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全球大政府”的背后藏着什么阴谋?美国前众议员为你解惑
——我们必须以圣经所教导的道德标准为我们的道德标准,必须以圣经所教导的家庭模式建立我们的家庭
2020/7/13 3:46:36
读者:1062
■Curtis Bowers 翻译整理 | William Shao

如何应对一个“全球大政府”的到来

 

文 | Curtis Bowers
翻译整理 | William Shao

北美动态专稿

 

编者按

本文作者柯蒂斯•鲍渥斯(Curtis Bowers)是美国爱达荷州前共和党众议员,他曾是教师和餐馆老板,他和妻子萝伦•鲍渥斯育有九个儿女。几年前,他拍摄了纪录片《蚕食美国:碾碎美国的图媒》(Agenda: Grinding America Down) 和《蚕食美国2:欺诈大师》(Agenda2: Masters of Deceit)。从他多年的经历,他敏锐地觉察到共产主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快速、全方位、系统的渗入美国,并可能最终摧毁美国。他感到事关重大,于是他与妻子孩子们,倾全家财力和能力,克服重重不为人知的困难,终于制作出这部难得的警世之作。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alOJq5AmMs翻译如下。

 


各位好!我是柯蒂斯鲍渥斯,感谢各位在这多事的又一周再次加入我的节目。我的岳父常说生活是一个变幻的靶子,他的话真对。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事可谓瞬息万变,所以我们也不得不随时应对,并从中学习不断提高认知,只因事物从未一成不变。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应对一个全球大政府到来》(之二)。上次我们简要审视了周围种种迹象,显示一个全球大政府正向我们扑面而来。这次我们要进一步分析它瞄准的关键目标、它的关键策略和达成的关键手段。一旦我们清楚了它要把我们带向哪里、以及用何手段,我们就有所准备,才能站出来为此抗争,并且不让它影响我们而入圈套。

 

最后我们也要讨论哪些我们可以做的,来加強我们的应对力。我將它们所做的归纳为四个关键目标,它们通过掌控我们文化里这四个方面达到掌控未来的目的。因为这四个方面一旦被任何人控制住,它就能控制一切,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

 

下面我先列出这四个方面:第一是教育,第二是媒体,第三是娛乐,第四则是宗教。这些是个人和家庭之外的对人们最具影响力的四个重要方面,之所以得它就得一切是因为这四个领域握有信息掌控权,而人们做重大决定时正是靠着得知的信息做依据。你一旦能左右人们所得的信息,你就得以左右人们的决定,从而左右整个世界的走向。

 

我们先来谈谈教育历史上每个独裁者都深谙教育的重要性,从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到卡斯特罗无一不牢牢抓住教育体系。他们通过学校从小的洗脑教育致使年轻一代对他们忠诚,而取代他们对父辈信仰的忠诚。回溯到1930年代,约翰•杜威这个美国版社会主义奠基人、一位疯狂的马克思主义者说过:我们得设计出一整套教育系统,目标是把学生变成我们建造的社会主义机器中的自觉齿轮,就是一个个甘心呆在机器中被我们任意转动的齿轮。这样教导出来的学生除了乖乖被转什么都不会,你要让他愚蠢到一个地步使得他与生俱来的智力和判断力荡然无存。

 

而时至今日这个将学生愚蠢化的计划已经实行了近一百年!以前我读过一本1945年出版的出自“世界公民组织”的小册子,提到在那个年代全国教育协会也提出一个包括将学生教育成全球公民的计划。他们把全球公民定义为一个自愿将自身和家庭主权交给这个全球大政府,这个早在1945年提出的目标多年来正是如此实施的,且完全地达成了。你环顾一下这个国家的大专院校不正是如此光景吗?记得在1980年代有人对中西部所有大学中的教授们做过调查,让他们对所有政治归类做选择,像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保守派还是激进派抑或马克思主义,就他们自己立场作对号入座。结果这些身处80年代的大学教授们中有70%将自己归到Marxism立场。依此推算今天这个比例应该更高,可能是90%或95%。他们会说:对啊,我认同马克思主义作我个人理念,并且也该是改造美国的方向。他们心目中的不正是一个社会主义威权国家吗?他们如此经营多年,改造了教育体系、而我们失去了年轻一代。

 

再来看看媒体。1983年时,全美有50家公司把持着95%你所能读到、看到、听到的信息来源。而到2011年,也就是不到十年前,这些公司总数骤减至六家,今天可能还更少。这六家公司是:General Electric, News Corp, Disney, Viacom, Time Warner, 和CBS。这六家公司在2011年时掌控了所有新闻媒体的90%。就是说,凡你能读到的90%来自这六家公司,凡你能看到的90%由这六家公司制作,所有你能听到的包括音乐,90%由这六家公司提供给你。

