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当枝子遇到根
2016/10/31 10:36:11
读者:1435
■翊媛
生命与信仰 总第18期 2010年6月  
 
 
 
  

 

 

当枝子遇到根

 

/翊媛

《生命与信仰》第18期  

 

假设:有一条没有根的葡萄枝子,品种低劣,却又不想枯干被当做垃圾烧掉。

 

问:如何让这条葡萄枝子永远存活并结出好果子?

 

答: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嫁接到一棵存活着并结出好果子的葡萄树上。

 

一、没有根的枝子

 

记得我还在小学的时候,爱好插花。但每次完成一个作品后,总是心中有些不安。看着这些花朵、枝子因为我个人喜爱的缘故被剪下,虽然可以欣赏一个礼拜左右,但眼睁睁看着美丽的花朵就这样枯萎了,原本当宝贝欣赏的花朵却只能扔进垃圾堆里。

 

那时候的我还小,偶尔看到一个黛玉葬花的镜头,不知是共鸣还是触景生情——黛玉是在葬花呢,还是在埋葬自己的感伤之情?

 

1988年出生的我,应该说这个物质条件相对不错的年代出生的孩子,怎会知愁滋味?但是物质真的能够带来心灵的慰藉与满足吗?

 

5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我被判给了母亲。离异时母亲没有要对方一分钱,她想靠着自己拼搏来养生。自从母亲千方百计要多赚钱起,多少的夜晚,还是小孩的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等母亲回来,可每次只能抱着件留有母亲香味的衣服,独自咽下眼泪,希望在梦中能见到母亲。

 

在上小学的短短6年中,从原本住在破旧的小房子到搬进了新的大房子,虽然物质的房子面积增大了,但对于我来说增大的是心灵的孤寂;从原本的普通学校,到后来转了3所名牌学校,虽然受教育的档次提高了,但对于我来说提高的是自欺与傲慢;从母亲身边的一个“干爸”到后来的一些簇拥者,虽然外在的物质增多了,但对于我来说增多的是心灵的空虚……

 

家庭,书本上用“温馨”来形容。虽然父母离异,我的家庭不“健全”,但是每当看到母亲身边正在“交往”的男人时,就认为“他”相当于我的父亲。直到我小学后半段时才知道,原来母亲是别人“健全”家庭的第三者。母亲因着人际关系的复杂、感情问题的纠葛,从美丽温柔变成了易怒暴躁,经济的改善并没有给母亲带来愉悦和平安,反而是更多的痛苦和眼泪。这致使我思考:人为什么活着?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最后进入坟墓吗?

 

校园,书本上用“纯真”来形容。小学,我就先后上了4所。基本上都是名校(其中有引进国外的“快乐教育法”的、也有传统“填鸭式教育”的)。就读的孩子们,在校有“资历深厚”千里挑一的名师、在家有“达官贵族”的显赫背景,按道理说,孩子们应该也是素质一流、思想崇高。可是我们接近“90后”的这一代孩子,有个不得不说的秘密:虽然表面上是“三好学生”,大人们都以为我们聪颖、善良,可是从小学一年级起,学校里的情书满天飞,同学之间勾心斗角、互相排挤、诽谤,根本不用人教。在人前伪装一下自己有多单纯、善良的作秀,早已运用的得心应手。再高档的教育(无论是轻松快乐的,还是中规中矩的方式)也无法扭转孩子们对罪恶的热衷。

 

我原以为,我的人生我做主,我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游刃有余,从小就打好“基础”,将来一定会成为佼佼者,因为我有优异的成绩,是男孩子们的焦点,是老师的得力助手。可是身体状况老是和我作对,致使我能炫耀的程度起伏不定,这也不得不迫使我在疼痛和无力中去思考,为什么我不能完全掌控我自己?连自己的肉体也无法掌控。渐渐发现,人生的意义似乎不是课本上写的那么简单……

 

每一天机械式的生活着,每一件事情似乎都在循环着,这种不知道人生意义的循环却似乎成为了生活依旧循环的意义。原本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的增多,可以学到让我心中解渴的知识,可是求知欲还未得着满足,生活就遇到了火上浇油。

 

当时,我仿佛就是那被剪下的无根的枝子,插在无生命的花篮中……

 

二、被折腾的枝子

 

