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种族隔阂!谁能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种族歧视不是制度性问题,而是人心问题,只有福音才能解决
2020/6/16 17:17:18
读者:774
■盐林

请扫描关注“北美动态”——播报基督信仰视角下的北美社会

 

 

 

如何化解族裔隔阂和冲突

 

文/盐林

 

 

人类不是进化来的,我们都有同一个人类的祖先,那就是亚当,夏娃也由他而出。

 

我们在上帝面前受造平等,但我们每个人的出生是很不同的。我们不止肤色不同,个体差异也很大,贫富美丑,聪明愚拙。我们每个人的成长过程和经历也都很不一样,即便是一对父母所生的亲兄弟姊妹,也都各有不同。还有我们出生地和所居住的地方也不同。居住在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各个族群,在文化和信仰传承上也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在主里也是一样,天分恩赐各有不同。虽然我们在上帝的眼中都是一样的,是平等的,但在世人眼中却是不一样的,我们如何看待彼此也是很不一样。

 

美国制度上现在并没有所谓的系统性歧视,也没有政治或法律意义上的对某个特定族群的歧视。2017年,非裔主持人兼作家,拉里·埃尔德(Laurence Allen Elder)在一次访谈中指出:
 

“事实是,在去年被警察杀死的965个罪犯中,只有4%是白人警察击毙黑人。2011年在芝加哥有21人被警察开枪打死,2015年有7个。芝加哥总人口中有1/3 黑人,1/3白人,1/3西班牙裔。在所有他杀案中 ,70%是黑人杀黑人。平均每月40起。去年一年,芝加哥有近500起 ,而其中75%尚未结案。

 

“华盛顿大学一项研究表明,与对白人(嫌疑人)相比,警察往往更犹豫、更不愿意对着黑人犯罪嫌疑人扣扳机。可能是因为害怕被贴上种族偏见的标签,而招惹民权主义者的攻击。所以,在某些场合,白人比黑人更容易被枪击。

 

“在过往的的三、四十年中,黑人疑犯被警察枪击的案例降低了75%。而同时期,白人疑犯被警察枪击的百分比则保持不变。所以,警察更害怕对黑人开枪,以免被别人定为民族主义者。”

 

但在现实中,对一些特定个体和群体的偏见和歧视却是真实存在的,并且是可以感知得到的。比如富人看不起穷人,美的看不起丑的,受教育的看不起没受教育的,聪明的看不起愚拙的,美国出生的看不起移民进来的。不同宗教信仰之间也彼此对立甚至彼此为仇。

 

我们不能否认,每个人作为个体,确实是有很大的差异,并因此而导致的偏见或歧视随处可见,但这不能简单归类到以族群划分。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地都存在。这是人心的问题,不是用制度或律法的手段就可以解决的。唯有基督的福音可以解决人心最深的问题。

 

我不否认歧视的存在,但要如何去回应和处理这类的歧视?我完全不赞同高举政治正确的民主党,也不赞同他们什么都往种族歧视上扯。

 

我非常同情那些在缺失父爱的家庭长大的黑人孩子们,同情那些因着父母不重视教育,领着救济金,任由孩子自生自灭,从小在各种街区黑帮中长大的孩子们,同情那些从小就在暴力、吸毒、酗酒等处境中长大的孩子们。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方法是什么?推卸责任给白人?推卸责任给处境?增加更多把他们家庭拆毁的救济金?只要他们一哭就给糖果,躺着让人一辈子养着他们,这样真的是对他们好、真的是在爱他们吗?

