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的印记
2015/7/17 11:54:16
读者:3586
■晓舟

生命季刊 第45期 2008年3月

 

 

大会诗班的事奉
 
曾经在前两届福音大会的诗班里作联络,按理说我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这次的事奉应当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和压力,但事实恰恰相反。大会之前,当我通过越洋电话与远在新西兰的诗班指挥唐真姊妹共同商讨关于诗班的准备工作时,却意识到:除了歌谱的整理翻译之外,根本无法进行先期的准备!因为有太多的不可预见和不可确定因素:1. 参与诗班的弟兄姊妹完全来自美国境外,无法先期排练;2. 除了知道可能会有4百多人参加外,对诗班员的歌唱和识谱的素质毫不知情;3. 诗班员来自全国各地,因为通讯的问题,很多人在会前无法从网上得到歌谱,不能练习,更别说预先组织排练了。4. 在美国受教育和工作的唐真姊妹(讲英语和粤语)第一次指挥一个完全从大陆来的诗班员,很多的音乐术语不晓得怎样用国语讲。
 
面对摆在我们前面的困难,我们只能把担心和无助转向奇妙和大能的上帝。电话两头,我们同心祷告,跪在地上切切仰望神的供应,但就是在这样的祷告和仰望中,我们深深体会到信靠顺服的甜美。虽然周遭的环境依然,但渐渐地,我们在交托中越来越有平安和信心,既然神要使用我们两个不配的器皿,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神要成就的大事实在有祂的大能作为。
 
果不其然,诗班的第一次集合排练就让我们见证了神的大能作为!开幕式那天,也是诗班的首次集合排练,当晚的献诗中有一首是具有美国现代风格的“为主作见证”,它不是循规蹈矩的传统节奏,也是我们俩一直担心的一首之一。但没有练习多久,诗班员就很好把握了这首歌的节奏和风格,唐真姊妹说,她在美国很多华人诗班教过这首歌,这批大陆的诗班员竟然是学得最快的!我们心中感恩无限,确定我们数月来的祷告已得蒙垂听;同时,神也让我们在以下几天的服事中更存敬畏的心。
 
因为几百名诗班员分住在几个不同的旅馆,每天一早的排练能否准时,中午和下午的排练能否准时,这也是我们心里没有底的。但诗班员的认真态度和从严作风让我们深深地感动。会议期间总共10次排练,几乎没有人迟到。他们每天早早起床,放弃了会议间的休息,放弃了与弟兄姊妹交通的机会,甚至吃饭只用15-20分钟的时间,但每一次面对我的歉意,他们总是由衷地说:“能有这样的机会事奉神,是我们的福气呵。”
 
四天的密集排练加上从早到晚参加大会,弟兄姊妹的体力消耗实在不小。闭幕式前的最后一次排练,很多人累得嗓子都嘶哑了,当晚所献的两首诗“坚固保障”和“哈利路亚大合唱”对此时的诗班员来说,真是艰巨的挑战。但没有一个人提出把排练的时间缩短,相反,他们倡议:排练前,整个诗班集体跪下来向神祷告,求神用十字架的能力坚固我们,加力量给我们。当我们几百个人跪在一起呼求的时候,神的灵大大激励我们,整个诗班再次沉浸在上主的坚固保障里。我们这些来自世界各地以及中国二十多个省市地区的原本互不相识的弟兄姊妹,在神的爱里,彼此激励,共同服事,真是蒙恩的一群啊。诗班献诗时,坐在下面为他们祷告,神一次又一次地让我经历祂的大能同在。
 
传道人的脚踪
 
这次参加福音大会的内陆传道人是何等的不容易,除了经济上的严重缺乏,更常常受到当地政府的逼迫,但在会议期间,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能够来这次大会,是主给我的最大奖赏,即使回去坐牢也值得!”
 
