诞生前的600多年间,上帝透过与但以理同时代的以西结向以色列民族揭露他们的罪。《以西结书》4:3-6中,上帝要这位先知侧卧430天,象征以色列民族因为他们作孽而要被放逐430年。另一位与但以理和以西结同时代的先知是杰里迈亚,他预言这430年中的头70年要放逐到巴比伦(杰里迈亚书25:11),这是以色列的警告期。

 

果不其然,公元前606年,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把犹太人从耶路撒冷赶到巴比伦,70年后,波斯国王古列(可能是皇后以斯帖的儿子)于公元前536年打败了巴比伦,他答应出资让几百万犹太人回到耶路撒冷,但被犹太人拒绝,只有5万名虔诚的犹太人回去了,其它的因为不愿中断他们在巴比伦(现今的伊拉克)的生意。

 

很明显,上帝为之震怒了,所以430年的放逐期,减去70年的警告期,剩余的360年乘以7,就是摩西在律法书中预言的结果是2520年,一年360天,总共907200天。从古列颁令让犹太人回耶路撒冷的那天算起,经过907200天,就是1948514,这一天,正是犹太人复国的日子!

 

何等惊人的一致!上帝忘了他的子民吗?绝没有!他不过是在履行对他们惩罚的预言,因为他们选择背逆上帝,拒绝上帝。(有没有体会到?上帝对我们所作的选择是非常认真的。)

 

B. 前面提到过,圣经多次强调会出现七年的大灾难,也就是但以理的七十个七”(但以理书924-27)。那是,地狱要挣脱羁绊,如启示录8:7-11中所预言,地的三分之一被火烧尽,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茵陈(有毒的)。你知不知道俄语切尔诺贝利的意思就是茵陈?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曾引起大量放射物蔓延在欧洲和前苏联。我相信水变为茵陈可能指原子能辐射。例如,二次世界大战美国在广岛扔下第一颗原子弹,成千上万人死于非命,他们的死不仅是因为原子弹爆炸,更多的是因为喝了带有核污染的水。

 

C. 《圣经》警告捆绑在幼发拉底河(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邪恶的)要被释放,二万万人的军队从东边向以色列进发,在哈米吉多顿战场要杀死三分之一的人口(超过十亿)(启示录9:14-17; 16:1-21)。我们知道,某些国家早就声称他们能纠集二万万人的军队。同时,有意思的是,当今伊拉克与中东之战,其走势恰恰从幼发拉底河向伊拉克。《圣经》又说在二万万人大规模进发前,幼发拉底河要枯干(启示录 16:12),你知不知道土耳其境内幼发拉底河上修建了一连串的水坝?当年土耳其行使大河截流为水库蓄水时,幼发拉底河便停流了一个月之久,所以,要让河水截流为军队开路只是举手之劳。请你注意,《圣经》上的这些预言写下的时候,地球上的所有人口都不足二万万,而且根本不存在什么大水坝。看看在伊朗、伊拉克、北朝鲜、印度和巴基斯坦发生的冲突,再考虑美国、俄国、中国、以色列的因素,及围绕这些国家的不同的联盟,我们就可以看到,战争是一触即发的。

 

D. 《圣经》预言有敌基督要来,它自称上帝,在末后七年大灾难期间统治世界(帖撒罗尼迦后书2:1-4)。《启示录》13章讲,它叫众人都在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数字666),称为兽名 没有兽名的人不得作买卖。当今世界,随着RFID(无线射频识别)的开发,米粒大小的计算机芯片可以埋植在人和动物的体内,这小小的玩意儿,竟然还能储存DNA遗传信息和个人健康状况等,甚至能被卫星追踪。我一个朋友在公司工作,专门销售这种技术,她说世界大部分的政府和代理商争先恐后要这种产品,看来,能够生产这种兽名的技术已经具备了。

 

