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教会故事(三篇)
2016/8/2 12:33:28
读者:6751
■李道宏

生命季刊 第61期 2012年3月

 

 

面试“教会用人”

 

“成为教会执事是一个极大祝福,但亦可能是叫人头痛、甚至受咒诅的事!你会如何使自己成为教会、牧师和弟兄姊妹的祝福呢?”一位牧师慎重且直接地问。

 

这是“执事按立聚会”前一天的面谈,十位牧者和执事坐在会议室里,面对着三位执事候选人。候选执事们在过去六个月,已经接受信仰复习,也一起与牧师出去探访过。虽然我知道这个面谈会并不完全是例行公事,但也没想过第一个问题就如此尖锐,着实有点惊讶!

 

“我知道成为执事,绝不是什么讲究地位,而是做众人的仆人。”一位很快地回答。

“我会学习谦卑服事……”另一位说。

“若想成为别人的祝福,我需要以敬畏神的心做每一件事,神不需要我替他做什么,我只要让他在我生命中彰显他自己。”候选人中最年长的弟兄说。

我们十位来自不同分堂的牧者和执事听见以上的回答,都不禁点头认同他们。

“你和妻子的关系如何?是否一起灵修?”另一位年长的牧师问得更深入。

“我的妻子完全支持我。”那位最年轻的弟兄回答,他的第一个孩子快要出生了。

“我的岳父母也赞同我承担这个职份。”另一位回应。

“我的妻子经常说,晚上你去开会、预备查经吧!让我来安顿孩子。”那位有三个小孩子的说。

“容我打岔,你打算如何平衡教会与家庭的责任?”另一位牧师耸耸肩,一边问,一边用双手做出一个天平的手势。“教会重要,还是家庭重要?”但是他的微笑里却带着严肃。

“同样重要!但是,若没有家人的赞同和支持,以及妻子经常的提醒,恐怕就容易失去平衡。妻子就是我的同工,我作前锋,她做后援,都是同样的摆上。”那位在教会服事多年的说。

“这是我的经验,如果你在教会参与服事,你的另一半却不能‘阿们’,也不能同心,那你就要小心……。你必须让配偶指出你的盲点,而不是成为批评你的人。”来自另一间教会的执事分享他的体会。

围绕着桌子的都是弟兄,我也认识他们的妻子,有的是职业妇女,有的也参与教会服事。有一个做执事的丈夫,也意味着这个家庭每星期要牺牲十多小时的宝贵家庭相处时间。

“千万不能让妻子觉得你只会花时间在教会或别人身上,而忽略了她和家人。不要把她们变成‘属灵的寡妇’。”这是一位退休牧师给的忠告。

“请问你最近一次与人分享主耶稣是什么时候?”一位牧师再次发问,我也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好。三位后选人彼此对望了一下。

“大概两年前吧!”其中一位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的工作环境不容许传福音,但是每个同事都知道我的信仰,我也用言行为主耶稣作见证。”一位也给了他答案。

“上个星期……”第三位回答。

“请问,你们如何向妻子表达爱?”我身旁的牧师第一次开口,看来牧师们都非常关心执事与妻子的同心。

“我天天告欣她:我爱她;每天中午,我在电话里对她说谢谢她为我祷告!”那位最年轻的候选人相当直接地回答,毫不忸怩。

“我会透过一些微细的事去表达,譬如,今天我把卫生间的镜子擦干净了。前天,我带孩子出去玩,让她跟岳母去逛街。”另一位笑着说。

“我们每天会有拥抱的时刻,我们结婚二十年了,一直保持这个习惯。”另一位说。

“你知道,为什么我提出这个问题吗?因为彼得前书3:7节说:让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那位发问的牧师解释。

墙墙上的时钟证实我肚子发出咕噜的声音是正常的,想不到两个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

“在我们用午餐前,让我问最后一个问题?”那位主持会谈的资深牧师说。

“你们是否有十一奉献?”

