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的大能在我们27年婚姻中彰显
2017/12/6 14:13:27
读者:1798
■堇薇

生命季刊 第77期 2016年3月

 

 

十字架的大能在我们27年婚姻中彰显

 

/堇薇

《生命季刊》第77期

 

哥林多前书1:18说,“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2016年1月1日是我们结婚27周年的纪念日。我愿意通过分享我们自己的真实经历来见证十字架在我们婚姻生活中的大能。

 

概括地说,我们27 年的婚姻生活是靠着十字架的大能不断经历“出死入生、不死不生、先死后生”的过程。从不认识上帝到信主是“出死入生”;信主了,并不是像童话故事里讲的那 样,“从此永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相反,我们虽然有了上帝儿女的身份,但我们的老我仍然不断冒出来,我们的私欲仍然会常常作怪,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天天背 起我们的十字架跟从主耶稣(参路9:23),每天经历“不死就不生、先死而后生”的天路历程,即靠着十字架的大能治死老我中的各种罪,好让耶稣基督所赐予 的新生命能够在我们里面活出来。

 

出死入生

 

我们结婚10 年后才信主(我们的信主见证见《生命与信仰》总第26期)。信主前,在世人眼中我先生应该算是个很成功的人。结婚5年之内,我先生就一步步实现了他的梦 想,拿到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今北京协和医学院)博士学位,去法国作博士后,后又到美国留学,在美国拿到学位后立即在美国联邦政府部门找到 一份薪水不菲的工作,文章发表了几十篇(甚至在世界最权威的医学杂志上发表过一篇开篇文章),并且在CNN上风光过一回,而且很快通过“职业移民第一类优 先”拿到美国绿卡,生了儿子,买了车子和房子,所有这一切都搞定了,他才31岁。

 

虽 然这一切看起来令人羡慕,但实际上,就像一个哲学家所说的那样,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无穷大的空洞,用世上任何东西都无法填满,除非请更加无穷大的上帝进入 我们心里作主作王,我们的心才能满足。没有上帝在我们心中的日子,我们常常设法不断设立所谓的人生目标来填满我们心中的无底洞。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体 会:你竭尽全力企图达到一个目标,有一天这个目标终于达到了,你却感到这好像也没什么,心里仍然感到很空虚。于是设立下一个目标,好使自己继续忙起来。这 就像口渴的人饮用盐卤,越渴越喝,越喝越渴,恶性循环。

 

我 先生曾经在一次证道中总结,人有三种罪是婚姻的杀手,即“自义、自怜、自爱”。其实,这“三自”问题不只是婚姻杀手,也是人类社会中众多争斗的总根源。我 们不信主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俩都是个性很要强的人,自义、自怜、自爱,骄傲得不得了。人的罪性在家中总是暴露得最彻底。在信主前的10 年里,虽然我先生在事业上不断地取得一个又一个的所谓“成就”,但在家中却无法把婚姻经营得像事业一样成功。物质上的东西虽然可以靠努力打拼、吃苦耐劳获 得,但在精神上,因为没有上帝在我们的生活中做主,我们靠自己的努力,越努力打拼就越麻烦,拼到最后家都快要拼散了。我们俩其实也都很想把家经营好,但是 越用自己的方式经营,情况就越糟糕。我们常常在一些很小的事上有不同意见时,双方都非常“自义”,觉得自己就是真理的化身,自己一切都是对的,都想辖制对 方来听从自己,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就大吵大闹,而且还会在“自怜、自爱”里不断地“千仇万恨涌上心头”。一次在大闹后的“冷战”中,我们双方都对对方极度失 望,意识到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于是提出离婚。正当我们的婚姻走到尽头,甚至感到活下去都没有意义的时候,上帝拯救了我们,我们开始去教会认识耶稣基督,我 们的婚姻也因此被耶稣基督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经历了“出死入生”的过程。

 

不死不生、先死后生

 

