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母亲行过人生的大风浪(含音频)
——母亲最大的爱是每逢礼拜天把子女打扮整齐,带到教会敬拜主
2020/11/28 18:15:49
读者:6141
■何正中

 

 

母亲行过人生的大风浪

 

文 | 何正中

《生命与信仰》第39期

 

本刊编者按:

本文为《生命与信仰》最新一期的见证文章。

 

音频为昊宇弟兄朗读:

 

 

我亲爱的妈妈李美钦是一位十分虔诚的基督徒。

 

1914年10月11日,她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一个穷苦的家庭。外祖父是位忠厚老实的建筑木工,约30岁时,他在三楼高作业时失足坠亡;外祖母只得日夜干些手工针线活供女儿读书。妈妈天资聪颖,上小学前已经认识几百个字,还时常陪伴外祖母一起阅读圣经,做祷告,唱赞美诗歌。上小学后,她品德好,学习成绩一直优秀……她17岁时,就读于“宁波市华美医院”护士学校。该医院是一位信主的美国医学博士创办的,故基督教风气十分浓厚;妈妈成绩特别优异出众,所以一毕业她便留院担任产妇科护士长。

 

我祖父是一位专职牧师,而外祖母是该教堂里的同工,彼此相当熟悉友好,故我妈妈与爸爸何其美从小就相识相知,互有好感,早早地订了婚。后来,每当妈妈离别温州赴宁波时,爸爸总是送她到长途汽车站;两人泪眼汪汪互道珍重,相依相偎不舍分开,真是“多情自古伤离别”。

 

妈妈24岁时与爸爸结婚,婚后两人情投意合,生活甜美。因为两人都不愿分居异地,于是妈妈辞去了宁波的工作回到温州。他们俩都亲密地称呼对方“darling”(亲爱的)。

 

三年后,爸爸自创小型医院——“温州市福民医院”,并把自己的名字“何其美”改为何福民。爸爸担任院长,妈妈担任副院长,并物色了一些有学历、有实践经验的医务人员,“温州市福民医院”就此宣告诞生。几年后,该医院成为温州市著名的全科小型医院,市内外众多病患者慕名而来就医。

 

过了几年,爸爸雄心勃勃,又创办了一家肥皂厂,大量生产成本低廉、质量尚可的肥皂。这些肥皂源源不断进入温州千家万户;我们家也因此赚到了不少钱。

 

我们提前过上了小康生活,但妈妈并未忘记上帝的恩典。每逢礼拜天,她总是早早地起床,把子女们打扮得整整齐齐的,一同来到基督教堂敬拜主,使我们从小就接受真理的浇灌。

 

1949年4月,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爸爸被两个冒充病人家属,许诺出重金请大医生到病人家看病为由骗去,而实际上,他是被绑架到了大土匪霸占的小海岛——鹿西山。

 

爸爸被绑架后,灾难随即降临,妈妈在受此晴天霹雳般重大惊吓后,精神恍惚,面容憔悴;她终日拭泪的形象我至今还历历在目。

 

绑匪敲诈勒索去50两黄金以后,仍不见爸爸归来,生死未卜。家里有七个子女(第七个尚在腹中),上面还有一位60多岁的外祖母,祖父也每天来我家陪伴妈妈一起禁食恒切祷告。

 

感谢上帝听从了我祖父及妈妈的祷告,保守我爸爸性命。1949年酷暑,鹿西山即将解放,大小土匪成了亡命之徒,拋下人质各寻生路。爸爸逃回家里。祖父和妈妈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才落下,大家彼此安慰,都说50两黄金是身外之物,上帝恩赐的生命才是最宝贵的,要感谢主。

 

解放后,妈妈携带爸爸一起来到宁波市华美医院(市第二医院前身),我们七个子女也来到宁波。妈妈当即恢复产妇科护士长职务,月薪75元;爸爸担任腹外科主治医师,月薪130元。

 

1957年“反右斗争”开始,我爸爸因仗义执言,被单位打成右派分子,取消工资,铐上手铐押送到“宁波市劳动教养所”,宣布劳教三年,每个月只发给他7.5元的伙食费。爸爸劳教期间,妈妈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和精神压力;另外,经济上也变得十分拮据,家里每月一下子少了130元收入,仅靠她75元月薪要养活9口人何等困难!

 

平时,妈妈自己在食堂吃饭时,总是只买一分钱的汤;但她依然积极工作,年年都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她连生病也不请假。另外,妈妈时刻挂念着爸爸,她总是利用在上深夜班清晨下班后,放弃睡眠时间,步行30多里路程(为的是省几元钱)去劳教所看望爸爸。她每次去探望爸爸时,总是替他恒切祷告,求主怜悯,祈求上帝时时刻刻与爸爸同在,引导他行过“死荫的幽谷”。

 

上世纪60年代初期,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开始。妈妈为了让子女能多吃上几口饭,自己仅以米糠、红刺藤粉、革命草根为食,结果她得了非常严重的“浮肿病”,十来天都拉不出一次大便。

 

