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对说方言的疑惑
2013/9/11 14:22:33
读者:16396

 

 

问题:刚刚读了贵刊发送的文章《走出迷宫2》,我有一些问题不知道贵刊能不能帮助解答?文中作者提到练习印度瑜伽术反应的时候,我想到09年我刚信主时在教会一位阿姨教我说方言的经历。那时,每个周六晚间青少年聚会结束后,教会都会让高三的高考生留下来为学习和考试祈祷。当时有一位阿姨多次为我们用方言祷告,出于好奇,我们也想用方言祷告,阿姨就教我们怎么说方言:她要我们闭着眼不间断、反复、快速地说哈利路亚,在说的过程中她用方言为我们按手祷告,然后我就发出类似于“路亚”的合成音“lua lua la la”的声音,并且意识里世界在快速旋转并带有眩晕感。之后我用这样的方言祷告一直持续到大一下学期,当时感觉这样祷告好奇妙好舒服。

 

在大学期间随着信仰的成熟,我知道这是假方言并且停下来不说了。可随后问题也来了,就是每当我祷告渐入佳境的时候,我的意识就会不清楚,意识里就会不断的旋转和眩晕,我不得不睁开眼停顿几秒,然后再祷告就静不下心了。
请问贵刊我该怎么解决?

 

刘传章牧师回答:

 

  提起方言,我也算是快要说方言就停下来的人。多年前,在一个灵恩聚会中,讲道者要想学说方言的人(注意「学」字),都站出来排一长排,然后要他们说「哈利路亚」,愈快愈好。其中有一个年轻人,考大学失败,灰心,来参加聚会(是我的学生)。正在说「哈利路亚」时,口吐白沫,(我正站在他旁边),被鬼附。在此暂不多提他的事。那次在场学说方言的人,我没有听说或看见当场说方言的人。次日聚会仍然继续,不过是小型的,他们那伙人还是在教人说方言,我因当时是在帮做翻译 (英翻中),也跟着说「哈利路亚」,愈说愈快,我的舌头要开始失控,卷起,颤抖,就在那霎时,我停了下来。「哈利路亚」说快了就可能发出舌音。

 

  现在我来解释方言

 

  方言有两种:一种是舌音,就是舌头失控所发出的声音。另外一种是别国的话,就是有人说,有人懂,当事人在说(哥林多教会),自己却不懂的一种外语。

 

  使徒在五旬节所说的是别国的话 (乡谈 dialect διάλεκτος) ,并且是十五个地方的人都能听懂的话,这就是真正的方言。哥林多前书所用的 γλῶσσα,tongue, 中译为「方言」 也是听得懂的话 (请看 Miracles, are they for today? 一书,对字用法意义有详尽的解释)。本文限于篇幅不能多说。

 

  今天一般人所倡导的方言,其实是舌音。关于舌音有几点要留意的:

 

  这种舌头颤抖而发出的舌音,在异教中也盛行,可见不是出于圣灵。

 

  当舌头发无意义的声音(lua lua la la), 会使你有眩晕感觉得好舒服,因为人的思维能力停止了,用方言祷告不是为了舒服,陶醉。我在极痛苦的时候,发出无意义的唉哼,也很舒服。

 

  圣经没有教说方言这一课,方言的恩赐是圣灵随己意分赐给各人的。岂都是说方言的吗?舌音可以学但方言是圣灵所赐的。圣灵依然作工,方言恩赐已经停止,五旬节没有重演。

 

 「就是每当我祷告渐入佳境的时候,我的意识就会不清楚,意识里就会不断的旋转和眩晕,我不得不睁开眼停顿几秒,然后再祷告就静不下心了。 」这就是像人学会了骑自行车,一上就会走。舌音对你有一定的影响,要解除它的困扰,就像骑自行车,以后去任何地方就改用别的交通工具。当你「意识就会不清楚,意识里就会不断的旋转和眩晕」时,「就睁开眼停顿」一下,然后要靠圣灵使你能再继续祷告下去。这需要一段时间的操练。成圣需用功夫,何况祷告呢?求主帮助你得胜。

