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传福音的故事
2016/8/22 10:25:21
读者:5579
■小瓦
生命季刊 第40期 2006年12月

 

 

传福音的故事

 

/小瓦

《生命季刊》第40期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3:16

 

“倚靠神的灵”——爸爸的故事

 

幼年时,妈妈是家里的核心。那时爸爸厂里的工作忙,妈妈承担了照顾我和妹妹的全部责任。妈妈聪慧、幽默、乐观,有双善于捕捉美丽事物的眼睛,会指给我们看草木和落霞,牵着我和妹妹过马路时说“左牵黄,右擎苍”,也会在停电的冬夜唱歌给我们听。生活是拮据的,但我的心灵一直富足。从小到大妈妈是我的精神支柱。相比之下,和爸爸的关系就差多了。爸爸也爱我们,但脾气不太好,我总是惧怕他那因工作压力而不知何时会发作的火气。

 

妈妈的去世很突然,是我人生至今最大的打击,但因此却拉近了我和爸爸的距离。那时我已成人,而且隔年就出国信了主,因为见识过生命的脆弱,也十分难过妈妈在世时没能信主得永生,所以我当时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爸爸和妹妹快点信主。那时并没有好好祷告,只是在电话里跟爸爸反复讲福音的道理。爸爸并不拒绝有神论,但他年轻时因为家庭出身问题吃了不少苦头,虽为人正直,只因不会人际关系那一套,而且脾气不太好,所以一生都不得志。妈妈的性格经历也相似,让爸爸很难过的就是家里的生活刚好些,妈妈却离世了,所以他最大的问题是为什么好人不得好报。而且他觉得自己一生从没做过昧心的事,怎么会是罪人呢?我给他读了两段圣经,但具体也解释不清,只是催他决志。有一天爸爸提起妈妈流泪时,我又催他,他竟真的跟我做了决志祷告。我兴奋极了,也长出了一口气。

 

没料到过了几周,我再提起此事时,爸爸竟矢口否认,说当时因为心情不好,其实还是没想好该不该信。我很生气,也很无奈。以后在电话里提到信耶稣的事,爸爸也是同样的话,随着时间过去,我的希望也越来越小了。

 

但在这期间,我开始在神的真理和恩典里面成长,也开始学习到神面前去祷告。神开启了我的眼睛,让我看到神造了爸爸,而且神比我更爱他,我为爸爸“不知寿数几何”而焦虑的心渐渐安静下来,也尽量不再催他,只是常为他祷告。

 

过了几年,爸爸退休有了时间,决定到美国来看我。那时爸爸又结了婚,要和那位阿姨一起来。离爸爸来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我到处跟基督徒朋友们讲,为我爸爸来美国祷告,求神能让他信主。虽然心里还是有犹豫,因为爸爸只会在这里呆一个月左右,这么短的时间能信吗?不过即使多熟悉熟悉圣经和教会生活也好,我不管那么多了,还是继续为他祷告,求神的旨意成就。

 

结果爸爸真的信了!不仅爸爸信了,连那位阿姨也信了!或者不如反过来说,那位阿姨更主动,愿意听我讲福音,愿意去教会,也对福音录像带更感兴趣,不像爸爸看时间长了就打磕睡,而且她的主动也带动了爸爸。阿姨还说有机会要告诉她女儿女婿。看来福音又要传给另一家人了,神的安排真奇妙!

 

我问爸爸:“您为什么愿意信呢?”爸爸说:“看你们的生活这么和睦,我放心了;而且教会里不论中国人美国人对人都热情真诚,让人感动,看着他们就让我相信了神的力量和神对世人的爱。好人坏人神都知道,而且我自己也不是一点缺点都没有哇。”就这么简单。

 

“……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四章六节)真的是如此啊!不过有了前车之鉴,我还是担心爸爸回国之后又会矢口否认。结果妹妹告诉我:“爸爸阿姨每顿饭前都做谢饭祷告呢!”爸爸说他和阿姨也常为我们的绿卡祷告。而且有一次电话里谈到死,爸爸乐呵呵地说:“将来死了就去见神了!”让我大得安慰,因为那永生的确据,决不是从人来的啊!