 

就是说,几乎所有信息的控制闸握在这六家公司的大佬们手中。如上所述,控制了资讯他们就控制了一切。好在30年前出现了互联网,且成长快速。当时我们看到这个契机,可以用此打破信息封锁,使之自由传播,这个自由让我们兴奋投入。然而好景不长,那些大佬们开始过滤网上不合他们政治路线的内容。在此同时他们又把互联网弄得花样百出,诱惑人们迷恋上网争相购物、通信、交友等不一而足。他们慢慢养大了这个巨兽,又再控制这个巨兽,这就是他们多年的精心设局。初期他们对上传内容显得包容大度,因他们知道如果门槛设得太高人们不能轻易进入,这个设局有可能落空。但是他们一经让人们尝到自由交谈、上传视频、分享信息的甜头后就欲罢不能,回头再来收拾那些不合这六家公司允许范围之外的言论,从而成功控制了互联网。

 

如今网上真相越来越难生存,民众得不到正确信息就会听信谎言。常言道,一面之词总言之有理,除非你听到另一面。当你听不到另一面时你就听信谎言,你就身不由己任人摆布了。

 

再看第三方面:娛乐。同样上述六家公司也掌控着娛乐界(我之所以将娱乐分开是因其隶属不同行业),他们是90%娛乐业的掌门人。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好莱坞,自60年代来一直如此。平心而论他们拍的影片中也有不错的、甚至令人尊敬的故事。但即便这样的影片他们仍会塞进一些污言秽语和低级噱头。他们这么做并非无缘无故,而是有意败坏这个文化,使世风日下,它就不攻自垮。

 

最后谈第四方面:宗教。主流教派其实早在一百年前就被入侵了,因为他们有一个现成的等级架构。你要控制长老会,你就找到那个坐高位的,控制住他,你就有了控制权,那些长老教会就会听你的了。这正是这些年在整个循道宗、大多数路德宗、和许多组成美国教会主流的教派中所发生的。

 

二百多年前他们竭力传扬福音,讲台充满正义之火。他们嫉罪如仇,播爱扬善,力护真理。而今天在这些教会里你听不到这样的教导了,取而代之的是靠好行为、好工作得救,争相以自由主义的作为换取好行为者标签。而不知这些与救恩毫不相干,倒像是出自魔鬼。

 

为了攻下作最后防守的福音派,他们从60年代开始从神学院下着手,果然今天大多数福音派教会也成了他们囊中之物。看看正在衰败中的原福音派主力的美南浸信会,再过少则五年、多则十年,她可能就倒塌了。唯盼有勇者在她倒塌前另立教会,回到传讲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全备真理,而非随从自由派的名为社会公义、实为基督教辞藻包装的极左思想来左右这些自认的基督徒的言行,以达到控制住他们的目的。基督信仰决不是这回事,而是关乎和救主耶稣建立关系,由祂自里至外地改变我们的生命。但是今天教会所行的,是一种基督教版的极左运动,教会成了牵线木偶,成极左派击垮美国的帮手而不自知。列宁、斯大林及所有共产党魁几十年来深知教会的强大号召力和对人心影响作用,你有办法控制教会,你就轻松得到一支听你指挥的大军。一直以来每一间教会都是他们虎视眈眈的目标,连坚守到最后的福音派教会也开始失守。

 

我们会不惑而问:我们何以失去了本属我们的年轻人、家庭、道德、原则、特色、品格所有这一切?答案在此:因为那些家伙掌控了教育,掌控了媒体,掌控了娱乐,并且也几乎掌控了宗教。而当这些发生了,你就身不由己地走向他们要你走的方向,那就是全球大政府的方向。他们想方设法诱惑我们这个文化、这个国家,以至这个世界作为整体正朝这个方向一路狂奔。

 

他们在上述四个方面胜券在握后扬扬得意宣告:少数人的利益必须服从多数人的利益!他们把这种说法当成基督教教义般来传扬,我们必须认清这是反基督教的。我们永不会笼统将多数人利益凌驾于少数人之上,我们相信关注每一个具体人的利益。你顾到了每一个人,多数人就顾到了。而当你只顾多数人时,个人就变得微不足道,可有可无,就被踢出了,因为你眼中只看大多数人。一个例子就是始自1940年代末毛泽东执政下的红色中国,他杀死了估计高达六至八千万之多的本国公民。而纽约时报在1973年登了一篇大卫•洛克菲勒的文章竟说:“无论这六至八千万人在这场革命中出于何因被杀,我们认同这个结果是好的,这个独裁政权示范的正是我们要建立的全球大政府所要做的。”

