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信耶稣了!
———一个新生基督徒的见证
2016/10/26 14:57:19
读者:9699
■方无

生命与信仰 总第22期 2012年6月

 

一、引言

    我原是一个地质和地球物理学者, 一个顽固的唯物主义者,一个坚决不愿信神的人。但是,在经历二十多年的挣扎之后,在今年复活节受洗归主了。我过去曾两次决志,又都退缩。感谢神没有放弃我,终于使我翻然悔悟,心悦诚服地归到耶稣名下,进入新的人生!我很想把这个不可思议的转变历程写下来,告诉更多还未信主的朋友,让他们也能通过我的见证,体会神的大爱大能。

 

 

二、背景

    我出生在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家庭,父母都是上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初期投奔延安的热血青年。可以说我是喝着共产党的奶水,唱着国际歌长大的。我心中最根深蒂固的信条之一,就是国际歌中所唱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违反科学的迷信,长期以来用一种怜悯或是同情的眼光看待那些信奉宗教的人,为他们感到悲哀,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泥塑木雕的偶像上。他们把投资放到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天国,希望换得永生。表面上我装得对他们尊重,其实内心却在可怜他们。我想告诉他们,你们上当了,可是我又不忍心戳破他们的美梦。所以有人跟我说耶稣基督的事情,什么童女生子,死人复活的故事,我觉得很可笑。认为那些都是人们编造出来的;信这种传说的故事,岂不是要倒退到愚昧无知的洪荒时代去了。

    我的唯物主义信仰建立得非常牢固。大学时读的是地质学,研究生是地球物理。从微观矿物晶体的生长,到海洋大陆的地壳变化,到天体宇宙的形成,这些知识似乎都与神学格格不入。的确,当面对着那一层层长达几十亿年古老、令人肃然起敬的沉积岩层剖面,看到那些史前生物化石的形态,真的感觉都是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我对进化论更加信服,相信世界是物质的,人没有灵魂,人只不过是物质按照其固有的规律发展,在某一特定阶段的特殊产物而已。人不是神的造物,恰恰相反,神和神的故事都是人类的创造。我们见到的所有事物,都是可以用科学知识来解释的。今天解释不了的事物或现象,将来也一定可以解释。人类对世界的认识能力永远不会停滞在一个阶段,总是由浅入深不断发展。在我心目中,任何形式的宗教行为都属于人类早期落后文化的残余表现。

    我的人生目标一直都非常明确,那就是作红色接班人,为实现共产主义这个人类最壮丽的事业,彻底推翻人剥削人的制度,消灭一切不平等的社会现象而奋斗。我决心把自己全部的生命和热情都贡献给这个事业,所以异常严格地对待自己,一切言行举止、学习、生活都按照这个大目标进行。任何人要是对我的信仰稍有异议,我立即会对他产生不满甚至深深的敌意。我觉得我的生活充满意义,仿佛每天都有巨大的力量在支撑。

    今天回顾走过的道路,感受更加深刻。感谢神奇妙的爱,使我刚硬骄傲的心性逐渐柔和谦卑下来, 一步一步地引领我走向他的道路。

 

 

三、转变开始:理想的动摇

    1989年发生的“六四”事件,带给我一次巨大的人生震荡。我坚决拥护中国政府的立场,使我和大多数中国留学生之间产生激烈的冲突。除了很少几个人在暗中悄悄对我的处境表示同情,我实际上是极为孤立。我非常震惊地发现,我所崇拜的伟大事业和人物,竟然遭到这么多人的反对和仇视!同样的,我也绝不赞同他们的主张和做法,他们完全没有调和,只有尖锐的对立。平时最要好的朋友从国内来信严厉警告,劝我不要站到反面,成为民主运动的死敌。我心中极为痛苦,认识到中国历史上周而复始血淋淋的相互屠杀,将再次发生在我们这代人之间;好像只有用暴力消灭对方,才可能实现自己的主张。难道我多年来孜孜不倦追求的理想,非但不能给大多数人带来幸福,反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吗?这么多年的追求难道都错了吗?找不到明确的答案。

    那一段时间真是两难处境。一方面怀疑自己坚持的事业是否真的正确,一方面又痛恨潮流。经过半年多痛苦思索,我做出一个人生的重大决定:从此以后永远不再参与中国政治。不是害怕,也不是屈于压力,更多的是对政治的厌恶。我认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虽然好,但它可能永远也不能实现。最让人困惑的是,我推崇的社会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人们,事实上并不比旧制度下产生的人们更高尚,相反,可能还更自私和无情。这种既不可能实现又会造成仇恨的理想,还有什么必要去坚持呢!放弃自幼的理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在学校操场上,默默踱步到深夜。

