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一个乞丐告诉另一个乞丐,何处能得生命的粮
——谁是“帮助者”? ——写给“帮助者”之一
2018/12/5 0:31:34
读者:477
■雅各

谁是帮助者”?

——写给“帮助者”之一

 

/雅各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1.讲台事工与个人事工

 

在主爱的大家庭中,我们需要彼此帮扶。尤其是当我们身处于牧者、执事或小组组长的职位时,我们就更需要装备自己,成为忠心良善的仆人,照看神的羊群,应对任何突然的状况。

 

我们一般会通过两种方式进行牧养——

 

讲台的事工(public ministry。通过在讲台上分享和教导,我们可以把圣经的真理逐步且详尽的展开,这样的牧养是普遍的,广泛的,大众的,系统的,并且有很大的价值。

 

个人事工(personal ministry。我们通过小组会或门徒训练等形式,更加具体的将圣经中的真理有针对性的进行讨论和个人应用。在众多个人事工的类型和方法中,圣经辅导(Biblical Counseling)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事实上,当我们还没有以圣经辅导这一名词定义与其相对应的个人事工时,"圣经辅导的事工"早已开始展开了。甚至可以说,在开始存在神与人人与人的关系时,就有了圣经辅导。

 

对于正在经历患难的弟兄姊妹,他们需要这两个方面的帮助。既需要通过讲台的事工将神的心意,基督的救赎,圣经的原则如基石般稳固地坚立在他们的心中。同时,他们也需要通过个人事工,如小组或一对一的圣经辅导来将圣经的真理与自己所处的环境进行对接。如若只是专注于讲台事工,弟兄姊妹难以不够成熟于将讲台上所分享的真理与个人的经历进行结合,以致于讲台所讲的与生命所经历的脱节,真理只停留于头脑,无法进入真实的生活。而如若只是专注于个人事工,弟兄姊妹则会更多的聚焦在个人经历和感受上,放大个人生命,以至于忽略了教会应当作为一个整体回应神的呼召,完成神所托付的使命。因此,这两者都很重要。

 

关于讲台的事工,我们在这里就不赘述了,因凡是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摩太后书215)的讲台的事工,都是有价值且对弟兄姊妹有帮助的。我们主要在这里分析关于一对一个人辅导的情况,我们暂且称之为圣经辅导(我们会在后面的内容中尽量详尽的介绍圣经辅导的概念和内容)。在这一章,我们主要分析在圣经辅导中的咨询师与来访者的关系——“谁是帮助者?

 

2. “谁是帮助者?

 

难道,在圣经辅导的环境中,我们就是权威?

 

在国内读研期间,我们的心理咨询中心接待了许许多多的来访者,所见的心理问题也各式各样。然而每一位来访者都视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师为权威。似乎他们拥有那一把可以打开他们心锁的钥匙。事实上,不止来访者,每一位从事心理工作的人,在一开始踏入这一领域的时候,都期待心理学可以给他们提供解决人性所有问题的答案。但,坦白地说,心理学无法解答人类所有的问题,心理学家更不是权威,他们和我们一样在承受着各样的心理压力,甚至有可能因他们专注于探索人性的实质而处于更危险的境地。试想,一位刚刚经历离婚(不是极端情况,只是普通的因沟通、个性等原因而导致的离婚)的家庭治疗师坐在你对面,要帮助你解决你的婚姻问题,请问,你的感受如何?因此Andrew Greeley——

 

尽管试吧!心理学无法解释人存在的目的,生命的意义和人的最终归宿。Try as it might, Psychology cannot explain the purpose of human existence, the meaning of human life, the ultimate destiny of the human person.

 

说到底,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区别只是在身份、经验和知识上的差别,而这样的差别是没有办法改变那个不可避免的僵局——罪人无法帮助罪人,瞎子无法为瞎子引路——

 

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马太福音1514)。

 

因此,没有谁可以成为谁的权威,因我们一同因亚当和夏娃的过犯陷入罪中;一同经受来自内在罪性的诱惑和外在恶者试探的攻击。然而,由于上帝的奇妙救恩,我们原本这一群在黑暗中再无指望的人却奇迹般的被神所救赎,不是凭靠我们的知识、经历、地位和财富,而是单纯的因神的恩典:唯有基督才是光明的源头——

 

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马太福音416

 

那么,我们和我们想要帮助的来访者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呢?

