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被性侵的前体操运动员 见证基督的恩典和公义
2018/1/30 14:05:02
读者:1307
■周晓勤

 

(上图为瑞秋·丹霍兰德在法庭作见证。)

 

被性侵的前体操运动员 法庭见证基督的恩典和公义

 

文/周晓勤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最近曝光的美国国家体操队性虐待丑闻让很多人惊怒不已。前美国国家体操队医生拉里.纳萨(Larry Nassar)过去多年对女运动员,主要是未成年女运动员,以检查身体为由,施行性虐待。自20169月首次公开指控以来,包括美国前国家体操队多名著名体操运动员在内的160多名女性都指责纳萨尔性虐待她们。2017127日,纳萨被判处60年有期徒刑。2018124日,纳萨又被加刑至175年。这是体育史上最大的性虐待丑闻之一。

 

2018124日,在纳萨(Larry Nasser)的量刑听证会上,前体操运动员瑞秋·丹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向法庭和她的性侵者,发表了40分钟的讲话。16年前,瑞秋在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诊所被纳萨性侵。今天,瑞秋在法庭上直指纳萨的罪恶,并将福音信息带进自己的证言。她对这个性侵者说:你以恶毒和操纵的方式,把满足自己的快感,建立在毁坏无数女孩子的天真无邪上。瑞秋的讲话,奇妙的见证了耶稣基督的恩典和公义,并提醒我们要警惕、防范、制止性骚扰的发生。

 

CNN刊发了瑞秋讲话的全部内容。原文请看:

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blogs/justin-taylor/incredible-testimony-former-gymnast-confronts-sexual-abuser-court/

 

下面是部分内容,由本文作者翻译:

 

 

 

你(拉里.纳萨医生)是一个被自私和变态扭曲欲望控制的人,一个日复一日选择满足自己的私欲和变态欲望的人。你选择追求实现自己的邪恶,不管受害者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与你正相反,我无论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多大的牺牲,都会选择爱。

 

在早期的听证会上,你带着圣经进了法庭,你说要为饶恕祷告。所以这里我用你的话来告诉你。如果你读过你带的圣经,你就该知道,牺牲之爱的定义是上帝放弃一切,祂没有犯罪,却承受罪的刑罚。上帝以此向我们彰显祂牺牲的爱。借着上帝的恩典,我也选择这种爱的方式。

 

你说要为饶恕祈祷。但拉里,如果你读过圣经,你应该知道,行善不能带来饶恕,你以为行善就能抹去你行的恶。饶恕来自悔改,悔改需要面对并按照真相,承认你所做的一切恶事,就是那些恶极的恐怖的事。不能粉饰掩盖,没有任何借口,也不要以为你作出善行就可以抹掉你的恶行。

 

你拿着的那本圣经说,“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而你已经伤害了数百个小孩子了。

 

圣经预言了最后的审判,那时上帝的忿怒和永远的恐怖将倾倒在你这样的人身上。如果你真正认识到你恶行的伤害程度,那种罪疚感会把你击碎。这就是基督福音如此甜蜜的原因。因为福音赐给罪人在其它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恩典,希望和怜悯。这福音也是对你敞开的。

 

我祈祷,你能经历到沉重罪疚所引发的心灵破碎,这样,有一天你才可能真正地悔改,真正地经历来自上帝的饶恕。你需要的,是上帝的饶恕,而不是我的饶恕,尽管我饶恕了你。

 

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坚信刘易斯(C.S.Lewis)的一段话,他说:

 

我用宇宙看起来非常残酷和不公正来驳斥上帝的存在。但是,我的这个公正与不公正的观点,是从哪里来的呢?一个人首先知道直线是怎么回事,才能知道什么线不直。当我称宇宙不公正的时候,我将宇宙与什么比较才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拉里,我称你所做的邪恶,因为它就是邪恶。我知道这是邪恶,因为直线(标准)存在。直线(标准)的存在,不依赖你的观点或任何他人的观点。这意味着我可以如实地,不减少不减轻地,说出我被你性侵的真相。我可以称之为邪恶,因为我知道什么是良善。这就是我为什么可怜你。因为当一个人失去区分善恶的能力,当他们不能确定何为邪恶时,他们就不能确定和享有真正的良善。

 

当一个人可以伤害另一个人,尤其是伤害一个孩子,而没有罪恶感时,他们就失去了真爱的能力。拉里,我可怜你,你把你自己关闭在这个世界的真正美好的事物之外,这些美好的事物本来可以带给你欢乐和满足。你本来可以拥有你假装拥有的一切。每一个站在这里作证的女人,当她们还是天真孩子的时候,都曾经真正的爱你,而这种爱并不能满足你的欲望。

 

我体验了使心灵满足的婚姻的快乐,这种婚姻是建立在无私的爱,平安,温柔和关怀上的。我在这种婚姻中体验到真正的两性亲密关系,体验到深深的喜悦,这种亲密关系是美丽的,神圣的和荣耀的。而你把你自己关闭在这种喜悦之外,你永远体验不到,我真可怜你。

 

我一直帮助年轻的体操运动员,帮助她们从青涩的小女孩成长为优雅,美丽,自信的运动员。我为她们的成功感到喜悦,因为我把最好的给了她们。而你永远没有这种喜悦,因为你所谓的帮助,不是别的,恰恰是你企图伤害她们的遮盖。

 

我把我的孩子抱在怀里,让他们感到安全稳妥,因为对孩子们来说,我就是安全。这种感觉,让我心满意足;这种喜悦,超出我的言语所能表达。而你已经把自己跟这种满足和喜悦隔绝,因为你从不安全。我可怜你。

 

你失去了不粉饰恶、称恶为恶的能力,你失去了称爱为爱,称善为善的能力,因此也失去了享有爱和良善的能力。你为自己塑造了一座监牢,这座监牢远远比任何一个我可以让你进入的监牢更糟糕,我可怜你。

 

周晓勤,90年从中国大陆来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化学博士,圣经辅导硕士。与先生养育了三个成年子女,过去二十多年,与先生一起在美国的华人教会及校园团契服事。今全时间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