 

“温柔敬畏的心”——公婆的故事

 

我公公婆婆在大学当老师,为人好得没话说。我的一个好朋友研究生毕业后在他们任教的大学教书,写信告诉我:“你公公婆婆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大好人,真为你高兴。”而且老公是他们的独子,他们待我就像亲女儿一样,相处十分融洽。

 

老公工作两年后,我们买了房子,请公公婆婆到美国来玩。那时我和老公刚信主不久,也是没有好好祷告,只想着把福音快点传给他们。但他们是很认真、坚定的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比我爸爸难说服得多。记得有一次,全家四口围桌而坐,我滔滔不绝地恳求他们信耶稣,又提到我妈妈没机会信福音,不由得眼泪都流出来。我心想这回他们还能无动于衷吗?待我讲完擦眼泪时,公公才皱着眉头说:“你们的心是好的,但是……”我当时一下子就泄了气,想着又白讲一通。

 

几次三番的下来,我的心就灰了。后来竟对他们生了怨恨的心,心想你们又不是完人,干嘛一提人是罪人你们就不爱听。我掏心掏肺地待你们,你们没像我经历过死别之痛,就心硬如铁。进而又想到自己爸妈一辈子因为文革、上山下乡吃的苦、及因为性格倔强挨的整,就嫉妒公婆看起来平顺的人生。

 

有了这样的心态,行动上肯定会表现出来的。印象最清楚的两回,一回是因为教会很多人热心向我公婆传福音,有一次我跟老公发“如云彩般围绕”的感慨时,婆婆正好走进来,我立刻嘎然而止。婆婆问:“说什么呢?”我想:“说了你也不懂。”便答“没什么。”记得婆婆十分生气,当时还觉得奇怪,现在想来定是我的轻蔑流露出来了。另一回是公婆听了一位传道人的录音带,认为他的言论有“反动”之处,想跟我们谈谈。当时我和老公已经意识到我们太过心急,老公怕我又情绪激动,打算单独跟他爸妈谈。我在里屋,总是忍不住找由头出来偷听几句,公婆的每一句话都让我不屑一顾,心里想凭你们怎么说,你们儿子和“我”是一伙的。想来他们也一定看出来了。

 

他们比原计划提前一些走了。后来有一次,心无城府的老公无意间提起公婆的叹息:“她和你不太一样。”我心里一凉,这才意识到我大大地伤害了他们。

 

于是我开始反思这件事情。刚开始我心里一直委屈,跟神祷告说:“神啊,我不是在为你大发热心传福音吗?怎么成了这样的结果?”后来神开始提醒我:“你在为谁、靠谁传福音?”在神的光中,我才看清楚,我之所以不高兴,不是因为他们不信福音,而是因为他们不信“我传的”福音。“为主做工”的漂亮外衣下面,其实是自己丑陋的骄傲。而且我一直想用自己的口才和经历去打动人。即使他们信了,我也不可能归荣耀给神,而是会洋洋得意:“看我传得多有效果。”

 

“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是啊,只有尊主基督为圣、敬畏神,才能看到自己在神面前的真实模样,其实是和没信主的人一样是罪人,区别仅在于我是蒙恩的罪人。知罪才会谦卑,传福音时才能用祷告的心等候神,听从神的指引,并以基督的爱和包容对待别人,态度上自然也会温柔了。

 

神让我看清了自己的问题,这几年来也在渐渐改变我。但是去年我临产公婆来帮忙之前,我还是很紧张,不知如何面对这份有了裂痕的关系。然而神安慰了我。公婆也确实是心地宽大的人,不计前嫌,对我仍和从前一样。我不禁叹息:要是靠自己做好人说好话感动他们信主,跟他们比我做得哪里够啊!我传福音是听神的吩咐,也只有靠着神的大能。

 

