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17岁华裔少年为非洲村落送水,见证上帝大爱!
——上帝的爱是我们的力量
2018/9/11 19:40:01
读者:200
■堇薇

(图片为作者提供:非洲布村儿童原来要到2公里外的水源取水。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选择关注,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上帝的爱是我们的力量

 

文/堇薇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2018年8月25日,我们的二儿子仲仲在非洲开展的第一个引水工程正式竣工。这件事是对仲仲信心、爱心、忍耐的巨大挑战。仲仲太兴奋了!上帝垂听了他的祷告,亲自带领他成就了这件又大又难、一度想要放弃的事情。 

照片1:村里小朋友在刚安装的水龙头喝水,还扑隆得满头满脸满身都是水!

 

《生命季刊》第80期曾经登载我写的“在非洲,为孩子们送水……”的见证(链接:在非洲,为孩子们送水……,记述了我们全家开始打井事工的心路历程及完成第一口井时的喜悦之情。两年过去了,上帝感动全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和朋友们爱心奉献金钱,我们已经用这些奉献的金钱在乌干达打了6口水井。 

 

照片2:仲仲站在建好的储水塔顶上,高兴得要飞起来了。

 

这次的引水工程是第一个比较大的项目,超过3口井加起来的费用,从筹划到完工花了两年漫长的时间。刚刚17岁的仲仲经历了神的恩典和带领,看到了做工的果效,欣喜和感恩无法形容。

 

两年多前的2016年,我们的保安小帅哥哈姆听说我们给乌干达的村子打井,怯生生的对我们说:“我们村非常缺水,可以帮我们打口井吗?”

 

照片3:我们的保安,小帅哥哈姆

 

哈姆的家乡在乌干达西部卡西西(Kasese)区布韦那努尔(Bwenanule)村(简称“布村”)。他来到首都坎帕拉当保安,心里还挂念着家乡,我们挺感动。小伙子也是基督徒,为人诚恳。我们决定去他们村去看看。

 

照片4:这条小沟是布村原来的水源。

 

照片5, 6:打水的孩子们。

 

这个村子700多人,水源是一条水沟,离村子大约2公里,水少得可怜。即使不在旱季,这条小沟里的水也常常没不过脚面,旱季时甚至会完全枯竭。这点水全村的人畜共用,污秽不堪,常常造成肠道传染病爆发流行,不少人被传染病夺去生命。因为缺水,村民们常常一两个月才上山洗一次衣服,在山上等衣服晾干了再回家。打水是布村妇女儿童每天的任务。有些孩子4-5岁就加入了每天打水的行列。

 

照片7:仲仲豆豆和打水的孩子。

 

我们的心被深深触动,决定给这个村子打一口井。但接下来遇到的挫折令我们非常沮丧。前后请了三家打井公司去勘探,都被告知这个村子在山坡上,他们的设备打不到这个深度。我甚至去问了在中海油驻乌干达的朋友,可不可以用他们的钻井机打这口井,他们虽然很同情,但因为我们的想法实在太不靠谱,于是苦笑着调侃说:“你这是想要用高射炮打蚊子啊。”

 

我们于是陷入绝望之中。

 

那段时间,我们跟专门给乌干达村庄打井的那对英国基督徒夫妇合作,他们的团队尽职尽责到处打井,仲仲和我们全家也努力将这边的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圣灵也感动弟兄姐妹和朋友们积极参与奉献,事工一直持续着,常常在快没有钱的时候,就会有人几经辗转把奉献寄给我们。

 

照片8:我们在乌干达其他地方打好的水井。

 

我们在乌干达各地共打了6口井,第7口井的钱已经筹集够,寄给了那对基督徒夫妇。如果以每口井供应400人的保守估计,这些井已经使2800人喝上了干净水。

照片9:两年来我们在乌干达打的6口井的大致位置(另加)

 

仲仲也筹备建立了一个非盈利机构,H2OPE Africa,只是还没有完成登记,因为按美国法律,必须18岁以上才能登记机构。

照片10:仲仲自己设计的 H2OPE Africa 的徽标(Logo)。H2O是水,与Hope(希望)重合,可以译为中文“非洲希望之水”,很有创意吧!