 

 

四、第二个转变:唯物论观点的动摇

    “人为什么活着”这个命题从来没有困惑过我。可是当失去辉煌的理想之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活着干什么?生活变得毫无意义,生命仿佛没有任何价值。这时有个台湾同学介绍我研究紫微斗数,一种算命的学问。我立即就对它产生极大兴趣。下的功夫比我博士论文还要多。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后来就有点儿走火入魔了。一次一个久违的有钱朋友偶然来拜访,见我桌子上一大摞算命的书,立刻要我给他算。我告诉他先有十年好运再接十年恶运,去年一场车祸差点送命,二十年后将要与一位比他年轻很多的外籍女子结婚,等等。他大吃一惊,说你太了不起啦,比某某还厉害。原来,他刚刚从纽约最著名的星相家那里算命回来。我所说的居然与那位大师的完全相同,只不过大师虽然算出他去年的大灾祸,却不知道是出于车祸。他当场提出要与我合作,成立一个全世界最高级的算命公司,他出钱我出力,打出地球物理博士算命的牌子。他说,方兄啊,我们要发大财啦。可是,给很多人算命之后,渐渐地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我发现每个人身上发生的各种事情,都好像是冥冥中早已安排好了的一样。世界远远不像我以前认为的那样简单。我坚信多年的唯物论信仰有点动摇了。

    正当算得起劲的时候,我的人生却变得极其不顺利。好像任何事情都不能做好。工作申请交了200多份,没一份成功。好不容易找到一金融公司,工作是开设训练班教人怎样做外汇交易。我以为这下子要大展宏图了。谁知道命运却和我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突然听到美国要和伊拉克打仗了。我立即意识到,美元相对其它货币可能会升值。我加速飞奔到公司,倾其所有抛售英镑购入美元。想不到美元稍涨之后便开始狂跌。我万分紧张地守在交易台上,身上一阵阵发凉。短短5分钟以后就跌破底线,我被迫清仓出局。几乎是刚一出局,美元即开始大涨。这样我不但和一个历史性的发财机遇擦肩而过,更可悲的是我所有的身家储蓄,以及朋友们委托我管理的资金,一眨眼间全部化为乌有!好几天我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紧接着一天,不小心打了个喷嚏,腰部立即剧痛难忍,十几年未犯的腰伤猛烈发作。接下来半个多月生活十分艰难,起居都必须有人搀扶。心里尤其痛苦,我觉得我好像比任何人都倒霉。又病又穷,情绪低到了极点。以前以为自己是人群中的皎皎者,现在沦落成社会最底层的一个可怜虫。曾经有过的豪气和自信心此刻荡然无存,我怀疑自己真的就是一个没用的蠢才。这时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有一天正躺在床上辗转难受,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看到一份中文报纸,一行黑字大标题“我的觉醒”引起我的注意。读后非常吃惊,因为整整一版好像就是对我而来!只不过文章的作者是从台湾来的,也是在美国取得了博士学位,也是对紫微斗数算命走火入魔。作者的命运比我还更悲惨:先是在工作上连遭挫折,后来他的父亲发了疯,用菜刀砍死唯一的亲孙子,老婆也跟人私奔了,他自己则日夜无法入睡,一闭眼就吓醒,仿佛有人要杀他。最后他实在受不了了,就走到一个高架桥上,看着下面奔流不息的车辆,一头栽了下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救了,躺在一个教会医院的急救病房里。教会的朋友们对他说,给人算命的行为是干犯神的计划,为神所痛恨和严厉禁止的,他所遭受的种种灾难,其实就是神对他的惩罚!

    这份报纸像雷击一样震撼了我。我突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如此倒霉,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是神在作弄我吗?再仔细想想,好像真是从来没见过算命先生过上好日子的,古今中外被杀被烧的不计其数。这时,我感到心里一阵阵紧张,立即下决心停止一切算命活动。虽然还不能肯定到底有没有神,想想还是以谨慎为好,姑且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其实,此刻我的唯物主义观点已经崩溃了。我不得不承认我对身边的事物了解很肤浅,更没有能力去解决人类有史以来就存在的关于是否有神的争论。我意识到人的智慧是那样渺小有限,可我却自以为博学,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和神相提并论,以为自己这个脑袋可以洞悉神的奥秘!