2000年,股市大跌,原本想远离这个复杂社会的母亲,却成了这场股灾中的受害者。人永远不是孤立的,同样,我也成为了受害者——崩溃了的母亲的怒气朝我涌来。从那起,我和母亲之间的话语渐渐少了,因为一不小心说错话,在股票平稳时遭来“黑脸”,股票大跌时遭来“霹雳”。

 

母亲从小就继承传统迷信、烧香拜佛,自从搬了新家后,就特别布置一个房间专门供菩萨。母亲非但没有因佛教所谓的“净土”而释放,反而活得更累了,整个人神经兮兮的,供一个8500元的大佛还不够,凡是听人家说保佑人的菩萨都“请”来,厨房、阳台上到处都是,一个都不敢少、不敢得罪。每当逢年过节,我也因被家长洗脑,要盲目继承迷信的传统。不多久母亲又开始算命看风水,请了著名的风水大师到家里,希望能够时来运转。结果家里的装潢拆了好几次,直到现在破旧不堪的样子。不要说有好转了,反而是每况愈下,弄得家里乌烟瘴气。

 

当我在初一下半学期的时候,母亲特意到外地花了1800元给我改了一个名字,希望能藉着著名算命师让我的命运、身体好转。结果改了十几次名字,越改身体越差,还让我喝香灰水。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的身体实在很虚弱,到医院检查出患有心肌炎。

 

由于心肌炎,初二开始很少去学校上课。老师甚至让我休学一年,按当时的成绩情况估计,我连技校都考不取。直到我身体差到医生对母亲说,你是要女儿的生命还是要女儿的成绩的时候,母亲才开始不再对我要求那么严格了,也愿意退一步,劝我留一级。一向好强的我不愿服输,坚决不留级,母亲被我的不懈鼓舞,就更加积极地拜佛、拜法师,希望能够尽快改变我的命运。

 

当我初二升初三的暑假,母亲在算命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婆婆,介绍到一个庙里去,说那里的住持(即寺庙中的和尚负责人),是个活菩萨,求什么都很灵。当我见到那个住持时,他就说我身体状况很危险,但还好遇到他了,他可以帮我化解此劫。

 

回家后,这个住持就打电话给我们,让我认他做干爸。我又不了解他,凭什么让我叫他“干爸”。我不叫,那个住持就有点生气了。看着母亲和外婆那着急得都要哭了的样子,没有办法,我只好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我以为忍辱负重一下就算了,没想到那个住持得寸进尺,他让我直接叫他“爸”,还要大声。面对这样的耻辱,只好黯然一人舔着心灵的伤口……

 

由于股票的缘故家里的经济跌入了低谷,甚至欠了债。而那个住持对我们一家异常得好,甚至提出要和母亲成为“夫妻”。无奈之下母亲为了生存就和那个住持在一起了。母亲原本以为虽然面子上过不去,因为对方是个和尚,但是想到,说不定正是因为对方是个和尚,就可以对母亲一心一意、珍惜她。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当两人真的在一起后,母亲发现这个和尚非常花心,于是两人一直吵架,为了钱、为了外遇的事情,母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原本还有些志气的我,刚开始很反感这个住持的行为,但是时间长了,我却为着又过上了好多年没有过上的舒适生活,就开始有了贪心,觉得只要过得舒服,嘴上阿谀奉承也无所谓。甚至认为这是一个为了全家人的幸福而采取的小不忍则乱大谋的举措。实际上,我只不过给自己罪恶的意念贴上了一个美化的理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我初三的那年基本上都在家休养,通过网络请了很多大学生来做我的家教。至少有十来位试教过,其实基本上不是请来教课的,而是和他们做朋友,了解他们的大学生活。在那期间,我会跟着家教跑到大学去听课,提前体验了下大学生活。在那里似乎并没有老师、家长所描述的高等学府的脱俗气息,反而看到的是空虚、混沌的躯壳。

 

在初三中考前一个月,才正式请了个家教补了4个周末的课,就这样参加中考。没想到成绩达到了省重点的分数线,正因为超出老师的想象太多,提前报的学校没有报好,只能出钱去一所比较好的学校去读书。因为小学、初中我都是上的名牌学校,高中岂能落后?那个住持支付了上万元的入学赞助费,从那时起,我也不敢得罪他了。

 

我刚进高中的时候由于成绩突出,很快做了学生会副主席。原本想锻炼自己的能力,却发现学生之间的关系乃是勾心斗角、复杂社会的一个缩影,能力没有锻炼到,反倒成了一个没有原则的和事佬。