公婆这次来仍没有信,态度也没有大的变化。我和老公这次从未主动提起信仰的事,但一直在为他们祷告。我们并没跟别人提起,但神奇妙地感动我们不常去的中国教会牧师登门向公婆传福音。而且我有一次机会跟公公谈到福音,竟是他先张口,因为他一直惦记着上次传道人言论“反动”,怕会影响我们。我小心翼翼地把他涉及到的信仰问题解释清楚。虽然在我提到“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时,公公很诧异地笑道“什么永生?人死以后,一堆白骨”,这时候我心仍不能温柔,但看到神在我身上已经做的改变,就足以让我欢喜感恩了。况且,“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公公婆婆的心当然也是如此。等神的时候一到,他们信主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我和老公只要为他们祷告就是了。

 

“成就神的美意”——风与花的故事

 

风和花是我上研究生时同宿舍的好友。风活泼爱笑,见之忘忧;花温柔恬静,观之可亲。那些闲散的日子里,我们晚上有空就打升级,常常到风的家里挤在一张床上聊天聊上半宿,最疯狂的事是在周末夜晚坐一小时的公共汽车去别的大学跳舞。当年我为了出国和那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在一起,苦读托福GRE,风也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年多下来我们又添了份患难之交的情谊。后来我先出国,风隔了几年也如愿以偿,但她老公不愿放弃国内的事业,出来重新打天下,风也舍不得放弃自己的梦想,两人只得相隔两地。风打电话给我时常常会难过,想念国内的老公和孩子,学业压力之下倍觉孤独。有一次她向我透露,一个有妇之夫常常主动约她出去玩,她闷得无聊时也会答应一两次。当时我不知该说什么好,放下电话忽然觉得很难过,情不自禁跪在神面前为她祷告,求神帮她远离诱惑,免受伤害,祷告到最后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之后我心里得了安慰,也没怎么继续为她祷告了。但我心里还是打鼓,因为她和那个人都不是基督徒,我怀疑“神能管得住不是基督徒的人吗?”不料,隔了一阵子给风打电话时,她说她现在看那个人只觉得讨厌,再也没答应过他的约会了。我真是又惊又喜。后来,风说她的身边渐渐被基督徒包围了,同一个办公室的基督徒常常邀她去团契去教会,她也开始和我认真讨论信仰上的问题。她的学业有一度遇到很大的困难,她跟我谈起时,我暗暗担心她会因此怀疑神对她的爱,却不料她就在那个时候接受了耶稣为救主。

 

花和我一样,是比老公晚两年到美国的。两人的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的。每次我打电话劝她去教会时,她都会微笑着说:“等有机会就去。”后来我不好意思总催她,也渐渐不提了,只是祷告。两年前她硕士快毕业时怀孕了,那时我也正想要怀孕,每次电话交流的都是准妈妈经。因她身材娇小,她一直担心自己生产时会有困难,后来却出奇地顺利。说实话我也忘了有没有帮她为此祷告,只记得她坐月子时父母签证没签过来,老公要上班,只她一个人照顾孩子,十分劳累,告诉我觉得自己得了妊娠期忧郁症,让我着实担心、祷告了一阵子。后来忽然有一天,风打电话告诉我:“你知道吗?花也信主了!”我不由得大吃一惊:“什么时候?”“就是前几天,她也找到工作了啊!”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花,她还是微笑着告诉我:“生孩子前教会的姐妹到我家,特别为我生产顺利祷告,结果真的很顺利;在家带孩子闷得难过,想出去工作,就找到了一份;发愁没人帮着带孩子,结果妈妈再去签证就签过来了。我觉得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风和花信主的经历迥然不同,一在逆境中,一在顺境里。然而神的作为是“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并不受外界环境的限制。而且,我从中也开始领悟到“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利比书2:13)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神定意要怜悯风和花,于是把为她们祷告的负担放在我的心里,并垂听祷告,奇妙地改变她们的生命,而且让我也亲眼看见,坚固我的信心。“耶和华啊,你的工作何其大,你的心思极其深。”(诗篇92:5)

 

“这回我要赞美耶和华”——妹妹的故事

 

