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属灵生命的基本功操练
——“新兵连"连长手记
2016/7/29 18:05:01
读者:6379
■刘同苏
生命季刊 第23期 2002年9月
 
 
自1990年以来,大批的中国大陆人在北美信主。基督的军队里增添了新生力量,这原本是神的恩典,然而,由于北美大陆事工过分偏重"招募"而忽略了造就,这一批力量反而可能造成北美华人教会的危机。军队是由士兵组成的。如果在一支队伍里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士兵毫无军人素质,不用说战斗,它连在战场上存活都不可能。北美华人教会中没有经过正常门徒生命操练的大陆基督徒,比例在一直上升,这种状况可能导致教会平均灵命水平的降低。处在第一线的牧者和同工普遍感到这一危机。因此,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门徒训练的呼声越来越高。

认识危机和发出呼吁并不难,问题在于∶怎么培训?近几年,无论走到哪儿,都有人讨教对大陆基督徒进行门徒训练的诀窍。实际上,最大的诀窍就是没有诀窍。训练新兵,教的不是高超的东西而是基本的素质和技能。战略战术可能有风格之别,基本功却到那儿都是一样的。中国兵射击是三点一线,美国兵射击也得三点一线。大陆基督徒的门徒培训并没有捷径,与其他背景的弟兄姐妹的门徒培训一样,也必须过同样的关。几年来的探索,特别是近三年在纽约牧养这个百分之百大陆新兵的教会,神给了我们以下经验∶以圣经为灵命操典,以本地教会为基本训练环境的灵命基本功训练。

特别要定义一下,新兵不是仅仅指那些刚刚受洗的基督徒,更是指那一大批受洗多年却仍只会吃奶的灵命婴孩,戴着基督的领章帽徽三五年甚或十几年却连灵命的稍息立正都不懂的糊涂兵。在各地的教会里,最难培训的就是这批被牧者们戏称为"半成品"的老新兵们。他们多年来被抱着吃奶,竟然习以为常,认为被抱和吃奶是基督徒生命的常态,躺在教会的怀里不站起来,常把送进嘴里的干粮往外吐。这一批人比新受洗的基督徒更需要新兵训练。
 
读经,祷告,聚会,奉献  ——属灵生命的基本功
 
每日读经,每日祷告,每周多次的固定团契生活,金钱的奉献,这就是我们教会教导会众一定要操练的基本功。读经是求神的道,祷告是通神的灵,聚会是有血有肉地活在道成肉身圣灵受孕的基督的身体之中。属灵生命的基本功就是在最基本的生活方面经历基督的生命。有人质疑金钱的奉献是否重要到与读经祷告聚会并列的地步。尽管我们把金钱奉献放在四项基本功的最后,但那些不愿意接受基本功操练的人,总是绕过其他的基本功首先反对金钱奉献的教导,这正从反面证明了其重要性。金钱的奉献是圣经对信徒生活唯一的量化要求,它成为基督化生活的实在指标,从而构成基督徒生命的基本要素(即最低要求)。本文无意详尽阐述上述基本功的内容,而是要分享操练基本功的方法特点。

一、简单。1970年冬天,我进入解放军。当时,我们身上流的是"踏平白宫血染红场"的热血,嘴里大谈华北平原的决战外蒙古的包抄这一类道听途说的天方夜谭,以为一到部队就可以建立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然而,到了部队,枪都没发一支,天天练习稍息立正,列队行走,着装敬礼,起床入寝,如何在黑暗里打背包等,练的不是武艺,而是作风。原来,要想能打仗,先得做军人。从根本上说,军人并不是地位或技能,而意味着素质、品格、性情(即部队所说的作风)。素质渗透在全面的生命之中,而全面的生命主要由吃饭、睡觉、行走等等日常生活细节组成。培养军人素质,就是从构成生命主体百分之九十的生活细节开始。造就基督的精兵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许多不愿受基本功训练的人质问我∶"圣经的教导那么多,你为什么单要求我们做这几件事?"凡事总要从基本的地方开始,我们操练灵命总不能从练习坐监牢开始吧?如果你连射击的常识都没有,怎么可能教你战术合练呢?北美大陆基督徒的灵命问题不是出在高的地方,而是出在基本的地方;多年来不能过最基本的第一关,于是,往上怎么建造都是歪的。在北美大陆事工中,甚至那些所谓大有能力做着大事的领袖们都常常犯极为初级的灵命错误,其原因就在于基本功太差。我们越是宣扬大的,高的东西,就越把人们的注意力从基本功操练上引开,从而,切实的生命造就就越无法进行。