 

虽然我所读的初中、高中都是重点学校,可是校园中的实际状况和人们的期待却大相径庭。在初中的时候,就有家境富裕的女同学包养学校里的帅哥;在高中的时候,校园中的“堕胎”、“群殴”事件都不是新鲜事。整个营造的环境并没有“书山有路勤为径”的理念,学生们却有个深深的信念就是“笑贫不笑娼”、“英雄动手不动口”;而这一切,岂不正是家长行为、社会潜规则、媒体舆论所灌输的吗?若我们这一代孩子的这种价值观不彻底改变的话,现在社会上普遍看到的诈骗、剥削、淫乱、盗窃等犯罪现象,只会愈演愈烈……

 

高二刚开始的那阶段,我好奇地问一些步入社会的大学优等生,上大学和不上大学有什么区别呢?他们基本上都诚恳地告诉我,区别就是:在大学里学会了自学。

 

此时的我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从小到大,每当我想知道人生的意义时,总是被老师、家长搪塞、蒙蔽着,总是让我乖乖地排在他们后面,踏着前人的步伐,一步步迈向坟墓,因为到了坟墓我就没法提这样的问题了。

 

现实生活中,看着母亲和那住持天天为了金钱、女色而吵架的情形,我越来越不明白人在世上的努力是为了什么?人如果只是比动物高级一点、会制造工具的话,那为何还要讲道德伦理?难怪,“艳照门”“同性恋”“包二奶”已被社会渐渐接纳。若真的人死如灯灭,人们何必为着在这世上的所作所为负责任呢?难怪,哪天没看到杀人的新闻,反而觉得奇怪了。学校课本上,定义人活着的意义、价值就是在于对社会的贡献。课本上这样的定义只是给人一个短暂的盼望,并且这个定义也是相对的,不确定的。再者,这个地球早晚会变为无有,那人类曾经努力创造的价值岂不是只是在向空气打拳吗?而当一个人耗尽其应变对策,人们就会“神经崩溃”,其实垮的不是人的神经,而是其根基——对生命整体的展望。

 

那时,我心中仅存的一丝良知,与现实带给我的理念发生了强烈的冲击,我仿佛就是那无根的枝子、被折腾的枝子,可是我的心灵不想再折腾下去了。我要选择继续挣扎还是任凭良知死亡……

 

三、要寻根的枝子

 

那年,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太平间,一切都崩溃了,对生活失去了盼望。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每一天时间的流逝似乎在为我敲响丧钟,所以我想用死亡来结束良知的挣扎……

 

在那激烈挣扎阶段的某一天,我生病躺在床上,突然迸出个想法,觉得既然人生没有意义,为何不寻求点意义呢?于是和几个家教商量,准备组织一个献爱心的社团,我要做别人都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他们觉得这想法虽好,但我这个年龄要在社会上做这事是在妄想。

 

200511月份,异想天开的我在经历了大人们的一番嘲讽后,总算策划出了一个最保守的活动,就是帮公交公司发公交线路图、帮交警维持秩序,想把课本中、电视上看到的传统美德发扬一下。别看这个活动很简单,但预备工作所涉及的部门和复杂关系就让我一头雾水。虽然06年元旦那天,有十几个大学生参与,正常开展了。不过原本想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帮助别人,想看到课本中、媒体上所说的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可是那活动开始的短短几小时内,却让我看到了人们对于免费物品的贪婪、对条例的不屑。现实中无数的大人居然自己都不遵守交通规则,有的还带着小孩闯红灯过马路,竟敢用肉身与车子比,不顾自己及下一代的生命安危。小事都如此,那在大事上的教唆与犯法也不稀奇了。

 

这个活动让我很失望,于是我去找社会上、高等学府中的专业部门。原本以为专业人士总应该单纯地积极支持吧,可是现实社会的利益、人情世故等,更把我的这股初出牛犊不怕虎的勇气践踏得几乎荡然无存了。我想在大家都在提倡的乐于助人美德中找到活着的价值,可是当我踏上社会所遇到的,更多的是冷嘲热讽、隔岸观火、见风使舵,每个人都戴着面具虚假的活着,我想寻找人生意义的计划也随之渺茫了……

 

那时,仿佛我就是那枝知道自己即将枯干的枝子,但枝子还是想活……

 

四、当根找到枝子

 

20061月中旬是我最想放弃的时候。就在这时,我在组织大学生到养老院慰问的活动中认识了一位养老院的院长。当时我觉得这养老院像家一样,这可把母亲吓坏了,这么一个收养将要死亡的老人的地方怎么会像家呢?而我不顾母亲的阻拦,就是喜欢去养老院。

 

一天晚上院长约我讨论活动的事情,可是她没有直接跟我谈论活动,反而在关心我的病情。她告诉我有一位可以治好我的病、不要我一分钱的医生。可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问题,因为我当时认为即使有好的身体却不知道人生意义的话,那又有何用呢?