我们信主之前就像病入膏肓的癌症病人,尽管情况极其危险、随时都可能死去,但当医生宣布诊断时,我们却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没有病、或只是有一点点小毛病而已,因而拒绝医治。信主后上帝开启了我们属灵的瞎眼,我们才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危险处境,明白需要耶稣的拯救。

 

但上帝拯救我们,不是、也不会仅仅让我们得救而已。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10:10), 祂不仅要把一切信祂的人从死亡中拯救出来,而且要他们活出更加丰盛的生命来荣耀祂。但这丰盛的生命不是一夜之间就会长出来的,而是要首先经历钉十字架的过 程。上帝就像一位高明的医生那样,看到我们身上长着各种毒瘤。在我们自己愚昧的眼睛里,这些毒瘤看起来好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但上帝知道这些都是致命的东 西,只有动手术把这些东西统统割掉,我们才能真正活过来。我们如果不愿把自己的老我及一切的罪交给上帝钉死在十字架上,就不可能活出丰盛的新生命。就像当 年对以色列人那样,上帝要把“美好、宽阔、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参出3:8)赐给我们,但我们仍然必须靠着十字架的大能去与罪恶征战,才能得到祂的应许 之地。

 

1999 年信主受洗的时候,我们决定把生命交托在上帝手中,并在后来的与主同行中逐渐明白自己必须每天背上十字架跟随主,把自己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们不但要认 罪悔改,让耶稣基督这位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三日后战胜死亡而复活的生命之主作为我们的救主,而且也要顺服祂,让祂作我们生命的主,才能得到上帝 所赐的福气。在认识基督的过程中,上帝让我们看到,我们一切问题的根源是我们深入骨髓的罪性、以及由罪性生出来的罪恶所造成的。我们必须首先进入耶稣的 死,新的生命才能长出来。正如圣经所说的那样,我们必须“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10)这就是“不死不生、先死后 生”的道理。

 

我们家有一个特点就是经常搬家。我发现搬家是上帝训练祂子民的非常有效的手段,上帝把以色列民从埃及召出来后,让他们搬了40 多次家才带他们进入迦南美地,原因可能就是如此(参民33)。来到美国后我们首先到麻萨诸塞州,我先生在麻州完成学业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搬到了亚特兰 大,然后又搬到盐湖城,在这段时间我们完成了信仰的思考和挣扎的过程。1999年我们从盐湖城搬到密西根州的兰莘市,在那里受洗归主。信主后我们立刻在教 会属灵长辈的带领之下火热服事,开放家庭,接待讲员,去中文学校开查经班传福音;我先生还两次去德国短宣,向旅居在那里的华人传福音。除此以外,我们做得 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努力劝说吵架的夫妻信主,因为我们自己是吵架专家,对吵架很有经验,知道吵架的根本问题是不信主。那时我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们白白得 到了好处,也要努力地白白分享出去。

 

我们家老三小豆豆的出生,让我们的信仰受到一次严酷的考验。我先生把当时我们的心路历程写在了《天边的乌云》那篇文章中(见《生命季刊》总第35 期)。小豆豆是个唐宝宝,他的出生给我们信主后貌似“属灵”的生命带来了第一次真正的震撼。在这一过程中,上帝让我们看到,生活中的“苦难”,实际上是因 为我们心里的“美好”期待与祂的旨意有很大差别,从而心里非常不甘,由不甘而产生痛苦。根源是我们这些罪人在骨子里总想让上帝满足我们想要的一切,却无法 降服在上帝的主权之下。感谢主,上帝借着很多弟兄姐妹告诉我们,苦难实际上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化妆的祝福,我们也在上帝面前认罪悔改,主为我们这样不堪的罪 人在十字架上舍命,为要救赎我们脱离罪恶,得到更丰盛的生命,而我们因为自己的儿子有残疾,就不愿意接纳他。我们自义,认为我们这样“属灵”、这样“爱 主”的人却得不到上帝的“善报”;自私,怕小豆豆的残疾会影响我们以后的生活;自怜,认为小豆豆以后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无法承受的负担和辛苦。上帝借着弟 兄姊妹们帮助我们在这件事上治死了老我,使平安喜乐很快归回我们心中。上帝是信实的,十二年多过去了,祂的看顾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小豆豆,现在小豆豆都 长成大小伙子了,他真是上帝给我们的化妆的祝福,真是感谢主!