 

  盼望下面这篇文章能够进一步帮助读者:

 

 

圣灵充满与说方言

 

刘传章牧师

 

  一般人都把圣灵充满与说方言放在一起,这是圣经没有记载的。使徒行传有十次记载「圣灵充满」(在原文有五次,原意是「满了圣灵」),但没有一次与发舌音或说方言放在一起,并且这些被圣灵充满的人或满了圣灵的人,都是信主,被主所已经用的人,不是没有重生的人,或初信的人。为了确切起见,把这些经文开列如下: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二4)

「那时,彼得被圣灵充满,对他们说」(原文是「满了圣灵」)(四8)

「祷告完了,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四31)

「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原文是「满了圣灵」)(六3)

「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圣灵充满的人」(原文是「满了圣灵」)(六5)

「但司提反被圣灵充满」(原文是「满了圣灵」)(七55)

「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九17)

「这巴拿巴原是个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原文是「满了圣灵」)(十一24)

「扫罗又名保罗,被圣灵充满,定睛看他。」(十三9)

「门徒满心喜乐,又被圣灵充满。」(十三52)

以上十处的记载,只有第一处与话语有关,但不是说「方言」,而是「别国的话」。

 

 

  在新约路加福音提到四个人被圣灵充满﹕1.施洗约翰「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一15)。2.「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一41)。3.「他父亲撒加利亚被圣灵充满了。」(一67)。这是一家三口都被圣灵充满,约翰在母腹里,当然不会讲话;以利沙伯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一42),她不是说方言。撒加利亚被圣灵充满,「就说预言」,他的预言记载在路加福音一章68-79节,清清楚楚的,不是方言。

 

  另外第四位就是主耶稣﹕「耶稣被圣灵充满」(路四1)。主耶稣被圣灵充满以后,没有说方言,而是被圣灵引到旷野去受魔鬼的试探。

 

  在书信中惟一的一次记载「被圣灵充满」是在以弗所书五章18节。那里是要人不要被酒充满,乃要被灵充满(原文无「圣」字),意思是不要被酒控制而放荡,乃要被灵管理而赞美感谢神。

 

  新约圣经只有三卷书提到方言—马可福音,使徒行传及哥林多前书。

 

 

方言与舌音

 

  接着我们要给方言与舌音下定义。这定义不是我们人凭己意私定的,而是根据研究圣经文字的原则来定的。释经学有一句话说﹕「用法决定它的意义」(Usage defines its meaning)。就是说,这个字在圣经里使用时,它的意思是甚么,在当时的社会,当这个字被使用的时候,它的意思不需要解释,人就会明白它的意思。新约圣经是两千年前写的文字,有些字的意义,我们必须明白那些字在当时使用的意思。当我们今天说,某人会说方言?那方言是指甚么?目前所有的现象都是「舌音」,不是「方言」,此点稍后再详谈。

 

  圣经所用,中文译为「方言」的一字是「歌拉撒」(Glossa)。此字的基本意义,名词的意思是「舌头」(Tongue),动词的意思就是「语言」(Language)。新约共用了四十八次。将此字译作「舌头」的,共十四次(可七33,35;路一64,十六24;徒二3;罗三13;林前十四9;雅一26;三5,6,8;彼前三10;约壹三18;启十六10);译作「各方」或「多方」七次(皆在启示录);译作「口」的有两次(罗十四11;腓二11);译为「乡谈」的一次(徒二11);「别国的话」一次(徒二4);译作「灵」的一次(徒二26)。其余的二十二次译为「方言」,其中除了马可福音用了一次,使徒行传两次之外,其他十九次皆在哥林多前书。

 

  由此看来,在保罗时代,哥林多教会是惟一说「方言」的教会。说方言,在保罗的时代,既不是众教会的现象与实施,我们就不应该把「方言」看成每一个人,甚至每一间教会都要实行的。保罗早就说了﹕「岂都是说方言的么?」答案当然是﹕「不都是说方言的。」

 