二、切实。基本军事技术的训练来不得半点花架子。喊口号不能把手榴弹喊到五十米外去;摆个优美的姿势也无法使子弹进入靶心的十环。打靶打五十九环,连队决不会因为你政治上要求进步而让你及格。只有实实在在一招一式地练,才能一刀一枪地使出来。基督徒的基本功操练也是如此。

耶稣基督的生命原本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怎么到了北美大陆基督徒这里就被扭曲得这么虚、这么空呢?基本功就是操练实在的功课。读经不是看了两本参考书后到查经班上一侃,也不是在睡觉前消遣式地翻翻圣经的故事,而是每天像做作业一样用三十或六十分钟读神的话语。祷告不是模仿两句属灵语言在人前表演,也不是饭前二十秒的敷衍塞责,而是每天三十或六十分钟在内室里与神做深入的交通。聚会不是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到查经班来点彼此互利的社交,到教会居高临下地评点一下牧师"低劣"的讲道,在唱诗时自我陶醉的满足或自我表现的抒情,而是在主的身体里面实在地经历主的生命,在神的道和圣灵里虔敬谦卑的俯伏,由此而痛悔并得到主生命的充灌。十一奉献是最无法耍花招的地方,所以,也是北美大陆基督徒表现最差的地方。金钱奉献这样一项小小的实在测验,就使许多在北美的大陆基督徒不及格,可见我们灵里的生命虚弱到了什么程度。

基本功之所以基本,就是因为它是在所有的地方都必须有的功课。基本功是神放在我们每个人身边的必修课,可我们却偏偏不愿面对身边的现实功课。我们中许多人放着身边的捕鱼技能不学,却硬要练习不着边际的屠龙术。但是,连基本的功夫都没有,龙真来了,我们屠得了吗?有的人对基本功操练轻蔑之极,说∶这些事算什么,我是要去大陆殉道的。可真去大陆时怎么样呢?连饭前祷告都不能坚持。我们开出那些远在天边的空头支票,无非是不愿背就在身边的实在的十字架。神赐的都是最好的,适于你的十字架神就放在你身边,要背十字架就从你身边学起。

三、持久。基本功是看起来简单,做好了难。像枪上肩这一类的基本动作,任何人用几秒钟就能看懂。可就这么个简单动作,你若不成千上百次地重复练习,就是无法做准确。灵命的基本功也是一样,头脑里想通了容易,感性上冲动一下也容易,但真正行出来就难了。因为头脑把握的是理性,感性爆发的是情绪,在十字架上千锤百炼出来的才是整体的生命。不要以为到读经营突击了几天就懂得圣经了,不要以为在培灵会狂热了几天就得着圣灵了,如果属灵的生命如此简单,耶稣就不用在地上活三十三年。如果两分钟就能造就出精通圣经大有圣灵的圣徒,还要十字架干什么?膝盖的功夫是一天一天跪出来的,圣经的精义是每日坚持用生命去读才读懂的。在营会里兴奋几天容易,无论晴雨都参加教会的每个聚会却难;有名讲员时一掷千金容易,不管世态变幻每周都把当献的十分之一献在神的祭坛上却难。谁不会在特定的时刻浪漫地献一下殷勤,难就难在每日忠贞,在日常生活的责任里不断地把自己献给对方。基本功的持久就是为了我们不会突发性地用理性或情绪揣个虚胖,而是在每日与主切实的交通里获得实在的生命。