 

2003 年我们搬到密苏里州的哥伦比亚(Columbia),上帝继续带领我们走背十字架跟随主的道路。记得当时一来到哥伦比亚就很忙、很忙,但感谢上帝,许多靠 我自己一定做不到的事,靠上帝没有难成的事。当时我和教会另一位姐妹是周五团契饭食同工,我们俩都是三个孩子的妈妈,而且周间在我们家里还有聚会,“妈妈 组”在我们家聚会,“常青之家”在那位姊妹家聚会。我们两家当家的都是常常出差不在家,困难很多,但主的恩典更多。靠主的恩典,我们姐妹俩彼此配搭服事 主,度过了许多艰难却美好的时光。

 

在 哥伦比亚时另一个深刻体会是,夫妻共同服事是改善夫妻关系的良药(建议弟兄姐妹们试试看)。记得有一次我们的老我又在心里发动,正要吵架,但由于在我们家 聚会的时间就要到了,弟兄姐妹带着慕道朋友开始陆续到来,我们就赶快偃旗息鼓,张罗饭食、唱诗歌、分享、感恩、祷告,聚会结束时心里已经被喜乐充满。最让 我感动的是有一年感恩节,邀请了70 多个人来我家,我们夫妻俩的分工是我做饭、我先生负责带领唱诗歌和分享,聚会结束后,他很认真地问我今天他的部分做得怎样(因为我常常挑剔他)。但这回我 觉得还不错,就夸奖了他几句,于是他非常认真的跟我说:“看到老婆做饭做得这么辛苦,我就决心要把属灵的饭菜也做好,就很努力、很认真地为今天的聚会进行 了祷告和准备。”听了这话,我感动得眼泪都流了下来。我们基督徒聚会,除了把最好的饭菜与人分享,也要把上帝宝贵的道与人分享。有一句我们都很熟悉都经文 说,“上帝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这是上帝的心意,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合乎主用, 努力把上帝的道与人分享明白。

 

在 哥伦比亚这边,我们也有很软弱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忙得连读经、祷告的时间都没有了,感觉到灵里无比枯干和疲惫。服事如果离开了爱的源头,凭血气是无法坚持 下去的,于是老我中的“自义、自怜、自爱”又冒了出来,服事成了极大的重担,看谁都不顺眼,只好跟教会说我不想继续开放家庭让妈妈组聚会了。感谢主,人可 以软弱、退后,但上帝的事情从不受拦阻,祂感动教会另一位年轻姐妹把这副重担接了过去,开放她的家继续让妈妈组聚会,我记得那时她先生还没有信主呢。上帝 借着这位姊妹的奉献赐福她的家庭,看到她先生现在已经信主、全家人一起服事,我真是由衷地为他们感恩。

 