好一个一针见血的问题!显然,一个愿意奉献时间、心力、精力的人,也许会按着钱包,不舍得把金钱摆上。

“我有。”其中两位很快地点点头。

“我有。我们明白,我们并不是用金钱奉献当作拥护牧师,或是支持议案的‘政治’手段。”另一位人生经验较丰富的回答。

“好!我们为你们愿意服事,成为教会仆人、神的用人的心志感谢主!但愿你们教会还有更多像你们一样的弟兄姐妹。”主席结束了这一场“面试”。

 

教会同工离开了

 

不论我们做任何事,一定都会有顺利、不顺利的时刻。

 

最近我在教会遇见一个挫折,我很愿意与您一同分享我在这个挫折中学习到的功课;如果也能因此鼓励正在受挫的您,则这可能就是“万事都相互效力,要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下面是我写给一位肢体的信:

 

XX:

谢谢您的关心,正如您所说,这个星期实在很特别,只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发生了几件“大事”!过去一段时间,教会事工顺利扩展,但现在却忽然遇到难题:有会友宣布不再来聚会,更叫人难过的是,在这之前是毫无迹象,以致我完全没有机会做任何挽回的工作。

 

我认同您的看法,一个人不再来教会,不会是因为单一事件,或是由某个人在一时之间造成的,这必定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累积。诚然,每个人(尤其是我自己)都有盲点,也会认为自己的看法和决策是对的、是最理想的,甚至会为着自己正义、有理的见解得不到接纳而生气。求主光照我们,不要凭自己的聪明、人生的经验,甚至圣经的知识丰富来断定自己的建议是最合宜、最周全的。

 

 谢谢您特别关心我的妻子,虽然这个消息对我们打击很大,但是,我很惊讶她相当冷静。夫妻应该同心,而不是同病相怜,不然很容易就落入情绪的死胡同。感谢主,我们又比从前成熟了一些,尽管很难过,但还能彼此鼓励。

同工为什么突然要离开,我实在不明所以,或许我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不满(或是不服)。我们彼此真的没有争论,甚至也没有意见分歧,这也许就是我的错误,忽略了他们的感受。我的妻子也多次提醒我,我一向做决定的速度太快,虽然出发点是好,决定也非错误,带来的成果也可能是好的,但是在团队服事中,需要顾及同工的看法、体谅别人的感受。

 

我以为我做了蛮好的预备工作,也问了大家的意见,才做决定。很明显的,不认同我决定的大有人在,他们甚至觉得我不会接纳异见,所以才做出这样壮士断腕的举动。

 

正如您说,在教会里,牧者要顾及很多层面,有时候的确很难事事讲得清楚,更无法为自己辩护。

 

离开的同工没有公开说明理由,只说这是“神的引领”,已经过祷告得了印证。有人要离开教会,无论问题出在哪里,牧者都会感到沮丧。每一次教会发生这样的事,会友中一定会有很多流言蜚语,并且会越传越离谱,也许还会有人断定,这是因为他不想跟牧师同工。我很无奈,我真的不知道他离开的真正理由,我实在希望离开的同工能够公开,或是当我的面指出我的错误,至少我有机会解释自己的看法和立场。

 

您建议我不要放弃,要继续试着与他们沟通,或许能挽回他们。我很愿意这样做,而且理当如此。弟兄姊妹若不能同心服事,就使神的名受亏损,软弱的肢体被绊倒,教会也失了见证。

 

今天早上,我送父母去机场,想不到年老的母亲(她是师母,也是牧师的女儿) 竟然安慰我:“现在你知道,牧师不好当了!你能体会当初我们在建立教会时,也多次遇到这样的境况,而做牧师的,也不容易为自己辩解。儿子呀!教会不是你的,不要忘记神在教会中掌权。”一路上,她继续说:“我真的感谢神,你和我的父母都是传道人,我们也是从小在教会长大……我不能说‘我们看多了’,教会里人与人之间的不和,有人兴风作浪,又有人默默消失,这并不希奇。但是你我绝不能让人以为教会没有爱心,又或成为别人的绊脚石。”

