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关于聘牧的回应
2016/8/2 12:19:22
读者:4130
■骆丹尼

生命季刊 总64期 2012年12月

 

    先说这封《一个梦想》的信,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理想主义”的,每一段都是出自肺腑之言,也正如作者所说的“是一种灵里躁动的涌泄”,“是一个梦”。

 

    北美华人教会开出来的聘牧资格高还是不高呢?从现实来说,是过高了。有热心的神学生,没有办法达到那里提出的高水平。道学硕士+中英双语+三年北美牧会经验,初毕业的神学生最多达到两样就很不错了;可是真的完全达到这三种要求的牧者,为什么要去应聘呢?除非是自己已经服事了三年以上的教会无法留他,或是说他“混不下去”了,那样的情况下,应聘的牧者要么就是深深受了前一个教会的伤害,要么就是有个人的问题;如何能很好地带领一家新的教会呢?一个真正对教会负责的长执,当然不能降低“标准”,但真有达到“标准”的,敢不敢接受又成了另一个问题。

 

    但是从教会的建设来讲,一般的聘牧广告所提出的要求,又是完全合理的。教会需要属灵的领袖,从灵性上、学术上、经验上都要具备才是。任何一个教会都需要“亦牧、亦师”的领袖。所以,基本的道学硕士(或圣经文学硕士)是牧者的学术基础,特别是面对北美华人教会很多“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博士、博士后会友时,必要的知识结构的训练也并不是过高的要求。“学生不能高过先生”,特别是带领初信主的知识分子,仅仅用“爱心和服务”是远远不足够的。注意,这里是聘牧,不是选长执。

 

    语言以及北美牧会的经验当然也是很关健的。很难想象一个教会的牧师,不会讲英文、不会开车,在北美如何牧养、探访会友,如何与其他教会,特别是周边教会的牧师联系,组织各种教会内外的福音工作。

 

    从一个教会的角度来说,真正要解决牧者的需要有几个最基本又是最需要的方式:

 

    一、从教会内部选召、鼓励、支持年轻人去读神学。这样他们在就学之时已经有教会了,他们毕业之后不必去“找教会”;教会也不必接受一个“空降来的”牧者。双方有很好的磨合,节省了很多人事的冲突和教会内耗。同时牧者一边牧会,一边有针对性地学习;学业、经验和众人喜爱他的心一起增长;其实发现、训练“接班人”本来就是一个教会的主任牧师和长老的本职工作之一。(也说明聘牧,并不是一种健康的方式。)

 

    二、教会要好好对待牧师,建立健康的“教会文化”;不要让牧师当“小媳妇”;很多长执都不愿意自己的儿女读神学牧养教会,因为他们自己对待牧师不公正。长执恶待牧者的结果,就是自己教会的会友及子女都不会去做牧师。牧师在蒙召的时候当然是奉献自己的全人,不在乎生活和收入了;但并不能如此就尽力苦待传道人。如果牧师的生活、收入相对稳定,对教会的现在和将来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三、从整体上建立一个热爱“神学教育”的文化。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有条件、有时间去接受神学训练。让更多人能够达到“聘牧广告”的要求。不一定每一个读过神学院的人都会成为牧师,但当有更多的人受过神学训练时,起码在“基数上”就有一个广阔的范围。

 

    这一点仅从我个人在北美读神学时的体会举个例子。我当年所在加州的神学院最早是由韩国人创立的,我就读时仍然有很多韩国教会支持这家神学院,有一点很特别的就是,如果某一科目的教授外出(安息年、讲学什么的)一定会有韩裔的教授来补缺;虽然是补缺,但授课水准绝不打折扣。从希伯来文、希腊文到宣教学、心理学,每一科都能找到对应的教授,并且不是博士就是博士候选人。我是在考虑国内的神学培训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这个现象后面的不简单。注意:那些的代课教授很多都不是牧师,他们在各自的教会里面仅仅是个普通的会友。这么多的神学博士是怎么出来的?好像一抓一把的样子。反过来,为了照顾中文的学生,学校也开了一些中文课,但就我所知,中文课从来就没有开全过,因为很多课根本找不到讲中文的教授来教;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个别的学生读了七年都不能修全毕业的原因。

 

    后来有位希伯来文的代课教授,姓片,他当时不到四十岁,每次上课只带一本翻得烂烂的希伯来文圣经;他告诉我说,在韩国有很多人有神学的学位,所有的母亲都以送自己的孩子读神学为荣。并且他还告诉我(下面是原话):如果在釜山一间三十人的教会帖出聘牧的广告,第二天前来应聘的队伍会从他们教会的门口一直排到汉城。

 

    这也是为什么小小的韩国成为世界上差派宣教士第二大国(仅次于美国)的原因。因为太多达到要求的牧者在韩国已经找不到可以服事的地方,所以他们自然走向世界其他未得之地。

 

    反观今天的华人教会,无论是北美还是其他地方。“读神学”往往是“实在不行了”的最后一个选择。多少神学生的见证不是因为“走投无路”了才听见神的呼召吗?为什么上帝的教会不用最优秀的呢?为什么不像戴德生、司布真、甚至马丁路德那样的前辈们,从十几岁就立志去事奉上帝呢?我们牧者有多少次在自己教会里面呼召那些廿岁上下的年青人去事奉上帝呢?

 

    所以要从根本上面对牧人缺少的问题。不是降低我们的标准,而是培养更多的人达到甚至超过这个标准!这不是一个人的工作,不是一个教会的工作,而是神国度的工作,是众教会都要为之努力的事业!一孔之见,随想随写。不当之处,见谅。

 

骆丹尼  来自中国大陆,传道人,现在北美牧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