我 想跟大家分享在哥伦比亚发生的一件很不属灵、很丢人的事。一次,我们这两个貌似很“属灵”的蒙恩罪人又大吵了一架,记得那次起因居然是为了“先给谁的父母 打电话传福音”而发生了争执。吵完后冷战了好几天,我心里越想越气愤,越想越自己有理,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越想就越觉得没法再跟他过下去了。到了周五, 我也不想去参加教会团契了,但我事先已经答应要做点心,只好给教会师母打电话,请她帮我做个蛋糕带过去。我并不想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感谢主,师母常常 默默关怀陪伴我,很了解我,就问我:“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现在就来你家。”我知道师母来要做什么,所以坚决不让她来,但不一会儿师母就到了。我跟师母强词 夺理地说:“我知道基督徒不可以离婚,也劝过无数人不要离婚,但这次我一定要离婚。”然后就罗列了许多要离婚的理由。当我喋喋不休发泄我的不满时,师母打断我说:“我们一起祷告吧。即使你都对,也要学习饶恕,学习顺服上帝,况且在上帝面前没有一个义人。”我就知道她来一定会这样说,我真不情愿在上帝面前降服,挣扎了很久,师母先为我祷告,然后我又不情愿了很久,最后终于在上帝面前做了认罪悔改,愿意学习饶恕和顺服上帝的祷告。这样,我们夫妻俩又和好了。在这件事上,上帝不但又带领我们经历了一次“先死后生”的过程,还让我看到一个人平时无论看起来多么属灵,但一旦自我膨胀了起来,里面根深蒂固的罪性就会跑 出来,于是自己就想做上帝,就会犯罪得罪主。这是我在哥伦比亚四年多时间里学到的重要功课。

 

2007 年上帝感动我们回国传福音。为了回国传福音,我先生放弃了密苏里州政府一个高管的职位,找了一份“合同工”的工作,工资每年少了两万多美元;因为他是个 “合同工”,每年要多付一万多美元的税,加上当时正面临美国房地产崩溃,我们的房子放在市场上卖了两年半也没有卖出去,可以说经济损失惨重。但我们很清楚 有从上帝来的感动,只能顺服上帝的带领,把老我里面拜钱财为偶像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

 

回 到国内以后,我们很盼望有更多的人来认识主,有一段时间极其努力地想在我家建立起查经班,于是我们在工作单位、菜市场、超市、公交车、出租车上,努力向认 识不认识的人传福音、发单张、送圣经,竭力邀请人来我家吃饭、查经,但努力了半天,仍然只有几个人参加,而且流动性很大。经过很多伤心失望后,一次我先生 安慰我说:“上帝只给我们这么几个人,因为我们的能力只能给这几个人传福音,但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宝贵的,我们一定要好好努力,抓住这些机会。”感谢主,正 当我们灰心失望之时,2009 年,上帝极其奇妙地带领我们找到一间非常好的家庭教会。这间教会真理教导非常纯正,我们终于有了属灵的家。上帝也感动教会弟兄姐妹一起来兴旺福音。很快, 周五来我家聚会的人增加到四、五十个人,人员也比较固定,并且不断有新人加入,连周三晚上祷告会也有20多人参加。我们按照团契里人员属灵状况的不同分 组,周五吃晚饭以后大家先是在一起唱赞美诗,然后就分组查经。那段时间大家都觉得我们的团契非常好,有许多非常感人的见证,今天没有时间在此一一分享。

 

隔 段时间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这个团契很多人来自保险公司,有些人利用我们聚会来发展“人气”、卖保险、互相介绍生意。于是我们面临着一个重大考验。当 时我们心里很软弱,怕得罪了人而使我们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团契又回到从前只有几个人的光景。经过认真祷告,我们决定“顺从上帝、不顺从人”,在团契内郑重 宣布“团契纪律”:这个聚会场所是专门敬拜上帝的地方,只允许讨论属灵的事情,不允许在团契里有任何金钱交易和生意活动。感谢主,宣布纪律后我们的团契人 不但没有走掉,反而更加兴旺。很多弟兄姐妹真正信主后,觉察到卖保险的工作中有欺诈的成分,于是纷纷辞掉保险公司的工作,找到了其它在上帝面前不违背良心 的工作。到2011 年我们离开北京时,从这个团契信主、受洗的人超过20人,而且至今这20多人中没有流失一个,仍然在教会火热追求主、走背十字架跟随主的道路。这件事使我 们深刻反思: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时之所以有挣扎,是因为老我里面追求“成就感”的私欲出来作怪。上帝通过这件事把我们“为自己图谋大事”(参:耶45:5) 的私欲揭露了出来,并把它钉死在十字架上。