 

五、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罪人

    我以前很自豪,认为自己是个修身养性的样板人物。从小遵循着“吾日三省吾身” ,“见贤思齐之,见不贤而内省”的古训,还经常虚心征求意见,请周围的人指出自己的缺点,以求改正。哪儿有什么罪啊,我觉得我完美得几乎连缺点都没有。即使有一点也都已经改正,变成优点了。

    这种骄傲和无知的态度,在我和神之间筑起难以逾越的高墙。可是神以他独特的方式,悄悄把这高墙一点点地拆除,让我清楚看到身上严重的罪性,不知不觉之中向神走去。

    首先我意识到的罪是自己的虚伪。虽然表面上坚决不信神,但每一次到了穷极呼天万般无奈之时,我也在心中悄悄祈祷:“神啊,假如你真的存在,你就为我显个奇迹,帮我度过这个难关吧!我若见到你的作为,从此后就一定虔诚地信你。”不过,当时我并不觉得自己虚伪,只是暗暗责骂自己唯物主义信仰不够坚定。

    后来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真正让我看到身上更多的罪性:欺骗,背信,忘恩负义。有好几次我在极度困难的时候悄悄向神祈求帮助,保证见到奇迹后一定皈依。说也奇怪,这样的奇迹数次在我身上发生过。每一次我都感动得热泪滚滚,不敢相信是真的。但是一段时间后,感恩的心情就消散了,又对自己说,哪里有什么神,就是不求神,这事也完全可能发生啊,这天下偶然性多了去了!还在心里怨恨神,哼,求你那么多次,没一次管用!哪像圣经上说的那样:你敲门,就给你开门;你求,就必得着。我心里对神半信半疑,基本上还是不信。

    彻底停止算命活动以后,和朋友合作成立了一个计算机公司。生意出奇的好,订单纷至沓来,短短两年我的境况就完全改观。买了新车,搬进大房子。连续八年事业蒸蒸日上,我们公司的计算机在当地名声响亮,人们见到我都尊称老板。这时我又开始洋洋得意,眼睛开始向上翻,对神许下的愿根本不打算履行了。本来已消失的狂妄骄傲卷土重来,再次认定没有必要依靠任何神佛,靠自己的能力和智慧就可以走向成功。正当我们踌躇满志提出更上层楼,日销售额突破3万元规划的时候,911 事件爆发了。生意像断线的风筝,以每年30% 的速度递减。我加倍努力工作,力求扭转颓势,可是迎来的不是波浪式的起伏,反倒是螺旋式的连续下跌。5年后日销售额落到只有3千元,公司惨淡经营,入不敷出。好日子没过几天,人生再次陷入低谷,心中重新充满愁苦。

    那段日子里,痛感人生沉重,无聊且无奈。人为什么要活着?问十个人有九个答不出。世人无论穷富,无论俊丑,都是无可奈何,为不死而活着,都有一本难念的经,都是注定出娘胎后便开始走向坟墓,还越走越快。人心贪婪,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社会对幸福的定义和理解五花八门,往往都俗不可耐。大家苦苦追求的东西:名誉地位,金钱美女,知识,寿命等等,都像是海市蜃楼,只会带来更深的失望。人生恍如红楼梦,一好就了。这世界本来就是混乱和毫无意义的,我觉得现在彻底悟透了,索性把名字也改作“方悟”。

    这时,有一群人引起我的注意。大溪市有一间华人办的教会,里面好几个人是我的朋友。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喜乐祥和,与我眼睛看见的世界似乎是个鲜明对照。他们大多数并不比我更有钱,也不见得更聪明更健康,他们碰到的问题不见得比我更少,处境不见得更顺利;可是他们完全不像我这般沉重苦闷。历年来我经历过不少基督徒,各门各派的都有,都是来向我传教的。我从来没有认真注视过他们的生活。此刻我却非常清楚地看到,喜乐祥和乃是这些人身上共同的特征!为什么会这样呢?渐渐地我感到内心有股推力,想走到他们中间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终于有一天,我和妻子自动地走进那间简朴的教堂。第一次低头听牧师祈祷,张口唱圣歌,感到浑身不自在,听到恩典恩膏天父宝座之类的说法,心中暗暗觉得可笑。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唱着唱着,内心涌现一阵阵巨大的感动,仿佛有慈父在亲切召唤,眼眶中充满热泪,抑制不住地滚滚流出。我非常不好意思,生怕叫旁边的人看见了笑话。