 

这位作者洛克菲勒先生就是那六家操纵人们操纵世界的公司掌门人之一。现在他死了,已面对了造物主。不过他的梦想、目标、和理论基础后继有人,且被用到了很多全球性组织,向他当初的目标努力挺进。

 

你看看所有这些全球性大组织,你会发现共产主义者不是坐镇者就是话语权主导者:世界卫生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界人权理事会、世界电信联盟、世界民航组织、联合国工产发展组织、食品与农产品组织……,这些仅是据我所知已被ZG和其他共产国家掌控的全球组织。我还能列举其他被渗透的组织如: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部、国际法庭、联合国环境计划、联合国人类居住计划、联合国农业发展基金会、全球旅游组织等等。另外还有世界银行、国际观察基金、世界贸易组织、国际核子能源代理机构……实在不胜枚举。

 

总之它们都在充满Marxism意识形态的家伙们掌控下,而为它充电的资金来自如比尔•盖兹、洛克菲勒基金、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些超级富豪,还有像约翰•索罗斯这样的金融大鳄。他们集结起来驾驭着这些世界组织,告诉我们跟着他们走就是了。如果你不想再来一个全球大瘟疫,你就乖乖把一切授权给世卫组织。他们就是这么做的:现在你在YouTube上不能上传任何和世卫组织不同调的视频。我曾试过三次,每次都立马被下架。而这些视频出自我的医生朋友,这些家伙根本不理会,只要不合他们的政治路线,你就无权发声、不准被听见。

 

另外一个他们几百年来运用自如的法宝,就是制造各种伪词,通过各种语言作为打倒对手的工具,总称“政治正确”,他们的目的在于通过重新定义某些词语来控制语言,比如由他们重新定义的“种族主义”。这就是为什么川普当选总统后他们口中的种族主义者却恰恰是真心爱国者。

 

如果你支持美国、热爱美国,视美国为世界表率,你就是种族主义者。他们就是这样将种族主义重新定义,然后给你贴上这个标签,夺走你的影响力,让你闭口,让你遭社会遣责。因为他们已经成功让年轻一代相信,那些怀有敌意、政治不正确的人所说的毫无价值而言,不配我们理会。同时他们也不见得会和你争辩,因为他们清楚他们这一套师出无名,所以避开任何辨论。现在YouTube所做也是如出一辙,他们下架所有质疑据说是人类最伟大成就的新冠病毒疫苗是否真有其事。他们这样做显然早有预谋。

 

这就是我要向你揭露的他们有预谋的教育,有预谋的传媒,有预谋的娱乐,以及有预谋的宗教。如果你不关注这些,不睁大眼睛看看,不起来抗争,不坚持真相,不守护你的家庭,不努力提醒周围人,那么你就会直奔那个全球大政府的独裁统治。在那里你若不接受他们那一套,你不只是遭鞭挞,你将被除灭。不幸我们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而且速度之快势如破竹,甚至让我个人也不免惊悚。

 

我作这方面研究已经几十年了,我父亲很早就让我读《共产主义决不可信》,那是他的好朋友肖尔茨所著的、最好的掲露共产主义书藉之一。我那时才是个十岁刚出头的孩子。以后我潜心研究多年,我对这个题目太熟悉了。即便如此,他们达成的程度和速度仍让我震惊不已。

 

他们重新定义的另一词汇是所谓“公义”。公义的原意是“得你所得、得你应得”。你如果偷盜,你就要受应得的惩罚;而你通过辛劳出色完成该做的你就得报酬,因你应得。现在他们将“公义”重新定义为平均分配,这怎么是公义呢?无视不同付出而每人所得平分秋色,是对公义的颠倒,是公义的反面,是非公义。这种“公义”是公然拿走别人所得,是偷盜,如此“公义”是不公不义!但这个词已经被重新定义了,並渗入各个角落,我们能不警醒吗?你看他们如此这般用新造的伪词、重新的定义来巧妙包装暗藏的祸心来愚弄民众、而达到他们的目的,因为所有恶棍都懂得利用民众。再如,你在乎环境吗?他们就利用你帮他们鼓吹“环保”。其实用他们定义的“环保” 处理环境问题根本不是保护环境,反而使环境变得更糟。他们的所做总是和所说相反。

 