 

民主党用这样培养巨婴的手段和方法来试图解决黑人族群的问题已经半个多世纪了,非但没有解决他们的问题,反而越来越糟,黑人家庭被拆毁得更加厉害。比如,民主党通过“与贫穷作战争”建立的福利制度:单亲母亲可以得到福利(住房、食物均由政府资助),而家中有丈夫的家庭就得不到,造成了贫困人群特别是黑人家庭的分裂。统计数据显示60年代美国黑人单亲家庭只占黑人人口的23%,但现在已经高达75%的黑人孩子没有父亲。一个黑人单亲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而三个孩子却有三个姓,这样的情况,绝不是一例、两例。所以贫困人群,特别是黑人的问题,是因着民主党所大力倡导的福利制度造成的。

 

美国那些最贫困的黑人聚集的地区,很多六七十年一直都是民主党人当政,这绝不是巧合。就拿我所在的巴尔的摩,几十年来一直是民主党掌权,黑人市长、黑人议员、黑人警长和警察,黑人检察长和法官,大多数的陪审团也都是黑人,然而一出事就说是种族歧视,甩锅白人。

 

2015年巴尔的摩暴动,巴尔的摩黑人居住区的好几条街区被烧杀抢掠,非常可怕。我刚开始看新闻,以为真像媒体宣传的那样,是白人警察杀了Freddie Gray,他们的滚动新闻放的都是白人警察扭送黑人的图片。后来更深入了解才知道,巴尔的摩从市长、到警长、到涉案警察,到法官和检察院长,全部都是民主党而且都是黑人,哪来的种族歧视?

 

Freddie Gray一样被称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根本没有人关心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他这个劣迹斑斑的罪犯,因为在执法过程死了,跟弗洛伊德一样一下被捧成为英雄。那些在暴乱中受害死去的人,被烧杀抢掠的人反而没有人纪念。

 

今天,大多数黑人聚集的社区暴力不断,黑人家庭被福利制度解体,许多黑人孩子在父亲完全缺失的处境下长大,这才是需要迫切解决的最最现实的问题。因为想要用人为的方式方法解决问题,不可能有好的结果。今天BLMAntifa暴动试图摧毁保护大家安全的警察系统,只会让黑人聚集的社区更加暴力和没有安全,残害更多的黑人自身的身家性命和利益。

 

人性中的恶往往都是由人所谓最大的激发出来的。法国大革命,苏俄共产革命,十年文革,还有今天的BLMAntifa,哪个不是高举伟光正的旗帜?因为人的自义(不以上帝为义)就是人性最大的恶。想要建立人类乌托邦,地上天堂,不过是人类建构巴别塔的延续。用各种小恩小惠的福利全是无用的,因为这类的方式方法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只会激化矛盾,使问题越来越糟。

 

其实从人的制度层面看,美国的制度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不坏的制度了。在消除种族歧视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努力,政治和律法层面也是一样,甚至是矫枉过正,导致很多的逆向歧视。比如在610日,加州众议院以58:9的极高支持率通过的,要求全面取消209提案的ACA5法案,就是一个严重伤害亚裔利益的逆向歧视法案。

 

1996年通过的209法案禁止加州政府(包括加州公立大学)在教育,雇佣,和合同中使用种族,性别,肤色,民族或原籍等因素,歧视或者优待任何个人或者群体。体现在公立大学招生录取上,该法案禁止大学在录取中使用种族偏好的规定。学校根据孩子的能力择优录取,而不能因为你是什么族裔来限制你。亚裔子女读书刻苦,并积极参加各类社区公益活动。他们在学业和其他方面的优异表现,使他们获得了比其他族裔的孩子更多的高校录取率。

 

而现在ACA5法案就是要废除以上的法律,让学校可以以种族比率录取学生。并要强制执行种族比例,给亚裔入学配比12%(此前加州几所公校亚裔比例一直在30%左右),把位置让给非裔和西裔的学生。不再是根据人的品学能力,而是根据人的肤色来分配教育和就业资源。这种以肤色划分区别对待的法案,反而会造成族群之间彼此的隔离和撕裂。

 

由此可见,种族歧视不是制度性、系统性歧视的问题,而是人心的问题。人心的罪造成了歧视,而解决罪、解决人心灵问题的,只有福音。求主怜悯帮助我们悔改回转,回到上帝和祂为我们早就预备的恩惠的福音里面。唯有在主里面,我们每个人互为肢体,在祂里面我们才能真正和解。

 

以弗所书2:13-17——

 

你们从前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北美动态---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最新文章:

美国又一黑人遭白人警察枪击,是种族歧视,还是袭警事件?

试析美国的“黑命贵”与“白人跪”(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