    那以后,朋友们经常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团契。有时团契就在我家进行。人们开始称我和妻子为慕道友。其实我们并不信神,圣经不知拿起放下多少次,始终读不进去。一年里最多去教堂两次。一次,生命季刊的主编王峙军牧师来大溪市布道,结束时询问下面听众中有没有谁愿意接受耶稣作他生命的救主。问到第三遍,我举起手来。王峙军牧师亲自走下来为我祝贺。其实那时我心中并没有真的信耶稣,想到的是:救主越多越好哇!不管是谁,只要能救我,我都愿意让他作我的救主。

    很快七八年过去,好几个比我晚来的人都受洗了,我仍然还是一个“顽固”的慕道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真的从心底羡慕那些很快信主的人。我的生活依然如旧,充满烦愁。虽然我在寻找神,可是这世界上真的有神吗?会不会有很多神呢?是不是神不屑答理我呢?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是不是因为我的罪孽比别人更深重?难道说,我就是属于圣经里反复提到的那些坏人一类,不但得不到神的喜爱,反而只配受惩罚?

    我开始认真反省,回忆自己历史上所有的行为。我还是没有看见神,但是我看见了自己。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并不那样高尚正直。相反,心中隐藏着许多阴暗的角落:虚伪,自私,骄傲,狂妄,仇恨,忌妒,邪念,报复,贪婪等见不得阳光的罪性。比起那些监狱里关押的罪犯,我其实好不到哪里,只不过比他们聪明一点儿,胆子小一点儿,知道后果严重不敢犯罪而已。假如社会法制松弛犯罪不受惩罚,我极有可能也会加入罪犯的行列。

    虽然承认了自己也是罪人,我还是无法信神。我照样去教堂参加活动,因为我感到无路可走,在教堂里至少还有灵魂洁净的感动,还有隐隐的希望。

 

 

六、 感受到神的呼唤

    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们,似乎特别难于信神。要我们承认自己有罪性不难,然而要我们信神,问题就来了。首先我们认为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人真的见到过神,所有神的故事都是人自己编造的,神实际上并不存在;其次,即便真的有神,恐怕也有大大小小很多个,每个民族每个地方都有各式各样的神,神之间说不定也分高尚邪恶,也有各自的地盘领域。到底应当崇拜哪一个?信错了会不会更倒霉呀?所以我们要用谨慎的方法来验证,逢庙烧香见佛叩头,谁也不得罪,也可以看出谁最灵验。谁满足了我的祈求我就信谁。可是几千年了,我们拜所有的神祗,大家还是将信将疑,始终没有找到一个人人都接受的真神。

    我也继承了祖先的智慧。当慕道友,去教堂礼拜,参加团契,聆听布道,这些活动说白了,都不过是我对神的试探,看他是不是灵验。我是个地质学者,圣经上的说法我无法相信。天堂对我也没有吸引力。有太多的疑问,几乎没有一个信基督的人能给我答案。我太现实了,一定要亲眼看到神迹发生,才能相信。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每个人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假如神突然出现在云端,开口向下说话,那当然是人心震动,万民都会立即俯伏信神。然而持这样态度的人,却永远无法见到神。对此我深有体会。也为此着实苦恼了很长时间。

    我对神的追求越发焦急,天天都巴不得能见到他“显灵”。我去教堂的次数更多了,几乎每个周末的小组学习和周日的敬拜都坚持参加。可是两三年又过去了,圣经上的好多段落都已耳熟目顺,还是找不到任何感觉,仍旧还是在信与不信的漩涡中挣扎。有几次我真想放弃了。反正不信神的人满街都是,他们不也过一辈子嘛。

    感谢神没有放弃。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育我。今年3月一次小组查经会上,我们学习约翰福音第三章。约翰福音我20多年前就开始读,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可是那天一段多次读过的经文却好像惊雷一般,把我心中的铁壁炸开一条裂缝,内心顿时一片光明!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不久前读过的另一段经文也回响在心中:

    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

    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

    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

    耳朵发沉,

    眼睛闭着。

    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

    心里明白,回转过来,

    我就医治他们。

     (马太福音13:14-15)

