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深度文章:关于“聘牧讨论”的感想
2016/10/7 9:59:36
读者:4285
■辛立

生命季刊总第65期  2013年3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关于聘牧讨论的感想

 

/辛立

《生命与信仰》第65

 

编者按:前天生命季刊微信发了一篇名为《一个梦想》的文章,探讨聘牧问题,本文以及第三篇文章皆为针对那篇文章的回应。

 

一些北美华人教会通过刊登广告的形式聘请牧师,是在特定环境中的需要。牧者园地的有些讨论,将教会在解聘和续聘时的激烈矛盾,教会、同工和牧者之间的伤害等,都和聘牧的标准联系在一起。根据统计,在北美造成传道人高频率更换事奉工场、甚至放弃事奉(attrition1的前三个原因是:1.达不到教会或个人的期许,2.道德品格缺失,3.家庭困难和压力。北美的各宗派和独立教会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些较成熟的教会对那些被其他教会解聘,却愿意继续事奉的牧师们提供生活费用、总结经验、走出低谷、重新装备的机会,为的是更进一步地坚固和深造神国的工人。教会带领者和会众们清楚地知道:从失败和跌倒中学习,是生命成长不可缺少的一步。

 

一、北美华人教会的两个特点

 

我们北美华人教会是北美整体教会的分枝;教会比较常见或常用的聘牧方式虽然有自身的特点,却深受近几十年来北美教会两种发展趋势的影响:第一,学园传道会的发展模式。第二,独立教会的兴起和发展。

 

北美教会的这两种发展趋势从70年代中到80年代开始长足发展,北美华人教会深受其影响。为什么?这和我们自己教会的历史背景有关。早期中国教会虽然多由西方差会或宣教士建立,但在1940以后影响较大的几位领袖,比如宋尚节、王明道、倪柝生、贾玉铭等,都没有专属于某个西方宗派,都和正在兴起的自治、自传、自养的独立教会运动相联系。1947年代的大学生归主运动则以知识分子为主、为神国培养了一批将来的领袖,却没有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在建立教会上。所以,北美教会的独立教会运动和学园传道会的新趋势,很容易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即将兴起的北美华人教会。这样的影响主要表现为两方面。

 

第一,北美的华人在1949年之前很少有普遍且独立的教会。到了6070年代,东南亚、香港、台湾的新移民开始以学生的身份踊到北美,在求学的同时开始广泛的接触基督信仰。在他们中间虽然有基督徒,所占的比例不高,且多有学园传道会或学生事工背景。早期教会领袖和后来兴起的团契带领者或传道人也多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工作也多限定在新移民的知识分子群体和校园范围。

 

这些基督徒从有异象开始,通过有目的与华裔非基督徒的个人接触、进而传福音,逐步建立查经班或者团契;直到人数和金钱奉献等增长到了一定程度,聘请专职牧者的需要就随之产生。早期的团契和初期教会虽有经过北美神学院系统训练的牧者、也有从海外聘请的牧师。相比之下,大多数由查经班转型的教会主要带领者,较少走全职奉献、系统接受神学训练的道路。这就使得北美华人教会建立的过程,基本属于学园传道会的建立教会模式和步骤:先有异象、再传福音、继而门徒训练、最后则是建立教会和领袖培训。并且华人教会的传福音对象和组成者,是比较单一的华裔族群:知识分子、中产阶级和新移民。

 

和北美本土的学生事奉相比,华人的校园事工有自身的特点。北美本土的学园传道会多是在当地教会支持下工作;同工平时一起在校园事奉、以学生为主要对象;主日都回到各自不同的教会。成立独立教会的异象在具体落实中,意愿不甚强烈。学园传道会的领袖层对事奉者必须接受完整的神学训练持保留态度。华人的校园事工在部分程度上接受独立教会和学园传道会的特点,取舍的标准都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华人基督徒在成立团契并稳定后、就计划从美国教会中分离出来,进而成为独立的华人教会,带领者则以兼职事奉的同工为主。华人教会对全职事奉者的神学装备要求的标准很严格,因为教会成员多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但是对兼职带领者的要求则继承了学园传道会的传统,不要求系统的神学训练。这就将北美教会和学园传道会的双重特点,从自己需要的角度继承了下来。