 

虽然打井事工有很好的进展,但是布村极度缺水的景象在我们心中一直挥之不去。我们常常在神面前祷告,求主纪念这个村庄的需要。我们非洲的网络极慢,话费昂贵,我们跟布村的联系中断了很久,但与上帝的免费、及时通话却从没有中断过。

 

照片11:布村有着钢铁般坚强意志的诺娜姊妹。

 

有一天,布村里的诺娜姊妹突然打电话来,询问我们是否愿意继续帮助他们。我们当然愿意啊,但可惜直到现在仍然不知道怎么帮助他们!

 

诺娜说,他们一直在祷告,一直没有放弃。他们村有一位工程师,经过一年多仔细勘察,提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离村子约5公里之处的山上有一个泉源,地势很高。工程师可以免费设计引水工程把水引到村子里,但他们没有资金买建筑材料。

 

于是H2OPE Africa年轻的CEO仲仲弟兄又面临了艰巨的挑战。此时他刚刚进入11年级,是功课最忙的一年,常常写作业写到很晚,再去进行各种联系、协商、谈判等,忙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我们就鼓励他好好祷告,一切都交托在上帝手中,跟他说:“感谢主吧,在艰难中经历神与我们同在,在气馁时观看神的作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福气。”

 

有段时间我们有一个很大的担忧:引水工程的钱在乌干达是一笔巨款,被人卷跑了怎么办?买了材料被人偷了怎么办?仲仲和我分别去询问美国大使馆的律师和一些在乌干达做项目的美国政府官员,他们都免费为我们提供咨询。他们说,这是高风险的事,没有任何保障。我们就跟上帝祷告说:“主啊,你是我们最大的保障,这些爱心奉献是你的钱,求你亲自保守这些奉献款,也求你赐我们智慧和爱心,尽忠做好你的管家。”

 

我们先请工程师做预算(精确到几车沙土、几根水管),同时通过诺娜号召村民集资付一部分工程款,合同上注明这个金额之外的费用我们一概不付。这是借鉴了别人的教训。我们家的流行病学专家(我先生)在调查一次霍乱爆发时发现,欧洲某使馆曾出巨资,替某村修建了一套极其先进的全自动太阳能饮用水系统,免费送给村民使用,村民没掏一分钱。但免费的东西无人珍惜,使用后不久太阳能板就被偷走,整个系统完全报废,村民又被迫喝起脏水,造成霍乱爆发。所以,我们坚持要求村民自筹部分资金,并号召全体村民来参加项目的建设。这个项目的成功也让我们学到一个宝贵经验:做慈善不可以大包大揽把一切都做好,而是要努力调动受益人的积极性,让他们在别人的帮助下自己解决问题。

 

其次,我们把工程分成几个工期,分期付款,每一期完成后再付下一期工程款。这个好主意来自我在乌干达的基督徒朋友瑞娜,跟我一样也是会计。她的经验比我丰富。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好主意。

 

照片11a:我的会计朋友瑞娜。

 

村里共筹集到近1千美元的资金,是整个项目资金的十分之一。看看这张照片后面的小矮房就知道,这些钱是他们力所能及的最大限度了。但这是一个合作参与的模式,事实证明效果很好。

 

照片12:村民们在开筹资动员会。后面的房子是村民的住所。

 

经过谈判,最后我们终于签订了合同。

照片13:诺娜及项目其他人员来我们家签订合同。(后排左起:本文作者堇薇,儿子豆豆,作者先生闻则信,儿子仲仲)

 

每期工程结束时,诺娜都发来进展报告、并附有照片,我们再寄去下一期资金。每次看到这些进展报告,我们和CEO仲仲都很激动。

 