如果你是黑人,你就听我说:他们把经过他们重新定义的伪词“种族主义”塞给你,再让你照他们写好的剧本充当那个要你当的角色。你以为他们会帮助你吗?绝不会!他们的目的是要黑人社区在奴隶般的贫穷中无休无止掙扎。他们这一套由来已久,看看早在60年代搞的那场“大社区计划”,最终只是让黑人成了民主党的奴隶。当然他们心知肚明蓄奴在美国非法不能明提,他们就设计了一个不叫蓄奴的蓄奴计划!这就是他们在每一个领域所设的圈套。

 

如果你崇尚自由主义,他们就说:“噢,太好了,你说有同情心,我们就用它来耍弄你,上我的圈套。我们把一切描绘得毫无公义,人们饱受剥削,穷人饿得快死……” 总之他们竭尽夸张之能事,並让你相信只要跟着他们,问题就会解决。当然他们暗中目的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闹得更大,如此他们就有理由出台一个更大的解决方案,需要更多的筹款,需要一个更強的政府管控来解决这些更大的问题。

 

你看,每个领域里他们都如法炮制。在教育界过去五十年所有的提案,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提出的,都如出一辙把现有体系对下一代教育说得一败涂地。为什么?当然为了要一个更大的计划、更庞大预算好来解决问题,他们说这些年我们孩子得不到好的教育。

 

真是一派胡言!我们的教育和其他领域真的都碰巧成了一团糟吗?真相是:我们懂得办好教育,你问问私立学校你就知道什么是优秀教育,你问问在家教育的家庭你也会懂得何为优秀教育。我们拥有数百年经验积累而建立的卓越而坚实的教育体系,造就人才辈出的思维精密、善于接受挑战的学生,这是我们的专长。而这些家伙们装聋作哑,好像这些从未在这里发生过,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这就是今天的现实,一向如此。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不同领域故技重演,不管在教育界,在媒体界,在娱乐界,还是在宗教界,他们用同样手段所向披靡。既然有了个全球大政府,你总要让它有点事干吧。这意味着它要开辟出够多的领地、提出需要来让政府插手。如果一个社会里经济蒸蒸日上、一个文化中家庭社会健全,那个政府就无所事事了,它就沒可能变大,因为它失去了因四处插手而需要壮大的借口。所以大政府需要让教育看起来败落,自然就有许多事需要做,所以它就有理由插手了。它也要家庭支离破碎,所以就需要政府救济帮助,因为一个单亲妈妈不能又赚钱又带孩子又要顾其他琐碎事。按上帝的设计家庭本应是父母双全,当你抽去其中之一,家庭就垮了。所以它竭力破坏支撑健全家庭的种种要素、制造出种种问题,就需要它来插手,那它要变得更大就顺理成章了,这就是大政府的动机所在。

 

要是用一句话归纳凡此种种表象下深藏的终极目的,那就是:“解除人们自给自足的能力”!它出尽招术阻止人们自食其力,比如它解体了家庭后,单亲者生活自然陷入艰难,抚育孩子和全职工作二者不能兼得,它就得逞了。即便你放下孩子去赚点钱,你赚的也不过是最低工资,可能还不够付基本账单,它得逞了。用高税苛法设限小企业使之无法生存,它也得逞了。

 

你看到这个精心包装下的祸心了吧:让普通民众一个个变成仰赖政府施舍的无能者。让我告诉你:小企业被全面扼杀后,我们效力的对象,要么是大政府,要么是大企业。大政府和大企业狼狈为奸,因为大政府可以帮大公司出台法令除掉对手,而大公司可以提供大把钞票让政府和政客玩各种把戏。他们联合起来玩弄民众于股掌。

 

看到这次COVID-19疫情中他们所作所为漏洞百出,你开始追责他们,医生专家们质疑他们,然而这些质疑视频很快被封杀。你不得不问:这么怕这些视频是否是因惧怕真相。其实在这些家伙眼中这次疫情是一个让他们实现所有目标的绝佳良机,特别是干掉小企业这个主要目标。根据我一两天前刚看到的一份餐饮杂志,在这次疫情后可能25%的餐馆将永久消失。这些是私人拥有、艰难经营的独立小餐馆,我能感同身受因我曾有经营餐馆的经验。

 

他们利用疫情制造出一个大环境朝全球大政府迈了一大步,就是带来这些大佬们的全球滚滚财源。当他们走到社会主义这一步,我敢担保接下来各路豪杰都会跟上。他们本性就是如此。如果沒有这次疫情,他们也会盯上另一个机会。你看这次疫情中有多少全球主义者染指其中,这个画面中他们搞这搞那不亦乐乎,他们弹冠相庆手中的盆满钵满,他们本性就是弱肉強食。代价却是国家破产,史无前例的小企业倒闭潮,全球众多人口失去养生能力陷入贫困。然而制造了这些灾难后,这些大佬们会忙着策划下一个全球性更大解决方案,同时也把我们带入一个面目全非的世界!你要预备好应对这个全球大政府,你要预备好抵制它的统制。如何抵制呢?