 

第二,和北美主流独立教会的牧者相比,华人教会也有特点。美国教会的牧师多是有稳定的教会生活、有资深长辈的带领、经过基本的神学训练,然后进入具体的事奉工场,进而成为教会领袖。而我们北美华人教会则普遍存在着缺少如何聘请和培养成熟专职传道人(clergy)这一重要环节。补充这个缺环的方法,或是聘请北美以外的传道人;或是等接受神学训练的传道人毕业回来。与此同时,教会日常工作就由没有全时间专职奉献、没有系统接受神学训练的兼职者(layman)来带领。从教会发展的角度看,在有异像、传福音、门途训练这三步都较少产生激烈的矛盾,而在成立教会和领袖培训这两步则最容易出现冲突。关键在于:谁是新教会的领袖?由谁来培养领袖?如何培养领袖?是由现任带领教会的长执同工作为领袖,按照自己的经验来培养刚经过神学训练、没有牧会经验的传道人?还是由这些刚聘来的牧者、或没有经验的新任传道人作为领袖,通过神学训练来培训教会原有的兼职带领者?因为他们各自都有自身的优势:前者有治理的经验,后者有神学的训练。但各自也有不同的弱点。因此,在资深同工和新任牧者之间,在神学架构、教会治理、领导权柄、人际关系等方面,可能有各种各样潜在的矛盾、争端,甚至会导致教会分裂。

 

北美独立教会组织结构和模式的增长,也是从70年代初起步,到80年代逐渐长足发展。我们北美华人知识分子基督徒在从校园团契向教会转型时,正赶上北美独立教会在组织形式上开始脱离宗派的结构性变化,所以,很难避免不深受这一趋势的影响。因着这个历史特点,北美大多数的华人教会在组织形式上,基本都不隶属于任何宗派。我们的华人教会可以在神学观点认同的某种神学系统,但是除了少数宣道会系统的教会之外,很少有在组织上与我们所认可的神学系统和教会组织相互联系的。我们首先从组织上脱离了生养我们的美国教会、学园传道会或国际学生协会、进而独立;并且带着这种极强独立性的DNA,开始教会的成长。以致于后来在植堂时,即使在某一华人母会和所建立的新植堂分会之间,也很少有直接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

 

二、双重领导架构下的张力

 

北美主流独立教会的成立,一般是由具有领袖魅力的牧者带领;他们大多数也是在接受了最基本的神学训练之后,开始创建教会。而我们在北美的大多数华人教会,则多是由兼职的同工开始建立教会,再由被聘请的牧者加入,然后形成共同领导教会发展的双重架构。这就从组织形式上,形成了内在的张力。在形成教会带领者的成长过程中,兼职事奉的长执同工和专职事奉的传道人所经历的步骤很不相同。长执同工是从有异象、个人传福音、建立团契、门徒训练等逐步发展的阶段中,一步步走过来的。他们被会众认可的特点是:生命成长扎实、人际关系稳固、管理恩赐突出、神学训练相对薄弱等。而专职传道人进入事奉,则多是从呼召全职事奉开始,然后去神学院接受装备;毕业后大多没有经过属灵长辈手把手带领下的实习;在没有实际牧会经验的情况下,由应聘或者回到原来教会的方式进入事奉工场。他们被会众认可的特点是:有清楚的呼召、愿意委身、有神学训练的基础,但在处理事情的能力和人际关系等方面嫩一点儿。现在的问题是,谁是教会领袖?长执同工或专职牧者?我们常把这两类带领者成长过程中的优点浓缩在一类人身上,要求他们达标。不论是谁,要符合这些标准都挺难的。