 

在此,我想引用在我们学校(SBTS/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纪念宗教改革运动500会议中的一位讲员(我忘了名字)的主题——“We are beggars”(我们都是乞讨者)。是的,我们都是属灵的乞讨者,意思是我们一无所有,毫无指望,无所依靠……

 

因此,在圣经辅导中,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关系是——“一个乞丐告诉另一个乞丐,去主耶稣那里找生命的粮。正如约翰所说——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约翰一书11-4

 

不难看出,约翰在这里绝没有以权威自居。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没有夸口自己的知识、见识或经历,他所写的文字中洋溢的是他对那生命之道的赞叹,因而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众人都能遇到这一位赐人生命的主。这难道不就是一个乞丐告诉另一个乞丐去哪里找那能满足灵魂之需的食物吗?

 

如若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在辅导室中会更谦卑,更柔软,更感恩,更被激励。圣经辅导过程只是我们成圣过程的一部分,并无任何特殊之处。因此,在圣经辅导的过程中,可以说,并没有咨询师,因唯一的咨询师就是圣灵,圣灵借着神的话语对我们的灵命进行更新,既更新来访者,也更新辅导者。

 

如果用一组画面来形容属世心理学与圣经辅导的不同,那就是——

 

在属世心理学的咨询室中,咨询师趾高气昂地认为自己拥有所有问题的答案,但其实在他的背后同样背负着难以承受的重担;与此同时,来访者茫然地望着咨询师,祈求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帮助……

 

而在圣经辅导的咨询室中,我们可以看到,来访者和辅导者一同跪着,双手合十,抬头仰望着十字架。

 

3.患难中的帮助

 

那再具体一点,在患难中,圣经辅导师和来访者的关系是什么呢?就如同我们以上所分析的。在患难中,圣经辅导师不是来访者答案的来源,不是安慰的来源,更不是解决方案的来源。圣经辅导师在辅导过程中所扮演的是陪伴鼓励的角色,尽力地通过陪伴(可感受到的支持)和鼓励(借着真理和从圣灵而来的智慧)将个体引向基督。

 

在这里,我想分享我一些属世咨询师朋友对于完美咨询师的定义——

 

“……可惜我们不能改变别人,也不能改变社会。所以我觉得合格的心理咨询师能做的,唯有与咨询者共喜悲……你坐下来,慢慢说,我会聆听你所有的痛苦与情绪,至少在此时此刻,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悲喜共通,所以你的情绪并不孤单……”

 

不难看出,这位咨询师对于完美咨询师的认识已经很深刻了。起码,她可以看到属世心理学在面对生命真实挣扎时的无能为力,最多可以对来访者进行出于人道和职业操守的共情陪伴有限而短暂的帮扶

 

然而,这样的限制却在圣经辅导的过程中被突破了。这不是说圣经辅导师本人或任何圣经辅导理论比属世心理学高超到哪里。事实上,圣经辅导还出于发展初期,而属世心理学在理论建构,方法论,应用,伦理,督导,数据分析……很多的领域都在致力于更完全,但可惜,这是一条死路。因只有一条窄路是对的——

 

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

 

因而,在患难中,圣经辅导师不仅可以以真挚的、在基督里的爱,真实深刻地关心来访者,最重要的是,辅导师可以帮助来访者一同寻求神。这样生命与生命深刻的交互,就如同深渊与深渊响应,不仅发生在辅导师与来访者之间,也发生在来访者与上帝之间,也发生在辅导师与上帝之间。因而,辅导师不是靠着自己有限的智慧和能力帮助来访者,而是牵引着来访者,连同自己,一同俯伏在十字架前,降服于那永无限制、创造宇宙万物,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面前。(待续)

 

雅各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读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