E. 《圣经》预言大灾难期间,瘟疫疾病四起,地球上四分之一人口被灭(启示录6:7-8)。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细菌战争、SARS病毒、亚洲禽流感、新型耐药性肺结核等其它流行病比比皆是;这些疾病真有可能灭掉四分之一的人口了。就在我写这一点时,便得知非洲的四分之一人口将在接下去的十年死于艾滋病。还有人预测,一种大规模流行的致命流感病毒也即将来临。

 

F. 《马太福音》24:6-8中,耶稣预言战争、饥荒和地震会越来越多。我们已经有过两次世界大战,而第三次大战随时可能爆发。除了战争和地震,新闻中最常听到的就是全球的饥荒。地球上每六个人中就有一人常年饥饿。人口过剩问题突出,地球上的所有人口近年急剧猛增,已突破60亿大关。《路加福音》21:25中说,人们因海中波浪的响声,就惶惶不定,随着海啸、飓风的频频袭击,沿海的居民的确因海中波浪惶惶不定

 

G. 《圣经》中预言有一座城市,好似炸药的导火线,一触即发,它会引起一连串的事件发生,然后就是基督的再来。这座城市是哪个?耶路撒冷(以西结书 12:1-10 4:1-9 启示录 11:2)!圣经预言犹太圣殿将会重建(但以理书9:27 和马太福音24:15)。我所知道的是,以色列已经把圣殿设计好了,在耶路撒冷,正统的犹太教祭司正在学习如何主持犹太律法书规定的圣殿献祭仪式。甚至正在激烈讨论要不要把圣殿建在奥马尔清真寺(伊斯兰教的三大圣址之一)的北面。这些新闻的后面,你多少可以感受到以色列与阿拉伯邻国之间的紧张关系,焦点就是圣殿山。穆斯林强烈反对建殿,建造圣殿很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或称哈米吉多顿大战,或可能导致但以理书9:27中讲到的和平盟约敌基督会在大灾难的一七之半杀了出来。令我颤惊的是,2000多年前圣经上的预言,正出现在我们的热点新闻中。

 

H. 耶稣在《马太福音》24:22中讲到,如若他不再来,地上就不会有生命存留。你有没有意识到,当耶稣讲这些话的时候,地球上最厉害的兵器也就是罗马的双刃剑和弹弓而已。想想当今世界的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一旦释放,问问你自己:我们的世界还能存活多久?我们已经具备了顷刻间毁灭地球全部生命的能力。多弹头核炸弹的威力远远超过一次、二次世界大战所有国家用过的弹药总和。唯有耶稣的再来才能拯救我们。

 

I. 《启示录》 11:7-11说到,上帝的两个先知将在敌基督统治时被杀,全球各地的人都能看到他们的尸首。这怎么可能?《圣经》批评家常常拿此来取乐——直到卫星电视出现。

 

我还可以列出更多其它的惊人的预言,但这里我想让你明白的是,我们正生活在基督/弥赛亚再来前的末世。当你读那些《圣经》中的预言,特别是读《启示录》时,你会感到,要比2000多年前写下来时容易理解多了。我的关于这些预言如何应验的猜测,也许经验证是错误的,只有上帝知道。但很多预言,如以色列的复国,世界处于灭亡边缘等等,则是无可辩驳的。

 

我相信,那些漫长的世纪中被犹太教师当作寓言解释的《圣经》预言,将会在他们盼望已久的弥赛亚再临并建立国度的时候,一字不差地实现。圣经说犹太人要仰望那被钉的(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并且悲哀如同失去了独生子 以西结书12:10),上帝在他的教会和以色列人身上的工作还没有结束(罗马书 11:1-32)。

 

《帖撒罗尼迦前书》 4:16-17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我坚信所有这一切都指向一个无可逃避的事实——耶稣再来的日子近了。现在的问题是:你预备好了吗?

 

 

巴特·拉森  Bart Larson)曾任牧师、书店老板、摄影师,现为精神病院和临终关怀医院的院牧。酷爱写作。几年前曾与麦道卫(Josh McDowell)合作,出版过研究基督神性方面的书。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芝加哥大学从事科学研究。 校译者为董红梅:来自大陆,目前在芝加哥攻读博士学位,在教会中参与很多服事。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