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活在希望之中(散文)
2016/10/26 16:22:05
读者:3243
■李相宜

生命与信仰 总第21期 2011年10月

 

 

1

 

当我说—大声或者小声的说:亲爱的,请求你,仍要活在希望当中,请求你仍旧相信良善,相信美好,请求你仍要活在希望当中。但我的心里隐隐的开始感到痛楚,并且这痛楚越发的深沉。

我去找寻希望了,我来了,我的生命呱呱坠地了,我的母亲怀胎孕育了我,我相信我的生命不是一个偶然,现在我来了,经历了生命繁复的变化,在苦难中学习顺服,在卑微中仰望穹苍,我知道,我的到来,不是偶然的;我的降生,虽然微若尘土,但是,在造物主那里,我一直珍贵如瞳仁。

我长大了,在呼吸中,感受到你的奇妙,在四季交替中感受你起初造物的美好,我喜欢到大片的树林里找寻你,倾听你的微声;我喜欢到草丛里去找寻你,在一朵小小的野花身上,我听见你说,即使最尊贵的国王所罗门在极其荣华的时候,穿戴还不如这花一朵呢。

林中的一只雀鸟在唱歌,它的羽毛是奇异的绿色与蓝色的相间,那是一只多么奇异的鸟儿啊,我甚至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因为它没有写在我的课本上,或许它正是一种珍禽,而不被我的凡眼所识,但此刻,它正打量着我,仿佛认识我,仿佛知道我心里的诗篇。

我没有走近她,我怕轻扰了她的歌唱,我继续前行,我走过溪水边,清澈的水底,让我想到我的童年,我和儿时玩伴一起嬉戏无忧无虑的日子,我于是又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句:人在信仰中找到自己的童年。

啊,我的童年,逐渐远去的快乐时光,它,真的就这样远去了,而现在,我面对着一群和我一样返朴归真的孩子们,他们的笑意是我曾熟悉的,他们当中有的真实的年龄已经很老了,却忽然返老还童,因为他们在信仰中重生了。

我也重生了,从此我深浸在这重生的喜悦中。

 

2

 

有很多的人都在找寻希望,但是希望也许是不存在的。鲁迅先生说过,希望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话我小时候就读过,我已经很久不用希望这个词语造句了,因为人们不热爱这个词语。

这个时代的人们,使用频率最高的字是钱。我不禁问,钱,是我们的希望吗?有的时候似乎是,因为钱能带来快乐和满足;但有的时候似乎又不是,因为生命里有太多非物质所能带来的喜悦,而物化却叫我们的心离纯净和美好更远了。甚至,钱也与幸福无关,它确实是许多人生存和为之努力奋斗的一切;另外还有功成名就,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可是这些词语也都不能给予我们生存的真实希望。

希望—一个多么美好的词儿啊,以至我一想到它就充满感恩,并充满一切高尚的情感与知觉。

 

3

 

我来了,我因希望而来,但是,我却绝望了。

诗人说,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此刻,我们都在寻找光明。

我来了,我因希望而来,却被失望和绝望所打击着;我在打击中逐渐消沉,在消沉中临近毁灭,在毁灭中渴望涅磐。

我长大了,我看到了成长的悲哀,我看到了疾病与死亡,我知道他们就在我的四周,美的近旁是善,而生的近旁却是死神在歌唱。

我却不理解,人们依然在欢宴,忽略了自己的结局,摆脱了所有的不安,人类啊,难道你们真的是如此强壮的种类吗?

不,这不是我们的真相,我们的真相是常常在黑夜找不到方向的船帆;我们的真相是在更黑更深的夜里,独自唱着一首无神论的悲歌;我们的悲剧是,我们找不到永恒,也找不到我们生存的意义。

 

4

多年来,我等待一个智者的心情犹如等待爱情。

这却不是一个先知的时代,有太多的伪先知,太多的教师在我们的周围。当他们口若悬河,我的内心充满了赞叹,但当我走近,才发现,他们和我一样,拥有的只是空洞的眼神和自私的灵魂。

我想拯救我自己。真的,你也想拯救你自己,不是吗?生命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啊?14岁的我就会发问了,可是父母不能回答,老师没有答案,所有的人不问结果地往前走。走着走着,我们就倏然老去,走着走着,就累了,累了就更加的疲倦。这时候,我们就只好把一盏温暖的家的灯光当作了这一生唯一的慰藉。

 

5

 

可你说,这唯一的慰藉其实也安慰不了那生之忧伤,更摆脱不了那死之恐惧,而你寻求真相的那个思想,一直都没能停息下来。因为你太想知道,你自己的真相和福祉,它们究竟是什么?

“人的一生是70岁,若是强壮可以活到80岁,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

如飞而去,我的生命的车轮,在某一个早晨或某一个黄昏,会突然脱离轨迹;我是否学史铁生先生那样说,这是一个生命的庆典,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的节日?

死亡这个敌人,却总以朋友的面貌出现。死亡的毒钩啊,究竟有谁可以拉得住?究竟有谁可以不死?死亡这个朋友,是我真正的敌人,我永远不能打败的敌人,它永远潜伏在我的四周,我因而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于是我假借事业的名义,假借理想的名义,假借爱情的名义,想要逃避这死亡的恐惧,想要忽略我逐渐衰老的结局。我想要超越这个死,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命运和一切人一样,和我的祖辈一样,他们的墓志铭上究竟写了些什么,也没有人去过问,而我究竟要依靠什么才能活的下去,既然活的目的最终还是死。

 

6

 

一切的有意义就是无意义,哲人说,可否自杀是整个哲学的全部问题,所以张国荣走了,诗人海子走了,人大教授余虹也走了!

他们都主动退场,而我们还在坚守。若没有希望,我们的坚守只不过是多坚持一下下而已,意义并不大。若没有一个永远的盼望可以立定在天,所有的希望都是暂时的安慰和虚构的假象。

所以,我来了,我呼唤,我寻找,我也盼望着——那真实的希望。

 

7

 

那时,你来叩我的心门,我的心早就开始下雨了,多年的潮湿和雨季,我的心开始发霉了,我对希望说再见,我对理想说拜拜,我对爱情说上床,我对情人说遗忘,我对人生说如梦一场。

那时,你来了,你乘着大光来,我的眼睛睁不开,因为在你的光中我污秽不堪,在你的仁慈目光下,我感受到了爱,从没有人爱得如此坚强,爱得如此没有条件,即使亲人的爱也是因为血缘的传承,而你的爱是为了什么?我却不知道。

从此,我们要活在你的爱当中,经历这世间的一切。并且靠着你的爱,走向永恒。因为你战胜了死亡和阴间的权柄,你给了我们永远的新生命。

 

李相宜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