 

但她接着问我一句话:你知道是谁创造了宇宙万物、空气、雨露?谁是宇宙的主宰?听到这句话,我很惊讶,因为这正是我想知道的。我曾经在课本中、佛教中寻找过人是如何产生的并往哪里去,可是那些答案都是破绽百出。我一直在寻找人生的意义。起先接触的进化论,连达尔文自己都说那只是个假设,根本就没有“根”,我的生命怎能建立在一个假设上呢?再接触到的佛教,什么都是轮回、虚空,本质上和无神论差不多,也是没有“根”。最后接触到的民间迷信,更是大杂烩,凭着人们的喜好可以随时变动。可是当我听到只有一位创造主,是上帝创造了一切包括人、包括我,那上帝就是根时,我一下子开窍了。可是那天,母亲很生气,因为她信了30多年的佛教。

 

2006年的大年初一,那天正好是礼拜天,院长想带我和母亲去聚会。按照中国传统,大年初一是要在家里的,而那天我坚决要去聚会,母亲怕我上当受骗,只好无奈地陪我去。

 

五、救救枝子吧

 

从我刚相信真的有上帝起,我就劝母亲和那个住持分手,因为没有结婚证书而同居是犯罪的行为,是圣洁的上帝所厌恶的。再者,我希望母亲能早点信主,不要再拜偶像,不要再出卖自己的身心灵。其实母亲早就想分手了,但是为了钱、为了养家,又不舍得分手。那时,母亲处在徘徊中……

 

06年的大年初五,那个住持要接我和母亲去他老家拜年。而我已坚决不再喊他“爸”,并告诉他,我只有一个天父。当时那个住持像是发疯了一样,他要砸家,而我的家人非但没有赞同母亲和这个住持断绝不正当关系,反而帮着住持说话,不停地骂我。不一会儿,那个住持就开始砸东西……

 

当时我不住地祷告,祈求神显个神迹搭救我。脑子里开始想象着各种神奇的场景,可是一个都没有成真。没有从天降火,他们也没有突然晕倒。当时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还在我面前张牙舞爪,但看着他们说要打我,却不敢碰我,心中依然满怀感恩。那个住持发现硬的一套我不吃,就开始用软的,用物质引诱我们。他说只要我还认他为爸,他就把所有的钱都交给我们,至少上百万。当时我并没有妥协,于是那个住持就去搬他花钱买的东西,要求我们还给他最起码10万元,母亲开始动摇了……

 

那天没有奇异事情发生,当时觉得说不定是神让我表心志吧,“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已想到这个地步了。那天眼睁睁地看着母亲被那住持带走了,圣经被他们找出来烧掉了,如同在烫烧我的心。明明他们在做错误的事情,反倒他们很有理似的。难道人为了生存就要不择手段,去犯罪吗?难道离开罪恶反而要被瞧不起吗?突然觉得人心好狠毒,即使是骨肉亲人的爱也是有限的……

 

母亲打来电话,不放心我。电话中只听到那个住持在旁边说,只要我重新叫他“爸”,发生的一切事情就不算账。母亲求我就叫一声吧,只要一声就可以平息一切。虽然在家中的时候,我显得一点也不怕,但是当隔着电话时,心中反而有些惧怕、犹豫了。在电话那头听到那个住持忍不住又要发火了,我怕母亲受伤,就压低声音喊了一声“爸”,结果没想到,他又得寸进尺了,要求我大声喊他。此时我想起了刚认识他时候也是这样的情景,我不再犹豫,直接把电话挂断,绝不能让步!我不顾家里的反对,跑到养老院的院长那里。

 

