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主为我钉十架,我为主做什么?
——一个罪人的蒙恩见证
2018/11/4 16:46:28
读者:1233
■周承

见证:被耶稣改变了的生命

生命与信仰 总第18期 2010年6月

 
 
 

主为我钉十架,我为主做什么?

——一个罪人的蒙恩见证

 

文/周承

《生命与信仰》第18期

 

 

一、罪中的我

 

我自小生活在一个蒙神看顾的基督徒家庭。奶奶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爸爸也曾是个火热过的教会同工,但后来离开主去经商了。可能是独生子女的缘故吧,我在这个幸福的家庭中饱受着父母的关爱。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看见这个家庭不和睦的一面。父母亲经常吵架,这使我的心灵深受影响。后来,一件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十四岁那一年,我的父母离婚了。离婚后母亲去了法国,父亲娶了另一个女人为妻。一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留下了一个孤独可怜的我。

 

那时我恨透了我的父母。这件事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个深深的创伤。后来每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父母相伴、关爱、保护、称赞及鼓励,我幼小的心灵就会再次受到创伤,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奢望。从此我就立定心志要自己出头,自己给自己安慰,自己保护自己。因父母的离婚及无人看管,对我的学业影响很大。因此就在念初中二年级的那一年我就辍学了。不但学业荒废了,因父母远离神使得家庭破碎,也没有人在信仰上对我有任何的教导,我彻底地成了一个基督徒家庭中的无神论者。不但自己不信,还讥笑我奶奶与在我家中聚会的人,经常嘲笑他们对上帝的信仰,认为他们的信仰是愚昧、无知与落后的。我不时还会捉弄我奶奶,在她吃饭前祷告时,把她的饭拿走,说:“如果你的上帝是全知的,你就让上帝告诉你饭在哪里吧。”还有一次当着奶奶的面给她唱与佛教有关的歌曲,气得她骂我是撒但叫我滚出去,当时我连撒但是什么都不知道,反正知道是针对我讲的,我见奶奶如此生气也就出去了。之后有一次我又去对奶奶说:“你去信什么耶稣,是不是那些人想骗你的钱?”我奶奶很认真地对我说:“我很清楚信耶稣是为什么。因为人信耶稣可以得永生,将来是有天堂和地狱的。”

 

当时我听了奶奶所讲的,越想越觉得离谱,心想这种东西只有奶奶这种文盲被那些所谓信耶稣的人欺骗了才会信的。我当时回答奶奶一句话(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说:“你去你的天堂,我去我的地狱!”可惜现在奶奶不能见到我悔改、又作了全职传道人,不然她不知该有多高兴啊!相信我今天的悔改,离不开奶奶当时的代祷。

 

当时我就自认为信耶稣这辈子都会与我无关的。从此我就踏上罪人生活的道路。你想一个没有信仰、父母离婚、初二就辍学的年轻人,一个心灵与现实生活都很悲惨的人,他会过怎样的生活?

 

辍学以后我来到父亲开办的灯具厂工作,那时才十五岁就做了一名少年工,聪明的我不但做生意的头脑和胆量都很出众(做什么都能独当一面),也不忘继续学习与看书。在父亲的厂里从91年一直做到95年,一个商人应当拥有的我都拥有了。十几岁的小孩做生意真的不比几十岁的人差。那时自己都很佩服自己,可能也是没父母疼爱而早熟的缘故吧。这从当时的业绩就可以反应出来。因此商界的一切罪恶我都学会了,生活也腐化了,败坏成为一个十足的罪人,烟、酒、赌、嫖样样都会。彻底成为一个花钱如流水,生活像污水的一个可耻的人。也因继母的原因跟父亲的关系越来越恶化,因为他们赚了钱也不给我,甚至对我更加苛刻,我就越发恨他们。

 

后来我把这些气都往钱上撒,便开始过着乱花钱的生活。后来对商场的经营已是无精打采,好端端的生意就这样每况愈下,而我是只知道乱花钱。没多久一个像样的企业从盈利几十万变成亏损几十万。所以我再也做不下去,就结束苦心经营了多年的事业关门回家了。

 

回到家中父亲当然没有好脸色了。但我心想正是因为你们我才灰心失望、才乱花钱把企业吃光当净的。本来就很生气了,父亲还这样对我,使我彻底绝望了。我就决定与父亲断绝父子关系,透过我妈妈的纸条跟爸爸说,我决定要跟妈妈了。后来我就拿了我父亲十八万元现金,就这样离开了父亲的面(我的经历实在就是路加福音中那个浪子的经历)。

 