整个工程花了近1万美金。账目清晰明了,砖块水泥、甚至一个水龙头都没有丢失,这在乌干达简直是奇迹!经过了解,这个项目如果不是村民自己做,大约需要花三倍的钱。工程竣工后,村里自己制定方案,要求每户每月交500先令( 约人民币9毛钱)作为后续的维修基金,自己管理、维护大家都有付出的共有资产。 

 

加一个小插曲:工程到一大半时进展缓慢,我们开始着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了解到,这段时间工程受到不少拦阻。当时正值雨季,一次大雨后村民们想上山去继续做工,但村长告诉他们说,“不用上去了,所有工程肯定都被水冲走了。”大家都很沮丧。但我们坚强的诺娜姊妹,立刻跑到山上沿路查看,发现工程完好无损,于是回村告诉大家继续上山做工。后来村领导改选时,这位动摇军心的村长被村民们毫不留情地选下去了。

 

2018年8月22日,诺娜兴奋地告诉我们,工程终于要竣工了,邀请我们参加竣工典礼。我们很兴奋的等到周末,8月25日一大早离家,7个多小时的车程一口气开过去,早饭、午饭全在车上解决。可惜流行病学家那个周末正好要去美国出差,没能参加这个欢乐的庆典,但我们尽量用微信给他实时直播,让他跟我们一同喜乐。

 

 

照片14:我们的车子一路向着山里开去。

到了村口,村里人们盛装欢迎我们,说他们从早上开始,已经等了我们好几个钟头了,我们心里好感动。诺娜说,“你们一定要先上山去看看,然后我们再正式开始庆典。”我们按她的建议立刻上山。

 

照片15:看引水工程的山上部分。

诺娜边爬山边告诉我们,旱季时那个小水沟枯竭后,妇女儿童就被迫到山上打水,为了打一桶水来回要走10公里,天不亮就要上山,赶着回来做早饭,然后上学和下地干活。结果坏人发现了可乘之机,在这条山路上曾经发生过好几起强暴事件。我们听了都非常气愤和心疼。

 

刚走了没多远,我们可爱的豆豆就走不动了,虽然享受了VIP的待遇,由两个叔叔搀扶着,但仍然满脸痛苦大汗淋漓,只好请我们司机带他回车上休息。虽然没能上山,但豆豆已经尽力了。哥哥做的事工,豆豆是最积极的参与者,甚至在学校自己烤蛋糕来卖,为哥哥筹资呢。 

 

照片16:走了一小段山路,我们可爱的豆豆就走不动了。

终于走到了泉水的源头!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先是截流、保护水源免遭污染,然后把水引到净水池,再用输水管道把净水池中的水引到能够储水十吨的蓄水池。最后用管道把水从蓄水池引到村子里,并在这个非常分散的村子里好几处安装自来水龙头,以方便村民取水。 

 

照片17:水源

 

照片18:净水池

照片19:储水池

 

照片20:村里的水龙头

 

我们把写有“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约翰福音4:14a)的经文、及部分合作伙伴名称的水泥牌子安放在取水的地方,盼望每次打水的时候,这节经文提醒布村的人,喝了这水仍然会渴,但喝了主耶稣基督所赐予的生命活水就永远不再渴。 

 

照片21:“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约4:14a)

从山上回到村里,庆典正式开始。非洲人热情奔放,个个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见过这样霸气的乐器吗!最接地气的木琴哦,配上独特的非洲鼓,许多人一起演奏出非常美妙的音乐,让我两个音乐家儿子大开眼界。豆豆一进村就立刻融入跳舞的人群,伴着木琴的节奏,跟村民一起不加掩饰地尽情抒发着内心的喜悦。

 

照片22:霸气的木琴和奔放的非洲舞(参见本文上面的视频)

 

歌舞以后,牧师及领导讲话。牧师说,全村700多人吃水难这个大问题已经十几年了,一直无法解决,他们为此祷告了很久。感谢上帝垂听了他们的祷告,感动世界各地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这个工程彻底改变了村民的生活。村民们说Lhukonzo语,我一边听着诺娜的翻译,一边心里默默向天父感恩。祂爱我们,也爱这些贫穷的人。能够被祂使用,为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实在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主耶稣曾说过,“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太10:40-42)过去读这段经文时,曾经心驰神往:天父会给什么样的赏赐呢?看着村民们的欢乐,我们现在觉得真真实实得到了奖赏! 