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个亲身经历。29日晚大会闭幕后,我们同工在清理场地,一位弟兄走到我面前说:“姊妹,能不能与你有一些分享?”分享之中,知道他是何弟兄,33岁,在山东一个县牧养家庭教会。上帝的呼召临到他,三次在他的梦中清楚地告诉他,要他去新疆的喀什去服事,他回应呼召,只身一人去了那个地方,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不能理解,说“你在这里不是一样服事吗,为什么还要去新疆?”他说“我若不顺服我的上帝,我不得平安哪!”去了才知道当地对基督徒的逼迫很厉害,更严重的是,当地的回教徒以杀基督徒作为对他们神的荣耀,其危险可想而知。因为不能公开牧会,这位全时间的传导人只能白天打零工以生存,晚上到大学校园去传福音。他跟神祷告说:“神啊,你若不让我看到福音的种子在新疆广阔地撒下,你就让我死在新疆。”那天分享之后,他要我为他祷告,我跟他说:“弟兄啊,我实在是不配为你祷告,看到你们这样的摆上,我羞愧啊。”
 
神提醒我每天在祷告里纪念他。几星期后一个礼拜五,从教会的查经班回来,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他一听是海外的同工打来的,立刻就哭了。他感谢神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安慰。因为信仰的缘故,家里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全部给他作难。妻子抛弃6岁的孩子出走已有两年,他的岳父竟然常常对他毒打,但这位弟兄说“他打我左脸,我就给他右脸”,他要在那些不信的人跟前作主的见证,让他们归向主。妻子在外面与人同居,但他靠着祷告凭信心等候神让她回心转意。我跟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亲哥哥将一袋垃圾扔到他的屋里,他正跟神在祷告,神用我的电话给了他安慰。
 
生活的缺乏,神给他供应,这次为了来福音大会,为了800块的费用,他为此禁食祷告,最后神借着弟兄姊妹分几次给他供应,得以凑齐。与几位同工一起从新疆乘飞机时,同行的被勒令不得上飞机,他却奇妙地因为持的是山东的身份证而顺利登机。在福音大会4天,他每天只睡34个小时,也没吃几餐饭,除了参加会议之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祷告。因为没有什么钱,他在香港只能买两双袜子,一双给自己留作纪念,一双等着日后妻子回来留给她。我们通话之间,他忽然停顿了,说﹕“姊妹,我现在有个感动要提醒你,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不是合适,你千万不要因为物质丰富而丢掉了信仰,我们生命里最大的满足是有神的同在。”
 
我感谢神借着这位弟兄给我这样的提醒,这正是我需要的提醒啊。我这个北美的基督徒真是做得太舒适太安逸了,求圣灵光照我们看到我们里头的可怜光景。正如峙军牧师在大会上讲的,主耶稣教导我们要作世上的光,可我们呢,彼此在教会中用光照来照去,照见的都是别人身上的不足;主耶稣教导我们要作世上的盐,可我们身上还有多少基督的味道?盐若失了味,只能被人践踏!我们灵命的光景,我们事奉的光景,还有多少十字架的品格存留?我们很心满意足地作一个礼拜天基督徒,若再献出一个礼拜五晚上,已经觉得很追求了,是不是?求主唤醒我们在灵里的昏睡,刚强我们在灵里的软弱!在我们的事奉中,有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误解委屈,我们就受不了了,埋怨神的不公平,事工也不做了,我们有没有想过,当全然无罪的耶稣被有罪的世界钉上十字架时,祂是不是比我们任何人更委屈,神是不是对祂更不公平。耶稣在十字架上却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
 
十字架与“老我”的对付
 
作为参与大会服事的同工,最大的体会是恐惧战竞!我们服事的是那坐在宝座上将来要审判活人死人的主!今天被神使用实在是神的恩典临到我这个不配的人身上。当时时警醒,求神的灵保守我们手洁心清,祂看重的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生命有没有被改变,有没有被祂得着。
 
