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受伤的师母
2016/10/7 9:57:13
读者:4424
■李道宏

生命季刊 总64期 2012年12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聘牧广告与受伤的师母

 

/李道宏

《生命季刊》第64

 

本堂诚聘具以下资格牧者:

 

(1) 有牧养心志、善于关心照顾,也能与团队配搭服事。(2) 能在北美教会服事至少五年,道硕或相等学位,并具丰富人生经验。(3) 能以国语讲道并操流利英语,若能说粤语更佳。(4) 有讲道和教导恩赐。(5) 夫妻能一起参与事奉。欢迎申请或推荐。

 

那天,收到一个朋友寄来的电邮:

 

这个主日是我们在这间教会最后一次聚会。我们都需要休息一段日子。过去几年,我也学习到如何做一个师母,谢谢你的代祷。

 

看到这短短两行字,心里想着他们的心灵必定受了重伤。虽然我早已听闻他们的事情,却仍然十分难过。接着,我找到朋友教会的网站,竟然已经刊登上面的那个广告了。想到他们仓促离开教会,一定有许多不愉快。

 

我回复电邮:若你不介意,过两天我们在电话上谈谈,好吗?

 

你们教会的动作好快,我看到他们已经刊登聘牧消息了。是教会请你先生离开?还是你们气得留不下?我大胆直问。

 

教会里有人挑剔他,说他的讲道……又有执事抱怨他……甚至还有人含沙射影说他不够资格做牧师。”我这位老朋友毫不隐藏地诉说缘由,也许因为不是面对面的倾谈,所以比较容易说出心中委屈吧!

 

我想到他们教会在网站上刊登的聘牧资格,说穿了,那些实在是聘请超人的条件,如果主耶稣来申请,是否够资格也很难说吧?而我的朋友也必定与教会长执没有处理好对彼此的期望吧!

 

他几乎每天回家都抱怨!我也不对,不但没有好好鼓励他,还比他更生气,认为教会领导者在玩弄手段,不体会事奉者的劳苦,埋怨地说:‘算了!我们就放弃教会的事奉吧!’我甚至怀疑神到底有没有呼召我丈夫,或许祂也没有呼召我成为师母!我时常怀念自己昔日的工作,薪酬高又有成就感!我干嘛要放弃,陪着他在教会中受气!看着他那样失去喜乐,我真是很难过……”她说。

 

许多教会有牧者无法长久牧养的问题。牧者来来去去,教会方向不统一,对教会的成长有极大的伤害。当然,没有一间教会没有同工和人际关系的问题,但如果每次牧者不愉快离开,这不但让弟兄姊妹失去投入参与的心志,甚至会使一些肢体因难过而离开。

 

这样的光景有多久了?我打断她。

 

我问一位主内长辈:‘到底我们有没有弄错?我们的呼召是正确的吗?我们好像根本不适合教会的服事。’但那位年长的师母说:‘神的呼召是没有后悔的。’她也指出我的错误,每当我丈夫因为教会的抱怨而生气时,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但我却没有为他开导,帮助他走出困局,反而比他更生气……这样的事情已持续发生好几年了!”她说。

 

是这个教会没有看重牧者的身份,轻视了他的恩赐?还是我的朋友不够成熟,缺少谦卑?或得罪了教会某人?……我心中不免浮现许多问号,却没说出口。

 

除了你之外,牧师还有其他可以分享、分担的朋友吗?我问。

 

我们有几位比较成熟的朋友,但不是我们教会里的肢体,他们会为我们祷告,很可惜还不算是可以完全倾心吐意、一起在主里祷告的朋友。

 

我听着她的话,留意到她多次用了但是很可惜这些字眼。

 

是不是弟兄姊妹认为牧师是教会来的雇工,认为牧师比他们属灵,所以不需为牧师祷告?说实在的,牧者若没有得着祷告的支持,许多时候都会孤单无力,缺少胆量,并且遭到恶者攻击。

 

教会的领袖没有关心牧师吗?这是他们的责任!我深知道牧师和同工的关系出现问题,绝不是朝夕之事。

 

同工之间各有不同作风,教会也有传统做法,有些很有影响力的人,总是误解我丈夫的正直是与教会的立场对立。我知道我先生没有处理过去的伤痕,内心的苦毒也没有认真对付;说真的,我们教导别人要宽恕,要将左脸也让别人打,但是我们却做不到,或是没有做到吧!她说。

 

你们教会不会分裂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有些弟兄姊妹说:‘教会赶走牧师,我们就去开新的教会,大家多奉献一些,另起炉灶。’还有人问我们:‘你们下星期到哪里聚会?我们跟你们走。’这些都是我们关心多年的羊群,实在舍不得。”她的声音听来有些哽咽。

 

千万不可这样做,出于苦毒分裂的教会,一定不健康;再者,带着敌对或是竞争的心态聚集,那不是好的见证。我将自己的观察告诉她。

 

教会要求牧者这么高,又要有工作和人生经验……盼你不介意我这样问,你们满意教会给的待遇吗?”我知道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

 

保罗劝教会要敬重在教会中劳苦的,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如果我们感受到被敬重、被尊重,怎么会离开呢?她说。

 

为什么你问得这么深入呢?她突然回问我。

 

我也是来自第三代的传道人家庭,也是在教会中长大,你提到教会中的政治,我是亲身经历,我也看过父母曾经面对与你们类似的情况。父亲离开教会,到另一间教会,那个不愉快的经历,我到如今还不能忘。我说。

 

你们不会就放弃服事吧?我赶紧问。

 

我们需要安静休息一段日子,好为我们未来的服事祷告。她挂上电话后,我仍为她说的那句话,久久不能释然──

 

服事上帝容易,服事人才是困难。

 

李道宏 来自台湾,提前退休事奉神;现为牧师,在美国牧会。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