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
2016/7/29 15:41:10
读者:4123
■安妮

生命季刊 总第15期 2000年9月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加福音 418

 

我们经过一天一夜的火车和汽车的长途旅行,终于到达安徽省一个小县城。这个县城包括周边的农村有近一百万人口,基督徒所占的比率相当高,近十分之一。有200多个教会分布在各处,其中有几所能容纳3000多人的教堂,但大多数教会设立在信徒家中或院子里。我们在八天的时间里探访了16所教会,有十几位当地的同工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他们不愿意错过每一次听道的机会,他们的渴慕也极大地挑旺了我们传讲神话语的信心。

 

第二天清早,我们去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讲道。

 

一路上下著小雨,鞋踩在泥泞的路上,感觉鞋跟越走越高。终于来到聚会的家庭。我们在院门口用铁锹将鞋上的泥刮掉,走进聚会的屋子,发现里面漆黑一片,十分破旧。渐渐地我透过门口的光看到了到处是窟窿的墙壁和破旧的柜子,但墙正中挂著一个红色的十字架,下面有一行大大的书法:“以马内利”。当我低下头来却不无惊奇地发现,原来地上坐满了人。在这三个小小的房间里已经坐满了 100 多位农民,还有人不断地从外面进来,有的人只好站在院子里。他们看起来贫穷、劳苦担重担,但我却看到了一双双寻求上帝恩典的眼睛。他们将瞎眼的、瘸腿的、瘫痪的、患精神病的以及患癌症的都带到了这个将被真光照亮的地方。我们站在门口宣讲神的话语,当我开口时,我的眼泪禁不住涌出来,“弟兄姐妹们,我知道主在你们中间了……”。

 

每一天我们三个同工不住地分享神的话语,从清早到深夜为那些需要的人祷告。后来我们不得不分成两组,以便探访更多饥渴慕义的教会。

 

独行奇事的神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著他们”(马可福音1617

 

安徽省是一个贫穷的地方,以乞丐多而著称。我小时候就记得很多讨饭的都来自安徽。我遇到很多患病的人,他们因为没钱去医院看病,就寻求上帝的帮助。也有很多的小孩子因为家境困难,上不起学,或者读上三、四年书就不得不退学了。在广东有很多工厂雇用童工,一天工作1215小时,而大多数童工都是来自像安徽这些贫困地区。

 

有一天,我在听道的人群中注意到一个小盲童,七八岁的样子,坐在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身边。当会众开始祷告时我走近他们,我拉起小男孩儿的手轻轻地说:“耶稣爱你。”但他似乎十分害怕,使劲地将自己的脸埋在老奶奶的衣服里。老奶奶告诉我小盲童是她的孙子,几年前他的父母都死去了。“他们把他留给我,但我已经老了,我的老伴两年前也死了。”

 

“您还有其他儿女帮助你们吗?”我问老奶奶。

 

“没有了。本来还有个儿子,但他把我们从他家赶了出来,还经常打我。”老奶奶难过地低下了头,她又接著说,“我一个人勉强支撑著在地里种些东西来糊口,但我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孩子。”她撩起衣襟擦脸上的泪水,并让我看她背上的伤痕,我无法止住哀痛的眼泪,紧紧地握著他们的手,一起向天父举起。主说:“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约翰福音1418)我深信天父将永远爱他们,永不撇下他们为孤儿。

 

而天国的福音正是在这些贫穷、被弃绝的人群中传开了。“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路加福音4:18)五旬节的烈火正在复兴这地,无数神迹奇事伴随著信靠他的子民。这段时间我们住在郑弟兄家,他和妻子陈姊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陈姊妹给我们讲了她信主的经历;她曾经患了十年的精神病。回想起那段时光,她和郑弟兄都认为是一场恶梦,郑弟兄曾经无数次地被她咬伤、打伤。他们一再把她锁起来,或者带上铁链关起来,但她仍然能够挣脱,然后四处疯跑。有一天她哭著请求郑弟兄带她到教堂去,因为她曾听到有一个人对她说,“只有耶稣能救你!”郑弟兄不肯答应,因为那时他还未信耶稣,又担心妻子会在教堂里发疯。但陈姊妹一再乞求著,出于试一试的心理,郑弟兄带著妻子走进了教堂,坐在最后一排,令他惊奇的是陈姊妹竟然一动不动地坐著听道。“我感觉到有一种很大的力量进到我心里,我觉得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我心里的麻烦都没有了,我就像从恶梦中醒来一样。”陈姊妹说。当她回到家中时,家人都无比奇妙地发现她完全正常了。“是主耶稣给了我新生命,我永远无法报答他对我的爱,只有把我的一生献给他、服事他。”郑弟兄的全家都归向了主,并且在几年前把自己的家奉献出来做聚会用,他们夫妻二人只有一个心思、一个意念事奉主。在安徽基督徒夫妇都称对方是“一体的”,比如陈姊妹常常称郑弟兄“我那个一体的”,我遇到好几对作为“一体”事奉主的夫妇,从他们身上看到爱主的家庭是何等美好。