和妹妹从小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妹妹比我聪明机敏、能言善辩,只因爱偷懒,所以学习成绩上不如我。我和妹妹一直都极为依恋妈妈,所以在妈妈面前争宠是难免的。妈妈虽两个女儿都疼爱,但会不自觉地偏爱我一些。爸爸更是常常拿我与妹妹做比较,责备妹妹不上进。妹妹往往心里不高兴,在家里发脾气;她却又很爱我,发完脾气又难过,我去一哄她就又和好了。但因她发脾气时往往口不择言,一来二去的,在我的心中也累积了些伤口。特别是在妈妈刚过世、我刚结婚的时候,她痛苦于刚失去妈妈又要失去姐姐,我的情绪也是极为动荡,因此我们大吵了几次;等到我隔年出国时,心里已经灰了大半,觉得对她只剩下妈妈临终时嘱咐我“别忘了妹妹”的责任了。

 

到了美国,和妹妹在空间距离上拉远了,心理上的距离反而近了起来。主要原因如她后来所总结的:“因为我们的情况、环境完全不同,老爸无法把我们放在一起比较了。”没有了这样的压力,加上久不见面彼此的想念,我们重又在电话里恢复了幼年时候的亲密。我信主以后,也是急着把福音传给她。那时她离家在外地工作,正临一个生活、事业、感情上的低谷,很是听得进去,也开始去教会,告诉我她一去教会就莫名其妙地哭,教会的人说“也不用给你讲道理,看你什么都明白”。我听了真高兴。那年春节她回家过年时,我打电话给她,催着她做决志祷告,她说还有耶稣复活和其他几个小问题想不明白,想再等一下。我已经够开心的了,心想这就快了。没想到春节后妹妹回去,神在找工作的事情上赐福给她,她找到一份又有兴趣又有发展的工作,开始时也很艰难,但很快打出一个局面来,过了两年她又雄心勃勃地出来单干。我虽然为她的精神状态高兴,但她一忙起来就不读圣经不去教会了,着实让我心里嘀咕:“怎么能这样呢?神这么祝福你,你倒把神丢一边,只顾忙自己的了。”我再跟她讲神的道理时,想来这样的心思大概也表露出来了。终于有一次,妹妹克制着不耐烦,小心翼翼地说:“我不愿伤害你,但你每次打电话都给我讲这些,我真的觉得压力很大,也会心烦。”我不禁哑然,心想这回可真是前功尽弃了。

 

从此我尽量避免跟妹妹谈到福音,只是一直为她祷告。妹妹出来单干,情况并不像开始想象的那么顺利,两年下来她已是心力交瘁,身体也差了很多,而且开始发现自己的个性并不适合在这个行业的前沿,却比较适合做支持工作。于是她又回归打工族,在一家大公司里退后做支持,却被上司指为“不上进”,让她很烦恼;而且加上大公司里人事上的纠纷,她的压力很大,精神状态也不好。有一次电话里跟我提起想找心理咨询专家谈谈,我忽然想起我在主里最好的朋友,刚在神学院修完一门心理辅导方面的课,曾跟我感叹过世俗心理辅导的无力,而只有神的道才能解决人的心理问题,便赶紧向妹妹大力举荐她。妹妹答应试一试。我没敢抱太大的希望,但约好了的那个周末我们三方通话,竟一讲讲了七个小时!从目前的工作问题、人事纠纷,讲到小时候我们在妈妈面前争宠、妈妈突然去世给她心中留下的痛苦和遗憾。妹妹的问题在神的道面前越来越清楚,从表面的现象被挖到心底的根,那人心共有的罪,所有的痛苦都是从罪而来的。要想解决心理的问题,唯一的出路是信主,因为自己陷在罪中,根本是无能为力的,只有让圣灵在心中动工。讲到最后,其实还是一个接不接受耶稣做救主的问题。训练有素的好友循循善诱,温和却有力地把事实摆在妹妹面前;妹妹虽然心服口服,但还是不能做意志上的决定。临了,我做了结束祷告,求神帮助妹妹迈出信心的一步。

 