 

接着,区长讲话,他热情洋溢地郑重宣布:“我的孩子们,你们自由了!每天上山背水的日子结束了!你们都可以去上学了,也有更多时间做功课、做你们喜欢的事!”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照片23:感恩上帝

 

最后,村民邀请H2OPE Africa的CEO仲仲讲话。看着这个工程使这么多人受益,尤其生活在最底层的妇女儿童受益最大,他心里很感动。他简单介绍了这个引水工程的曲折经历,感慨地说,“当上帝关上一扇门时,祂常常会打开了另一扇门。”他向世界各地每位捐助者致谢,也感谢各位村民的积极参与,然后满怀深情地说:“我现在把这个引水系统交付给你们管理,盼望你们有智慧管理这个系统,也盼望这个项目能改善你们的生活和健康,教育和经济发展。愿上帝赐福布村、愿上帝赐福乌干达!” 

 

照片24:CEO仲仲致辞

 

最后牧师带领大家在水龙头周围聚集祷告,将一切荣耀归给神。他感谢上帝顾念他们,垂听他们的祷告呼求。经历这件事以后,他们再次看到,在人不能的事,在上帝凡事都能。能够有干净水喝,曾经是全村人十几年的梦想,但现在美梦终于成真了。

 

照片25:牧师带领会众祷告

 

在非洲还有很多这样美丽的山谷,里面住着很多像布村村民这样贫穷的人,他们连饮用水也无法得到保障。仲仲感慨地说,起初他只是想完成一个学校要求做的社会服务项目,没想到上帝渐渐打开他的视野,让他看到更大的需要,也逐步带领他做成了一个又一个饮用水项目,完全超过他的所求所想。现在他要把这个事工坚持做下去。仲仲很快就要18岁了,他要正式注册自己的非盈利机构H2OPE Africa。明年回美国上大学,他准备在大学里把这个项目继续做下去,向更多的人介绍他魂牵梦绕、美丽而贫穷的非洲村子,那里有很多可爱的孩子,每天都要走好几个钟头、十几公里山路,只是为了打一桶饮用水,而这桶水还常常被严重污染。因为要打水,这些孩子们甚至不得不辍学在家。为了打水,这里的妇女甚至被坏人强暴。 

 

照片26、27:美丽却缺水的非洲山谷


终于要离开了。看着儿子们和村里孩子们的依依不舍,我心里也非常感动。是上帝的爱把孩子们联系在一起。上帝的爱是仲仲、豆豆及我们全家坚持不懈做这些项目的力量源泉。是上帝的爱感动全世界各地的人,捐献他的钱财,来帮助生活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的这一群素不相识的人。我们的仲仲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但在做这些事工的过程中需要与成年人打交道,我们常常为他捏把汗,因此我们在上帝面前不住为他祷告,也勉励他立志“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提摩太前书4:12),要努力依靠主,在服事主的过程中不断经历神的恩典,为上帝所爱的非洲人民提供一点实实在在的帮助。豆豆虽然是个唐宝宝,但他凭着那颗透明、无伪的爱心,哥哥做的事他都努力跟着做,真是十分可贵。他们把自己的“五饼二鱼”交在主的手中,主就成就了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大事。感谢主!天父看重的就是将自己的所有奉献在主面前的心志。我们向神祷告,求主继续使用他们,并在他们的生命里彰显天父的荣耀。感谢主! 

照片28:依依不舍的孩子们

 

堇薇 来自中国大陆,全家现居非洲;与丈夫闻则信一同参与在非洲的宣教事工。弟兄姊妹若有感动,可以通过赞赏本文,来支持仲仲为非洲送水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