 

另一对事奉主的夫妇是卖老鼠药的。丈夫武弟兄为我们讲述了他和他的全家蒙恩的奇妙经历。二十年前武弟兄的父亲在一次车祸中撞断了腰骨,住了半年医院未见好转,却花尽了所有的钱,儿子们最后只得用担架把他抬回了家。武弟兄的父亲躺卧在床,面对著体弱多病的妻子和七个因饥饿而发育不良的孩子,不禁向著苍天失声痛哭,“老天呀,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有一天,村子里有个人悄悄传福音给武弟兄,当他听说耶稣能使哑巴的口开了,瘫痪的起来行走时,武弟兄决定带父亲去县城里唯一的一所教堂。每个星期天他们父子凌晨两点钟起床,他蹬著一辆从邻居那借来的三轮车,带父亲去教堂。教堂离他们村子有15公里的路,但路高低不平,遇到下雨,更是泥泞难走,武弟兄几乎是蹬一半,推一半,好不容易将父亲带到教堂。父亲躺在地上,他跪在地上,父子俩无比虔诚地祈祷。当他们第三次从教会回来以后,他的父亲竟然能站立起来并拄著拐杖在院子里慢慢地走路了!这以后他就用自行车带著父亲去教堂做礼拜,几个星期以后,他的父亲就自己骑自行车去教会敬拜赞美主了!从此以后,武弟兄的全家人,从老到小,都一起跪拜在这位全能的、有怜悯、有恩典的救主面前,将生命奉献给他,因为他救赎绝望的人,赐安慰给伤心的人。

 

“喜乐油,代替悲哀;赞美衣,代替忧伤之灵。”(以赛亚书613)武家人就出去将这个见证传遍了全村。不久以后,十几位归主的信徒就在他家里开始了聚会。几年以后,他的家成为有二百多人参加的家庭教会,有些基督徒从几十里路上赶来聚会。老武弟兄一直忠心牧养神的教会,直到去年安息了劳苦,归回了天家。他的儿子,武弟兄和妻子担负起了牧养教会的重担。

 

事实上他们在县城的家里也有个团契。他们告诉我每个星期天上午他们在家里的崇拜结束之后,就去赶公共汽车,下车之后再走四公里的路,赶回家乡带领下午和晚上的聚会。晚上他们还要走近十公里的路赶回县城的家,因为家里还有四个放心不下的小孩子。他们拖著疲劳的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回走,几乎是半睡半醒的,经常跌倒在地上,“我们几乎是爬著、滚著回到家里的”。他们笑著,但我却流著泪。

 

武弟兄夫妇靠卖老鼠药维持生活和为主做工,他们的大女儿只读了两年书就因生活困难停学了,她是一个非常善良体贴人的小姑娘,只有十二岁,却像一个妈妈一样,照顾著上学的哥哥和两个小妹妹,她做了所有的家务:洗衣、买菜、做饭、缝补衣服,样样都做得认认真真,她母亲说,“女儿是我们的好管家。”女儿说:“你们在外面事奉主那么辛苦,家里让我来照顾好了。”她所说的话与她的年龄是那么不相称,我甚至觉得有点不公平。有一天,我与她一起祷告,她哭了很长时间。在我们离开县城之前,我们送给她一份支助她上学的礼物,她一直恋恋不舍送我们上火车,火车启动时,我看见那一双小手一边挥动著,一边擦著眼泪,她追著火车使劲地跑著,直到那弱小的身影消失在落日的霞光中。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哥林多前书127-28

 

我们去探访王姊妹带领的家庭教会,听说她建立了六个家庭教会,牧养信徒超过千人。在路上我问她是如何信主的,她讲起了那段奇妙的经历:十年前她患了肝炎和肺结核,丈夫卖掉了牲口和一些田产,带她去南京看病,半年以后,她的病得到了控制和基本痊愈。但回家后不久,她在劳动时常常觉得胸部疼痛,去医院检查时发现胸部有癌细胞,此时她的家庭因为她的病已负债累累,已无能力再送她住院治疗。她每天忍著病痛在田里干活,直到有一天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疼痛得晕倒在地里。她被送进医院抢救,但那已是生命的最后时辰了,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

