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价值观崩塌的时代 一一如何看待杀人凶手克鲁兹的粉丝团
2018/8/13 17:19:40
读者:292
■曾非比

 

(上图为校园枪击凶手克鲁兹。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价值观崩塌的时代

一一如何看待杀人凶手克鲁兹的粉丝团

 

 

文/曾非比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新闻用“傻眼”来描绘对凶手克鲁兹竟然有粉丝追随此事的震惊。2018年二月十四日美国佛州校园发生大规模枪击案,曾是校友的枪手克鲁兹(Nikolas Cruz)冲进校园内,夺走十七条无辜的生命。现在克鲁兹已经被关进监狱中,等待判刑。他的公派律师表示,克鲁兹所在的监狱中收到大量的“粉丝信”,许多人对他莫名着迷,甚至还有女孩寄了性感照片来。

 

一名十八岁的高中生女粉丝写信提到,“当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照片的时候,就深受吸引,你的眼睛很美丽,脸上的雀斑让你看起来超帅。”最震惊的是,这封信中还提到,“我本人很瘦,是个白人,有棕色的大眼睛,胸部尺寸34C”,更画了爱心与笑脸。

 

一名来自德州的女性也寄了诡异的手写信,表示打算要照顾克鲁兹,这封信在枪击案发生不到一个礼拜就寄出;另一位芝加哥的女子则寄了多张具有暗示性的照片,其中一张她穿着比基尼吃着棒冰,另一张则是背部裸照。还有一封信中,一名女孩用了Hello Kitty的滤镜在脸上,印成照片寄出。

 

除了女性之外,克鲁兹也受到不少男性喜爱,其中一封信中,一名来自纽约的男子,留着浓密的小胡子,寄了一张卡片,里面还附上自己抱着猫咪,站在车前的照片

 

一个夺去17条生命的凶手克鲁兹,怎么不是人人唾弃的凶手,却有部分人觉得他高大尚,令人崇拜着迷。难道这些粉丝是非不分?不,他们知道他杀了许多人了,而且极其残忍血腥,极其恐怖。所以这些追随者如喝了鸡血一样,是故意这样任意妄为,"我的青春我做主",“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着我的思想,我邪恶我乐意”的一种放任自我。

 

01

 

这时代的标签很显著的特点一一任意妄为,任意而行。

 

没有异象(默示),民就放肆;唯遵守律法的,便为有福。(箴言29:18)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21:25)

 

圣经中的描写也是这时代真实写照。

 

很多人的价值观人生观是崩塌的,年轻人崇拜武力、诫斗、枪杀、色情、明星偶像。他们的三观是颠倒的,小三上位成功也是资淡,原来一些可羞涩的、暗昧的、上不了台面的事,现在都可以明目张胆地高调地无所顾忌地去行去做,反正有很多追隨者。

 

作家卢云曾描述年轻一代:“我们到处都见到坐立不安和神经紧张的人,他们不能专心一意,并通常越来越沮丧;他们觉得一切都不对劲,可惜找不到可行的取代方法。”“他们沮丧失意,通常的发泄方法是漫无目的的暴力,只有破坏却动机不明;或是自暴自弃,与世隔绝……”

 

02

 

细思极恐呀!

 

这一幕幕的缩影可以追述到一千年前的情景。

 

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马太福音27:15-16)

 

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祂钉十字架!”巡抚说:“为什么呢?祂做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祂钉十字架!”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众人都回答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马太福音27:21-26)

 

这个时代不是忽然变坏,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人性的恶一直是如此,一千多年前,当时的百姓就宁愿要杀人犯巴拉巴,也不要耶稣,也不要真理。审判官彼拉多问:什么是真理?真理在邪恶面前已并不重要。人性的堕落已不在乎什么是真理了。现在的时代是多媒体时代,人们更容易把自己的三观价值通过朋友圈、脸书直面表达出来,而毁三观的直白、崩塌的价值观竟成主流,受大家追捧。

 

人们常常听到这样的口号:

 

“只要感觉好,就去干。”(I fit feels good do it)

 

“尽情享乐”(Enjoy yourself)

 

这些思想,其实就是谎言,谎言说一万遍也还是谎言,没有正当性和真理的权力;最终弄死的,是自己。

 

03

 

如果大家对谎言保持沉默或默许,那么你们是否想想我们的时代要付出怎样的血的代价。

 

记得二战时期的一个反思,一个曾被关进达豪集中营的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为了让世人记住对罪恶沉默的代价,在波士顿一块紀念碑上铭刻的一段话:

 

起初他们追捕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捕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捕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此后,他们追捕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那时已经再没有剩下一个人为我说话了。

 

他的诗歌是忏悔,也是警告。

 

他曾被关押在的达豪集中营,达豪纪念馆传达给世人的最重要信息是:“Never Again!”(“绝不重演!”)