 

在学园传道会和独立教会运动影响之下,北美华人教会形成了自身的特点。特别是兼职领袖和专职领袖的形成,都是因应教会的实际需要和80年代以来北美华人教会迅速发展的现状,这就使得这两类领袖群体进入教会事奉的模式各有不同。从理想上来说,这两个群体都必须以品格操练进入事奉。但从实践上来看,一个群体是以教会实践中的人际关系、品格成长和管理恩赐为特点。另一个群体则是以理论学习中的知识增长、明白神的呼召和神学训练为特点。如果能够将这两者和谐地结合起来,对教会的发展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对会众的生命成长会非常有帮助。

 

然而,牧者和长执的关系如果处理的不好,长执同工和专职牧者之间的张力,就很可能冲破两者之间的和谐度和容忍度,造成许多矛盾,带给教会、会众和事奉者伤害。这是北美华人教会普遍存在的问题:教会领导阶层的冲突与和谐,成为教会发展、基督徒属灵生活、广传福音等事工的交织点。从教牧园地关于聘牧的讨论中,我们看到不少负面的影响。因而,本有可遵循的圣经教导,在具体实行方面却出现了不同角度的理解和诠释。本应是牧者与同工在磨合中学习建立和谐关系,却因出现了意见不合的裂痕而无法修复。本是牧长们应该遵守合乎圣经教导的教会传统或会章,却成了检查牧师是否合格的标准和规条。本应是牧者的生命成长和长执的生命成长彼此激励,却成了自己以为属灵而彼此不相容忍。教会本应是属灵带领者与被带领者的合一见证,然而,有一个好的属灵领袖却成为会众和同工们的梦想,如此等等。

 

三、个人的经验之谈

 

我是1989年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美国,1990年转为学生后,在校园接触到福音,接受耶稣作为个人的救主。在信主的23年成长过程中,我的属灵生命成长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信主和受教阶段(前6年)。1990年复活节,我在北卡州一间美国教会受洗,一年多后转入新泽西州的若歌华人教会。在其间的5年内,坚持参加每主日的崇拜和周末查经,开始认识真理和金钱奉献。我最感恩的,就是神借着我在这些年不间断的听道、查经和学习,逐步去除了我旧有观念中的文化色彩,建立起合乎圣经的世界观。我的经验是:作为初学者,一定要受教。

 

第二,事奉和伤害他人阶段(中6年)。我们举家迁往北卡后,加入刘传章牧师新建立的圣经教会,成为同工、开始参与教会的事奉。我很会和会众保持良好关系,却敢于以爱心说诚实话的方式伤害教会的长老和新来的传道人。然而,借着神的恩典和属灵长辈的帮助,我愿意在神、在人面前具体地认罪悔改。这都有助于我后来的全职事奉。我的经验是:伤害了别人,必须当面道歉。

 

第三,全职接受神学训练、牧会和灵命成长阶段(再7年)。我们有神的呼召而委身全职事奉,接受神学装备。开始事奉时最难的就是老我如何被磨练、人际关系的进深学习、从自以为被伤害的苦毒中走出来,不要去伤害别人。特别是夫妻关系在事奉中的深化。在这一阶段我所学习的经验,就是从失败和各种阴影中,靠着神的恩典走出来。不要把牧者离开完全看成负面的现象。神会借着这样的方式让疲倦的双方各退一步,有空间和时间思考。神祝福愿意学习、重整旗鼓的教会、同工、牧者继续成长。

 

第四,国度心胸的逐步成长。2009年我们成为全职的海外宣教士,接触并体验不同的文化和教会生活,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和一生不断学习的必然性,开始明白国度的事奉必须有国度的心胸,学习在实际生活中操练。教会的历史、组织形式和成员都会形成不同的教会传统和带领方式;然而问题不在于此。关键更在于神的真理和恩典,如何经过我们生命改变和圣灵帮助,将福音传到地极,造福万国万民。2