 

“不,我不想死,我还有三个舍不下的孩子。”她呼天唤地地哭喊著,很久以前她就听说过耶稣,只是因为心里的骄傲没有相信。但此时在她人生的尽头,除了上帝,还有什么指望呢?她将自己的灵魂交在耶稣基督的手中,从心底涌出对主的渴慕和完全的相信,她迫切地祈求主医治她的病,并许下誓言在她病好之后,就走遍全地传扬主的福音。

 

于是,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

他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

他从黑暗中和死荫里领他们出来,

折断他们的绑索。

但愿人因耶和华的慈爱和他向人所行的

奇事都称赞他。”

                                                                ——诗篇10713-15

 

两个月之后,她觉得身体明显好多了,就又去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令医生吃惊:癌细胞全没有了!主行了大事,因为他是那被称为奇妙的主!主的恩典使她愿意放下一切去传福音,但她大字不识一个,如何来读神的话语呢?她又一次在神面前哭泣著,“主啊,你知道我不识一个字,请帮助我认识你的话语。”

 

她开始禁食祷告,她对主说,“主啊,我禁食一天,求你让我学会一个字。”她果真在那一天学会了一个字。第二次她禁食两天认识了五个字。第三次她禁食三天,求主让她认识八个字,结果她在那一天之内就认识了二十个字。感谢主!就这样在一年的祷告和学习中王姊妹已基本上能读圣经。

 

她的脚踪开始行走在传福音的人群中。我问她如何在几年之内建立了六所教会,她流著眼泪说:

 

“不是我,其实我很软弱,两年前我的房子被盗,所有的家当和牲口都被抢走了,但主保护了我们全家人的性命。不久之后我因传福音被抓去坐牢,我在监狱中日日夜夜以泪洗面,我软弱得几乎不再想活下去了。但有一天夜里,我听到主对我说话:“女儿,天国的路虽然是一条窄路,但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能覆庇你的软弱。”那一夜我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我不住地、清楚而强烈地感受到主与我同在的甘甜和完全的平安,我就这样安息在基督的怀里,接受他为我赐下圣灵的洗礼,神的能力大大充满了我。不久我得了释放,就再也没有停止为福音奔跑。我每天只睡五个小时,早晨四点钟起床读经祷告,六点钟我就在街上一边卖馒头一边传福音。我们全家人都信了主,我们靠种地生活,但粮食还是不够吃,我就卖些馒头补贴家用,也攒点钱为穷人买圣经。我丈夫整天在地里干活,农忙时就天天从早劳动到半夜,因为他帮助教会里的寡妇和老人播种和收割麦子。”王姊妹的眼里含著泪水,我将手绢递给她,我又禁不住哭起来。因为我又一次想起那个倚在老奶奶怀中的小盲童。

 

“但是我已经把自己当做活祭献给主了。”王姊妹接著说,“是他打开了我的口,使我能放胆传福音;是他用膏膏我,使我能奉他的名行奇妙的事。我经常到医院传福音。有一天,我下楼看见两个人用担架抬著一瘫痪病人往外走,我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动,要向他们传福音,我指著病人问他们:‘他的病能治好吗?’他们摇摇头说,‘唉,没办法了。’说著就走向大门。“等一等,我告诉你们有一位最伟大最神奇的医生,他能完全医治你。’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信心和勇气。

 

‘他是谁?’他们问。

 

‘他是救主耶稣基督。’我说。

 

‘怎么能找到他呢?’他们又问。

 

‘他在天上,你只需要在心里相信他就行了,你愿意我为你祷告求耶稣医治你的病吗?’我看著病人说,他们都使劲点点头。这时候有不少病人和护士围拢过来看我祷告,我感到有一点害羞,但我靠著主给的力量,开始大声祷告;‘主耶稣的宝血洗净你的罪,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起来行走……。’我闭著眼睛,不断用信心宣告著,直到听到有人大声喊:‘能走了!’‘我能走了!感谢上帝!慈悲怜悯的上帝,谢谢你救了我。’是的,正是那个瘫子一边走一边大声呼喊著:‘感谢耶稣!’