 

母亲特别提醒我,不要抱怨、不要为自己争辩,如果要背黑锅,就背上吧,她说这就是背十字架。我当然不能完全同意,但是,他们的忠告是有智慧的,保持沉默有时候实在是非常重要却又是太难的功课。

 

这两天,我认真地想了很多,而且有更多的自我反省:

 

1.我相信教会一定要接纳每一个人,我们不能挑选谁来做我们的肢体、谁是不受欢迎的。

2.我要更多学效主耶稣的谦卑,鼓励弟兄姊妹投入教会事工,而不是强迫同工、会友参与。

3.我承认我个人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功课。

 

我们夫妻开始在祷告中诚心祝福离开的会友及他们的家人。我知道苦毒只会使我们痛苦,夺去喜乐,使我们落在灵命低潮的光景。然而,这实在是说的容易,行出来则何其难。但是,我自己是这样教导弟兄姐妹,就请您特别为我也能做到我说的这些祷告。

 

在与您分享我的心情及领悟的过程中,让我体会我们夫妻比从前更成熟了一些,再一次,谢谢您的关心和代祷。

 

 

反对我们的三票

 

(本作者家庭背景:牧师家庭的第三代,外祖父在台湾长老会牧会三十余年,父亲也在台湾、美国牧会三十余年,现已退休。)

 

“牧师,今天下午我们召开会友大会,投票后,我会立刻致电给你。我知道大家都很喜欢你来担任我们的牧师,但是,按我们的章则,牧师的聘任必须经过表决……”这是一年前,教会负责同工在电话中对我说的话。

 

“我们快要开会投票了,把一切交托给神。”他安慰我,似乎洞悉了我的紧张心情。

 

对于教会传道人的聘任,大多数教会采用“民主”制度,以投票决定牧者的“来”、“去”或“续任”。再者,牧师职位也有任期,每一个任期不一,但都需要会友投票表决。一般而言,教会人事上的表决,只要绝大多数会友赞成,就会通过。

 

每一次教会对牧师的聘用投票,我很自然会想起十年前某个星期天的事。那天,我在外地一间教会讲道,散会后一位弟兄兴奋地拉着我的手,经过了一群一群闲谈的弟兄姊妹,来到一位坐轮椅的老人跟前。

 

“这是我爸爸,他有话要告诉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位老人微微抬高头,定睛看着我,激动地说。他身旁的家人安抚着他,示意他慢慢说。

 

“我终于见到林牧师的家人了……刚才你在讲道中提到你的祖父,我就是在你外祖父牧养的教会中成长。”他紧紧拉着我的手,我蹲在他轮椅旁。

 

“我要告诉你,这是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要告诉你们家人的事情。”他的妻子不停地劝他保持平静。

 

“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希望告诉你,为什么你外祖父要离开我们的教会……终于让我等到了,而且你也是牧师!”

 

霎时间,我意会到他所指的事(也是我以前想过的),就是外祖父在教会服事二十多年后,为什么“一夜之间”决定不再牧会,改去边远地区宣教。

 

我记得小时候,外祖父的教会会友都十分爱戴他,对他们的师母—我的外祖母,更是喜爱有加。每次会友听到牧师的孙儿孙女来玩,他们都会特别预备地道的名贵特产,带到外祖母家中给我们享用。

 

我开始牧会后,想着能在一间如此敬爱牧者的教会服事是何等快慰的事,为什么外祖父要离开呢?牧者与羊群有了感情,他们怎么舍得离开呢?