 

2011 年,我先生在国内的那份“合同工”工作因为没有钱而难以为继,于是上帝把我们带到了土耳其。在土耳其这个穆斯林人口占99%的国度里,传福音是个极大的挑 战。我们努力向我先生的同事、学生传福音,向我们的穆斯林邻居、朋友传福音,努力向在安卡拉为数不多的中国人传福音,为了就近给住在附近的中国人传福音, 我们从一个安静的高档社区搬到一个位于清真寺旁边的公寓去居住,每天早上四、五点种就被高音喇叭吼醒,于是他们起来向安拉祷告,我们就起来向耶和华上帝祷 告,求上帝让我们看到做工的果效。但是却很难看到传福音的果效,忙活了两年多,只有一家中国人后来搬到加拿大以后信主了。经过许多痛苦挫折之后,上帝让我 们再一次明白,传福音是祂的命令,是每一个基督徒无法推卸的义务,是讨祂喜悦的事情,但祂是全权的上帝,福音的果效不掌握在我们手里,而是掌握在祂手里。 当我们做工有果效时,我们应当欢呼“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并把一切荣耀都归给主,因为我们所做的只是播种、浇水、施肥的工作,真正使人信主得救的是上 帝(参林前3:6)。当我们传福音看不到果效时仍然要努力做工不懈怠,仍然要欢呼“哈利路亚”,感谢赞美主。主是窑匠我们是泥土,凭主意行,为主使用,是 我们的荣耀,也是我们当尽的责任。

 

2015 年,上帝又把我们带到非洲的乌干达。在乌干达有好几万中国人,绝大多数都不信主,许多人到非洲的唯一目的是要去赚钱(一些人甚至赚黑心钱、罪恶钱),向他 们传福音很难。我们面临的挑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我们呼吁弟兄姐妹为他们祷告,求真理的真光照亮人们心中的黑暗,使他们“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 自己”(约16:8),愿意认罪悔改、离弃罪恶,背十字架跟随主,得到属天的祝福。也呼吁大家为乌干达本地的人民祷告,这个地方虽然资源丰富,但因为贫 穷,卫生条件极差,常常会爆发传染病。乌干达人中有85%的人都自称是基督徒,但乌干达的教会有许多问题(正如美国和中国的教会也有许多问题一样),求上 帝怜悯、复兴、洁净乌干达的教会。他们中许多人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应该以基督的爱来爱他们,为他们祷告,也为他们提供实际的帮助。

 

这 么多年来我们的经历表明,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艰辛的道路,把自己老我钉死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老我中常常有很多我们非常珍视的“偶像”,我们舍不得把它们 钉死。但是十字架的道路也是唯一一条真正蒙福的道路。只有当我们的罪恶老我被钉死在了,我们才能经历复活的大能,才能得到主耶稣基督应许要赐给我们更丰盛 的生命(参:约10:10), 我们的生命和生活才能见证那位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参彼前2:9)。而且,当我们真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主耶稣、愿意跟随祂、让祂治死我们的 罪恶时,我们的生命就跟生命的源头连在了一起,这位全能的生命之主会为我们负责到底。我可以真诚地向大家作证,由于十字架大能的作为,现在我们的婚姻品质 是结婚27年来最好的时期。我们期盼、也深信,往后我们的婚姻品质还会越来越好。就像当年迦南的那场婚宴那样(参约2:1-10),当我们自己预备的酒用 尽时,只要我们肯来到耶稣面前仰望祂、祂告诉我们什么我们就作什么,让祂用十字架治死我们的老我及里面各种的罪,祂就会让我们寡淡如水的婚姻变成香醇的美 酒,而且一天比一天更香醇。我们在这位救赎我们、并为我们负责到底的上帝面前,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堇薇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与先生闻则信在非洲一边工作一边事奉主。本文根据作者2016年元旦在美国密苏里州哥伦比亚华人教会一次分享的内容整理而成。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