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天国的筵席
2015/7/17 11:48:18
读者:4524
■彩虹

生命季刊 第45期 2008年3月

 

 

我听着福音大会唱过的赞美诗,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仿佛又回到了福音大会现场。
 
福音大会像一出戏,有序幕有结尾,我是那里面的一个演员;像交响乐,此起彼伏,我是其中的一个音符;像天国盛宴,我们却没有穿戴整齐;像被曝光在强光下,我发现自己有很多的阴暗;像一餐山珍海味,让我担心以后再怎么吃得惯粗粮。
 
大会的序曲
 
我按照戏的开场,给你们讲述从我的视角所看到的,我相信其他人会有不同。因为要与来自内地的一群弟兄姊妹一起去参加福音大会,所以我们相约早上830在深圳会合,等候过关,结果到达沙田酒店已是下午4点。其实酒店离深圳罗湖火车站只有几站路程,如果我自己直接去酒店,估计只要半小时,然而我们却花了整整7个多小时。我本来胃就不太好,头一天已经忙得没吃饭,一心想早点赶到酒店好好休息一下,加上看看自己在一路上也没起到什么作用,于是,心里疑惑而烦乱,不明白为什么要跟他们一起走。但是后来回想起这一切来,就不住的心里感谢神,让我有幸参加这次的“演出”。
 
这一路上,我们一会儿上车一会儿下车,等车的时间也很久。而在等车的时候,我们就跟民工春节回家一样的拥挤,(在路上走着的时候,我内心突然有个感动:这是从东南西北汇聚过来的神的选民)。车一到,大家就迫不及待的往上挤。后来还听说,到达酒店后,有的房间里面有一个大床和一个加床,先进去的人就直接占领大床,结果后来的人进去就质问她:“姊妹,你怎么一进来就占大床?”先进去的那个竟也不客气:“那你说我该占什么床?”……她们的对话和争吵也显得那样的“属灵”,这让我感到不安。
 
车上,我看见几位来自海南的贫穷的老姊妹,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来参加大会,她们说:“我砸锅卖铁也要来。”因为那时我心里正乱,就不太理解。与我同来的人希望我会后陪他们游一下香港(后来会后他们都不游了,说不重要),还要求住那种便宜的旅店,只有海绵垫的那种床,如果咳嗽的人睡的话,整晚都会咳嗽的,想着想着,我已经愁苦得不得了。
 
到了酒店,我办不了手续。同去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姊妹想与自己女儿住同一家酒店,就要求跟我调换。因为在来的路上,接待同工说了可以换,而等我们分开后,酒店的接待同工又说不可以换,最后我只得带着行李去了会场。真的很奇怪,一切都乱糟糟的。感谢神,在那么大的会场,我竟然可以碰到那个刚才跟我换酒店的姊妹(要知道我们的电话都不能漫游)。她拿了我的房间,却不愿意帮我去办完换房手续,后来,经过不断的交涉,她女儿终于答应排队去帮我办手续。我则去排队拿行李。
 
拿行李时碰到几个熟人,听说他们报名后却没有收到确认信,所以正为没有住处发愁呢。排队拿行李那里很拥挤,听说刚有人晕倒了被扶出来。好在有熟人帮我把行李带出来了。我几乎一直是跑步走的,等我们办好一切手续,已是深夜一点半左右,人都散尽了。我们是最后一班车回到酒店的,又一轮排队,到最后躺下的时候差不多三点了。我一个人竟然住着三人房!
 
在这天的最后那段时间,圣灵也浇灌喜乐油在我们心里,尽管事情都一团糟,但我还是觉得特别的感恩。只是经过一天的折腾,再对比香港刚结束的那场几十万人的布道大会,以及三自教会的“繁荣景象”,我心里不免泛起疑问:中国家庭教会究竟怎么了?
 