 

“上帝终于给我这个机会,让我了结一桩心事。我要告诉你,你外祖父母去宣教,是因为那一年是教会几年一度的会友投票决定是否续聘牧者中,首次出现反对票。”我终于明白这位老人的思路和情绪了。

 

“他们无法接受竟然有人反对他们。那次是211票赞成,4票反对,他们认为这是神要他们离开。”语毕,他激动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

 

“这就是你等了四十多年,要告诉牧师家人的事?”我有点不明白,他为何如此激动。

 

“那个时候,我在教会负责带领青少年,我想不通,为什么牧师为了四个人的反对,就认为会友是不再‘听话’的羊群。我自己后来也成为牧师。”

 

“现在,我要告诉你,那四个人是谁,一位是执事,一位是他的妻子,还有他们的儿子、媳妇,他们在教会中很有影响力。”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在一间乡村教会里,一个有影响力的家庭如何成为牧者事奉的“致命伤”,我敬爱、怀念的外祖父母,看来无法克服这个难关。他们是我钦佩的主仆,竟然受不了别人的挑剔和拒绝。

 

 …………

“哥哥!你们教会投票结果出来了吗?”在我等待教会投票结果时,非常关心我事奉“前途”的大妹打电话给我。

 

“说实在的,一个人要服事上帝,为何要看人家的脸色……你干嘛放弃自己的工作,现在被人投票来决定前途……何必呢?”大妹口直心快,虽然说话并不“属灵”,但她在教会圈子里长大,对教会的运作及“内幕”一清二楚。

 

“我才不做牧师,也不做师母。我愿意替‘大老板’工作,只是教会有太多‘小老板’了。”大妹就是这样坦荡,说话毫不修饰。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爸爸曾经在那家教会……那个,那个叫什么名字的……”她忽然转换话题。

 

“对了,对了,就是那个……那个教授,还有他非常能干的妻子,就是他们……他们姓什么?处处跟老爸作对。我还记得他们常常说‘牧师自己的孩子都没有好好教导’……”妹妹在电话另一端激动起来,我相信她脑海正浮现一些可怕的画面。

 

“我想到这里就气!就是因为他们夫妇捣蛋,那次投票,三张反对票就是他们跟他们的朋友投的,使得老爸就决定离开那间教会。”这事发生在我们少年时期,事隔多年,我没想到妹妹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大妹这一提,也把我拉回昔日的“黑暗时间”。虽然我们那时还小,不明白教会的“权势”架构,但也偶尔听到爸妈在厨房中商谈的内容,以及会友来家探访的说话和劝说。

 

我们知道这些都是极不愉快的事,但爸妈却始终只字不提作为牧师、师母的“伤心事”。

 

“你们在教会长大,绝不能看人,一定要定晴于主耶稣。”这是我父母自小给我们不断的教导和提醒。

 

“教会一定有不可爱的羊,甚至有咬牧者的羊,如果你太在意,必会气死你的。”这是爸爸十多年前在我开始考虑全职事奉时对我说的话。

 

“老爸就是憋不下,所以才离开那间教会,不是吗?现在你也要看人家的脸色做事了!”我知道妹妹讽刺的口气不是冲着我,而是她长久留下的伤痕。真的,牧师在教会若不能喜乐的服事,牧师家人也必会是其中的受害者。

 

    …………

那天傍晚,家中电话响起,妻子接听后给我一个眼色,让我知道是来自教会的。

“恭喜你!你是我们的牧师了。”那位下午与我通电话的弟兄高兴地告诉我。

“谢谢你!我们夫妻很高兴你们给我们这个服事的机会。”我诚心地回答。

谈了一会儿后,我鼓起勇气问:“我能问一个问题吗?是全票通过吗?”电话的另一端寂静无声。

“没关系,请你说吧!”我催促这位弟兄,但他仍然沉默。

“没问题,我只想知道结果罢了……”我坚持着。

“只有三票不赞成而已,算是全部通过……”他说。

电话挂上后,妻子微笑地问我:“全票通过?”

我本不想说,但是又不能向我的“事工伙伴”隐瞒真相:“只有三票反对……”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特别努力赢得这三个人!”贤慧的妻子安慰我。

 

 

李道宏   来自台湾,医生,提前退休事奉神,现为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