 

那时,瞎子的眼必睁开,

聋子的耳必开通;

那时,瘸子必跳跃象鹿,

哑巴的舌头必能歌唱;……

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

歌唱来到锡安,

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

他们必得著欢喜,

忧愁叹息尽都逃避。

 

那一天许多人从心里接待了这位拯救他们的主,将荣耀归给他。”

 

神开的门无人能关

“看哪,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启示录38

 

1932年,中国伟大的布道家宋尚节曾经开了一张天堂支票,向主要十万个灵魂。教会经过三十年的迫害之后,殉道者的鲜血已成为教会复兴的种子,仅仅在十年之内,就有一千多万个灵魂进入神的国度。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马太福音56)无论我们走在哪里,我们看到的都是一片片饥渴的灵魂禾场。最令我们激动的是在这样一块贫穷的土地上,竟然建起了许多座教堂,管十分简陋,但那救赎的十字架已在各处被高高地举起来了!一天,我们去另一村庄探访一个三百多人的教会。年青的牧师告诉我们,他为建这座教堂流了五年的眼泪,这座教堂能容纳二百人,主日仍有许多信徒站在外面听道。

 

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们在县城最大的一所教堂讲道,两天进行五场布道,参加聚会的信徒超过三千人。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有赶十里路的,二十里路的,甚至一百里路途的,有些路远的信徒当晚就住在教堂里。他们深深地感动了我的心,尤其看到那些白发苍苍拄著拐杖走十几里路来听道的老人,当他们从山坡上颤颤微微走下来时,我相信天国就在他们心中。有一位九十岁的老太太告诉我们她清晨四点钟就出发,一个人走了十里路,是第一个来到教堂的。

 

“凡劳苦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

 

圣灵恩膏我们传好消息给谦卑的人,我感到圣灵的活水江河正在大大地浇灌这些口渴的人,“在旷野必有水发出,在沙漠必有河涌流,发光的沙要变为水池,干渴之地要变为泉源;……在那里必有一条大道,称为圣路,污秽人不得经过,必专为赎民行走。”(以赛亚356-8

 

老牧师告诉我他们曾经有四千信徒在学校的操场聚会了十年。“四千信徒聚会了十年?”我惊讶得不敢相信。“是的,在有这座教堂之前,我们十年来一直在这个小学的操场聚会,不管刮风,下雪,日晒,雨淋,我们从来未停止过聚会,直到四年前我们积攒了些钱,我们才建起这座能容纳二千人的教堂,同时建立了二十几个家庭聚会点,以容纳更多信徒,但每次聚会,仍然有上百人坐在院子里,尤其是冬天在外面十分寒冷。我们就不住地祷告,为这殿流了无数眼泪,又积攒了四年的钱,终于今年圣诞节前挨著主堂搭起了能容纳二千人的篷子,用泥土装了一千多个麻袋当座位。”

 

神啊,你的慈爱何其宝贵!

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

他们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

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

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

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篇367-9

 

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圣灵在中国行走,宣告天国的福音。“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

 

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的教会,我们曾经历了许多逼迫和苦难,“然而,靠著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7)我们已经听到了得胜的凯歌。许多传道人过著卑微贫寒的生活,他们靠卖馒头、卖老鼠药、蹬三轮车、替人杀猪等职业维持生活,他们被人鄙视嘲讽,坐过许多次监牢,流泪流汗忍饥挨饿,然而他们却是那天上的圣民。正是这些卑微的人将福音传遍了大街小巷、穷乡僻壤。有一位传道人告诉我他常常骑自行车走上百里路,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传福音,“我流的眼泪几乎和汗水一样多,但我每看到一个灵魂归主,再也没有比这个安慰更大的了。”

 

福音正在全地传开!圣灵如火,正在燃烧倾倒在这片拥有无数灵魂的神州大地上。

 

最后一天,在我们去往火车站的路上,我们将手中还剩下的一些小册子送给汽车上的售票员和其它乘客。过了不久,售票员高兴地对我们说,“太奇妙了!我几天的偏头痛就在我读完这本小册子的时候,完全没有了!”“感谢主!”我们说,“感谢主!”她也跟著我们说。我们与她分享救恩并为她祷告,她完全相信,喜乐洋溢在她的脸上。车上的另外三位乘客也欢喜快乐地接受了耶稣基督。送我们的弟兄姐妹们将他们自编的福音歌念给我们,互相勉励;

 

家有黄金供满楼,

不如耶稣在心头,

走遍天涯也不怕,

互不相识有人留。

 

在落日的晚霞中,我们告别了这片火热的禾场。我打开圣经,读到:“伸出你的镰刀来收割,因为收割的时候已经到了,地上的庄稼已经熟透了。”(启示录1415)是的, 主耶稣啊,你是庄稼的主,我们愿意遵你的命令而行!阿门!

 

 

安妮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