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见证:偷渡到香港之后……
——我所经历到的圣灵
2018/8/20 13:20:15
读者:680
■苏颖智

我所经历到的圣灵

 

 

文/苏颖智

《生命与信仰》总第6期

 

我自小在中国大陆长大,所接触到的,尽是无神论、唯物论及进化论之理论。我在中学时偷渡到香港,虽然在香港的姊妹及哥哥均是基督徒,但那些无神论的思想仍根深蒂固印在我脑海中,叫我拒绝那些超自然的事物,视之为“牛鬼蛇神”,虚构出来的东西。然而,经过六年多的挣扎,理性上的突破,肯定地相信了历史上的主耶稣基督其人其事的真确性,我在历史辩证及生命改变之经历下,不得不承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是无力自救的罪人,而祂的确能赦免我的罪,改变我的生命。从我信主的那一天开始,我经历到的主,我经历到的圣灵并非虚无漂渺的,而是很实在的。

 

(一)圣灵的感动带我进入恩典之中

 

自从偷渡到港后,我虽然有无数机会接触到福音,我自始至终以一旁观者心态面对之,很多时候还故意对其他基督徒展开理性攻势,与人辩论。但神没有放过我,借着我对音乐的兴趣及一些朋友的吸引力,我常去教会,我喜欢那里的宁静。但一回到家中,我便觉得很苦,因我与父亲的矛盾及冲突已白热化了,他曾试过三度拿菜刀要斩我这“忤逆仔”。我的痛苦,家庭的问题,是因为我从来未面对过自己的罪和自己的自我中心。

 

一天晚饭时间,我们又因很小事情吵起来,吵得很厉害,我毅然离家走到了海边。我对着大海有一个多小时,初期很忿怒,也怨神(若祂是真的存在)为何要我受苦,我恨我的父亲,心里骂他:因他的成份不好,致令母亲自杀,我和妹妹成孤儿一般……但后来,当我平静下来时,一股微小的声音在我内心深处提醒我:“为何你老是看到别人眼中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我开始问神,“怎么办?为何你不改变我父亲?”一句经节很快便出现在我的心中:“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得医治!”(雅各书5:16)

 

当我开始面对自己的罪时,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后来我明白那是圣灵的感动,我向神认罪。其后,内心又在挣扎,我应否向父亲认错?当我仍在反复挣扎时,我的姐姐走来找我,她满脸泪水,求我回去向父亲认错,又说父亲因我的缘故,气喘得很厉害(他本来是有哮喘的)。“真的那么巧?”我正在挣扎应否向父亲认错,姐姐便到了,求我回家向父亲认错。我那时没有再犹豫,起来跟姐姐回家去,倒了一杯茶,向父亲认错,那是我第一次向他认错。我经历到无比的释放,父子吵得那么厉害,竟一下子平息了,这是以前未试过的。圣灵的感动,使我看到自己的罪,借着认罪,我经历到新生命的自由及喜乐。

 

(二)圣灵的责备、管教使我成长

 

自从我信主后,圣灵无时无刻不在我里面,有时我想逃避,但是无法抗拒。信主后老我常出现,我亦常经历到灵与肉体之争战。很多不安是未信主前我不会有的。以下是一些例子:一位弟兄是从另一教会来的,他们习惯是坐着听道,不会带查经,他也不赞成由平信徒带查经。一次分享时,我为了鼓励弟兄姐妹自己去发掘神的话,与人分享神的话,选了一段希伯来书五章十一至十四节说明成长之重要性,若什么都要靠人喂,不能自己从圣经有所领受,以真理建立人,则我们会变成老婴孩。怎知那次分享后,该弟兄不来参加聚会了,后来透过第三者,他说不再来的原因,是因我取笑他为老婴孩,侮辱他。在我知道后,我曾经有过很大的挣扎。理性告诉我,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与我无关,这样的信徒,不要也罢。但是在我祷告的时候,始终不通,圣灵在我内心深处常提醒我,祂拣选我是要建立人,还是判断或拆毁人?经过祷告后,我立即写了一个道歉卡给那弟兄,为自己对他的感受不够敏感而道歉,后来又上他家去当面道歉及和好。感谢主,那弟兄在圣灵感动下也看到了自己的问题。