四、艰苦。新兵连的生活是艰苦的,我忘不了夜间从熟睡中被紧急集合号唤起,在黑暗中二三分钟穿戴装备好便全副武装奔跑五六里;在冬季的雨水中几百遍地向泥里水里卧倒练习卧姿装子弹;背着背包武器在乡间的田埂上一天行走一百里。最重要的是每天流着汗不懈地从事简单的不起眼的似乎是重复的基本素质和技术的操练。军人就是这么造就出来的。从罪人到信徒的重生远比从平民到军人的再造困难得多,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认为基督的生命会像天上掉馅饼一样自然地栽入罪人的生命呢?属灵的基本功要求每天实在地把时间、金钱、个性放在神的主权之下,让神再造自己的生命。再造意味着破碎,以前看电视逛街的时间要用来读经、祷告、聚会,以前追时髦图奢侈的金钱要献到坛上去,人会感到实实在在的痛。这就是最实际的每日必经的十字架,就在这每日的破碎中,新的生命才会长大。

一谈破碎,责任,十字架,就有人骂教会没有爱心。好像基督的爱是毫无原则任意放纵的溺爱,而不是赐给永生(从而要破碎属世的自我)、满有公义(于是容不得罪)、严加管教(所以使我们健康成长)的爱。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严格艰苦的基本功操练就是为了我们在属灵的争战中站立得住。我们今天在北美赖着撒娇却还能保有基督徒的模样,是因为教会的怀抱支撑着我们。如果统计一下回国探亲或工作的基督徒有多少会在主日坚持敬拜,在平常有灵性生活,甚至在饭前做一下祷告(没人会为此送你入监狱),就会知道若没有艰苦持久严格的基本功操练,我们多么容易在属灵的战场上倒毙。

五、全面。战斗力是全面素质的综合,有一方面素质低下就会造成整体战斗力的下降。我当新兵时的连长告诉我,在西藏围歼印军时,那些作风不好的部队连真正的战场都没上去,在长途奔袭中完全拖垮了。在奔袭中,常常只给三十分钟煮饭吃饭。作风好的连队挖灶点火煮饭吃饭,三十分钟后开拔;作风不好的连队连饭都没煮熟。作战的对手总是选你的弱点打,无论你别的方面多坚固,一点击破便全线溃败。撒但也是专挑我们灵命的薄弱环节下手。所以,不要说什么我奉献不好,那就多做点事来补;我不会祷告,可我读经不错。既是圣经要求我们做的,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项也不能少;少一项,整体生命就有漏洞,撒但就有了空子可钻,灵命就由此而无法突破。实际上,凡是我们想绕过去的地方,一定是我们罪性最顽固的方面;从而,也是一被破碎灵命就会飞跃的地方。

关于北美大陆基督徒的灵命低迷症,大家都期待着对症的药。比起那些高效快速一吃就灵的方子,上述的方子是一个非常低调的疗法。十字架的道路上没有捷径,生命的事也来不得虚的东西,唯一可能解决灵命问题的方法就是切切实实地背着十字架一步一步走过去。大补可能取得暂时的成功,却会为以后的灵命增长带来更大的问题。城里的儿童专挑巧克力奶油蛋糕而废止了正常的饭菜,却长得黄黄瘦瘦;农村的孩子每日均衡地吃粗茶淡饭,反而长得壮壮实实。北美这一大批长不大的灵命婴孩就欠送到灵命的农村(旷野)去。自2000年秋季以来,除了与一位弟兄交换布道以外,我们教会没有组织过一次布道会、培灵会、营会或其他大型聚会。有人问我∶"那你还做什么事工啊(过去十几年北美大陆事工不就做这些事吗)?"实际上,正是在这期间我们才开始了切实改变生命的真正事工。

有一项未来会成为我们教会会员标准的基本功,我们尚未开始操练,这就是一对一的福音栽培。首先,基本功练的不是表面轰轰烈烈的布道会和街头布道。长期联系、关心、帮助、为之祷告、教基要真理、带基本功的操练,这远比那些轰轰烈烈的事情要付大得多的代价,但饱满切实的种子就是这样种下的。另外,一提门训,准有人往传福音那儿转移,原因是要卸掉要求改变自己生命的压力。实际上,这些不愿接受门训的人有什么好传的。信主三四年还不知道巴别塔是什么;信主四五年都作了同工还质问教会∶谁说基督徒主日非得参加敬拜?信主十几年了,带慕道班时竟然告诉慕道友∶这只是写在圣经上的,实际上你不用做。传福音传的不是别的,传的是生命。你连生命的第一道关还没过,你能向别人传什么?没听说吃奶的孩子还能抱另一个婴孩。这就是我们暂时还未操练此项基本功的原因。
 