 

据报道,前不久两名中国中年游客在德国国会大厦前,因摆拍纳粹敬礼被警方逮捕,或面临三年坐牢的刑期。他们被责令缴纳500欧元保释金后才暂被释放。

 

柏林警方表示,在看到他们做出惊人的纳粹手势并用智能手机为彼此拍照后,警方逮捕了这两名年龄分别为36岁和49岁的中国男子。对此有些国人颇不理解:何以摆个姿势、拍个照,就如此不宽容。因为德国人知道沉默的代价很大。其实,对违法言行不加以限制就是纵容犯罪,人们的言行最大的限度就是不违法、不反人类。

 

04

 

一个任意妄为的时代,人的价值体系已塌陷。如何重建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已是很急迫的责任。

 

因为"蝴蝶效应"(The 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这是一种混沌的社会效应。恶没有制止反而被扩大模仿进而产生更恶劣效应。前几年国内发生第一起小学门口的持刀砍杀学生事件,到后来几个月国内又频发了好几起类似砍杀学生的事件;也有类似公共汽车爆炸事件的频频发生,自杀式你死我亡的恐怖行径更是早早的流行在这世代里,大开杀戒所向无敌。人们在问,这社会怎么啦?

 

记得2015年8月26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在弗吉尼亚州的分支机构WDBJ7电视台的一名记者和一名摄影师,当地时间周三(26日)早晨现场直播采访时被枪击身亡。警方说,凶犯弗拉纳根开车逃跑后饮弹自杀,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当时一个叫莫瑟的人在网络贴文,:“一个本来无人知道的人,现在无人不知。他的脸孔露遍每一张电视银幕,他的名字挂在地球每一个人的嘴唇上,而且只是一天工夫。看来,杀越多人,镁光灯越往你照。”

 

这位崇拜凶手的26岁男子莫瑟,终于在2015年10月1日拿起了枪,在美国俄勒岡州当地时间早晨,莫瑟身穿防弹衣,带着6支枪进入一所社区大学,射杀了正在上课中的教授,而后男子一排一排地问在当中的学生:“有谁是基督徒吗?如果你是就站起来!”当有基督徒站起来之后,莫瑟略带戏谑的对他们说:“因为你是基督徒,所以你一秒钟之后将会见到上帝!”随后扣上扳机。有人查死者中公开表示信仰的只有两个,其他多数死者没有提到信仰也仍然被随意扫射。案发之后,警方在莫瑟的家中发现了莫瑟所留下的一张手写字条中,他说他将“受到地狱的欢迎,被恶魔拥抱”。莫瑟表示,自己“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没有生活”,并且抱怨自己从没有过女朋友,“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针对我”。

 

当年轻人在与父母发生代沟、学业中遭受挫折、在情感上遇到伤害、在性别认同上感到迷惘时,身旁有没有人可以带领陪伴他们走过这苦涩、懵懂、不安的青春?

 

所有枪手行凶过程中的残暴冷酷,让世人痛心震撼。是什么让他们心中堆满了极端的怨恨?学校欺凌、暴力游戏、电影、枪支管制的疏漏等,都被列入分析清单。

 

然而,有一点,媒体很少有提及,他们是否缺乏“敬畏神”、“敬畏生命”的教导?无论是他人的生命还是自己的生命。他们是否缺乏“爱”的教导?当整个社会中对与错、美与丑、善与恶渐渐失去了绝对的标准,当人们高呼“只要追随你内心的声音去寻找快乐,别管什么道德伦理”时,孩子们怎能不迷失在这充满误导的世界中?

 

05

 

追溯起来,人类悲剧的发生,是人类一直以来拒绝上帝的结果。

 

从亚当夏娃的抗命,到百姓要杀人犯巴拉巴不要耶稣,直到现在,人们仍然拒绝上帝,不要耶稣,要杀人犯。

 

美国自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通过国会草案把基督教信仰和"十诫”赶出学校课堂。其恶果是产生了“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人,他们质疑和否定传统、忠实描绘人类现况、反对信仰、回归大自然。这批人拒绝被主流同化、对东方宗教有浓厚兴趣。他们的文体创新、尝试迷幻药物、主张性解放。可以说,他们是精神上的“波希米亚人”,却对后期的西方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嬉皮士和性解放运动的“亚文化”带来了是迷失的一代,他们的生活充斥着未婚先孕单身妈妈,吸毒,同性恋,抢杀等等。

 

1997年到1999年间,好几个州的公立学校发生数起校园枪杀事件,其中1999年科罗拉多州哥伦拜恩高中的校园枪击事件最为严重,有13人在这一事件中丧生。

 

维尔伯恩牧师说,这一事件发生后,他请求贾尔斯郡学区总监把一些历史文献悬挂在该郡的公立学校里,其中包括写有不可杀人的十诫。

 

维尔伯恩牧师说:“我们把订购的和人们捐赠的文献复印件镶嵌在镜框里,悬挂在我们郡的每一所公立学校里。我们郡一共有2所高中、3所小学和1所技术学校。这些文献从1999年末到2000年初开始悬挂,一直到2010年12月。据我所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自由派组织要求拿下十诫遭学生抗议。

 

2010年12月,一个民权组织向贾尔斯郡学区教育委员会提出申诉,要求它拿下十诫的展示,否则就把对方告上法庭。这个举动激起了该郡公立学校学生的不满,50多名学生走出课堂举行了示威。

