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爱娃,光明的生命
2017/4/12 16:48:59
读者:690
■明姝

 

 

 

 

                                                        生命季刊 第81期 2017年3月

 

 

 

 

 

爱娃,光明的生命

 

/明姝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爱娃(Ava Bright Lee),(2008.08.14-2017.01.01)在世上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八岁。她的爷爷和父亲都是牧师,父母给她取名的时候,希望她拥有一个“光明的人生爱娃从小就有先天的严重过敏体质,从小被紧急送到急救室的次数难以计数,而且她能吃的食物非常有限。虽然个子比同龄人要小,但是爱娃却是一个聪颖、活泼、热爱生命的女孩子。她喜欢当公主,她的愿望是长大可以美美地出嫁,然后成为一位母亲。她有一颗非常敏锐柔软的心,总是很容易感受到身边人的情绪,在对方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给出安慰与拥抱。

 

爱娃很爱主,这与她两代牧师家庭有关,也是神给她的特别礼物。跌跌撞撞成长到五岁,她却被诊断患有一种非常少见的白血病,目前还没有任何可行的治疗方案。爱娃和她的家人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旅。经历了五次化疗,一次骨髓移植,白血病还是复发了。再次治疗,虽然许多的医疗团队献计献策,并用上了尚在试验阶段的疗法与药物,虽然世界各地的认识不认识爱娃一家的基督徒们同心祷告,无数的卡片、礼物涌向爱娃和她的家人,但是爱娃还是走了。12月30日,在医生为她插管接呼吸器之前,家人环绕在她的床边,父母和妹妹拉着她的手,她对每一位家人说我爱你2017年1月1日零点零一分,爱娃停止了呼吸。病房的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鞭炮声。当人们在鞭炮声中进入新的一年时,爱娃,Ava Bright Lee在天使的号角声中,被主接回了天家。

 

Mike是爱娃的爸爸,他在爱娃的追思礼拜上说:“在没有爱娃的这个世上,我们还要存活多久,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再与我的女儿相聚?这是一个父亲的呼声,也是天父的呼声。天父仍在呼唤没有归家的孩子,直到信主的人数满了,我们和爱娃才能团聚。那个还没有信主的人是你吗?我请求你,快快回头,认识相信这位爱你为你死的主,这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私心……”

 

Esther是爱娃的母亲,这位身材娇小的母亲,坚强地陪着女儿走过在世上的日子。爱娃生病之后,她辞去教职,全时间陪着女儿求医问药,并全程记录了女儿生病这几年的生活,以及她自己的心路历程。下面这段文字,译自Esther写在2016年圣诞节的一篇博文(原文为英文,本文作者翻译):

 

氧气昨晚送到了,爱娃这几天的氧气水平一直仅达80出头。肿瘤医生说,她的右肺已经出现轻微衰竭,左肺也没好到哪儿去。

 

氧气设备不断发出奇怪的叹气声,就好像是这个机器在呼吸一样。在这样的时刻,这种声音是那样的不合时宜,令人心烦。我真想狠狠踢它一脚,连一个机器都可以这样轻松地呼吸,主啊,为什么我女儿的双肺就不能重新充满生命的气息呢?

 

一天当中清醒的几个小时里,爱娃就躺在那里安静地与大家一起玩儿。但是,每当妹妹和弟弟跑到另一个房间的时候,她的眼中就会浮现出不可抑制的羡慕与渴望。那么无奈,那么令人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在这个特别的季节,我们所经历与面对的,显得与周围的氛围那样格格不入。我们的心被拉扯着,疼痛不已,必须要大口喘气才能呼吸。我们的心就像气球一样,被痛苦撑得随时都会炸开、血流不止。眼睁睁地看着爱娃难受,渐渐死去,那心情没有任何言语可以描述,没经历过的人也根本没法体会。那么可怕,那么无助。

 

我那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孩子,如今连坐起来都费劲。更无法走路,不管到哪里,都需要别人抱着。上一次,她自己走路,是三周前的事情了。她连保持清醒,双眼睁开,都很困难。因为她的身体实在是太累了,这几年与癌症抗争,已经让她筋疲力尽。但是,她灵里还是那样日夜不停地战斗着。

 

晚上躺在她身边,我贪婪地呼吸着爱娃身上特有的体香,感受着她柔软的头发轻拂过我的脸颊。此时此刻,对我而言,唯一能让我高兴一点儿的事情,可能就是爱娃的头发开始重新长出来了。我们向她保证过,头发一定会回来的。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话是否可信,对爱娃而言,比任何时候都要重要。

