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底波拉之歌(含音频)
——其诗歌可谓世界名著,她颂赞神的尊贵与拯救,欢庆力克强敌
2020/12/11 18:41:30
读者:4223
■刘传章

 

 

士师时代 (3)

——士师记研读之五

 

文 | 刘传章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请阅读作者“士师记研读”系列文章:

面对未竟之工,起来作战!(含音频)

上帝震怒,是要引人悔改:未洁之心(含音频)

士师时代,神都兴起了谁?(含音频)

唯一的女士师底波拉(含音频)

 

音频为昊宇弟兄朗读:

 

士师记5:1-5:31

 

2. 底波拉之歌5:1-31

 

女先知底波拉之歌可谓世界名著,它有引人入胜的构思,精简纯实的描绘,生动诱人的意象,活泼有力的表达,热力充沛的感情,读之令人千古难忘,永垂不朽。整首诗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底波拉倾全力以赴地吐出心声,著作此诗。诗中涌溢着她的热情奔放,对上帝无限的感恩,字里行间流露着对上帝在历史上的作为所表白的欣佩与歌颂!

 

A. 颂赞上帝的尊贵、威严与拯救5:1-11

 

第一节虽然有提巴拉的名字,为此诗的共同作者,但从行文中,尤其是一节的字与391321节的字,在希伯来文为阴性字及第一人单数称来看,本诗歌的作者当为底波拉无疑。

 

第二、三两节是本诗的引言,呼吁群众,不论君王、王子、百姓都要颂赞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因为上帝自己的缘故,君王百姓才甘心牺牲自己奋勇前进,赢得这场胜仗。底波拉之歌不但唤起以色列民的颂赞,世上的君王也都要侧耳而听。并且她亲身经验了上帝的大能作为,她不能不开口说:我要向耶和华歌唱,我要歌颂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5:3)

 

第四、五节是底波拉描写上帝救赎祂百姓的时候,所彰显的荣耀。出埃及的历史,好像复显在眼前。以色列人出埃及是由西而东(或西南向东北上),西珥和以东,是在西乃之东,两者相遇与西乃山,在那里上帝与以色列民立约(参出1920)。这件事不只是历史的过去,更是以色列民与耶和华之间特殊的立约,从现今以至到久远的将来,上帝都要救赎他们。战胜西西拉之后,缅怀上帝在古时,在西乃山的作为,以示上帝随时给予祂的子民及时的帮助。上帝显现的时候,威严可畏,地震天漏,云也落雨,在急风骤雨中,战火漫天时,不由得想起上帝在历史中的作为。

 

第六至八节陈述底波拉被兴起之前的以色列社会。珊迦的时候雅亿的日子在希伯来文是同样的意思,所指的不是从珊迦的时候到雅亿的日子。当时的社会,底波拉用一句话描写:大道无人行走,都是绕道而行。表示社会治安非常恶劣,大道也被迦南人把守,大肆侵犯,所以无人敢行,尤其是商人,只有走小路、弯路,或少有人行经之路。

 

底波拉的兴起,也是因为以色列中的官长停职,缺乏领袖。当时的以色列人被恐惧所霸占。珊迦在南方能出一己之力,已算不错,但偌大的北方,无人有信心、有胆量来对抗耶宾的战车马兵,直到底波拉兴起,时局大为扭转。在当时的社会,一个女人要承担如此重任,须要受极大的考验,但底波拉深知上帝呼召她,她义不容辞,不敢违命,甘愿承受为母之任,视全以色列民的安危为己任,就如母亲关心子女的利益与安全一样,因着她的献身与精明的领导,掀起了救国爱民的热潮,以致以色列民总能克败外敌的压制,重得自由,重享太平。

 

第八节说明以色列民受压的另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的背逆,选择新神,以致失败而陷入深坑,也因此失去了信心,及对上帝的忠贞。他们连拿枪争战的勇气也没有了,他们原可以差四万大军去攻敌,但勇气即消,只有受压。

 

底波拉的出现,使以色列的民情大为转变。在她之前,以色列民远离真神,在仇敌的轭下叹息,心弱手软如水,无能地躲在市墙之内,不敢对敌人动一声色。走过幽暗的六至八节,底波拉再次呼吁人你们应当颂赞耶和华,在底波拉和巴拉的领导之下,以色列人大大地胜利,仇敌被逐出,百姓可以重享平安繁荣。