 

(三)圣灵的带领与保守使我更有信心

 

自从我信主后,圣灵无时不刻不在带领及保守着我,甚至在我完全不觉察到祂的同在时,祂已经在带领及保守着我们。这样的经历数不胜数,其中印象深的也有不少。记得我出来教书的时候,不少教会学校向我招手。但在我祷告时,心中没有很大负担。后来见了一新界上水的凤溪中学,虽然各方面条件比不上我曾见过的一些名校,但神一步一步叫我看到祂的带领:见校长前一天,一位弟兄告诉我凤溪是乡绅办的学校,不甚欢迎基督教;但我却有种感觉要去“开荒”。到我见校长时,他首先带我参观庞大绿野一片的校园,竟无问我教学心得;我在履历上写明信仰是基督教,我也问校长是否容许学生在课余也有些宗教活动,我表明立场,他竟欢迎,又说自己是天主教徒,他还欣赏我关心学生精神上的需要。见完后,我毫不考虑地签了约。三年内,这学校有七八十人信了主:其中还有些同事,基督徒团契吸引了不少人归向主。

 

当我们蒙神呼召去进修神学时,我们也是凭信心去的。我们夫妇去美国时只有港币二万八千元,第一学期完后差不多已用光了。我们二人为了生活需要,在学校饭堂工作。过了一个多月,我们认识了一些中国留学生,请他们吃饭,带了一位信主,其余几位也有兴趣,所以我们在家开了一福音性查经,要向饭堂请一天假,每星期少做一天。再过一个多月,这些人又介绍一些新同学给我们,所以我们又开多一组给他们,但当我们请饭堂老板准许我们再少做一天时,他很生气地辞退了我们。我们在第二学期的学费随即出现困难。但神实在是信实无比。当时无意收到一张卡,“Not too early and not too late,Not too small and not too great,but always sufficient·”(不早不晚,不多不少,正好够用)在交学费前二天,我们已打算先借钱,到暑假时才还了。岂知交学费前一天,收到岳父以前老板的一张圣诞卡,内附一支票,足够我们交学费,且余五十元买菜。到第三学期开始前又收到他一张支票。我们二度收到支票。连说多谢的机会亦没有,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游埠”。此后,教会给了我们读神学的奖学金,那位叔叔亦再无支票寄来了。感谢主,祂的带领与安排奇妙无比。

 

我们在传福音的经历中,亦多次蒙神带领。在长途跋涉去主领聚会过程中,多次病倒,经过祷告,有时仍不见效,但一站上讲台,病就好了。有几次完全失声,我自己也听不到讲些什么,但台下会众,有一次超过二百人,竟有很多人决志,他们说很受感动,又说听得很清楚。有一次去探访一家姓孟的(孟先生患肝癌),不受欢迎被要求离开,心中很不是味道。过了一星期,在祷告时,突然想到他,心中有一感动要再去看他,理性却觉不可能。祷告完了便接到孟太太的电话,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去,说孟先生很想跟我们谈谈,结果,我们一去,他信主了!我们都惊讶圣灵奇妙的工作。这些经历使我们更有信心去事奉祂。

 

结论

 

从过去多年信主后的经历中,我深深感觉到人实在是无从自夸的,也没有任何值得自夸之处。从决志的时候开始,一切都是圣灵的工作,是神的恩典。就以我们信主为例吧,“若不是圣灵的感动,没有人称耶稣为主!”(哥林多前书12:3)一切恩赐也是“圣灵凭己意(或说“神凭己意”)分给各人的。我或许有才干可以用理性说服一个人,证明神的福音是确实可信的,但是,叫一个人谦卑、肯悔改、认罪,承认耶稣是救主,却不是任何人靠自己可以做到的。若说到赐异象,赐感动,赐能力去赶鬼,替人祈祷治病,就更不是人自己本身可以做到的。但“多加给谁,就要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没有的,无须自卑及“眼红”,有的,无须自夸!但神要求每个人都同样忠心委身给祂,事奉祂,荣耀祂,高举祂,隐藏自己。我经历到的圣灵,是在人越谦卑时,便越是充满的。

 

苏颖智 出生并生长在中国大陆,读中学时到香港。现为香港播道会恩福堂主任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