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黑人生命宝贵,谁的生命不宝贵?(含音频)
——每年死于其他黑人手中的黑人性命呢?那些黑人的生命不宝贵吗
2020/7/10 5:06:23
读者:1027
■木木

 

 

 

谁的生命不宝贵?

 

文 | 木木

北美动态专稿


音频由作者本人朗读:

 

对于黑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有人翻译为黑命宝贵)运动的人来说,他们最痛恨的一句话是:所有生命都重要(All Lives Matter)。为什么呢?难道不是所有人的生命都很重要吗?

 

自2013年开始的黑命重要运动,到目前已经成为一股强大的反美国传统保守主义的力量,他们的领导人之一曾经公开承认他们是受过训练的Marxists,也就是一群坚定的无神论者。他们要的是推翻这个建立在犹太-基督教文明基础上的“旧社会”,建立一个全新的新社会。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们非常不屑于“所有生命都重要”这句话,因为对于无神论者来说,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物种,生命是否重要在于是否能够胜出,在大自然的淘汰机制底下,只有某些生命才是重要的,另外一些生命本来就是应该被淘汰的,何来“所有生命都重要”一说呢?

 

在七月的第一个周末,美国各地有好几名儿童和青少年死在“黑命重要”的暴动之下,白宫发言人凯莉.麦肯奈妮在记者会尾声时说:

 


“我不下12次被问及关于联盟旗的问题,然而我们的总统是注重行动的。我有点诧异,竟然没有一个人问我这个周末在美国各地发生的死亡事件,纽约市的枪击在这三周已经加倍,过去7天的枪击案件飙升了142%,我却没有收到一个问题!也没有人问及本周末有五个孩子被杀身亡,其中一位8岁女孩的父亲说的话使我心碎,她的父亲问道:“你们说黑人生命重要?你们刚刚杀了一个(黑人)孩子!她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人的事情!” 我们应该重视的是街道上的安全,确保不要再有生命损失,因为所有黑人的生命确实很重要,包括大卫.多恩(在暴动中被枪杀的退休黑人警察),包括那个8岁的小女孩。

 

美国主流新闻一向来是“黑命重要”运动的大力鼓吹者,CNN著名的黑人主播Don Lemon说:

 

“黑命重要运动其实不完全是关乎所有黑人的性命,那是一场反对警察动用过度武力的政治诉求运动,如果你们真的那么在意那些在枪击案中死去的黑人的性命,那你们另外再去组织一个运动吧!”

 

很明显,这个运动不但不在意所有人的性命,连黑人的性命也不是他们真正在乎的。他们在乎的是他们的政治理念,他们奉行的是暴力斗争哲学,对他们斗争有利的生命才是重要的,比如被白人警察过度执法而死的弗洛伊德,他的生命就非常重要。但是另外在这次暴动中死去的数十甚至上百位黑人的性命呢?每年死于其他黑人手中的无数黑人的性命呢?那些黑人的性命不重要,因为对于他们的斗争没有作用,甚至是副作用。这完全符合无神论的价值观,无神论者认为世界上没有神,人没有物质以上的灵魂,物质界以外没有灵界的存在,也就是没有天堂与地狱,一切都只是关乎今生与物质。如果人的生命不是受造于一位超然的上帝,如果人并没有所谓上帝的形象,如果人活着只是为了今生的成败得失,那凭什么所有的生命都是重要的呢?因此在无神论的理念底下其实是 No life matters,所有生命都不重要,除非是符合他们需要的生命。

 

那对无神论者来说什么生命才是重要的呢?

 

一,Useful lives matter,有用的生命很重要。

 

就像弗洛伊德,刚好是被一位白人警察所杀,在媒体一面倒的渲染底下,他的死亡可以造成黑人受白人歧视的印象,可以用悲情手法煽动其他黑人的仇恨,也可以引起一些有愧疚心理的白人的同情。同样道理,崔温·马丁的命很重要、麦克·布莱恩的命很重要,因为他们也是死于白人手中的黑人,他们的死亡被操作渲染而引发了2013年的黑命重要运动和2014年的费格森大暴动。今天你的命对我有用我就吹捧你、奉承巴结你,给你所有你想要的好处,改天你的命对我来说没用了,我会把你弃如敝屣。

 

二,My life matters,我的生命比你的重要。

 

既然这是一个适者生存的世界,成王败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必须比你更狠、更强、更适应环境,我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性。反正你我的生命都没有一位更高的赋予者、更高的掌管者,那么我为了自己的生存或理想而将你清除掉又有什么不对呢?这就是丛林法则,从“黑命重要”的各种暴力斗争来看,他人的生命(包括无辜的孩子、不认识的路人、跟他们意见不合的保守派人士)可以被无视,如果你不认同我的理念你就是我们要清除的对象。不管你的年龄和身份、不管你有什么理念、有没有所爱的家人,你的死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但是对于以基督信仰为根基的保守人士来说,所有生命都很重要(All lives matter)。因为我们相信人的生命是上帝所赋予的,美国独立宣言中说:“我们相信这是一个不证自明的真理,就是人人被造平等,造物者赋予人不可剥夺的权力。” 人的生命之所以很重要,必需要有一个创造的前提,唯有相信有一位至高掌权造物主的人才能真正把人的生命看为重要,也只有对造物主有崇敬之心的人才会不分种族和贵贱地尊重所有人的生命。