 

一位女学生说:“这里是贾尔斯郡。基督在这个郡非常、非常、非常重要。有谁不高兴,可以到其它地方去。我们爱上帝,圣经十诫应该被悬挂在高中里。”

 

另外一位女学生说:“悬挂十诫是我们的选择,它既不是法律的选择,也不是州政府的选择,而是贾尔斯郡的选择,是孩子们以及去学校的人的选择。如果他们真的尊重我们,就会把这些文献重新挂回去。”

 

2011年初,贾尔斯郡学区教育委员会投票决定恢复悬挂这些文献。目前,只有纳罗斯高中重新悬挂起这些宗教和历史文献。

 

在枪杀案中牺牲的瑞秋的父亲在见证中说,自从60年代我们将上帝赶出学校,我们的教育便开始衰败,枪支管制这些举措就好像是在巨大的伤口上,用创口贴糊弄一下,我们最需要的是上帝,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的内心,需要由内向外根本的改变。

 

2000年的时候,瑞秋的父母将她的故事和日记集结成册,出版了一本书叫《瑞秋的眼泪》(Rachel's Tears),一是用来纪念他们的女儿,二是用此书在美国各大校园呼吁拒绝欺凌、拒绝暴力,教导孩子们相互尊重、用爱心对待彼此。

 

06

 

二十一世纪是否意味着新一轮“垮掉的世代”来临了呢?

 

当然,可能你会认为,没有宗教信仰并不一定等于道德低下,有宗教信仰也不一定就道德高尚。然而,这个抛弃宗教信仰的时代趋势,真的没有关系吗?值得探讨。

 

人类的启蒙思想运动从一开始接受的思维模式就是:

 

人们接受了来自魔鬼的第一个思想,认为人活着不用靠信仰,而是靠面包和经济,宗教乃是鸦片。

 

人们接受了来自魔鬼的第二个思想,把上帝放在法庭上批判。既然上帝没有按照我们固定的方式来行动,就说明祂不存在。批判上帝成为了人的特权,理性主义、科学主义、人本主义、进化论和无神论等大行其道。

 

人们接受了来自魔鬼的第三个思想,权力比真理重要,世界比上帝重要。只要我的目的是善的,手段恶劣也无所谓。于是,一个大开杀戒、暴力至上的幽灵遍行全地。

 

人类从此屡屡发现,自身正处于地狱和魔鬼中间!

 

但耶稣在地上清楚严正地拒绝了这三个思想。

 

魔鬼试探耶稣的三大思想,和他给人类的三大思想体系如同一辙:

 

第一是把石头变成面包。

 

第二是从殿顶上跳下来好让天使接住,好证明上帝的真实性,上帝有没有说到做到。

 

第三是拜魔鬼好得到天下万国的权力、荣华。为了权力需要,可以纵容幽灵在世界上横行。

 

耶稣说:“撒但(就是抵挡的意思,乃魔鬼的别名),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祂。”(马太福音4:10)

 

这些思想,主耶稣全都拒绝了。可悲的是人类全都接受了。

 

是的,这世代让恶魔横行却拒绝上帝,所带来的时代恶果使我们惊恐,惶惶不得终日。

 

07

 

细思极恐呀!对这个时代最想说的是“拿什么拯救你呢?”

 

唯一出路,就是我们也要拒绝来自幽暗世界魔鬼的思潮一一人本主义、后现代主义思潮等等新启蒙思想,把下一代孩童、年轻人带回耶稣的面前,不要阻止他们亲近神,不要让他们迷失在该隐世界的谎言里。

 

当有人带着小孩子来见耶稣,要耶稣摸他们,门徒便责备那些人。耶稣看见就恼怒,对门徒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马可福音10:13-14)

 

耶稣恼怒任何一切形式上阻止小孩到祂面前来的人和事。因为这是这世代蒙拯救的唯一途径。回到十诫里的教训,重新了解创造者对被造者的心意如何,那么人类的三观就不致于毁损,而是活出被造者该有的荣耀。

 

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把人带到神面前,而不是妄图阻止。

 

没有对上帝的敬畏,也就无法产生对人的根本尊重,也无法有正确对待世界的心态。

 

道德的回归首先是信仰的回归。

 

我们今日面临的普遍道德危机,是因为失去了信仰的认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对这个世界的对错都有自己的标准,众声喧哗的背后则是信仰失语。失去基本信仰共识,对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不从恢复与上帝关系的信仰入手,仅从理念或意识形态入手,永远无法处理当今的道德危机。

 

没有对上帝的敬畏,也就无法产生对人的根本尊重,也无法善待世界和自我。

 

道德的回归首先是信仰的回归。

 

参考文章:

1.齐宏伟:“三大诱惑”,《生命与信仰》第29期。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4351

2.王敏俐:从“枪支管制”到“愤怒管制”——美国校园枪击案有感”,境界微信公众号文章。

 

曾非比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

 

使用苹果手机的读者,您若愿意支持生命季刊微信文字事工,请按住下面的本刊微信专用二维码,然后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为本刊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