十八岁的我拿着十八万元的现金过着单身的生活。那时候十八万可以买一幢房子还会剩很多,拿着这些钱也是想闯一番事业的,可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成功。后来就灰心丧气什么也不想做了,问自己有钱又有什么意思?每天就花天酒地独自享乐,醉生梦死过着虚空的生活。一年多的时间里不知不觉中就用尽了这十八万元。后来还想过自杀,但是一种思想告诉我死了对得起父母吗?后来就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慢慢随着时间的流逝,钱花光了,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在亲戚家轮流着住。这样也常常被他们厌恶说我没用,当然我的内心不知道有多痛苦。97年的那一年真是难熬的一年,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到处流浪,苦不堪言。后来就在一亲戚家打工度日。到了98年的春节过后我人生最大的转机出现了,也就是我从前认为是愚蠢的耶稣改变了我。

 

二、蒙恩重生的我

 

记得1998年春节后的一个晚上,我因为在外面太迟了不便回别人家住,就决定一个人在外面逛一夜。不知不觉中就逛到自己的家门口附近,然而凭我这种个性就是饿死在街头都不会回家求父亲的,我也深知父亲的这种性格他不会接纳我的(不过父亲已在1997年悔改重新回到主的面前了,而当时我不知道)。

 

当时不知为什么,连我自己都莫名其妙,内心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催促我打电话回家。我却始终不想往家打电话。一个是自己决不要这样做,另一个是知道父亲肯定不会同意。就算父亲同意,继母也不会同意。最终还是不想打。然而内心的催促却越来越强烈,后来没办法就对自己说用扔硬币来决定打还是不打。

 

扔了一次后是要打。我说不算。后来连扔了三次都是如此。没办法我就说这是天意。我就在公用的电话亭中往家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我的父亲。后来我们足足谈了半个多钟头。起先谈得还不是很愉快差点就再次决裂了。不过后来还不错,我就回到了久违的家。父亲同意我回家,不过要有条件:我必须要信耶稣。他给我考虑一个礼拜,如不行就不许我回家。我最不喜欢别人用条件威胁我,基本上这样的问题我通常都会拒绝的,可那次却没有。

 

那一个礼拜我很挣扎,时常做的事就是睡觉与买烟抽。可是后来也没有退路,就跟着爸爸去聚会。那时是培灵聚会最多的时候,每天几乎都有。可是我去聚会就像看戏一样,观察着聚会的每一个地方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受不了了就出去抽一支烟再回来。记得再回会场的时候,聚会已经结束了,大家都在祷告。爸爸也叫我跪下祷告,可是我什么也不懂。我的舅婆过来为我祷告,说上帝啊你光照他。可是我不懂就抬头看哪里有光?那一次的聚会也在我这样的疑问中结束了。

 

后来回到家我还是什么都不懂,那时也快一个礼拜了,爸爸就问我你到底信不信耶稣。我就说我信啊,我还说我一直都信啊。爸爸还把圣经拿过来给我看罗马书第一章,问我这些罪你有吗?我说我都有。你承认你是个罪人吗?我说是的。(不过当时我发现好像不是我自己在回答,而是心中有一股力量在替我说一样)。爸爸就接着说,所以你就需要耶稣来救你。

 

第二天又去另外一个教会参加培灵会。那一次我彻底痛苦懊悔在神前,后来还向父亲与继母认了错。之后再一次就是在我现在所在的教会开培灵会,相信是那一次圣灵重生了我。我在聚会中看见自己有很多的罪,一样样地认,整个人哭得像泪人。之后整个人被圣灵充满,内心无比喜乐。聚会结束,出了会场,我发现一切与进会场时发生了本质的改变。看见这个世界好像被更新了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每一个人都很漂亮都很可爱。自从那一刻我就与主有了亲密的关系,灵命飞速成长,非常渴慕神的话,并积极参加教会的各样形式的聚会。神也开我的心窍让我很快明白许多的真理,与基督徒的处世为人方式。从此我决定要与主同钉十字架,并受洗归入基督一生为主而活,荣神益人。

 

三、蒙召服事的我

 

在重生不久后的一次个人祈祷中,发现自己与主特别亲密并流了许多感恩的眼泪,并发现我的内心有一个意念与感动久久不能离去;不顺服这个感动内心就不能平安,也不能结束祷告。因此就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形下,心想可能是主在呼召我事奉(在一些聚会中听过),就举手在主面前祷告奉献了自己,这时内心才觉平安喜乐并能结束祷告。祷告结束后心里面一个强烈的意念告诉我,主呼召我奉献自己来事奉祂,但我当时却不懂是什么意思。

 