圣经--必须遵行的生命操典
 
军人一举手一投足就显示出军人的素质,因为他的行为中规中矩,是按照军事操典训练出来的。为什么军人走路和平民不一样呢?因为军人条列上规定∶行走时,身体挺直,眼睛向前平视;手臂摆动是大臂带动小臂,向前摆至第三与第四个纽扣之间,向后自然摆动;步幅七十公分,步速一分钟一百一十三步。军人不是糊里糊涂混出来的,军人是按照军事操典造就出来的。同理,基督徒也不是浑浑噩噩活出来的,而是有章有法按照圣经造就出来的。

基本功不是个人的自我道德修行,而是圣经对基督徒的基本要求。在我们教会开始教导基本功操练时,引起了一遍反对声,其中最大的质疑是∶凭什么要求我们按圣经说的做?不要以为这是一个笑话,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有一大批基督徒(特别是大陆基督徒)并不认为要求基督徒按照圣经生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一挑战反映了灵命和神学根基上的严重问题。

首先是主权问题。我们究竟视圣经为什么?圣经是不是对基督徒生命有约束力的行为准则?在教会中风行谈论圣经的理性真理性、历史真实性、道德高尚性,就是不说圣经是我们必须照之而行的规则。似乎圣经只有理性的说服力,道德的感染力,就是没有行为的约束力。仅凭说服力和感染力,圣经就变成了可以遵行也可以不遵行的选择,而不是必须遵行的准则。没有约束力,圣经就变成空洞的逻辑和无力的文字,其调节人们行为(即改变人们生命)的能力便被大大的减弱。人人都高举圣经,却未见到有多大改变人生命的效果。原因是许多人高举的不是对我们生命有主权的圣经,而是供作谈资的圣经。
 

主权就是实际管辖权,就是具有约束力的权力。在圣经的主权下,就是服从圣经的约束。深受基督信仰影响的社会契约论如此来描述政治主权关系∶人们自由地进入契约,从而进入主权或法律之下,却由此而自愿放弃绝对自由,承担契约的义务,这就是服从主权或遵守法律。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一旦一个人放弃了服从主权的义务,也就背弃了契约而丧失了契约的权利。信仰的主权关系也是这样。若是不服从圣经的主权,也就自绝于和神的约,也就不再是神主权之下的子民,也就不能享受约的权利--永生。你可以自由地选择不服从圣经的主权,但你也就不要声称自己是基督徒了,因为你已经连带地拒绝了永生。要做基督徒却不服圣经的管辖(即不认为圣经可以要求他做什么),这就是今天教会里充斥着不是基督徒的"基督徒"的重要原因。圣经不是建议我们行神的道,圣经要求我们行神的道;圣经不是和我们讨论应不应行神的道,圣经命令我们行神的道。只有当圣经被真正奉为主宰我们生命的准则,人的生命才会在这主宰下改变。

其次是行为规则的问题。圣经不是内在修炼的心法,而是整体生命的指南。圣经对我们的整个生命都具有主权,因而,圣经不仅对我们的内心具有约束力,也要管辖我们的外部行为。作为我们整体生命的宪章,圣经当然有权要求我们做什么或不作什么。

最后是规范的问题。规则就是规范;规范的特点就是明确和划一。奉守圣经就是圣经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当然,由于基督生命的无限性,圣经的适用有时会出现悖论。不过,这种悖论不会影响圣经作为规则存在。法庭在适用法律时也会遇到疑难案例,却不因此而废除法律规则的普遍适用。况且,法学院的入学试卷里是不会有疑难案例的;对于我们这些正在入门的基督徒,圣经在基本功方面的要求都是明明白白的,没有悖论可以作为我们狡辩的借口。

