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烧不掉的塞拉十字架
——烧不掉的十字架
2018/8/13 17:48:32
读者:461
■吴家望

(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烧不掉的塞拉十字架

 

文/吴家望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2017年美国自然灾害严重,春、夏季南部的飓风带来莫大灾难,冬天西部又有山火之灾。2017年12月4日开始的“托马斯大火”烧了一个多月,烧了28万多亩山地,已是加州历史上最严重火灾成。在火灾的第一天,打开电视,看到处处是南加州大火的报道。主播在报告沉痛的新闻之后,也提到一件神奇的事。以下是南加州多个电视台的联播内容。

 

 

烧不毁的塞拉十字架

 

2017年12月4日,加州凡图拉(Ventura)郡山区的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 College)大学附近,山火爆发,被名定名为“托马斯大火”(Thomas Fire)。以风势强大多变而著名的“圣安娜风”(Santa Ana Winds)将山火迅速向东推进,势不可挡。随后,洛杉矶和圣地亚哥等地也连续有山火爆发。一个星期后,这些新起之山火得到控制后,原先的“托马斯大火”却因风得力,又转变方向,燃到西边的圣巴巴拉郡,没有衰退的跡象。

 

“托马斯大火”发生后不久,它的火焰覆盖了包括凡图拉市整个“格兰特公园”在内的15万英亩山地。天空拍摄的照片显示整个山区被烈火覆盖。格兰特公园山脚下有52个单位的“夏威夷乡村”公寓大楼被烧成废墟。格兰特公园里,远近闻名的“塞拉十字架”被烧毁的信息很快在手机群中传开。

 

火势平息后,有几位忧心重重的基督徒冒着浓烟上山,去查看十字架,发现一路草木都已烧焦,周围一片狼藉。但是,他们感到欣慰与惊讶的是,十字架和前面的草坪都安然无恙。很快,这个消息在全国所有的电视节目是都有报道,引为神迹。

格兰特公园的十字架四周都烧为焦土

 

火灾前后的格兰特公园的十字架

 

 

 

格兰特公园坡下街口的“夏威夷乡村”公寓大楼被烧成废墟

 

拉兰特公园山坡一侧的凡图拉植物园遍地焦土

 

塞拉十字架的历史

 

1782年3月31日,西班牙宣教士朱尼比罗·塞拉神父(Father Junipero Serra)在现今的加州凡图拉(Ventura)郡建立了一个叫作“圣·布埃那凡图拉”的宣教堂(Mission San Buenaventura)。在教堂南侧的海边,他选了一块地,祝福后,就在那里树立了一个木头十字架。

 

圣彼纳凡图拉是塞拉神父在加州建立的第九个,也是最后一个宣教堂。

 

不到一个月,塞拉神父就离开,去往今日的圣巴巴拉(Santa Barbara)。不久,教堂会友又在那教堂背后的山顶上树立了一个巨形木头十字架,眺望那新建的教堂。因为这个十字架老远就可以看到,就成了朝圣者来拜访这个宣教使团的指路牌。后人很自然地称这个十架为“塞拉十字架”(Serra Cross )。

 

这个18世纪的十字架年久损坏,在1860年重建后,1875年又被暴风吹倒。

 

1912年9月9日是加州参加联邦的纪念日,有一个名叫“E.C.O. Club”的妇女组织,在今日的位置上,树立了让人敬仰的木头十字架。

 

1918年,该地点的地主格兰特(Grant)夫妇将十字架所在的107英亩捐给了圣布埃那凡图拉市。到了1941年,经过多年修路筑墙改进后,市政府决定将翻新重建十字架。到了1960年代,格兰特公园才正式定型,成为一个可以眺望大洋,极受欢迎的公园;特别是年轻人,喜欢在这个十字架前举行婚礼。

 

圣·布埃那凡图拉教堂

 

 

1912年塞拉十字架建立仪式

 

格兰特公园的塞拉十字架

 

 

塞拉十字架前的婚礼

 

拆不掉的塞拉十字架

 

2003年,无神论者威胁圣布埃那凡图拉市,如果他们不拆除十字架,就会被告上法庭,因为根据美国政教分离的建国原则,不能在公共土地上树立宗教标志。

 

2003年四月3日,洛杉矶时报报道,题名“凡图拉山顶十字架成了论战之烟火”(Ventura's Hilltop Cross Now a Beacon for Controversy)。记者这样描写:“在鼠尾草丛生、海拔800英尺格兰特公园宣教山顶公共土地上的十字架,成为下个星期圣布埃那凡图拉市官员和代表三个因为宗教标志而忿怒的市民的律师的谈判的焦点。”“这三个‘忿怒原告’中的一位忿怒地说:“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觉得(这十字架)不公平,不正确,不合法。”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国人政教分离联合”组织(Americans United for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那时已经将加州旧金山与圣地亚哥两个有类似十字架的县城告上了法庭。他们也从未停止招募反对这个塞拉十字架的居民加入诉讼。当他们听到有人不满后,立即趁机“义务”介入。

 

凡图拉官员和另外两地的政府同样否认,在公共土地上、以公款来维修的十字架触犯了什么政教分离原则,认为这十字架是一个经过时间考验的、超越宗教标志的地界标。

 

“美国人政教分离联合”组织的律师颇有信心地说,“即使法庭同意你们‘有历史意义’的说法,你们也赢不了。” 十来年前,旧金山拉美撒郡(La Mesa)的十字架就输在法庭。当时他们以为,将这个十字架卖给私人基金会后,成为“私人财产”,无神论者就臂长莫及了。想不到,无神论者又把他们告到法庭,说他们在拍卖时做弊,没有卖给一位要拆掉这十架的顾客。

 

圣布埃那凡图拉市政府学到了功课,将塞拉十字架所在的一亩地,在大庭广众眼下拍卖,以104,216.87美元最高价卖给圣布埃那凡图拉市的文化遗产组织,再次保住了十字架的安全。没有一个无神论者愿意付出更高代价来维护他们的信念。

 

吴家望 来自中国大陆,曾获数学、神学学位,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众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

 

使用苹果手机的读者,您若愿意支持生命季刊微信文字事工,请按住下面的本刊微信专用二维码,然后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为本刊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