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胜过仇恨的力量
2017/10/19 10:50:57
读者:407
■凝辉

胜过仇恨的力量

2017-10-07 凝辉 生命季刊

 

何处有平安?

 

/凝辉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人心之恶

 

伦敦的噩耗还没有完全平息,又传来拉斯维加斯的惨剧,巴黎的悲伤好似已没人想起……(2017年10月1日,美国拉斯维加斯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已造成至少59人死亡,500多人受伤。)

 

仿佛又一粒石子投入这个一片死水的世界,激起些水花,几圈波浪过后,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然后等待下一粒石子……

 

这世界有一种恶,叫作——仇恨。它阻隔在国与国之间,民与民之间。这世界有一种悲哀,叫作——冷漠,它让人心刚硬,枯萎荒芜。

 

悲剧一件件继续发生,人们在做什么呢?

 

党派之间在相互攻击,“禁枪”与“拥枪”派在争论,一些人在为自己国家的“安全”和“制度优越性”而欣喜,还有一些人在为“异教徒”被屠杀而狂欢!

 

这世界的恶仿佛在咆哮:来吧!相互伤害吧!一起作恶吧!

 

看似分属敌对的阵营,实际上都是这恶的奴仆!

 

我家乡曾经有一座古老的监狱,有一位老人给我讲了这监狱的历史。清朝的时候,它用来关革命党,后来革命党用它来关“满清余孽”,日本人来了用它关中国人,中国人胜利了,用它关日本人,后来国民党关共产党,再后来共产党关国民党,最后共产党关共产党。几经风雨,这监狱一直因“有用”而存留。监狱斑驳的刑具上,彼此恨恶的人类,却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血肉相容”。

 

人类的历史不啻为一部屠杀与争战的历史,在掠夺与杀戮中,愈来愈迷失本性,堕入沉沦。美国民众在惨剧过后纷纷随身携枪,以期安全。这是更大的威胁?还是更有利的保障?关于枪的争论恐怕永远不会有一个共识。这争论常常模糊了人们真正应该思考的问题——到底什么使我们陷入不安全的困境?

 

图为美国民众携枪出行

 

爱与恨

 

在一个人人自危,敏感到一触即发的世界里,不论你手里有没有枪,结果都是一样的。在枪弹横飞、刀光剑影之前,我们心里的恶已经蔓延开来,让这个世界血流成河了。

 

我们的恨恶常常以各种“光荣”的方式存在,一个万人屠可能是另一个民族的“英雄”。一个为拯救很多生命而妥协的人,也可能成为“人人恨不得食其肉”的叛国者。

 

从村庄之间为了抢水而死去的“朴实”村民,到国家之间为了“一寸领土不能丢”而牺牲的烈士。

无数生命在利益的抢夺中,在生存的压力下,化为历史的齑粉。

 

“敌人”的恨成为我们的“爱”!对“自己人”的“爱”却可以化为一种恨恶的力量吗!?

 

第一次看到墨索里尼的家庭照时候,令我大吃一惊,这个形象在我脑海里早已是残暴的魔鬼,让我惊讶他也可以在家里给心爱的孙女当马骑。我曾久久不能理解,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爱家人呢?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开始思索这种极其有限,甚至可憎的人类之“爱”。

 

我们的所谓“爱”不过是个人“意愿”的一种延伸,也就表现出极端的自我与自私。当意愿被违背受到挑战时,我们脆弱的“爱”就瞬间被打碎。

 

国家的争斗中,我只能“爱”本国人。民族的争斗中以族为界。地域的争斗中,以邻为壑。甚至利益面前,兄弟阋墙、姐妹成仇。这种利益未必是放在自己身上,常常是放在“我所爱的”上面。

 

山东曾经发生过一个家庭惨剧,一个老汉在要求女儿为其弟弟买房子付彩礼的要求被拒绝后,在深夜砸死了回家探亲的女儿和女婿。在他眼里,没有什么比儿子结婚延续后代更大的利益了。当这个愿望破灭后,所有的亲情都挡不住心里的仇恨。