接下来的一周,我心里忐忑不安,很想周末再给妹妹打电话问问她什么感想,又怕催急了她又会烦。而且我自己心中一些从前和妹妹相处时留下的伤口,那晚提起旧事时又被翻了出来,让我也有些心烦。于是我跟神祷告,求神治疗我,也让我知道什么时候该给妹妹打电话。结果因为种种原因,直到第四个周末才跟她通上话。她先是兴奋地告诉我上周工作上的一个变动,让她有机会学许多新东西,而且对将来的升职很有帮助。我为她高兴之余,心里又是一凉,还没来得及想该说些什么,她又提到上次电话的事。她说从上次电话之后,再想起从前受到那些不公对待,心里平静了很多,知道神自有公断;她曾为上周工作上的变动祷告,想来想去两个可能的解决方法都不太好,但神却为她预备了一个远超过她所求所想、从每个角度看都是对她最好的结果,让她终于承认自己的有限、神的能力、奇妙和爱。而且很多困扰她许久的问题,现在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很多困扰她许久的问题,现在已经不再是问题了!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我说过,老公说过,很多朋友也说过,但都是在信主以后说的呀!我心中无比的安适,又无比的激动,说话时声音都颤抖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做决志祷告、接受耶稣为救主吗?”

 

她沉吟了一下,“我觉得祷告是很私人的事情,跟你一起祷告会不太舒服。这么说你不会难过吧?”

 

我忽然觉得她不再是我认识了这么多年的那个任性小妹妹,神给了我一双新的眼睛去看她,因为她就是一个新造的人。前几天烦扰我的旧日伤口,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心里云澹风清,说不出的美。

 

“不会不会,我明白我明白。”我一边说一边冲到桌边打开电脑,“这样吧,我把祷告词用电子邮件发给你,你照着祷告了再回电邮告诉我,让我放心。”

 

“好吧。”她答应道。停了一会儿,她又轻轻地说:“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总是做不好事情;但现在我忽然又对自己有了信心,不是觉得自己又有了能力,而是知道从上面来的力量会让我有能力。我很欣慰,不是因为将来会升职,而是因为我能去好好做点什么了。”

 

“是,是,‘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我喃喃道。

 

放下电话,我跪在沙发边,觉得心里都被喜乐涨满了。然而我还是带着一丝担忧,祷告神不要让魔鬼在这最后一刻阻拦妹妹,让她又改变主意。祷告一会儿,查一下邮件,没有;再祷告一会儿,查一下邮件,还是没有,我不禁有些焦急了。那时已经夜里十一点多,老公催了我几次睡觉,我却还没洗漱呢。于是我到浴室去,也顺便放松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刷牙的时候,神开了我的眼睛,让我看到神怎样在几周里安排妹妹身边的事情,又阻拦我打电话给她,直到她准备好了。是的,神已经动工了,“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路得记3:18)我渐渐放松下来。

 

洗漱完毕,再回到电脑前时,果然见妹妹回了电子邮件!她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告诉我:“我做了那个祷告。”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又重新打了一遍。我忍不住又一字字重新读了起来:

 

“亲爱的天父,我承认我是一个罪人,我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为我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为我流的血洗净了我所有的罪。我愿意接受耶稣作为我救主和生命的主,带领我这一生的道路。奉耶稣的名,阿们。

 

宇宙在那个时候屏息凝止在我的身旁,我仿佛听见天上传来天使为妹妹欢呼的声音。我在地上的妹妹,如今成了我将来在天上的妹妹。有一刹那,我仿佛看到将来她在天上的样子,在神的手里,她曾有的泪水和伤痕竟成了最美的装饰,浑身流溢着神造她原本的美意。她全然的美让我惊叹,然而我的目光渐渐被更美的什么吸引过去,那是神自己。我看不清,因为如今仍是对着镜子观看,模煳不清。但神的作为放射出无比的美,已经让我开始明白将来面对面时所要见到的、那人心不能想像的美丽和荣光。泪水不知不觉间模煳了我的视线,一片庄严美丽的静谧之中,我听到自己心底清晰的像在歌唱的声音:“这回我要赞美耶和华。”(创世记29:35)

 

小瓦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