 

一、对眼下的教育说“不”。千万不要把你的孩子送进它这个体系,如果你做了,你收的将是你种的。

 

二、对眼下的媒体说“不”拒绝看那些所谓主流媒体,包括Fox News。也许里面有一两个节目还不错,但90%却是谎言,它浪费你的时间,只会搅乱你的判断力。你要从值得信赖的媒体获取资讯,“The New American” 是其中之一,这家杂志每天更新内容。即便如此我们仍要作智慧判断,不要迷信轻信任何人和物,任何时候保持清醒头脑。

 

三、对眼下的娱乐说“不”。过去五十年好莱坞制作了一大堆影片,里面的故事后面通常都暗藏祸心,它使你弱智,它让你听信谎言,它玩弄你、让你相信他们要你做的才是最好。你要说:我毫无兴趣!

 

四、对受它们影响的宗教说“不”。如果你不在一个坚守圣经的教会,沒有一位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完完全全教导真理的牧师,回避圣经对离婚、同性恋等教导;而是一个为讨好人、非讨好神而稀释圣经的教会,你得离开。

 

我们必须以圣经所教导的道德标准为我们的道德标准,我们必须以圣经所教导的家庭模式建立我们的家庭。我们也必须承担起圣经要我们承担的父母对孩子教育的重责,从圣经里我们得不出在父母之外允许任何人取代此责的结论。是父母的责任向孩子提供正确信息,是父母的责任教导孩子分辩当今世代中的是与非,也该由父母向孩子解释周围发生的种种事情,而不是让媒体来告诉我们的孩子。

 

我们能从世界强塞给我们的所谓娱乐中得到乐趣?我根本不信。你和孩子去到园子里玩飞碟才是乐趣,你和孩子打球、和他们在游泳池或湖里一起游泳才是乐趣,你和他们一边说笑一边做家务才是乐趣,你和他们找个题目一起讨论找出答案才是真正乐趣。我们也必须持守真相,虽然这变得越来越难。对真相禁言一天严过一天,一事难过一事。

 

我们也要结交真正的朋友,在真正的友谊中彼此正面影响。我们要影响周围朋友们向当下的教育说不,向媒体说不,向娱乐说不,向那些冒出来的假宗教说不。同时我们向真理说是,向敢说真话的人说是。培养年轻一代成为耶稣基督的勇士,那才是有希望的下一代,是我们所有责任的重中之重。我们要做的太多且难、也超过我所能分享的。只盼望我以上所谈的能引起你们思考和默想,然后决定在你生命中守住哪些阵地,让我们唯以真理为准、且同心同德来做这些。

 

此刻我的心情沉重,我们正进入一个对任何说真话的人充满敌意的世界,让我们趁今日自由尚存,努力传播真理。我们脚下这艘巨轮正在下沉,且因他们掌握的教育、媒体、娱乐以及多数教会而不断加快速下沉。我们正身处巨大危机中,唯有跪下为国家为我们自己祷告,呼求上帝指引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谢谢各位收听,下次再会。愿各位以信心度过每一天。

 

 

 --请关注北美动态--

‍‍‍    迅速报导北美焦点新闻

    分析北美社会道德走向

    提供基督信仰角度的新闻评述

    适合所有关心北美社会问题的朋友阅读

 

 

 

 

 

敬请阅读最新文章:

 

“政教分离”多年被滥用, 本意是什么?

帮助亚裔第二代认清真相?来听这位90后传道人

著名美国神学家:上帝给人类的四种约制(含音频)

深度文章:保守派,你到底在保守什么?(含音频)

深度文章:从“五月花号公约”开始创建的美国(含音频)

著名美国神学家:称恶为善,称善为恶的世界(含音频)

可怕!企图篡改美国历史的“1619 项目”(含音频)

深度文章:十字路口上的美国(含音频)

亚马逊总裁贝佐斯支持BLM:断头台竖在他家门口

深度文章:如何化解人间仇恨、弥合种族裂痕(含音频)
人类癌症末期,丧钟已鸣,你将何去何从?(含音频)
黑人生命宝贵,谁的生命不宝贵?(含音频)
FBI已拘捕150名暴乱参与者,开始500个立案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