更加不幸的是:在“宁波市劳动教养所”经过三年关闭“改造”的爸爸,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他非但不记妈妈的情,反而以怨报德,“darling”的称呼也不叫了,他把在外面受到的凌辱,全都发泄在妈妈身上,不仅自己不做一点家务,还经常命令式直呼妈妈的名字干这干那;对家庭开支也变得斤斤计较,每个月都要审查家庭开销账,常常为了几角钱对不齐就发怒,多次拍桌子谩骂妈妈;双方矛盾日益加深并公开化,邻居、医院、亲朋好友都知晓了。

 

1966年“文革”开始,因爸爸的原因,除大姐已在北京工作外,我们六个子女都被牵连,在歧视的目光下忧郁度日。其中有三个子女因而产生轻生念头,终于有一天,我的大妹上吊自杀了。妈妈同我到第二医院太平间,她站立在我大妹的遗体旁痛哭祷告:“天父啊,您是又公义又慈爱的大牧者,对丽灵这只饱受痛苦、惊吓的小羊,在绝望之际选择了错误的出路,祈求能得到您的谅解和疼爱。”

 

妈妈是一位信仰十分坚定的基督徒,她爱神爱人,经常向产妇们传播基督福音,还多次输血给危急病人;她也是一位称职的好妈妈,一生抚养了七个子女,对每个子女都倾注了爱。最大的爱就是我们兄弟姐妹还小的时间,每逢礼拜天,妈妈总是早早地起床,把子女们打扮得整整齐齐地来到教堂敬拜主,使我们从小起就受到真理的浇灌。

 

妈妈的爱是博大的,她乐于把对子女的爱扩大到他人,众多同她接触过的邻居、同事、病人、教友……都接受过她真诚的关爱和无私的帮助。妈妈一生热爱学习,退休后便应聘进入宁波市科技局图书馆工作,她除做好本职工作外,也借此机会阅读大量书籍;八十多岁时,她还参加宁波市老年大学英语班学习,勤学苦练英语口语;平常,每当路途中遇到外国友人,她总是主动前去与他们亲热交谈,这件事一时传为佳话,并且被《中国老年报》和《宁波日报》作为新闻报道。

 

后来她应在美国定居的小弟正恩邀请,84岁时只身一人来到美国住了近一年;在美期间,她身体康健,精神抖擞,看望了我的三叔父何其义(何天择)夫妻、姑妈们,以及我的大姐和其他不懂中文的美国友人,其中好几位就是当年经妈妈接生的洋人产妇和她们的子女。能够用英语交流给她带来很大的便利和愉悦,三叔父何天择来信对我说:“你妈妈如此高龄还能远行,这真是上帝的恩典。

 

(本文作者早年陪母亲参观菊花展)

 

妈妈曾做过一次证道,题目是“爱”。她说:主耶稣讲过,律法的总纲就是爱,得不到爱的可怜人,只要来到耶稣身旁,就必定能够得到爱;耶稣用他的爱引领大家行走未来的义路、灵路、天路、永生的道路。她还当场唱了一首赞美诗《耶稣爱你》——“耶稣爱你,救你摆脱罪恶权势,耶稣永远爱你……”她人品极佳,受到了众弟兄姊妹的敬重,到她家拜访的信徒络绎不绝。每次离别前,大家总是轮流做祷告,愿上帝赐予各家大小人员健康、幸福、喜乐、平安、生命长进,灵性活泼,并互道珍重。

 

妈妈于2001年9月15日中午,离别了人世,回归天家。她去世的第三天,举行了追思礼拜。

 

在“李美钦姐妹追思礼拜”上,众弟兄姊妹放声高唱了多首赞美诗歌,背诵了几段宝贵经文,接着讲道、祷告,并宣读妈妈生平;另外,有好几位妈妈生前结成的“果子”,也一一做了自己怎样在妈妈带领下归主的见证。

 

如今的我,正跟随妈妈的脚踪,日近一日地奔向天国。深信将来我会在天父的宝座前,与我亲爱的妈妈重逢,在永恒中得享天父无比的慈爱。愿一切荣耀归于全能、全爱、全知、全善、公义、公正、奇妙的耶和华我们的上帝,直到永远、永永远远。阿们!

 

 

何正中 中国大陆基督徒。

 

 

 

请扫码了解更多“中国福音大会2020”信息内容并报名参加大会:

 

敬请阅读本刊经典文章选播:

理性的折服,正如火箭的历史使命(含音频)

15岁考进医学院,他便开始了“知天命”之旅(含音频)

逃跑的新娘——我的婚姻见证(含音频)

从“KTV公主”到神的女儿(含音频)

一夜之间的大反转!(含音频)

从空门到教堂: 我信又真又活的神 (含音频)

从吸毒者到牧师,从强盗变传道:我今成了何等人(含音频)

昔日追随瑜伽法师,今为基督忠心使女(含音频)

险坠瑜伽邪灵深坑,幸得基督救拔重生!(含音频)

练功练到见鬼,方知练功“没鬼用”!(含音频)

太太的祷告真的灵验?祂真能赦免我的罪?(含音频)

死囚犯的新生:我们理当欢喜快乐!(含音频)

他曾被称为“落渣”,但也能蜕变!(含音频)

谁能医治你—被性侵又陷入同性恋的孩子?(含音频)

特殊的时刻,特殊的大会(含视频)

中国福音大会将于12/27-31日召开(含视频)

 

 

生命季刊新号

请扫描关注“生命季刊3”,请转发给您的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