 

我躺在那里,想着有那么一天,不再能够感受到女儿的体温,再也看不到她甜美的样子,就忍不住颤抖、啜泣……哦,那将会是怎样的痛苦啊!我尽可能地告诉她自己多么地爱她,多么地以她为骄傲。我会对她说各种各样的话,但是唯一不能说出口的,就是请求她坚持住、留下来。知女莫若母!除非我能让她安心,否则她会拼尽全力活下来,哪怕那样做对她而言意味着极大的苦痛。有一天,我痛哭失声的时候被她看到了,她满眼忧伤地对我说,“妈妈,看到你这样,我的心都碎了。她总是先想到我们而不是自己,总是不遗余力地想要保护她的家人。我们对她的爱,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言语和文字可以充分表达。

 

我只能在心里祈求着:宝贝,就呆在妈妈身边,哪儿也别去。我们要如何说再见?我要如何为她前面的行程整理行囊?虽然知道她要去的地方,不会需要带任何东西,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但是,我是一个母亲啊,我想要让她带着可以代表我的爱的东西。这个想法本身一点儿毫无道理,我知道。可是,我们所有经历的这一切,也没什么道理可言啊。从小到大,爱娃没离开过我的身边。可是这一次,她很有可能需要独自冲破天际。我受不了了,眼泪似永无止息,主啊,请将这苦杯挪去吧。我们快要耗尽了,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予与付出。

 

虽然在世36载,可是我却感觉自己已经活了一百岁。三十多岁的年纪,如何承受这样的悲伤?三十多岁的年纪,也很清楚这是一个破碎的世界。我心里明白:这个世界不会善待我们,我们不是这世界上的永久居民。唯有主才是美善的那一位。怎么说呢?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基督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主的爱已经显明了。

 

爱娃生病以来,我收到了许许多多的短信、邮件与留言,告诉我爱娃的经历如何改变他们的生命,如何吸引人回到神面前。有弟兄姐妹因此生命得到更新与复兴,为爱娃火热祷告。为这些,我的心中充满感恩。神若愿意使用我们的生命去影响改变一个人,对我们而言都是莫大的荣幸与喜乐。但是,如果将爱娃从这些人的生命中拿走可以带来转机,可以让她免受病痛之苦,我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做。如果能让我的孩子活下来,我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所有人得到的祝福。

 

我一定会首先救自己的孩子,先于救他人。因为我好爱她,相信很多父母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上帝,哦,上帝,祂却不是这样。

 

祂选择救我们,而不是祂的儿子。这显明了祂对我们的爱是何等的深。祂独一无二,没有谁会像祂。任何其它宗教所谓的神,没有一个愿意来俯就人。

 

我们在亲身经历失去孩子的痛苦时,愿我们能够再次被提醒神对我们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愿耶稣,上帝的爱子,能被我们所珍惜。愿我们真明白,上帝对我们的那牺牲的爱,祂是那样地深爱着你我。

 

如果你还没有认识、相信耶稣,我盼望你现在就去寻求认识祂,不管你曾经或正在经历着什么。祂是信实的主,必会亲自带领你。

 

今天,主日,爱娃在教会的圣诞短剧中献唱;刚好也是领圣餐的日子。领圣餐的时候,我带着爱娃在教会办公室里休息,因此错过了。我们过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领完了饼和杯。但是,我们不想错过。于是,我快步走过去,希望可以给自己和爱娃领饼和杯。我看着台上的Mike(爱娃的父亲,教会的牧师)手上拿着饼,双眼盯着我的身后看。我回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

 

爱娃正推着助步车,尽她所能地向讲台的方向走着。

 

这个孩子,她已经不能行走,她步履艰难,可是当她看到神的坛,却快步如飞。

 

这个孩子教会了我,不管人生多大的艰难困苦,都无法阻挡我们向着慈爱的天父奔跑的步伐。因此,如果此时此刻,你正在经历着心碎,正在人生的困境中跌跌撞撞,正在因自己的罪而远离神,正在痛哭,你还是来吧,在天父这里,总有位置留给你。

 

我们一起到最爱我们的主那里,快跑跟随,因为是祂先跑向我们。

 

虽然一切看上去都糟糕到了极点,但这仍然是一个喜乐的圣诞节。因为基督,已经来了,来拯救这个世界。祂已经得胜,祂是以马内利的主。

 

神与我们同在。

 


爱娃全家福

 


爱娃(Ava Bright Lee)

 

最后的圣餐:爱娃走向祭坛

 

明姝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北美,福音机构同工。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