  我们再回到定义上来谈。「方言」是甚么?「方言」就是一种话语。中文圣经翻译的非常好,译经者没有把「歌拉撒」译作「舌音」,因为「歌拉撒」不是「舌音」,而是一种听的懂的言语,就像台山话,宁波话,温州话;这都是「方言」。所以,「方言」就是一种语言,是有人会说,有人会听的。启示录用的「歌拉撒」中文译为「各方」或「多方」,英译「语言」(Language, NIV),表示说各种语言的人。绝不是指发各种舌音的人。

 

  「舌音」从哪里来的?「灵恩」运动的开始与舌音有直接的关系。灵恩运动是因为有人发出了「舌音」,就以为那是「方言」,并把「圣灵充满」联在一起,所以就有了「圣灵充满」就会说方言,说方言是圣灵充满的证明。没有说方言就是没有被圣灵充满,就没有得救。许多荒唐的教导就层出不穷。「灵恩派」早已纠正了他们过去的错误教导,可是那遗害今天仍然存在,许多无知的妇女仍被迷惑,以为舌头颤抖几下就是说方言,被圣灵充满,那是自欺欺人的。

 

   根据语言专家的研究,「舌音」在异教,在邪教中亦有出现。那绝不是圣灵的工作。有些人追求主耶稣和圣经以外的东西,因为心里不满足,可能是与丈夫的关系恶劣,或者是孩子不听话,有的孩子不孝顺。也有的对自己的灵性不满足,想要追求「灵恩」。这些苦闷去那里找解脱?有些教会就提供人有大哭大笑,发泄感情的机会,能大哭一场,或大笑一场,常是很舒服的,有的就变成了习惯性。有的在那种聚会中,人家哭自己也哭,藉此机会,把心中的委曲哭出来。也有的不知道为啥哭。在痛苦中,喃喃自语或祷告,有些人因情绪激动,影响身体,舌头卷曲,继续发声,所发的声音,就是嘀嘀嗒嗒,有人就认为那是方言。其实那只是身体的,不是灵性的。这种情绪所造成的身体反应,任何信仰或无信仰的人都有可能,这就是为甚么在异教当中也有这种「舌音」或所谓的「方言」的产生。还有一种方法可以造成舌音就是快速的说「哈利路亚」,不一会儿,舌头就会卷曲,发出来的声音就是「舌音」,有人就说那是「方言」。

 

  但那不是圣经所说的方言,圣经所说的方言是话语,是有意义的言语。保罗说﹕「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林前十四18),这个多是次数多,还是种类多?两者都有可能是保罗的意思。若次数多,保罗不以次数多为强,他「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十四19)若是种类多,他也不以此自耀是语言天才。像在美国住惯了的人,回国时洋腔洋调,接电话时不说「喂」而说「哈啰」。这应是保罗的意思,当他压低方言的使用时,叫人不要以会说几句洋文而得意洋洋。

 

  我相信圣经里的「方言」恩赐,那方言是「别国的话」是神在必要时赐给人的,就像五旬节时,圣灵赐给十二使徒,在他们讲道时,十五个地区的人,用不同的语言,都听出使徒用他们「生来所用的乡谈」「讲说神的大作为」(徒二8,11),那不是求来的,也不是学来的,更不是教来的。在这里,使徒自己说「方言」(别国的话),但没有教导或要求听众说「方言」,这与今天的现象绝对不同。读经者必须留意。

 

  神是历史的神,也是今天的神,神行事,人不能限制,神可以给人方言的恩赐,神也可以不给人方言的恩赐。这是神的主权,任何超越神主权的教导,我们都要抵挡,都要力争,为「真道」争辩。今天的「舌音」不是圣经中所讲的「方言」,是属肉体的,与圣灵无关,与情绪和身体有关。这种「舌音」,不要拿来自欺欺人。

 

教会的立场

 

  本教会对方言的立场是禁止在公开的聚会「发舌音」,但圣灵若在必要时,为要使人能听神的话而赐「方言」的恩赐给宣讲者,我们就要称赞神的大作为。否则,任何「发舌音」的声音都是属肉体,情绪化的表现,与圣灵的恩赐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