那天院长跟我说了一个故事。有一个女的,信佛的。她的父母都得了很严重的病,而家里已经没钱医治了,于是她就卖身赚钱为她父母看病。她问我这样做对吗?此时我只有涌出来的眼泪作为答案。院长说这样做听上去感觉这个女的很孝顺,其实这样做是错误的,用罪恶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只会越陷越深,救不了别人也救不了自己。我的脑海里反映出来的就是这些年来的画面,我们一家都走错了……院长继续与我谈心,我跟她说了家中的遭遇。院长立刻拉着我说,我们为你母亲祷告,相信上帝一定会帮助你们一家的。

 

晚上,母亲又打电话来,我此时哭着嚷着只有一句话,“妈妈快回来!”我真不知道她在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好怕。母亲也无奈地说不能回来,因为回来以后,我们将会失去所有,那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呢?听着这些话,我很气愤地说,你不回来,你就会失去我。母亲很爱我,她没办法,答应明天回来。

 

辗转难眠的一夜过去了,充满希望的第二天终于来到了,母亲真的回来了。那个住持来把电脑等他买的东西拿走了,并且说要跟我们打官司。当时我只想着,神听我的祷告了,母亲平安地回来了就好。(事后母亲告诉我,被带去乡下的那个晚上,那个住持一直说,你们那个神厉害。因为那个住持的头一直痛,他想对母亲做些什么时,头就越来越痛,后来没办法,一大早就把母亲送回来了。)

 

这一大震动过后,还有余震不断。那个住持先是要把我告上法庭,然后说要到我学校去闹,让全校人都知道。后来他看我还不妥协,就说要把我家烧了。

 

0635月期间,母亲一直很踌躇。因为此时家里已经没什么积蓄了,而母亲身体虚弱,不能在外面操劳,加上她又讨厌这个肮脏的社会。当时我只能站起来,跟母亲说,不怕,即使让我去打工也可以,苦一点没关系,就是别再在罪恶中了。

 

当时母亲还没真信主,她让我别管她,为了这个家,即使她下地狱都可以。后来她还说做了一个梦,她是可以边信主边和那个住持在一起的。当时的我还没有仔细读过圣经,对于母亲的梦我也以为说不定是真的,不过还好我没有听信这个梦。现在想来真是危险,圣经上面真理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

 

那时我像个警察一般,整天盯着母亲,查电话记录等,一旦听到母亲有意要和住持和好,就准备收拾行李离家出走。每一次母亲都被我要离家出走而吓住,可是她心里并没有立下决心离开罪恶。

 

六、枝子要嫁接

 

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勇敢、正义。可是经历过神这样的恩典,并不代表我已经重生了,因为我还没有清楚自己是个败坏无能的罪人、唯有耶稣基督是我的主。

 

上帝爱我、让我认识他,让我脱离罪恶的网罗,尝到主恩的滋味。可是上帝爱我,爱到了不愿意让我停留在原地,上帝要让我真正嫁接到“真葡萄”树上、重生见神的国。

 

看到我努力地与罪恶对抗,母亲实在承受不了压力,就把我送回学校。母亲在离开学校之前说,她要自杀,已经活不下去了。哀莫大于心死,我没有说一句话,看着她离开了学校。

 

我跪在宿舍里,很绝望地向神发出呐喊。我已经支撑不住了,如果再多一次,哪怕一点点的小考验,我就要彻底崩溃、妥协了。因为如果母亲死了,我就会内疚一辈子。这是我第一次真心承认自己的无能,清楚地认识到,甚至连自己认为的聪明办法也只是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在神的面前,我想靠自己聪明才智的心彻底被打碎了,只有把这一切交给神……

 

母亲回到家后,不出所料又和那个住持联系了。结果这次的对话内容发生了质的变化。原本住持一直诓哄母亲,说以后会尽心地对她好。可是这一次,母亲以为撇开我这个障碍,可以和住持缓解一下了,没想到那个住持居然开始说赖皮的话,并且被母亲发现他又在花心了。

 

母亲想依赖男人而生存的想法彻底破碎了。母亲决定,彻底撇弃罪恶,要跟随真理。紧接着更没想到的是,那个住持说不跟我斗了,也不打官司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愣住了。母亲说这段时间,一直有个念头在她的脑海里。以往她没信主时,一直想追求真理,以为自己很正直。可是这次,一个强烈的念头告诉她,真理的路只有一条,现在就在你面前。其实,越拒绝真理,越不愿意悔改的时候,人越是活得痛苦,因为我们如同没有根的枝子,靠着残余的一点水分拼命挣扎,却不知这样的挣扎正加速自己的死亡速度。