 

新进入事奉工场的传道人必然会面临许多的困难。北美华人教会不少牧者成长的起点,多是从没有植堂牧教经验的平信徒、新信徒开始。他们走上事奉工场的起点是呼召,所缺乏的多是恩赐,特别是管理和人际关系的经验,许多人也没有口才。加上他们所要去事奉的教会,又多是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独立教会,已经有了经过多年而形成的长执同工带领模式,要融入教会生活,继而进入领导团队,逐步成为属灵带领者,有一定的难度不说,更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给牧者成长的空间和学习的空间,是我们北美华人教会普遍缺少的意识;增强这样的意识,首先从我们教会的同工领袖开始。同时,给自己、给教会的同工、给会众生命成长的空间和时间。

 

造成这样现实的原因之一,是我们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独立教会的形成和成长形式。我们有许多自己在成长过程中摸索出来的经验,并且很看重它们。我们在成长过程中,很少有直接在生活和事奉方面的属灵长者手把手的带领;我们既没有一个具有属灵权柄和组织结构上的高层领导,来帮助我们协调和解决现有的矛盾或困窘;我们也不习惯、甚至不愿意这样的领导来校正或带领我们。我们喜欢用自己的领受来解释圣经,来带领教会,来处理上下级关系;我们在神国里的心胸也因此而受到了限制。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过于强调聘牧的实际需要。北美华人教会之所以需要聘牧,首先是针对事工的需要,教会聘牧目的性太强。在我们长执、会众的观念中,聘牧就是要牧者来做主工,而不是让牧者来成长、特别是随着牧者的生命成长、带动教会和会众的生命成长。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要求:牧者必须做工,用做工的果效来证明你的呼召是真实的!这样的认识和要求当然不错,但是不全。因为生命成长就是事奉神,为主做工也是事奉神。这两者不是如何保持平衡的问题;因为一讲平衡就把它们放在对立面。这两者都应该包含在完整生命的整体性上。不是缺一不可,而是原本为一。有了牧者的生命成长、有了长执同工的生命成长,有了教会带领者们共同成长的事奉,会众的属灵生命和实际生活必然会长进;教会必然会发展。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胸就会广阔;处事为人、言行举止的态度就会满有耶稣基督的馨香。

 

四、圣经的基本原则

 

对教会领袖虽然有许多要求,汇总起来主要就是三方面:品格、能力、我愿意。在北美华人教会中,兼职的长执同工的主要优点是品格和能力;他们在长期的工作和事奉中,建立了各种人际关系和属灵经验,但很少有愿意在青壮年时期放下一切工作、委身于全职牧会或海外宣教。当然,这样事奉是神所喜悦、所重用的;但和全职事奉仍有不同。而专职传道人的特点是品格和我愿意,他们要学习的就是在实际的教会生活中,逐步在能力方面成长。品格、能力、我愿意的简单总结,我用两位英国神学家的观点,他们是约翰斯托德(JohnStott)和莱斯利纽比金(Lesslie Newbigin3

 

斯托德从第一次洛桑会议就提出在普世宣教时,要学习耶稣在差遣门徒时的教导和榜样:耶稣又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你们赦免了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约202123)耶稣将赐平安、奉差遣的榜样、圣灵的工作和属灵的权柄结合在一起,特别强调奉差遣的榜样: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我们事奉的基础是效法耶稣。

 

纽比金在印度宣教多年后回到英国,看到这里已经成为福音的硬土,首先提出福音重新传回西方国家的需要。在总结西方教会在宣教事奉的经验时,他指出一些宣教机构只引用马太福音281820节,并将其孤零零作为大使命所引起的偏差,进而提出完整宣教的思想。他认为,将大使命理解为训练门途、教导和施洗,常常引发做、做、做doing)的误解,忽视了培养内在生命的真诚以及与神建立和好关系的生命形态(being),和对神的认识(knowing)。同时,纽比金非常注重全面引用圣经经文的重要性,深刻地提出品格(being)、能力(doing)和知识(knowing)不是三部分,基督徒的生命也不是保持三方面的平衡。这三方面是完整生命的全部分,缺一不可。