大会结束,回美国之前,特地从香港回故乡探亲,虽然只有短短5天,但神却给我上了重重的一课。
 
那天在飞机上,同行的姊妹问:“回家5天有什么特别计划没有?”当时我脱口而出:“两件最要紧的﹕一是大吃几顿,二是买两件大衣带回美国。”话刚出口,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刚刚还在一起激动地分享着大会的感想,我这个频道竟换得如此之快,这就是我里头的光景啊。下了飞机,稍作安顿,便在亲戚的陪同下直奔餐馆“大吃一顿”了。当晚半夜醒来,却闹起肚子来,每半小时上一次洗手间,一直折腾到早晨,第二天如此,第三天如此……一直到最后一天。结果可想而知,什么想吃的都吃不下了。起初以为是吃的不干净,但同行的丈夫孩子一点没事。
 
那几天夜里,无法安睡时,就坐在床上读圣经。当我读到保罗说的“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拉太书614b)时,我顿悟神的美意!我这个所谓在人前服事主的人,自己不但不舍得把“世界钉在十字架上”,而且贪恋之心那么严重,但神没有任凭我,却用这样一个方式帮着我学习把“世界钉在十字架上”的功课。那时心中充满感恩和甜蜜,因为知道是神的美意。
 
但这边学着功课,那边还惦记着买大衣的事呢。那就是我里头的真实光景!抽空去商场,一个人在满目琳琅的大衣堆里转。奇怪的是,当时眼睛在一件一件认真地看,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因为没有看进去,只好从头再转一圈,可还是看不进去。当时不禁烦躁起来,找来个角落,想定定神。但当我站在商场一角,看着人来过往的顾客从我面前经过时,里头忽然浮起一个声音:“上帝啊,那么多人里,到底有多少是得救的呢?”我自己被里头的声音吓了一跳,但心里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个问题,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我只能逃离商店,自此,买大衣的念头彻底消失。
 
神奇妙地把我的所谓“最重要的两件事”挪走了,一直到今天,当我不知不觉又被世界上的享受吸引时,灵里就会提醒我故乡之行所经历的。今天,我不得不承认,连自己身上一点点爱主的心都是神亲自赐下和保守的,我们没有任何可夸口的。
 
这几年,对母亲的得救我一直有很大的负担。虽然多年前母亲曾经去过教会,也有基督徒的邻居在左右。但因为她恪守祭拜祖宗的习俗而无法真正接受主。她常对我说:“我知道等我哪天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奠祭祖宗们了,就让我再做几年吧,尽尽孝心。”电话那头,除了祷告,我常常无语……因为我的“劝说”在她看来是“没有孝心”的借口。
 
这次探亲,感谢神,有一个下午我们单独在一起,面对面,自然又聊起这件事。不再重复过去那么多年的“道理”,相反,我开始跟母亲讲“启示录”,讲天上的荣耀,讲十字架上的羔羊,讲我们的罪,讲上帝的审判。当时都没有顾上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老年人,这些信息是不是她根本就听不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谈了两个多小时后,母亲竟然说,她这回真的要信!惊愕之余,我试着问母亲要不要跟我作决志祷告,她坚决地说“要!”当她一句一句跟着我祷告的时候,感恩与敬畏把我的心再次充满,神自己话语的力量是何等的有力。
 
第二天,神又另安排一个机会使我向一个深交多年的好朋友传福音。以往若第一次给别人讲福音,因为怕被拒绝,常常用我个人的得救见证,加上“信了主,即使遭遇到人生黑暗,也会有平安”之类的“心灵安慰”的话。但这一次,神的灵感动我“不传别的,只传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一次听到福音的她,竟然提出向我要一本圣经,她要开始好好认识真理。神同时又预备了在福音大会上刚刚认识的弟兄给她寄圣经并作跟进。
 
这就是我们的神和祂大能的作为!圣灵提醒我:“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哥林多前书9:27),想到这几天自己所经历的,我当常常儆醒啊。
 
加拉太书617:“从今以后,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上带着耶稣的印记。”当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事奉带上耶稣的印记,带上十字架的印记,那个时候,世俗之风不但不能摇动我们基督徒的生命,不能摇动我们的教会,相反,我们的生命要摇动整个世界,我们的教会要摇动整个世界!这是大会的信息,更是神对祂儿女的激励。求主怜悯!
 
 
晓舟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芝加哥,参与“中国福音大会”的诗班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