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我愿意饶恕记忆中只有伤害的爸爸……
——饶恕的恩典
2018/9/20 13:56:14
读者:600
■路得

饶恕的恩典

 

文/路得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西3:13)

 

我出生在台湾一个农村,我爸爸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备受宠爱。自从我爷爷过世后,我爸爸交了坏朋友,又外遇,后来我妈妈就带着我跟我弟弟离开我爸爸,当时我还很小,所以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对爸爸的印象很模糊。记忆中,我妈妈曾经好几次原谅我爸爸,所以我的爸爸曾经几次短暂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但日子都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我的记忆里曾上演父母抢夺小孩的画面,还有我妈妈带着我和我弟弟坐很久的车,到监狱里去探望我爸爸的情景。

 

在我小学时,他们决定离婚,从此爸爸这个角色彻底从我的生活中移除。不过我妈妈跟爸爸的家人关系很好,我妈妈也很孝顺我奶奶,所以我们现在一直保持彼此来往。

 

在我信主前,我讨厌我印象中那个爸爸,因为他带给我的记忆只有伤害。我曾经几次气愤愤地跟我的家人说,如果知道他死了,一定要马上告诉我,我要去办理抛弃继承,深怕被他拖累。但信主后,神要我们与人和好,因为祂也不纪念我们的罪,所以我们要彼此饶恕。这句话对我而言本来是属于神的真理,我没有太多感觉,但大概在一年多前,有一次跟我妈妈远端视频通话时,我问我妈妈知不知道我爸爸在哪,我妈妈说不知道,不过听说快死了。那时候我心里有个警钟响了,我突然想起我有一个爸爸,我还没与他和好。我信主时间越来越久,也越来越多的经历了神的爱。神的爱早就抚平我心里的伤痕,我愿意饶恕我爸爸,但他还不知道;我想与他和好,并把福音传给他。我开始为这件事祷告。

 

那之后的某一天,我的孩子问起我的原生家庭,我敞开心怀跟他们说了我的故事,请他们为我祷告,在此之前我并不愿意向人诉说那段我自己都不接纳的过往。再后来,有一天我跟教会的弟兄姊妹交通,问弟兄有没有回台湾的计划,能不能去跟我爸爸传福音。当时我仍没有勇气去见我爸爸,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弟兄姊妹跟我们夫妻一起祷告,求神给我们开路。一直到我们绿卡通过,决定先回台湾看家人,我开始在教会的祷告会中,请弟兄姊妹为我的这个需要祷告。

 

刚回到台湾的时候,我试探性地问我妈妈知不知道我爸爸在哪里,我想去找他并把福音传给他。我妈妈说不用。当时我马上打住,因为我妈妈在这个关系中是直接受害者,而且很辛苦才把我们养大,我不能不顾虑她的感受,于是我开始跟神祷告,求神给我开一条路。

 

那之后一直都没再发生什么事,一直到我们回老家探望我奶奶。我记得我们到家时已经是中午,我跟我奶奶在聊天,聊了很久。我问我奶奶知不知道我爸爸现在住在哪里,没想到我奶奶说他应该在路上快到家了,当时我很惊讶,因为这些年来我爸爸跟我一直都很有默契的避开彼此。但我奶奶试着安抚我说:你爸爸应该活不久了,他最近很奇怪,一听说你们要回来,一直吵着要看你们,以前都没有这样过,我一直叫他不要回来,但怎么挡都挡不住,他就是要回来。”又劝我说:你就看在没有他就没有你的份上叫他一句爸爸,不要生气,如果他之后死了,你在那么远的地方没有回来没关系,但今天就让他回来……”

 

我跟我奶奶说没关系,您别担心,让他回来,我不会生气,会叫他爸爸,您放心……”我奶奶说:“你信了耶稣果然有改变!”在那同时,我妈妈的手机响了,我姑姑打电话给我妈,替我爸爸求我妈让他见子孙……我妈说好!当时我的心里很激动,我知道这是神的工作,而且我相信祂已经预备好一切!

 

大概到傍晚,我爸爸回来了,当时我们正准备出门用餐,我们就在家门口遇上了,我叫了一声爸爸,开始介绍我的先生跟孩子给他认识。我先生也开口叫爸爸,孩子们叫爷爷。但当时我的心里仍然很激动,有点不知所措,所以先逃出门了,一路上我跟我先生都没有提起这件事。吃过晚饭后回到家,我爸爸坐在客厅等我们,我坐下来,仍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气氛有点尴尬,于是我又向神祷告,求神给我话。

 

当时,我转头问他,爸,你信耶稣吗?他很确定地说:信!我的心里又一份激动。我再问他,那你心里有平安吗?他说有。我继续问,你心里有喜乐吗?他说有,尤其看了你们之后,我现在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我问他,你的眼睛好吗?他说眼睛模糊,我说那我买圣经播放器给你听,他说不用。我就跟他说,你信了耶稣要听耶稣的话,照着去做,他说好,于是我买了圣经播放器给他,后来我就开始跟他聊他的身体状况,气氛没有伤感,很平和。

 

那天下午我奶奶告诉我,有一天教堂里的神父来看我奶奶,刚好我爸爸也在,我爸爸说他想领圣餐,神父说好,然后问我爸爸能不能单独谈,他们谈了很久,神父带我爸爸悔改祷告。可能有些弟兄姊妹觉得我爸爸信的是天主教,这个问题我也一直为他祷告,求神带领他走在真道上。他不上教堂、之前不读圣经,凭着对耶稣的信,后来也愿意听耶稣的话,并照着去做,我感谢神!虽然我不知道神怎么判断这件事,但我相信忧伤痛悔的心祂必不轻看。

 

这次回台湾,神在我奶奶的身上也有工作。我奶奶今年87岁了,身体功能一直在退化,她不识字,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几年前开始她就无法去聚会了,但她仍努力守着她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条例。这次见面,我奶奶一直在问我真理。她开始问我的时候其实我很担心我让她混淆,三年前我见到她时凭着我自己的血气跟骄傲曾经试着跟她谈她的信仰,但她当时一直反驳我。所以这次我就跟神祷告,求神赐下合宜的话。在我跟我奶奶相处的那短暂一天的时间,她问了我很多问题,我用闽南语把她的问题一个一个带回到神的面前。我鼓励她听圣经,回到神的面前,用心灵跟诚实来服事神,她说好,于是我也买了圣经播放器给她听。我奶奶信神一辈子,却只能从别人口里听到神国的事,她相信神的创造,却没尝过天恩的滋味。我求神带领她,纪念她灵里的需要。

 

我很感恩很感恩神所赐下饶恕的恩典,让我再一次经历祂救赎的大能。我想过无数种我跟我爸爸见面的场景,但神作的这个方法我却没有想过。我想过靠自己的力量传福音,导正我奶奶的信仰,但神的意念仍高过我的意念。弟兄姊妹们,我们都是神的工作,这是真的!我常为我家人的需要跟神祷告,这几年我没有回家,神把我的家照顾得比我自己照顾还要好!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我的家人都必全数归回。

 

我们靠自己不能作什么,但信靠神就不至于羞愧!

 

路得 来自台湾,现居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