 

一群以无神论为理念的人虽然每天高喊黑命重要,然而他们的行为却显示他们无视任何生命的重要性,他们对于生命本身的价值是不尊重的。

 

如果生命是在千百万年偶然的情况下随机进化而来,生命就没有终极的价值和意义,那人生在世还有什么更高的追求呢?任何良心道德与社会秩序都是多余的。没有造物主也意味着没有最终的报应与审判,那我只需要将警察的权力废除、将法律系统瘫痪,我就可以完全为所欲为了。富人的钱财任我抢掠,美貌的女子任我糟蹋,讨厌的教堂任我烧毁,不顺眼的人任我暴打,整个物竞天择的历史不就是如此进化而来的吗?我们要在斗争中继续朝一个更美好、更符合我心意的世界进化!这就是进步主义要达到的新世界。

 

因此左派进步主义就是出自无神论的思想,他们的政治主张总是要为穷人或弱势群体争取更多福利,因为在争取得到更多支持的时候,穷人的生命是重要的,但是当他们一旦取得更多权力的时候,穷人的命就毫不重要了。从美国左派民主党控制的各州各城市来看,都是枪击案、谋杀案、失业率、自杀率、贫困率特别高的地方,归根结底是因为人民的生命不重要,因此他们的政策都是以巩固自己的权力为最高考量。说到底,我的生命最重要,当我得到权力和权力带来的一切好处以后,为什么我还要出让我的权力呢?

 

一场由无神论者主导的黑命重要政治运动,唯有持有基督信仰的人、看重生命价值的人,才能与之抗衡,那首先不是政治,而是信仰与道德的争战。

 

黑命重要活动者深谙这个道理,他们的主要攻击目标除了维持秩序的警察以外,就是教会和基督徒。他们声称耶稣的白人形象是对黑人的歧视,他们焚烧白宫旁边的百年老教堂,6月28号他们聚集在纽约恩典浸信会前面阻止信徒入内,并且攻击出来保护信徒的牧师和长老,声称这是一座种族主义教堂,要把它焚毁,尽管参与崇拜的信徒有不少是黑人。这间教会的弟兄姐妹对着暴怒的攻击者毫不退缩让步,但是他们也看见这些无神论抗议者生命的宝贵,他们站在马路上对着他们唱诗歌“奇异恩典”,只有在神的恩典中,面对攻击者,他们才能够保持镇定从容。

 

圣经使徒行传17:26节:

 

“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本有古卷作血脉),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

 

在神创造的世界里,基督徒看所有人的生命都是重要的,然而所有生命也都是被罪玷污,自私自利、虚伪残暴的。我们既不抬高某些人群,也不歧视任何族群;既不奉承任何身份的人,也不轻看没有身份的人。对于无神论者凶猛的攻击,基督徒内心不应该有仇恨,更不需要惧怕胆怯,我们知道自己的生命是从神而来,将来需要向神交账,因此我们活着的目的不是为了今生的成败得失,而是为了超越今生和物质的更高目标。在神眼中所有生命都重要,因此所有生命都要为自己今生所作的一切承担永恒的责任,今生视他人生命不重要的人,就是无视神的创造和主权的人,有一天在神的审判台前必定会承受神愤怒的追讨和公义的惩罚。

 

 

 --请关注北美动态--

‍‍‍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最新文章:

 

帮助亚裔第二代认清真相?来听这位90后传道人

著名美国神学家:上帝给人类的四种约制(含音频)

深度文章:保守派,你到底在保守什么?(含音频)

深度文章:从“五月花号公约”开始创建的美国(含音频)

著名美国神学家:称恶为善,称善为恶的世界(含音频)

可怕!企图篡改美国历史的“1619 项目”(含音频)

深度文章:十字路口上的美国(含音频)

亚马逊总裁贝佐斯支持BLM:断头台竖在他家门口

新种族主义像癌症一样在美国社会蔓延(含音频)

种族和解:我们从哪里开始?(含音频)

川普: 对我来说最难对付的国家是美国!

美国黑人学者: 警察是黑人的假想敌(含音频)

华人牧师:“种族歧视”的解决之道(含音频)

著名黑人学者:这是对美国黑人历史的诋毁!(含音频)

枪击案连发,西雅图市长宣称要结束“自治区”

“黑人生命宝贵”运动的诉求到底是什么?
“黑人生命宝贵”运动背后的力量是什么?(含音频)
“黑人生命宝贵运动”解决的出路在哪里?(含音频)
深度文章:如何化解人间仇恨、弥合种族裂痕(含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