 

这场大争战结束后,原本家中拜偶像的那个房间,也靠主清理干净,把偶像都扔掉了。有人说从佛教转信其它的会遭咒诅,但这都是魔鬼的谎言。当你信靠独一真神时,还怕偶像?我和母亲终于能安心地敬拜神了。经济方面我们靠着主,投资盈利的钱不多不少,正好够我们平时的开销。

 

在一次主日礼拜中,一位弟兄问有没有人愿意做决志祷告,愿意一生一世跟随主。其实全备的福音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想到神给了我们一家那么大的恩典,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回报。于是我就站起来了,这一站,泪水如水坝开了闸……

 

我在祷告中说:我是个败坏的罪人,靠自己根本无法洗净、救赎自己,唯有信靠道成肉身的上帝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无罪的祂被钉于十字架上,替我受了刑罚,担当了我一切的罪,让我与神和好,从今往后,活着就为主而活……

 

过往,我总是认为自己很善良,总是别人伤害我,觉得上帝拣选我、拯救我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很好。人不容易认罪,真心认罪就更难了,因为人与人相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我们面对绝对圣洁的神时,就会知道自己是罪人。当我开口认罪祷告时,过去的罪恶都成了一幅幅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过去心中的邪情私欲都成了一封封控告书,原来我一直在亏缺、抢夺神的荣耀。我突然明白,我能够被主拯救,不是因为我良善,而是主怜悯我,藉着这些让人感到厌倦、丑恶的环境逼得我只能拉住主,若是在一个风平浪静、光鲜亮丽的生活环境中的话,估计我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一个需要神拯救的罪人。

 

当祷告说到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时,心中不禁感到沉重无比,虽然耶稣基督救赎了我,控告书都被销毁,让我能够脱离罪恶、被释放得自由,但是我的心里却既高兴又沉重。高兴的是我的罪被洗净,终于能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了,沉重的是耶稣基督竟然为了我的罪担当了如此重大的刑罚,神太爱我了。当祷告说到从今往后愿意跟从主,为主而活时,我的心激动不已,深深地确知,如此厚大的恩典岂能够忘恩负义呢?既然明白是神给我的生命,那我为主而活乃是理所当然,荣耀神亦是我一生的意义。

 

七、枝子活了

 

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约翰福音154-6

 

信主了,我是有福的人!我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信主前,我和母亲都有种遁世的想法,觉得世界上的考验如同烈日一般,要把我们烤干、熔化。可是信主后,我们开始认识到致使我们死亡的罪魁不是烈日,而是我们自己的心刚硬不愿意来到神面前。一棵没有源源不断的活水供应的树,靠着自己残余的一些水分当然只会枯干、死亡。但是一棵栽在溪水旁边的树,这烈日对它来说反而是祝福,使得这树的果子能够更加的甘甜。而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活水的,只有自有永有的耶和华神。如诗篇1:3所说,“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

 

信主前,我认为自己一切的想法、动机都是美善的。即使犯了错,也会把责任都推卸给别人,一切的错都是别人使我犯的,而我只是一个受害者。过去认为是美善的举措而现在却发现是不单纯的动机,我有罪人天生就有的本领,就是给罪恶的念头加上一件光彩的外衣。有人说孩子没有罪,其实那只是掩盖不愿意承认和面对罪。可是当耶稣基督再来时,每个人都没有借口推卸责任,都要受审判,包括心思意念。

 

信主前,我很追求名誉、特殊的经历和感受。刚开始信主的时候,我还是有很多错误的观点,读经也是断章取义。罪人的天生本领还残留,当时由于在组织公益社团,于是就想要更大的名声,觉得这样才好荣耀神。实际上这只不过是给自己的私欲加上了属灵的外衣,把神当成了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奴仆”。同时,还残留了过去拜偶像的错误想法,觉得如果有些奇事发生在我身上,就代表我非同一般,当时的我追求特殊经历。但重生后的基督徒,有真理的圣灵在我们里面,会引导我们认识真理。圣灵会藉着圣经上的话语劝诫我,心中过去拜偶像的遗留概念被渐渐地剔除,也越来越愿意随时根据圣经的教导来纠正我过去错误。圣灵帮助我谦卑地在神面前,认识自己的本位,也不再追求脱离圣经教导的东西。

