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今日灵修:被软弱所困的人间大祭司
2018/12/29 2:29:46
读者:803
 

今日灵修:当体恤我们身边软弱的肢体(音频)

 
 

今日灵修:被软弱所困的人间大祭司

 

文/王峙军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语音为作者本人信息;之后为黄滨姊妹/孙锺玲姊妹圣乐献诗“美哉主耶稣”

 

 

今日经文:1 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是奉派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或作要为罪献上礼物和祭物〕。2 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被软弱所困。3 故此他理当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4 这大祭司的尊荣,没有人自取,唯要蒙神所召,像亚伦一样。(希伯来书51-4

 

在以色列的献祭系统中,大祭司的职分极为重要。这个职分的设立,来自于神权威的呼召与任命。神也把专属于大祭司的尊荣τὴν τιμήν :尊严),加在有此职分的人身上。比如亚伦,就是这样的大祭司。

 

大祭司是一个带有预表性质的职分,预表着耶稣基督。

 

什么是预表呢?

 

旧约中的一个人物,或一个事件,和耶稣基督,或围绕基督所展开的救恩事件,构成一种类比:人和人有共同点,事和事有相近的本质,如此就构成了预表关系。

 

比如罗马书514就说,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基督)的预象(参罗512-21,林前1521-22对亚当与基督的类比)。

 

比如旧约的出埃及事件就是基督十字架救恩的预表。

 

再比如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肚腹中,就预表了基督三日三夜在地里头(太1240)。

 

因此,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的亚伦,也是新约的大祭司耶稣基督的预表。亚伦被神所派,在圣所为人的罪在神面前献上礼物和祭物。而我们的大祭司耶稣,则是以自己的身体为祭献给神。

 

从蒙召献祭方面看,亚伦和耶稣有共通之处。不同的是,亚伦为罪献祭,这里的,不仅指百姓的罪,也包括大祭司亚伦自己的罪,因此希伯来书727说,大祭司每日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后为百姓的罪献祭

 

而耶稣所献的赎罪祭,则完全是为了百姓的罪,因为祂自己是绝对无罪的。

 

希伯来书的作者,提到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的一个特质:他能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

 

愚蒙就是无知。失迷就是因无知而走岔路。

 

他之所以体谅这样的人,是因为他也有那些愚蒙而失迷之人的软弱。这软弱有时如同铁链一样捆着他。正因为他经验到这种软弱,所以他能够体谅他们,也就是说,他可以适度地包容他们。

 

由于他对自己的罪和百姓的罪都有一个清醒的态度,作为大祭司,他就应该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利未记16611这样说过,亚伦要把赎罪祭的公牛奉上,为自己和本家赎罪……亚伦要把赎罪祭的公牛牵来宰了,为自己和本家赎罪。

 

作者如此说到人间大祭司的这个特点,并非是说我们的大祭司耶稣不能体谅罪人(来415说,因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而是说人间大祭司的体谅,来自于他作为罪人的软弱,而天上大祭司的体恤,则是来自于祂对罪性的洞悉,和祂长阔高深的救赎之爱。

 

亲爱的弟兄姊妹,学习这段经文时,我们不妨从应用的层面提出两个问题:

 

1)人间的大祭司为什么能够体谅愚蒙的和失迷的人?

 

2)这对教会的牧养工作有什么提醒?

 

实际上,在我们的事奉中,这种因被软弱所困而有的体谅,也是牧者或传道人,甚者是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应该拥有的品质。如果我们的大祭司耶稣,祂绝对无罪,尚能体恤我们的软弱,那么我们这些同样为软弱所困的人,岂不也要凭爱心体谅那愚蒙的和失迷的人吗?

 

祷告:父啊,人间的大祭司是有限的,但那位升入高天的大祭司却充满了无限的仁慈。求你帮助我们借着你仁慈的光照,来认识我们的软弱与有限;也借着你的智慧与能力,超越我们的软弱与有限。愿荣耀归主。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王峙军 生命季刊主编,生命团契总干事,牧师。

 

本文为王峙军牧师希伯来书释经式灵修系列之二十四,请阅读:

 

今日灵修:活出 “今日”!

今日灵修:要效法主耶稣的忠诚

今日灵修: 求主保守我们忠心到底

今日灵修:不可硬着心惹神发怒!

今日灵修:我们的“心”是不是出了问题?

今日灵修:他们不能进入安息,是因为不信的缘故

今日灵修: 进入神所应许的安息

今日灵修:“安息”不是“安乐窝”

今日灵修: 义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

今日灵修:如何进入“安息日的安息”(含音频)

今日灵修:不要把圣经读“死”了,神的道是活的!

今日灵修:我们有一位升入高天的大祭司! (含音频)

今日灵修:你当从灵性的低迷中,进入复兴(音频)

今日灵修:患难临到、苦不堪言时,你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