 

明朝大臣徐阶在严嵩得势时,为了迷惑严嵩,将其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做妾。后来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进见父亲,愠怒不语,然后回到内宅,将亲生女儿毒杀,徐阶知道孙女已死,“冁然颔之”(冁然颔之:高兴地点头微笑)。恐怕很多士大夫心中,唯有自己的“大义”(大业)才是所“爱”,余皆无情。

 

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在1994年4月到7月的100天里,700多万人口中约有50万—100万人被杀。

 

在外族看来很难区分的两族,在最早的殖民时期,肤色较浅的图西族,被殖民政府认定其人种优于胡图族人。这加剧了两族的差异和隔阂,为后面的大屠杀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据调查,大屠杀期间发生了大量的“误杀”。有时候仇恨所蔓延的恶,连一个借口都不再需要了。

 

古今中外,凡以自己为爱的施与者,皆不能脱此窠臼。当我们以为自己在爱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恨!

 

 

图为卢旺达大屠杀遇难者墓地

 

谁为我伸冤

 

“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象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马太福音5:43-48)”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犹太人的律法,体现了一种公平的审判原则。根据你所造成损害,来确定你得到相应的惩罚。既不过重难当,也不轻轻放过。这是让人来寻求审判官的裁决,而不是“自己伸冤”。

 

以色列民的审判官并不是靠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来判决。最典型的一例是所罗门,他向上帝说“求你赐我智慧,可以判断你的民,能辨别是非,不然谁能判断这众多的民呢?”

 

纵观历史,我们最喜欢的是“替天行道”,最根本的问题恰恰是——不知道,不明白道是什么,也就是不明白真理是什么。因此,我们的“爱”是扭曲的,是没有公义的。其实没有公义的就不是爱。爱一定要和公义相容。

 

真正的爱

 

二千年前的耶稣,说出了令世人震惊的话“爱仇敌”。

 

“只是我告诉你们这听道的人,你们的仇敌,要爱他!恨你们的,要待他好!咒诅你们的,要为他祝福!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路加福音6:27)

 

“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路加福音6:35)

 

这颠覆了世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观念。也因此结束了很多“冤冤相报何时了”的困局。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以德服人”来恩感仇敌。

 

爱仇敌不是一种品德力量,而是一种信仰实践。是对神公义和爱的真正认识。人只能做到“单爱那爱你们的人”,连当时最被瞧不起的,卑贱的税吏(帮助外族欺压犹太人,从中渔利)也可以做到,而上帝的爱却是“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路加福音6:35)

 

当我们看到“忘恩的和作恶的”可能并没想到,我们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若我们期盼那公义审判立即来到的话,我们自己能否逃脱呢?

 

“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我们不明白神的慈悲,也不体会主为什么说“你们要慈悲,象你们的父慈悲一样。”(路加福音6:36)

 

爱仇敌并不是无原则的顺服,而是要以爱来做真理的见证,让那些还在仇恨捆绑中的人,可以明白真理,得着自由。

 

当人们带着仇恨的观念时,单纯的恩待并不会带来感恩,这仇恨或在某民族文化里,或在某宗教里,或在某意识形态中,除非传讲使人赦罪悔改的真道,就绝不能使人脱离罪,从黑暗进入光明,离开恨进入爱!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处处是仇恨的世界,东与西,黑与白,男与女,贫与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二千年前,当一群愤怒的人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却为这些充满仇恨的人祈祷:

 

“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加福音23:46)

 

当主耶稣复活之后,一群懦弱、常常愤怒的人成为“基督徒”,愿意用生命来传播这个信仰。他们成为一群勇敢无畏的人,愿意用爱来化解仇恨,让在恐惧中的人充满勇气,让在失望中的人有盼望,让焦虑的充满平安,让痛苦的人心中喜乐!

 

这些人越过高山,跨过河流,深入森林,走进大漠。让不同地域,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人都可以因着基督的爱,连接在一起。因为基督就是爱的源泉。

 

凝辉 现居北美 福音机构同工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