 

通过全面的读圣经,越来越清楚知道神创造我们的旨意,并且有圣灵在我心中做工。当我有不好的心思意念,想夸耀自己、作假时,圣灵就会在心里提醒我,让我悔改;当我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时,圣灵也会感动我去帮助别人、给别人传福音;当我想恨人、论断人时,圣灵就会在心中用圣经的话语劝诫我,让我不要抢夺神的审判主权;当我伤心难过时,圣灵就会藉着圣经上充满能力的话语安慰我。

 

重生后的我,每一天都在被神更新,虽然我还会做错事,但是神是真实的,祂会管教我,不断地改变我,让我追求过合神心意的生活,过一个付上代价的生活。因为一个罪人要过成圣的生活乃是一个质的改变,必然需要付上代价,时刻都需要把老我钉死。但这不是让人痛苦的“约束”,因为唯有行在主的教导中,我们才会真正的感受到在义中的释放与自由。

 

虽然我还会遇到困难、挫折,但我并不会枯干、死亡,因为我已经是那嫁接到真葡萄树上的枝子,主是我唯一的满足、永恒的盼望!

 

邀请函

 

18岁,可以说是人心智的一个转折点,学校里会举办专门的成人仪式。我参加过3次,第1次是我作为一名参加宣誓者,还有2次是我组织承办,看着学生们宣誓。学校历年来办成人仪式的目的是想让学生们明白,自己已经是个成人,拥有义务和责任。

 

当我作为一名宣誓者时,这些坚定有力的宣誓,如同泼出去的水,一眨眼就不见了。

 

当我作为一名承办活动者时,看着这些学生们铿锵的宣誓,不禁为他们深深地担忧。

 

今年,2010年,富士康在华的工厂,已经有13名自杀者,年龄基本在20岁左右。难道是缺乏“义务”和“责任”的教导吗?富士康工厂不缺乏企业文化,甚至在工厂的台阶上都贴有一句句激励人心的话语。大家都在找这些年轻人自杀的原因,其实,作为同龄人都知道每个自杀者的共性——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盼望。既然所接受的教育认为人死如灯灭,那么自杀者何必不选择一了百了呢?无神论的教育体系越牢固,自杀者选择死亡的决心就越坚定。

 

18岁那年,我也曾经徘徊过,也曾经差点成为了实践“无神论”的牺牲者。

 

然而,18岁那年,上帝给我发出了一封邀请函。上帝告诉我,纵然我没有健全的家庭、没有可炫耀的文凭、没有崇高的精神……纵然我什么也没有,但上帝告诉我,有个地方在等我回家。创造我的上帝,祂爱我这个卑贱的人,祂一直在为我预备盛宴等我回家……

 

亲爱的朋友,在这个昙花一现的世界中,形形色色、迷人眼的事物太多了,但这些都会过去、都会成为腐朽。我们也是一样,世上有什么东西是属于我们的?或许有人说坟墓是属于我们的,但是就连你将来的那个坟墓,没多久就会成为其他人的居住地了。那我们何必为着这些必然会腐朽的东西而忽视我们不会归于无有的灵魂呢?在世那么短的日子,我们会为着会腐朽的肉体奔波劳累,为什么不安静下来面对一下自己不死的灵魂呢?

 

您还在为不信主找借口吗?如果我说用望远镜来观察细胞,用显微镜眺望星空,然后说:我看不见细胞,所以细胞不存在;我看不见星星,所以星星不存在。那您一定会嘲笑我,因为我用错了工具。可是,朋友您知道吗?您或许会说您感觉不到神的爱,所以不信。其实,您在认识神的过程中也用错了工具。人感觉不到神,是因为人们使用的是“自以为是”这个骄傲的工具。

 

自从我的母亲放下“自以为是”后,不再为自己找借口时,她就真的经历、感受到神的丰盛恩典。我为我的母亲感到欣慰,在她身上我看到了神把祂的子民从罪恶网罗中救拔出来的大能,我也相信,若您愿意信靠耶稣基督,这样的大能必会在您身上彰显出来。

 

亲爱的朋友,无论您处在哪个年龄阶段,愿您也能像我一样接受上帝的邀请,愿今天就成为您生命的转折点。上帝像一位等候浪子归家的父亲,正在等您回到他恩典的怀抱呢!巴不得您现在就回应上帝、信靠上帝!

 

翊媛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