当我们要求遵行圣经教导时,常被反对者指责为"律法主义"。遵行律法并不等于律法主义。基督徒必须按圣经的教训去行。如前所述,若是圣经不要求人们遵守,也不对人的行为具有约束力,圣经就只是载有美丽文字的纸张。

反"律法主义"者的一个理论是∶既有救恩,何需律法?但他们却忘了耶稣自己的话∶"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福音5:17)领受基督的生命就得活在那种生命里;得救并不是一件无需改变自己生命就可以领受的恩典。人要按基督的生命生活,就必须有明确可循的规范形式;律法就是基督生命的外在规范表述。当然,基督的无限生命不会为有限的规范穷尽,但这并不意味着基督生命会废掉规范。基督的生命超越律法而不排斥律法,包容律法而不对立于律法。守律法并不是罪,固守律法而弃绝基督生命的律法主义才是罪。耶稣要我们胜过法利赛人的义,这一方面肯定了守律法是义,另一方面也以超越的态度要求我们不局限于守律法,还要行更高的义。如果我们在法利赛人的义之下来反对遵行律法,我们便否定了耶稣肯定的义。耶稣是站在法利赛人的义之上要求更高的义,所谓的反律法主义者却站在法利赛人的义之下连那原有的义都抛弃了。

另一个有关的理论是∶不要凭律法的强制,要凭圣灵做工带来的甘心乐意。实际上甘心乐意并不排斥律法的强制,世间有许多人是甘心乐意地遵守具有强制力的法律。

在法律史上,甘心乐意的遵守总是加强而不是消弱法律的强制力。我们今天把信仰意义的甘心乐意理性化了,好像甘心乐意是理性决定然后支配外在行为的过程,实际上,甘心乐意是自然地从里到外的流露。一个军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具有军人素质,但这不意味着他用理性决定来支配每一个行为,他只是自然地流露出来,而这内外一体的自然流露却需要通过外在强制规范下的长期操练才能造就出来。实际上,单纯内在的甘心乐意容易,支配外在行为的甘心乐意就难了。就如保罗说的,"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罗马书7:15)所以要"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哥林多前书9:27)。律法以外在规范的强制帮助不愿意的肉身服从愿意的内心,最终操练出内外一体的甘心乐意。基督来是要将律法放在里面写在心上(见希伯来书8:10),但并不由此而不要外在的律法。顺便提一个牧养中发现的规律∶大讲甘心乐意的人一定是不甘心乐意的人,因为真正甘心乐意的人根本感觉不到律法的强制。用甘心乐意否定圣经的强制性,就使圣经变成了愿意遵守就遵守,不愿意遵守就不遵守的儿戏。这种所谓的甘心乐意无非只是个人任意而行的无法状态。"只有甘心乐意时才遵守",如果这样的命题成立,就必然暗含着反面的命题∶我不甘心乐意时就可以不遵守。于是,在甘心乐意的旗号下不遵从圣经被合法化了。

许多人说,圣经上写的,谁能作到啊?这意思似乎是说,圣经不符合实际,定标准定高了,弄得我们都无法遵行。到底是圣经主宰我们?还是我们主宰圣经?圣经不是拿来让我们评断的,圣经是赐给我们去遵行的。

如果要按照罪犯的标准随意修改法律的话,世上还有法律吗?圣经是不会变的,要变的是我们。我们不能要求圣经降低标准,而是要让自己上升到基督徒(即按圣经生活的人)的标准。教会的灵命要求随着人的标准一退再退,连聚会奉献这样一些两千年来大多数基督徒普遍遵行的基本生命内容,今天居然变成了努力一生还不一定达到的至高标准。真不知道我们还能往哪里退。再降低标准,还有教会吗?我们在本性上都是罪人,凭我们自己当然无法行圣经要求的事情。遵行圣经的要求,就要改变自己的生命。神话语的造就力量就表现在这里。没有挑战,就没有变化;没有期待,就没有增长。坚持圣经的标准,教会和个人才会有灵命的真正成长。许多人问∶这么要求,人跑光了怎么办?首先,我保证人不会跑光。这是教会,又不是共产党统治的地方,怎么可能讲圣经要求会让人跑光呢?会有人跑,但那都是我们长期不讲圣经要求而惯坏的人。我刚开始要求会众按照圣经操练基本功时,教会里有三分之一的人跑了。后来的信息是一次比一次重,却没人跑了。为什么?你越不用圣经要求,他对圣经的要求就越反感;你长期用圣经的标准要求,他就改变;越是要求,圣经就越进入他的生命,生命中神的话语越多,又反过来使他越愿意亲近圣经。一定要坚信,神的话语就是可以改变人。退一万步说,就是跑光了也不足惜。如果我们聚在一块都不按圣经的教导生活而且一听要按圣经生活就会跑掉,那我们即使聚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地教会--操练基本功的基本环境