 

底波拉身为女帅,但她的心却倾向以色列的首领,意即她的心属于以色列的首领,她与他们有同一目标,同为子民。因为她看见也欣赏首领们在民中甘心牺牲自己底波拉的慈母之心,表明在字里行间她的兴奋使她欢庆胜利,她没有忘却将士们为国捐躯的英勇她更赞赏在国难当前之际仍能找到男人为着上帝的名上帝的尊贵荣耀而奋战仇敌胜利所带来的是国泰民安,人民可安享天年

 

第十节、十一节共提及四种人骑白驴的这可能是指作官阶级的(参士10:4:12:14)坐绣花毯子的,指在家安居的,不一定是富有的,但是,是生活在起坐躺卧不受干扰的环境中行路的,是指往来作生意的商人,不须要再寻小路,可以放心出入。第四种人,从经文字面上可能不易看出,但这在打水之处的人,可能是牧人把羊群牧放在偏远有水的草原上,不受弓箭响声的干扰,指战争的威胁。正因如此,人必述说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就是祂治理以色列公义的作为。十一节再一次指明被救赎的民又得称为耶和华的民,他们下到城内,进入城内,不是躲避仇敌,乃是因胜利带来重过正常生活的机会。

 

B. 描绘以色列民英勇奋战的经过5:12-22

 

本段记载以色列民如何从受欺压中,奋起而战,战胜仇敌的记录。

 

十二节是追述式的,亦即底波拉回想当初被召的时候的情景,比挪楚的儿子巴拉啊,你当兴起!不是指4:14而是指4:6,因此掳掠你的敌人,是一个应许,如果他顺从,就必擒捉俘虏。以色列各支派的人响应征召,奋勇备战。积极参战的有以法莲、便雅悯、玛吉(玛拿西之子,代上7:14.17),西布伦、以萨迦和拿弗他利,共六个支派。下来一语使用多次,意指以色列民因受迦南人压制都逃到山地隐居,现在上帝兴起名将、士师,率领大军,要面临大敌,厮杀疆场,他们都集结群力,齐向基训河谷,及平原地带进军。

 

底波拉赞扬六支派全力以赴,拼命敢死为保民救民重获自由。同时对那些袖手旁观的其他支派也予以指责。底波拉的指责首先对着约但河东的流便,他们以畜牧为业,又有约但相隔,对其他支派惨遭迫害的情况好像无动于衷。底波拉以讽刺的口吻责备他们心中定大志心中设大谋,但毫无行动表现,情愿听羊群中吹笛的声音,安然自得,而不想参与同吹得胜的号角。

 

十七节责怪三个支派在弟兄们遭灾时,仍然悠游自得,安居河外,基列是玛拿西的孙子,有可能指迦得,因他安顿在流便与玛拿西之间,但和亚设,一个等在船上,一个在海口静坐,在港口安居,他们都在安居,对弟兄之难,他们不是懒于伸出援手,就是被物欲霸占,但人并非航海者,因近与腓尼基海员,在约帕港有交往,所以海产交易可能是他们的生财之道。

 

亚设是在海港打鱼的不肯离开他的家园,底波拉所指责的支派屈服于放纵与游闲自私自利而与其他的以色列人分隔。

 

第十八节是在底波拉改变话题谴责其他支派(15b-17)之后,又再回到前面所讲的。田野的高处有两个可能的解释,一是西布伦,拿弗他利人居住的山区,而他们愿意撤下家园来参与战事。另一解释为他泊山坡倾斜,但他们冲锋陷阵,急流而下,不顾生命,后者的解释,较能与15节上相辅,冲下平原

 

犹大与西缅也没有参战,而底波拉并未提及他们,可能当时他们也受敌人侵袭,他们自顾不暇,所以未予提及,也未受指责。

 

第十九至廿二节是描写西西拉的大军在基顺河的平原上全军崩溃的景况。底波拉对此场战争的描写极为生动,人马相冲,星河相映,天地相应。战争的所在是耶斯列平原,基顺河向东到西流经此地。米吉多和他纳都必是在基顺河流域,米吉多是一个古战场,将来哈米吉多顿大战亦将在此发生(启示录),十九节的君王为多数,必是耶宾王的盟友。争战胜败在乎耶和华,上帝在天上施展大能,所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妙工,星宿从天争战应意指耶和华攻击西西拉,即有奇异的天象发生,令仇敌惊讶、惧怕。可能是雷轰、暴雨,同时使基顺河涨溢,把人冲没,在此情景,底波拉激情奔放,我的灵啊,应当努力前行!此时她的祝福又从天象河流,转到战争,她看到壮马驰驱、踢跳、奔腾。那些未被河水淹没,此刻正想骑马狂奔。在兵荒马乱中,西西拉大军全军覆没(4:16)