第二天早上,在去会场的车上,大家都互不相识。我一边小声哼唱着大会新发的赞美诗,一边查看圣经。忽然间,我看到这节经文——
 
耶利米书8:21 先知说:“因我百姓的损伤,我也受了损伤。我哀痛,惊惶将我抓住。”
 
我感动得不住的流泪,原来神是那样爱我们!这时,前排有人轻轻唱起了赞美诗,慢慢的转变成了合唱,虽然她们所唱的诗歌不怎么好,但是我看见的是一群在神面前的小孩子,他们是我的弟妹,我真的好爱他们,感谢神让我与他们一同经历了昨天那一幕序曲。我昨晚心里的疑惑一扫而光,神告诉我,祂那样爱我们,也通过这个经历让我知道自己的软弱和自己的丑陋,让我知道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当我跟一个上海来的姊妹(她没有床位所以睡睡袋)分享的时候,她也眼睛红红的,说她也很感恩。她说:我在地上睡睡袋,半夜就觉得腰痛,手臂痛。所以就起来不敢睡了。她说他们很早就起来祷告灵修了。
 
我是第一个告诉会场我的房间还有空床位的人,但当晚没有安排人来,第二天来的两个姊妹告诉我,她们知道房间不够,所以都想让给其他人,结果没有一人离开睡袋。这两个新疆来的姊妹很早报名,早到了一天,也没有地方住。开始时她们也觉得心里不平,后来听到神对她们说她们配得,所以她们就安静下来了。因为要提前走,才勉强来酒店洗个澡。虽然差不多是同龄人,当天圣灵感动我,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睡觉,真害怕她们再冻着。她们说在北方,有人只睡一晚上地下就能睡瘫痪,所以他们都是凭信心,靠祷告支持。大会期间,她们每天都是一大早就起来灵修了。
 
中国基督徒贫穷为什么还要去参加福音大会
 
我想起了我第一次远道去香港听道的经历。我刚悔改那时候,特别渴望听到好的讲道,心里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所以我祷告后,神让我知道我可以去香港听道。我办完手续买好直通车票,准备一大早出发。
 
到了香港找到教会却找不到住处,因为我计划如果我每周去香港听道,必须搭顺风车和住免费的地方,因为我的经济能力有限,但我又渴慕听道。我想过有没有通宵商店,我看书就可以过一个晚上?我甚至想过找份工作做粤港通信员,那样我就可以免费去听道了。我想要是我是男的就好了,我可以露天坐着不怕危险。最后,我知道我必须找一家便宜的旅馆。我从旺角走到尖沙嘴,又到尖东、红磡,几乎走遍了尖沙嘴一带每一寸的街道。听说重庆大厦便宜,我去了,发现电梯那样小,左右一个很高很胖的印度男人站着,我好害怕。看宾馆他们的床好脏,房间好小,我就落荒而逃。我继续转,我的鞋也破了,脚也起了水泡。我看到有个人很同情的看我一眼,我也开始同情我自己了,因为我还背着面包和水呢,就差没背帐篷了。
 
回来后听几个姊妹说为我祷告了。有个姊妹说,神一直感动她为我祷告,她不知道要祷告什么,后来就为我找到便宜的住处祷告(1500元一晚的住处是不缺的)。想起这几个姊妹她们有的还在受着各样的苦,信仰长进不多,但是她们却那样爱我,这就是我所在的环境,很多相爱却喂养不够的人。在香港那晚比较夜深的时候,我的心就开了,突然想起别人介绍过的一个地方,走过去,刚好有个房间别人订了没有去住(好像有两次都是这样的),我可以很便宜的住进去,而且其他地方都满了,神实在是看顾我。
 
我还是希望能够常去香港听道,祷告时神安慰了我,好像问题解决了。后来我找到网上免费听道的网站,打开网页的那一刻,我就眼泪流下来了。我是谁啊,我找不到老师现在却可以免费听那么好的讲道了。后来神又带领我来一个论坛,有好多弟兄姊妹帮我,这都是神的恩典。再后来,我回家乡的一个小地方的教会,我分享说,不管你在哪里,神都可以找到你们,给你们喂养,就像给我的一样……我知道上帝喜悦我说的那番话,可是后来我能够帮助他们的很少。
 
是谁在向十字架上的耶稣吐口水?
 