 

所以,按照保罗在教牧书信的教导作为标准去衡量长老或传道人,非常好;但是在应用时,最容易产生的偏差就是把圣经教导片面化、条件化、甚至律法化。按照这两位学者的理解,耶稣在约翰福音中所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唯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以及马太、马可、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等处有关的经文,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是完整的大使命: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我已经为你们树立了榜样,并且赐下圣灵作为随时的帮助;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我必与你们同在。我们事奉的眼光和基本原则,要直接定睛于我们的天父和主耶稣;事奉从认识神的属性、效法神的属性开始。

 

聘请牧者的原则也同此理:牧者是耶稣基督的跟随者、效法者、服事者。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的属性真实地活在我们生命中,祂的荣光照亮我们的身心灵,我们才能为主做工。成为神合用的器皿就是效法主耶稣(being)、认识主耶稣(knowing)、事奉主耶稣(doing)。这一切,都是从对耶稣属性的认识和效法开始。教会领袖应努力获得的从神而来的品格就是爱、怜悯、荣耀、恩典、忍耐和舍命。

 

神就是爱。传道人的爱心,是源于神主动付出和给予的爱。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是我们最熟悉的经文,也是我们事奉中最薄弱的环节。爱的付出,就是将最好的、最宝贵的给予不配的人。我们的事奉就是学习将最好的给予会顶撞、甚至背弃我们的人。没有这样的心志,就没有事奉的起点。

 

神满有怜悯、恩慈、荣耀。当摩西在山上40天时,以色列人铸造金牛犊、离弃了带领他们出埃及的耶和华神。但是神垂听了摩西的祷告。摩西求神显出你的荣耀给我看。神在显现时特别将荣耀、恩慈、怜悯和恩典联系在一起:我要显我一切的恩慈从你面前经过我的荣耀经过的时候,我必将你放在磐石穴中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出346)。神的属性就是怜悯、恩慈、荣耀。我们的事奉离不开神的怜悯和恩慈;也必须彰显神的怜悯、恩慈和荣耀。建立教会最需要的就是求神的恩慈、荣耀和怜悯在我们中间,让世人看到这是一群蒙福的子民。这样的群体见证,常常是通过我们合一的事奉才能领受的。

 

神的属性就是恩典。保罗所传扬的福音紧紧地扣住神的恩典。我们本是死在过犯之中,因着神的怜悯和大爱,使我们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更要将祂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后来的时代看。(弗27)我们蒙恩得救,原是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所行的。所以,蒙恩得救的人最基本的特点就是按照神的旨意去行善,去为主作工、活出与恩典相称的新生命;见证主的恩典是我们的福分。

 

神的属性就是宽容和忍耐。我们蒙恩得救、行走天路的基督徒,虽有属天的新生命,也有老我的困扰和世俗的牵累。我们离不开神的恩典、怜悯,特别是神的宽容和忍耐。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神宽容并忍耐地等候罪人悔改,不仅仅是对没有接受主耶稣为救主的人,也针对我们已经成为基督徒、却陷于罪恶的困扰和牵绊、活不出与恩典相称生命的人。面对神的忍耐,我们应有的态度就是不要再伤祂的心,不要在祂的家中再做伤害神的儿女、伤害教会合一的事。具体就是对被帮助者的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就不至于羞愧。没有忍耐作为起点的事奉是带来羞愧的事奉;因聘牧和争斗带给教会羞愧,多是缺少忍耐或吃亏的心志。但我们若盼望那所看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属灵领袖在凡事上操练宽容、忍耐;特别是面对眼前看不到结果的事,或似乎看不到改变的人。

