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死地乐歌(散文)
2016/8/10 12:10:18
读者:2473
■新民
生命与信仰 总第18期 2010年6月
 
 
 
  一
 
  被告知还能在地上活多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昨天夜里,长岛的石溪医院手术后的恢复室。我与流过不少泪的妻子站在她表弟喻弟兄身边,把一小时前医生告诉我们关于他的不祥消息转告给他。他患了第四期(也就是最严重)的胆管癌,而且周围有转移的迹象,等活检结果最后的确证。他躺在病床上,平静地问,还有多久?妻子告诉他,医生说不治疗的话大约半年到九个月,化疗的话一两年吧。我补充说,最多也许五年。好像这样说能够稍微安慰一下这个三周前第一次做爸爸的三十五岁男子汉。我甚至把一个如今在神学院教书的某华人医生的故事讲给他听(该医生曾在一个犹太人为主的医院当上院长,但后来患上癌症,开腔手术时发现早先的癌症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他决定向上帝还愿,全时间奉献传道)。
 
  我们再一次为他祷告,把这个中午刚刚由当地王西门老牧师在病房施洗归入基督的弟兄交给掌管他生命的主。他是去年由内弟带去北京某家庭教会信主的,病中表示希望尽快受洗。回来的路上,我们顺路去探望他的妻女。看着那位可爱的不满月的小安吉琳娜,天真地趴在我妻子的肩头,闪动一双有神的眼楮,一种莫名的惆怅从我心底油然而生。她也许在爸爸离开前学会喊爸爸,但爸爸恐怕难以带她一蹦一跳地去公园玩,去上学,去打球,去看卡通片,去参加生日聚会,去教堂礼拜,更不用说看见她长成一个窈窕少女,又送嫁给未来的女婿,抱孙子或孙女,踏园内的青草,闻林间的鸟语,看风中的花蝶,沐云后的骄阳,笑湖里的满月,享尽天伦之乐。
 
  我按照预先的计划和心中的感动,邀请小安吉琳娜的母亲,她是否现在就愿意接受主耶稣,把自己未来的一生交给主来带领。她肯定地说愿意。我妻子抱着小安吉琳娜,站在一起,我带领她在午夜来到前决志祷告,接受主耶稣,做天父的归家孩子。
 
  在人生最困难的处境中,两个人都回归上帝的怀抱。这,应该是不幸中的万幸,苦难里的祝福。
 
  死亡,的确是人类共同的最大的最后的仇敌,它既不分贫贱富贵,也不分男女老少。它通知人生命到期的时候,是何等的让人无法消化;除非,有吞灭死亡的永恒生命之主让人在死荫之地起死回生。然而,当人与生命之主同行时,死亡被征服了。这,应该是人世间最令人振奋的绝好消息。
 
 
 
  二
 
  今天与两位爱心姊妹一起去看喻弟兄和他的妻女回来(喻弟兄和他的妻女分别住在不同的医院里),打电话给他的妻子王姊妹汇报他的现状。王姊妹告诉我,他在电话中给她唱了一首自编的喜乐歌曲,并说他不久将去天国。我的心里立刻为这个刚受洗的主内弟兄涌出对上帝的无限感恩。
 
  是的,他的情形其实并不令人乐观。继上周确诊他患有不治之症(扩散了的晚期胆管癌)后,本来他在本周一要开始化疗的,但他周一出现发烧,周二发现败血症,心跳急速,血压剧降,生命危在旦夕。经过昨夜一番急救,他暂时脱离死亡。我们一行三人,在纽约石溪医院17楼的病房里,看见他虽然呼吸短促,但情绪平稳,面容柔和,谈吐相当自如,我们倍受鼓舞。在一位印度裔年轻男大夫和白人女实习生主动过来介绍他昨天的病情后,他主动拉起我的手,邀请我们为他祷告。我们手牵手,向那位让人夜间歌唱的上帝祈祷。我们走后,喻弟兄显然受圣灵感动,用自编的乐歌在电话中唱给他的妻子听。他的妻子深觉他能如此笑傲死亡,实在不可思议。是的,上帝正是那位让人视死如归、使人夜间歌唱的主。
 
  我向喻弟兄建议,可以将他的病情尽快而逐步告诉他年迈的父母,让老人家有时间消化不祥的消息,并有机会通过越洋电话甚至视频与他建立必要的沟通,也好通过当地教会的传道人与弟兄姊妹帮助老人家度过难关。弟兄欣然同意。此前他觉得不必惊动父母,免得他们伤心太甚。他这样替老人着想,诚然也是发乎一片赤子之心。
 
  弟兄还特别问,他是否需要找一位神父告解(他刚信主,大概以前从电影中看到过人们找神父忏悔的画面),承认自己一切的罪。我鼓励他行使天国祭司的权柄,亲自来到上帝面前,向上帝认他从小到大所有可以回忆起来的罪,让人神之间的唯一中保耶稣基督,替他赎罪。我们为他在上帝面前的认罪诚意深受感动,愿主耶稣的宝血洗净我们弟兄的罪,洁白如雪。
 
  本楼负总责的主治医生,一位印度裔女大夫,进来进一步介绍他的病情与治疗方案,说他未来两三周内,需要继续接受两味强力抗生素静脉注射治疗,以期完全彻底干净消灭血液里的细菌,之后看情形决定是否开始迟到的化疗。她提醒我们,由于胆管的完全堵塞(虽然已经装有两个导管引流),细菌重新感染的机会无法排除。她表示医院愿意出具证明,方便他父母申请来美探亲。她带来的消息并不十分令人鼓舞。我们把医生的话如实转告给弟兄。
 
  我们去看喻弟兄前,顺路看望了他刚满月的女儿和坐完月子的妻子。小安吉琳娜因为细菌感染和咳嗽而住进另外一所医院。当之无愧的英雄母亲,就是王姊妹,在一旁守护照看。赶到喻弟兄那里,他要求我跟妻子成为他女儿的干爹干妈(也就是西方的教父教母),帮助他女儿长大成为敬畏上帝的人。我一口答应下来。回到家,妻子也表示义不容辞。
 
  喻弟兄跟他妻子几天前曾商量是否将自己的全部家产奉献给教会和慈善机构。我今天劝弟兄以支持妻女生活为重,可酌情按什一奉献原则分配家产。但我的心里已感无限安慰,躺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完全奉献为主的新生基督徒。他已经明白生命的真实目的,可谓死而无憾。
 
  死荫的幽谷,正升起凯旋得胜前的高歌,送给每一个暂时活着的你我。
 
 
  新民     来自中国大陆,从事科学研究,现居美国东部。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