大会上有件事也触动了我,那就是韩国生还者的见证。他说:“在我们被绑架事件中,最困难时期是在回国以后。那时候各方面的责难都来了。我看到异象,就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围观的人在向祂吐口水,骂祂。我心里得了安慰,耶稣基督也受过这样的苦。”
 
我知道他们必定经历了神很多的恩典,可是最感动他们的竟然是这个,让他们看清一件事,就是不仅他们去爱的塔利班要杀他们,连周围的人也要侮辱他们。
 
中国教会需要喂养
 
我知道那几天的讲道,从卡森博士讲的超越之神开始,都强调的是神的主权,实际上整个会议都是神主权的彰显,没有人可以夺去神的一点点荣耀,荣耀归主!因为中国教会普遍在这方面认识不足,而且实在是受着逼迫。这样的讲道他们以前可能没有听过,很多人是不上网的。
 
我们以前聚会都不敢唱赞美诗,如果唱可能下次就没地方去了。这次唱赞美诗唱得太好了。在唱的时候我们心里充满力量,大会中有时感觉到有争战,但在此时感觉到的是得胜。
 
陈佐人牧师最后讲的信息是“真知道祂”,我常听他的网上讲道,他知道中国教会的我们有种分裂的人生:“星期天在教会属灵,其他时间就回世界受苦”,没有把我们的信仰和生活融合起来,不明白我们是要在世界上做光做盐,而不是逃离世界。他过去讲的如“天上人间”的讲道,你可以清楚感到基督徒在神的爱中生活是多么美好。这次他一如继往的,巴不得把基督徒该知道的圣经真理,像电脑传输资料一样,一次就全讲给这5000人听,因为以后真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其中提到不真认识神的危险,我也感到幼小的中国家庭教会真的很危险,但是感谢神,神会保守自己的教会,给自己留下七千个不向巴力曲膝的人。
 
滕张佳音博士在讲道时哭着说:看到中国家庭教会的需要,心里着急……
 
我过去的经验是,海外基督徒只看到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的信仰不够好,贫穷。他们嫌弃我们,说我们大声说话,随地丢垃圾,其实,那就是地域习惯不同嘛(我不是说不要改)。在福音大会的后几天,我看到当地同工的爱心更多了,虽然人不太多,她们也会拿个纸牌写着:“请排队”,口里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喊着“弟兄姊妹请排队。”我看见的是爱心而不是轻蔑。
 
每天早上五点,好多弟兄姊妹都会自动醒来祷告灵修。我是很清楚感觉到圣灵在我们中运行的。这是最明显的神迹。
 
感谢与鼓励
 
大会在马礼逊来华传教200周年之时召开,是为了答谢西教士和鼓励中国教会的宣教热诚。
 
戴德生的第45代孙父子二人参加了会议,那个父亲说,本来他不计划参加的,都录好影像了,但因为身体的原因却留在了香港,所以就参加了会议。在接受礼物的时候,我知道礼品不会像做生意的人送一颗玉白菜或黄金猪,大概是《生命季刊》精装版吧。但他在接受礼物的那一刻,我看见他感动得要哭了,不知道多少人看见了这个瞬间的表情。他们六代人深爱的中国人在给他送纪念品,这是神在安慰祂的仆人。他说我是代表西教士接受这个礼物的。他说戴德生说过一句话是你们不记得的:“不是中国,乃是基督”。正是基督的爱激励他们世世代代来中国宣教。这个做父亲的满有神的爱的深情,做儿子的却风趣幽默,在他身上不是沉重,而是活力,是鼓励和希望。
 
我们在中国,即使别人不告诉我们,我们也能听到“麦秋已过,我们还没有得救”的呼救声。我们的亲人朋友多少人没有听过福音?我自己是不敢想,我想起来就坐不住。在会中,我周围很多的人感动哭泣,神也感动了我让我知道,“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昼夜哭泣。”(耶 9:1
 
“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加 6:17
 
这也是我永远的心声!
 
 
彩虹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