 

从耶稣基督的教导和实践、到历世历代信徒的见证,都特别注重好牧人事奉的基础,就是为羊舍命;因为圣洁的主为我们舍命。耶稣教导我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随我。(太1624)现在许多人在解释这段经文时,常把十字架描述成自己生活中的困难、别人对自己的误解、甚至配偶之间的吵架。在用图画表示时,或是一群人和耶稣共同扛一个十字架;或是一群人各背各的十字架、跟着背十字架的耶稣。这些都不是耶稣时代的听众、在听到舍己十字架时的理解。对当时的听众来说,舍己就是舍弃生命;背十字架就是将十字架背到行刑之地、然后自己被钉死在上面。不是十字架的结局、只是其中的一个过程,才是结局。为羊舍命就是甘愿为羊去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耶稣,就是效法祂为羊去死。有了这样的心志就立定了事奉的根基。

 

六、小结

 

神的教会需要认识耶稣(knowing)、效法耶稣(being)、事奉耶稣(doing)的领袖来带领,这是神的心意和圣经的一贯教导。神在万民中拣选亚伯拉罕,在万人中拣选摩西,在牧羊人中拣选大卫,在渔夫税吏中拣选使徒,在罪人中拣选罪魁保罗,就是要兴起领袖,带着神的子民去争战、去传福音、去彰显祂的荣耀,使万国万民都敬拜祂。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在主未来之前的将来也如此。然而不同的是领袖产生的形式。

 

对于迅速发展的北美华人教会来说,聘牧、登广告列条件寻找牧者都只是形式。这反映出教会需要合乎神心意的牧者来带领的急迫性。对于看到这样迫切性的基督徒,无论是寻找者或被寻找者都是合乎神心意、且为神所喜悦。千万不要因为聘牧中所遇到的挫折,就灰心丧志、甚至互相怪罪。因为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耶稣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638

 

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之间的失衡,是从耶稣时代直到如今的持续现象。但是很奇妙,耶稣没有把流离失所难民遇到的困难都解决了;没有说我给你们多少工人去作,没有说我来培训你们去作;而是说你们当求庄稼的主!不是耶稣把收割的责任推卸给我们,不是培训不重要;而是耶稣把出自怜悯的心向神求作为工人的起点。有了主人属性中的怜悯、看到主人眼中的需要,就会在呼求时生发一颗成为事奉者的心;就会明白神的心意。神赐福合祂心意、明白祂心意、按照祂旨意去行的人。聘牧的教会、会众和应聘的牧者都要有这颗怜悯失落灵魂的心,这样,我们就有了耶稣基督的心肠,就有了事奉的共同基础。就会在爱中同心合一,在传福音时满有喜乐,在忍耐中结果子,在宽容中学习饶恕,在失败中彼此鼓励,在成长中看到主的荣耀,彰显主的荣耀。

 

我们每个人或每间教会事奉的果效可能不尽相同,我们都会在恩典中为主做工,也会因老我的搅扰做一些不讨神喜悦的事情。不是做好做坏不重要,而是要有超越的眼光。4我们要学习超越人的有限性,看到神在任何时代都会兴起祂手中的工人成就祂的旨意。在聘牧和领袖培训的教会事工中看到神超越的作为、顺服神的心意,是我们所要学习的。

 

注释:

1. Rob Hay: “Worth Keeping”; William Taylor: “Too Valuable to Lose”. 全职事 奉者流失/Attrition所牵扯的面很广,就不在本文论述。

2. Dr. William Taylor: “Ministry Training in Global Multi-Culture Contexts”课堂笔记。

3. John Stott: “The Cross of Christ”; Lesslie Newbigin: “The Gospel in a Pluralist Society”

4. 陆苏河教授:解经有路:旧约的历史观

 

辛立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牧师。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