生命是在环境里长起来的。只有在具体的教会里,才会有持久全面的生命交流,才能栽培出持久全面的生命。离开了教会,所有的栽培仅仅具有片面或暂时的意义。圣徒和教会是不可分割的。只有由圣徒组成的才是真正的教会;只有按教会生活建造的才是真正的圣徒(见以弗所书4:12)。基本功只有在教会里才有可能练出来。脱离教会到密室阅读圣经或去密林海滩祷告和以教会为背景的读经祷告绝对是不同的体验。在基督的身体之外,一个人绝不可能真正得到神的道和神的灵。

神的话语有改变人生命的力量,但神话语的力量主要不是文字和逻辑的力量,而是生命的力量。道成肉身是神话语工作的根本方式。神的道是通过耶稣基督的生命对我们讲话。圣经也是通过同样的方式做工。圣经是活在基督的身体里的;教会就是圣经的集体见证。一个人来到教会,不仅听到文字的圣经,更活生生地接触到活在弟兄姐妹生命里的圣经。活在人生命里的圣经是改变人生命的真实力量。

教会的主要功能不是提供学习圣经文字的机会,而是使人接触活在人生命里的圣经。在教会里,圣经的要求不仅通过口头传达,更重要地是通过活的生命传达。如果一个人在教会的生命里面处处见到圣经的标准,他的生命也就会被圣经的标准触动。一个牧师若不仅用语言也用生命讲道,他的教导就具有生命的份量。如果听他讲道的大多数会众都满有基督的生命,他教导的生命份量就会几何级地加大,因为会众生命的共鸣,回应和支持使其教导具有了团队的生命份量。门徒(即真正的基督徒)就是在这种圣经主宰的生命团体里造就的。门徒的词根应当正确地翻译为学徒,即主要以身体力行模仿他人生命的徒弟(而不是用理性学习技能或知识的学生)。同理,基本功不是靠理性学懂的,而是通过模仿和反复操练获得的。教会这样一个实在的生命集合体,为基本功的操练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切实而全面的日常生命接触,使得学习者可以真实地摩仿一个整体的生命。实在的生命环境不仅提供了反复实践的机会,也支撑着需要自我破碎的操练可能持续地进行下去。

耶和华的救恩临到以色列人,他们经历了十大神迹,逾越日的拯救,带着埃及人献上的金器银器,在红海云下水里受了洗礼,凭借神的大能全歼世界的追兵,打着鼓唱着歌往前走,然后怎么样呢?就承受流着奶和蜜的迦南美地吗?没有!神给他们预备的是四十年的旷野功课。在旷野里,没有攻城的荣耀,没有掠地的大事,约书亚所经历的不可思议的迅捷胜利在这里连一点影子都没有;有的只是在孤寂荒凉的野地里跟着云柱火柱一步一步地走,每日在无粮的地方等候天降的吗哪,天天在干旱的戈壁仰仗神从岩石中开出活水,时时抵挡从后面来的肉鱼黄瓜韭菜的诱惑。为什么神不把迦南美地直接赐给以色列民呢?因为在练过旷野一步一个脚印的灵命基本功以前,没有人能够承受迦南的荣美。

北美大陆事工轰轰烈烈的十年过去了,当我们期待着更高更大之事的时候,却发现等着我们的是切实却不起眼的旷野操练。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在这旷野的灵程上停顿下来了。如果我们还只想着奶和蜜却不能按时领受表面淡而无味的吗哪(灵命基本功),我们真的能够承受迦南美地吗?

刘同苏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纽约新生命宣道会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