 

C. 欢庆力克强敌及赞扬神爱5:23-31

 

底波拉之歌并不易分段,在此显然可以稍作段落,廿二节的战事已近尾声,频于结束,廿三节发出咒诅,这个咒临到米罗斯,咒诅的原因是因他们不来帮助耶和华,不来帮助耶和华攻击勇士。在追赶敌人时,以军及逃亡的敌军经过此地,而居民佯作不知、不见,并不加入也不参与,因此咒诅临到。从历史上看,此名不再出现,可能它真的受咒诅而灭没。

 

廿四至廿七节与廿三节成强烈的对比,即咒诅与祝福。雅亿,比众妇人多得福气,本段与四章十七至廿一节记述同样的事情。雅亿的举动,是否牵扯到伦理问题?有待讨论与商榷。

 

在咒诅米罗斯,祝福雅亿之后,底波拉之歌转向另一个高潮,西西拉之母,慈母之心,天下皆同。在这短短的几句诗词中,底波拉影射三对强烈的对比:

 

第一,雅亿,一个胜利的妇女,与西西拉之母,伤心的败者。

 

第二,忧急的母亲切盼儿子的归来,与聪明的宫女满有把握的安慰。

 

第三,兴高采烈的期望与铁一般事实的真情(西西拉已死)

 

这几幅对比的图画,生动地引发出人心的激情与矛盾,道出上帝的智慧、能力与公义,也说明人不能与上帝作对底波拉的言词没有隐含对不幸者报复之意,而是表达出对上帝的子民及对上帝的公义之热爱。西西拉的母亲在宫中等待儿子凯旋归来望眼欲穿心中期望儿子带来战胜的携物,他们莫非得财而分?每人得了一两个女子西西拉得了彩衣为掳物,得绣花的彩衣为掠物这彩衣两面绣花,乃是披在被掳之人颈项上的。愈想愈多愈想愈开心有那么多东西但谁知霎时间美梦成空,儿死疆场人生不过黄泉路上走一趟,空留白骨土长埋。何为我追何为我求值得深思。

 

底波拉之诗来到尾声,她没有庆幸西西拉之母的命运遭遇,却把注意力转向耶和华。耶和华之敌,不论谁都必灭亡,没有人能抵挡上帝。抵挡的必自取灭亡。但爱上帝的人,必如日中升,像正午的阳光,强而有力,光辉烈烈。因为底波拉与巴拉的引导,以色列国中太平四十年。

 

讨论问题:

 

1.    约旦河东的支派基本上采取不参与的态度,你觉得对教会中只做礼拜的信徒,应采取何种策略来使他们参与?

 

2.雅亿谋杀西西拉的方法,从道义上及属灵上应怎样去体会与应用?

 

刘传章 资深牧师,先后在韩国、台湾及美国事奉主40余年。著有《宝架清影》、《教牧书信》等书;“中国福音大会”讲员、“传道人培训”讲员,生命季刊顾问牧师。

 

请扫码了解更多“中国福音大会2020”信息内容并报名参加大会:

 

请阅读作者“士师记研读”系列文章:

1面对未竟之工,起来作战!(含音频)

2上帝震怒,是要引人悔改:未洁之心(含音频)

3士师时代,神都兴起了谁?(含音频)

4唯一的女士师底波拉(含音频)

 

敬请阅读相关文章:

“中国福音大会2020”开始接受报名(含视频)

深度文章:华人教会的危机(含音频)

教会领袖,需要找什么样的接班人?(含音频)

好文推荐: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你愿意吗?(含音频)

牧师心中如同火烧, 疾呼:一把空气!(含音频)

中国福音大会将于12/27-31日召开(含视频)

警惕!并不遥远的黑旗……(含音频)

为什么基督徒的景况不冷不热半生半死?(含音频)

人生就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含音频)

 

生命季刊新号

请扫描关注“生命季刊3”,请转发给您的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