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从巴宣殉道说起: 为主殉道是否已经过时?
2017/6/30 11:27:54
读者:1305
■蒲草

从巴宣殉道说起: 为主殉道是否已经过时?

Original 2017-06-29 蒲草 生命季刊

 

 

从巴宣殉道说起

 

/蒲草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时代凶险,为主殉道是否已经过时?殉道真的是没智慧、没价值、没必要吗?

 

几个礼拜前两位从中国到巴基斯坦宣教的90后基督徒被回教组织绑架杀害的消息不胫而走,吸引了许多天天忙着生活、忙着事业、忙着家庭、忙着玩乐之世人的眼球——尤其在各种别有居心、惟恐天下不乱之媒体莫名其妙的渲染和炒作下。

 

殉道士,在新约圣经中,指的是那些用生命为基督作见证的人。英文的Martyrs(殉道者),就是音译自希腊文的martyres(见证人)。当主耶稣说,“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1:8)时,祂显然是要门徒用生命来见证祂这位在十字架上受死,从死里复活的主。而如此见证基督的圣徒就是司提反(参徒7 ),因此他也成了教会历史上的第一位殉道者。

 

殉道两个字庄严神圣。殉道不包括宣教士在宣教之处或因意外或染病而死的事件,殉道一词通常是指宣教士因宣教之故,被敌对者蓄意处死的事实。也就是说,殉道只能狭义地指基督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甘心为主视死如归,积极在暴政嚣张、恶敌当前的情况下,坚持高举主名、宣扬福音而被杀。

 

这次殉道的两名年轻宣教士分别是李欣恒弟兄和孟思丽姊妹。他们俩跟其他一小群爱主的基督徒一样,怀着誓死为主受苦受难的精神,离开了安全舒适的家乡,辞别了至亲好友和弟兄姊妹,按主的托付,远赴九死一生的敌对阵营,去以生命的见证,播撒天国福音的种子。

 

从耶稣基督的教导及历代使徒的经历看,福音的种子不仅必须用口去宣扬,更须要用生命去见证;不但需要用汗水和泪水来浇灌,更需要用血水和灵水来浇灌!可以说,李弟兄和孟姊妹就像历来每一个福音工场的先驱,肩负着披荆斩棘的使命,要靠着主用自己的鲜血从魔鬼的阵营里,踏出一条生命的道路,在巴基斯坦建立牢不可破的桥头堡。

 

李弟兄和孟姊妹有幸在巴宣起始的大业上有份参与,功不可没。我们不理解主为何不让他们先传二十年道、先救几万灵魂后才慷慨赴难;我们不明白主为何让他们像初期教会的司提反,刚一抵达宣教的工场,就如幼小的羊羔牺牲摆上,但我们深信全能、全智、全爱的主,自有祂超然的美意和恩典!

 

巴基斯坦的国教为伊斯兰教,97%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1.3%的居民信奉基督教。实际上,宗教少数派在巴基斯坦常常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显然,李弟兄和孟姊妹俩都是有备而往。他们二人效法基督,毅然决然到一个对基督徒充满敌意、危险四伏的陌生地方去。从他们之前在微信个性签名上一个生命的摆上,可以换取一个民族的复兴,我想那也是足矣的鲜明简述,可见他们对主忠心至死的心志。

 

宣教士是按耶稣的意思为主而活、让主使用。他们因着爱,愿意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反过来,回教圣战份子是按他们宗教的教导,因着恨,定意为了自己牺牲别人。我们若翻阅伊斯兰教的古兰经、默罕默德的讲论、以及默罕默德的传记等,就知道回教徒单靠斋戒和虔诚绝无法确定自己得救与否,但他们若为阿拉圣战而死却必直上天堂,并得着包括由七十二名处女提供永远的服事、任他提名指定七十位亲友死后保送天堂等七项特许。

 

对于李弟兄和孟姊妹的殉道,没信主的外邦人无论怎样议论都无所谓,他们如何抹黑、扭曲、掩盖,也都不值一提。但可悲的是,有自称是基督徒的,甚至自称是“传道人”的,却在指责说:“今天有的教会牧师对于殉道的理解是不是太过偏激甚至极端”。他们以福音为耻,以为主受苦、受难、受死的心志为多余,甚至要“修正”主耶稣呼召我们的、历代圣徒遵循主的命令走上的十字架的宣教之路。愿圣灵光照这些人的心灵,使他们能够真正认识主,真正与主建立起关系。

 

就远近回教的侵略史看,我们不难想像李弟兄和孟姊妹在被掳期间所可能遭受到种种超越人性的折磨。但不论怎样,我们相信信实的主必然一直与他俩同在,赐他们相应的恩典,直到天使把他们接回主的怀抱去,等候末日所要赏赐给他们的公义冠冕!

 

蒲草 牧师,现在加拿大牧会。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