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不再在世上求名誉, 一心在教会中求名誉, 对吗?
——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三封信
2018/8/6 12:50:24
读者:425
■王明道

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三封信

 

文/王明道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请阅读:

1.王明道: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一封信

2.王明道:对青年基督徒婚恋的劝告

3.王明道:写给青年基督徒的第二封信

4.节俭,在金钱的试诱上得胜

 

的青年基督徒,我以前曾劝戒你情欲和金探,今日我再告青年基督徒所当防的另一样大的探,这种探就是名。我要引起你的惊异。要对我“名不是好西么?西不是誉为人生之第二生命么?不是无名誉之人犹劣于死么?我国的圣人不也曾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么?一个人如果不要名不成了一个卑鄙没有人格的人了么?你怎么是一种探呢?

 

在要回答你的这些问题不是坏西,正如金不是坏西一样。如果一个人因他在信仰、德行、学、事工方面有所成就,有所建,因而得着好名,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尊敬的事。但如果一个人存了求名的心去生活、去服,不但他的存心已经错误,而且因着他这种存心,他要陷在多的罪中,正如一个人为贪财而陷入多罪中一样。

 

当我们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不要忘记我们是属神的人,我们一切的思想意志都必须以神的旨意为准则,都必须存神要我们存的心。我舍弃一切世人所看好的,只追求神所看好的。知道我生活在世上最大的任就是“遵行神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并不是孜孜求利,也不是汲汲求名。

 

世上的人不认识神,他的人生没有目,没有道,而且他生活在世界上根本也没有倚靠,没有指望。因此他一定要求得一些时的足。那些庸庸碌碌的人便去发财,好借着大量的金去享受、去宴、去吃喝穿戴、去嬉戏游玩。少数比有思想的人感到这些西不值得追求,也不能使人得着满足,因此他们便走上求名誉的道路。他知道他们迟早要死,他对于将来没有一点盼望。不甘心自己这几十年的月白白过去。因此他想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立下一些功,得着一些名,好使他在死去以后还受多人的称赞誉扬就是这种心理使晋朝的桓温着枕头叹息着“既不能流芳百世,还不能臭万年么?”就是这种心理使多人作了小官还想作大官,作了大官还想作帝王。就是这种心理使多人武,人如麻,希望在千万人的骨头枯干了以后,自己得着“大将”的威名。就是这种心理使世上极少数狡能干的人得了大名,大多数庸庸碌碌的人们却遭了灾祸。我不恨这些人,也不咒得他可怜得很。

 

从另外一方面,求名的心理也能帮助人作好人,帮助人追求“立德”、“立功”、“立言”。帮助人作君子,作圣,帮助人黾勉前,帮助人敦品行。一个不肯要好的人存了求名的心,可以因此向上步,但一个要好的人再存求名的心,便要受害了。先哲有话说“好名是学者病,却是不学者”,便是这个意思。基督徒已有了新的生命,这个使命使他愿意学好,使他渴慕上,在这种情形中,他再不可存求名的心。如果他存这样的心,他将要因此离神,因此陷入魔鬼的网罗,因此犯许多罪恶。一个人存了求名的心,便很容易因此说谎,因此嫉妒能,因此人利己,因此傲自夸。一个圣徒存了求名的心,不但能犯以上所的这些罪,他还能因此欺神,背叛神,甚至能因此出他的主,不是三十块银钱,乃是他自己的尊荣名一个人怎样因为贪财能犯多的罪,他因求名也照样能犯多的罪。一般信徒只知道贪财是万的根,却不知道求名也是照样的危多人因为贪财,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另外还有多人因求名,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夫徇,烈士徇名”。名与利这两样西害人并没有多大的分别。求名的人与求利的人也不能分什么高低。

 

高、思想比深的青年人不很容易受金惑,但名在他身上却有极大的惑力。在没有信主的时候就,他在信了主以后还极容易在这件事上受探。一个素日怀抱大志的青年基督徒舍弃的心,实在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就是他在一个时期中能舍弃这种意念,但不久他还要在这件事上再受到探。也有些基督徒舍弃了世界中的名,却而求灵界的名譬如,一个青年基督徒在未信主以前,渴想作一个大政治家,或一个大事家,及至他信主以后,抛弃了自己要作大政治家或大事家的野心,可是他却另外换了一种野心,想要作大布道家。他不再想在世界中求名,他却一心想在教会中求名有些人也这种野心是好的,但在神的眼中看,这种想作大布道家的野心与那种想作大政治家或大事家的野心并没有多少分别,因这二者都不是求神的荣耀,乃是求自己的荣耀。

 

一个基督徒有了这种求名的心,神必对付他,熬他,使他把这种心志弃掉得干,然后才能使用他。教会的袖若是明白神的心意,看见这种求名的基督徒,不但不当足他的欲望,而且当教,挫折他,帮助他快些离弃这种求名的心,好使他能成神手中合用的器皿。不幸大多数的教会所做的正是与这个相反。竟利用信徒虚荣的心,鼓们传道、捐教会效力。譬如有一个富足的信徒奉献了一笔巨款,教会的袖便竭力的他宣,一方面使他更多出,另一方面借此鼓别人也出果是什么呢?这个教会的中所收入的钱财增加,信徒求名誉爱虚荣的心也随着增加。教会在形式上是步,信徒在灵性上却是落失再譬如有一个声势赫赫,好大喜功的人,悔改信了主,他在福音大发热心的时候,里面却存了几分好名求荣的思想,教会的袖便多多他工作,竭力抬他,推崇他。的心意并不是要使他在神面前成合用的器皿,乃是要借此利用他,拉他,使他多教会帮忙,多教会捐使他不离教会。果是什么呢?最先是那个人受了害,以后全教会也要受到他的累。这种教会的袖真把人害得好苦!基督徒遇这种教会的袖,加入了他所照的教会,真是一件不幸的事!

 

不但初得救的信徒会陷入这种试探,就是极老练的信徒也是一样。就连神忠实的仆人们若不谨慎儆醒,也会因此受致命的创伤。我们清楚知道一些被神使用的人,在起始事奉神的时候,没有地位,没有尊荣,他们向神十分忠诚。他们去作神吩咐他们作的一切事,他们去说神吩咐他们说的一切话。他们不顾自己的利害,也不计别人的毁誉。但过了多年以后,他们的声誉鹊起,他们得着许多圣徒的尊敬爱戴,同时也受到许多恶人的攻击反对。他们在不儆醒的时候,受了撒但的迷惑。他们一方面想保全已经得着的美名,一方面想消弥别人所加给他们的恶名。因此他们便开始学习圆滑。他们把那些惹人反对的行动转变过来,把那些使人不喜欢的话语从他们所传的信息里去掉。他们不再公开的宣布他们的信仰,也不再彻底的表明他们的主张了。他们到什么人中间,便说什么人喜欢听的话语。他们拉拢各方面的人物,也与各种不同的人作朋友。他们不再斥责罪恶,也不再反对一切悖逆神的事。他们与撒但讲和,他们对世界妥协。世人称赞他们宽大,神的仇敌钦佩他们的慈爱,魔鬼颁给他们荣誉的奖章。他们不但被信徒称为“天国的伟人”,他们也被世人尊为“社会的领导者”。但是他们却因此受了一种不可弥补的大损失──在神面前被弃绝、遭咒诅。在近年的教会中我们已经听见看见好些这样的人了。在这里我们看见情欲和金钱怎样成了魔鬼攻击基督徒的利器,名誉也照样成了他手中最得力的一种军械。我们应当怎样谨慎自己啊!(待续)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选自《王明道文库第一卷·窄门》第一章,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