    多么清楚的启示啊!我心中豁然开朗,彻底明白了。之所以我不信神,不愿听也听不懂神的话,症结就在于我对神的态度上。正是我身上的罪性让我一再地拒绝耶稣。耶稣是世界的真光,而我身上的罪性是不愿暴露在这真光之下的。我虽然已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但仍然生活在罪恶的欲望之中,不思悔改,也不相信耶稣。不敬畏神不信靠神的人,怎能听懂神的话,得着神的恩赐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独自走到小路上踱步沉思。回顾一生走过的历程:农村劳动,哮喘病缠身,上大学,研究所的工作,到美国读书,求职失败,生意场沉浮,教会的经历……一件件一桩桩,我看到走过的每一步后面,都闪烁着神的慈爱。是神的大手引导搀扶着我一路走来,而我却从未对他有一点点的感恩……前思后想,越来越明白。仿佛感到耶稣的圣灵来到了心中,波浪般的感动一阵接一阵,使我泪流不止。我终于明白了,这是耶稣基督在呼召我,引导我从罪的羁绊中走出来,进入光明喜乐的新生活。

    三个小时后,我做出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受洗。我要当着众人的面宣告我感谢神的救恩,我信耶稣了!今后就是为我的主耶稣而活,我的所言所行将只遵循一个原则,就是要彰显他的荣耀!

 

 

七、一些体会

    我曾经翻开一块大石板,发现下面有好多蚯蚓生活在那里,有的肥大,有的细小。我突然想到它们的生活,也和我们人类相似。它们也会谈情说爱,生儿育女,营造家园,寻找食物水源,也有通讯方式,争端和妥协,那些聪明的甚至还能预测天气,避凶趋吉。可是它们永远没办法想像我们人类的生活。假如我们想告诉它们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变作它们的样子,进入它们中间。可是当你告诉它们人类的故事,它们听得懂吗?

    神与我们在本质上的差别,比我们与蚯蚓之间的差别大何止亿万倍!我们必须承认人类是永远也不可能洞悉神的奥秘,解释神的作为的。所以妄自骄傲的人无法认识神。谦卑和敬畏乃是认识神的第一步。

    神与我们之间的天壤差别,使我们不可能看到或者触摸到神。如同我们不可能看到或触摸到那原子模型里绕核飞速运转的电子上面的东西一样。虽然看不到摸不着,我们可以通过间接的方式来感受神的存在。千千万万和我们一样普通的人,真心信靠耶稣之后,他们生活中的一言一行或多或少都会彰显出神的光彩。通过他们我看到了神的大爱大能。尽管他们依然还多少带有罪恶的念头或行为,但把基督徒们看作一个整体,看到这个团体不断成长壮大,我便看到了活生生的圣经,活生生的耶稣。这就是神性在世界上的一个明示!

    神的大爱,体现在他对我们的救赎上。为拯救我们,耶稣道成肉身亲自来到人间,宣讲神国的真理。他历经贫寒卑微,污辱迫害,承受最大的痛苦,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又从死里复活、升天。耶稣的作为告诉我们:但凡世人皆尽有罪,我们每个人都亏欠了神的荣耀;死亡是可以战胜的,只要信靠耶稣,真心悔改,我们就能够挣脱罪的羁绊,进入喜乐的生活,获得幸福永恒的新生命。

    神像慈父一般在呼召每一个罪人,渴望他们悔改,信靠耶稣,回到神温暖的家园。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力决定是否回应他,接受他。我之所以能信神,绝不是自己苦思冥想的结果;人靠自己的行为或修炼不可能得救。我得救乃是响应了神的呼召,是他在我身上做工,水到渠成的结果。

    圣经中所记载的耶稣话语,简朴宝贵,每一句都是惊天动地的真理。不信耶稣的人读得再多也读不懂,一旦真心实意地信靠他,圣经就会成为你生命的活水和泉源。

    不信神的人们过一天少一天, 一步步迈向死亡,越老越悲惨。基督徒们则不然,他们的身体虽然也一天天衰老,但他们却一步步迈向永生的乐园,越来越接近慈爱的天父和救主耶稣,越走越光明!即使在现实生活中,在相同的物质条件下,他们的生活也有了更多的喜乐和满足!

    有一首歌写得很好:“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可是有谁能坚持不懈地把爱奉献给别人呢?靠众多的罪人来建设美好的人间,全无可能。只有耶稣的大爱真爱,才是我们唯一的依靠。耶稣是我们通往美好生活和永生幸福的唯一道路。

    我真的庆幸我迈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以前四处寻找不见神,而今亲身体会到神的大爱,真是何等欣慰,何等宝贵!感谢帮助我走向耶稣的多位传道人,感谢许多主内兄弟姐妹,感谢主耶稣,荣耀归主名!

 

 

方无      来自中国大陆,获地球物理博士,现居美国达拉斯。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