后来就把这个经历告诉一个人,神却借着他对我说,神要使用你,要你一生奉献给祂使用。那我就问什么是奉献?他很通俗地告诉我,“奉献就是不能赚钱,单单服事主”。我一听吓一跳,不赚钱吃什么?以后如何过日子?我马上就跑回家祷告上帝说这个不行,不赚钱如何活得下去。人要吃饭,购物、结婚、养孩子等等都需要钱,其实人一睁开眼就要用到钱。我真的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对神说刚才那个祷告不算,那是在我不明白的时候说的,在不明白的时候举手奉献的。我内心有一种被神欺骗的感觉。

 

不过我后来跪下后,神就继续像先前那样地感动我,甚至比先前更厉害、更迫切的感动。在我内心好像听到:“你要不要奉献你的一生,背十字架来跟从我、服事我、荣耀我?”我内心一边挣扎,眼里一边流泪;不久一幅图画彻底地征服了我。我好像被带到主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仿佛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幅主钉十架的图画,我就站在下面看见主为我的罪恶受苦,因此我的眼泪像泉源一样地涌流,整个人都破碎了。

 

主为我钉十字架,我能为主做什么?此时,我整个人已哭成一个泪人,并被主的恩典全然包围。我就对主说:你为我死都愿意,我怎能不服事你呢?至此,我真地彻底降服了,再一次甘愿地、真诚地举手把自己献在主的手中,随主使用(这一次的奉献是我一生的奉献,直到今日没有后悔与退缩)。

 

自从那天起就很清楚神呼召我一生走上全职事奉的道路,也是十字架受苦的道路。内心知道这是一条不容易走的道路,但还是很甘愿地去走,因为主的爱激励我。

 

记得从1998年3月信主重生到5月蒙召事奉神后,便开始了属灵的生活,并参加教会事奉。那时非常渴慕神的话语,听道非常有滋味。除了参加教会的主日敬拜、小组祷告与查经,也参与探访,还经常参加各类培灵聚会。总之那段时间非常渴慕与追求。记得有一次聚会完了还不过瘾,就问一个年长的姊妹一个礼拜如何才能每天都有聚会(因为教会正常情况一个礼拜只有三次聚会),听得旁边许多人都乐了,他们都为我感谢上帝。

 

如此聚会约持续三个月,到了98年7月的一天晚上,上帝借着祂的仆人来到我家,邀请我去他们那里的灵修班,来装备自己为神所用。当时大家就一同祷告,清楚是神的旨意,第二天我就整理行李就到山上去了。

 

刚到山上灵修不久,就发生一喜一忧两件事。喜的是在98年8月15日那天接受了盼望已久的洗礼,正式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忧的是在我刚信主不久,上山灵修装备自己,我家的房子被火烧了,而且只烧我的东西。但感谢神靠着上帝胜过了。

 

1999年7月就从灵修班回到自己的母会,随即被正式接纳为传道人。不知不觉时间进入了2000年的年末,在一次去外地事奉工作期间遇到一位韩国的宣教士,他来中国开办神学班,当时是第一届。我就在2001年初到这个神学训练班接受了半年的训练。这半年的学习对自己帮助很大,无论是圣经知识,还是神学知识及灵命塑造等各方面,我都有质的飞跃。

 

在2001年末至2002年初,神借着一件事情叫我看到大学生福音工作的重要性。原先在教会很热心爱主的弟兄姊妹,出去读四年大学后回来,许多人信仰失落跟非基督徒没有差别,甚至有些犯罪没有教会惩治。我看见就很伤心,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教会为什么只能惩罚不能先去关怀预防他们犯罪。那时我就开始关怀大学生这个群体。神就把这个负担放在我里面,我从那时开始常常跑校园关怀大学生基督徒。靠着神的恩典,经过一段时间的事奉,大学生工作初见成效。教会长辈也开始关注此项事工,许多大学生悔改信主。

 

从我重生得救并事奉主以来,我的生活每一天都充满了来自神的平安喜乐。这都是神的恩典。我知道在当今这个令人迷惘困惑的时代里,还有许多年轻人像当年的我一样,因为家庭的破碎而受伤,因为找不到方向而四处流浪,因为不知道生命的意义而自暴自弃­……。朋友,若你正处在这样的困境中,请你相信耶稣基督是你唯一的帮助,唯有祂能够救你脱离罪,脱离黑暗,脱离死亡;唯有祂能够赐给你一个新生命,欢喜快乐,充满平安的新生命。朋友,结束在外漂流的日子,回转过来,像浪子一样回家吧,天父上帝在等待你!

 

周承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