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来自极远之地的哀声
2015/7/17 12:06:01
读者:3869
■黄思敏 黄雅悯

生命季刊 第46期 2008年6月

 

 

“听啊,是我百姓的哀声从极远之地而来,
 
麦秋已过,夏令已完,我们还未得救。……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
 
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
 
这一行行是“泪眼先知”耶利米用血与泪所凝成的文字,这是他因看到同胞惨遭涂炭而从撕裂的肺腑里所崩发出的吶喊和哀鸣。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我们海外基督徒中的许多人就像当年的这位先知,虽然我们的同胞在远隔重洋的极远之地,受灾骨肉的哀声却整日回荡脑际。我们仿佛听到汶川那山崩地裂的轰鸣,仿佛看到一排排房屋校舍在倒塌,仿佛听到父母痛失儿女的凄切,儿女失丧父母的哀泣……我们的眼在淌泪,我们的心在哀叹:“巴山蜀水啊,‘愿你流泪如河,昼夜不息;愿你眼中的瞳人,流泪不止。’(哀218)”
 
带着两眼的泪水和满怀的哀恸,我们踏上了今年的中国短宣之旅。我们深知海外爱主爱同胞的基督徒都在热切地追问“我们当为受灾的同胞作些什么?”我们盼望我们在灾区有限的见闻和经历能为海外的教会和个人提供参考,深信神的灵必引导祷告的心如何服事同胞,甚至服事其他族群的灾民。
 
我们短宣队在离开芝加哥之前,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研读并默想使徒行传,渴想那引导使徒的灵也引导我们的脚踪。我们在进入中国之前在为一件事寻求神,就是我们是否应当进入四川灾区服事。我们很快就得到武汉的黄弟兄的正面回应。五月二十三日我们到达武汉天河机场时,黄弟兄夫妇来接我们,并且告诉我们他们正好还要接一位从四川赈灾前线来的孟弟兄。接到后,我们很想了解前线赈灾的情况,孟弟兄对我们非常热情,急切地向我们介绍灾民的苦情,前线的需要,以及我们进川服事的地点和方式。我们在聆听弟兄侃侃而谈中,看出他有几分倦意。后来才得知,这位弟兄因一百多小时无眠的救灾而受到媒体的称誉,只是他半玩笑地说,他不喜欢被称为“六旬老人”,因为他还不到六十岁呢。感谢神,祂听了众人的祷告,向我们进一步印证了祂已为我们开了进川救灾的门。
 
在武汉的日子,我们感谢神有机会在那里证道,献诗,与当地的同工交通。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今日中国城市家庭教会的崭新风貌。他们仍然沿着先辈的脚踪在受逼迫的路上持守自己的信仰立场,但他们似乎比前辈在联合事工、普世宣教和公开见证上有更多的空间和更大的魄力。五月二十四日,我们有幸参加了一个由不同省份来的家庭教会领袖聚集一堂共商抗灾大计的特别聚会。会中,黄弟兄介绍了这次聚会的目的和议程,介绍了“中国基督徒爱心行动”这个联合事工的平台,原来这个平台是家庭教会的领袖们因反思对年初雪灾的迟缓回应后建立起来的,现在正好在抗震救灾中蒙神使用。接着我们听取了来自抗灾前线的崔牧师、马弟兄、孟弟兄的报告,一位赈灾专家的训练讲座……我们的心随着他们的爱的事奉在跳动,我们听到神借着他们所行的奇妙的工,看到神对家庭教会的特别引领,看到同工们谦卑柔和彼此搭配,各人看他人比自己强,看到他们对灾区同胞的挚爱和细致周详的赈灾部署。我们的心为他们的爱心与能力,谦卑与胆识而向神献上深深的感恩。
 
五月二十六日,我们短宣队到达成都,立即由孟弟兄领我们进入绵竹市的灾区。在德阳进入绵竹的路途中,我们看到沿途到处都是用条形尼龙布所搭成的简易帐篷,我们开始感受到灾区人民的焦虑和不安。我们的目的地是绵竹的拱星镇,我们在那里的任务是协助四川省红十字会在当地的救援工作。我们与一群来自新疆、北京、成都等地的志愿者一起配搭。他们中间许多人当过兵,大都身强力壮,在背重物和搭帐篷方面很有经验,相形之下,我们这些北美去的文弱书生,真有点儿像“少爷兵”。尽管有这么大的差异,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同工”,毕竟大家都是为了爱同胞而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来的。我们甚至还有很好的联谊,其中还有三位志愿者接受了主,多位表达了对基督信仰的兴趣,我们实在对主感恩,愿荣耀都归于祂。
 
我们进入村庄的主要任务是搭帐篷,发放物资,调查灾情,以及辅导和安慰。我们所驻扎的拱星镇绝大部分的房屋都倒塌了,我们所看到是一片片废墟,看到孩子们在危房断壁间玩耍,老人们要么在树下或简易雨披下忧伤地独坐,要么顶着烈日在田地里劳作,年轻人大都在外地打工。村民们对我们的来访非常感激,好些人告诉我们说,地震都过十五天了,我们是外面第一批来探访他们的人。村民们从政府那里可以领取大米和水,只是还没有帐篷可供挡风遮雨。许多人告诉我们,房屋就是他们唯一的财产,现在都倒塌了,一无所有了。悲伤填满了我们的心胸,我们所能作的,只有与受难的同胞一同哭泣。在缘新村,我们为一对老人搭帐篷,他们的五个孩子都在外地打工,至今杳无音讯。老太太告诉我们,在大地震的那天,邻居的老伯在田里干活,发现山摇地动,人都无法站稳,房屋也在摇晃。许多屋里的人都拼命往外跑,而这位邻居的老伯却往自己家里冲,因为他的老伴在屋里午睡。只听哗啦一声,他们的房屋倒塌了,老两口再也没有出来……令人心痛的还有孩童的状况,蚊虫的叮咬已经让他们够难受的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整日面对成了废墟的家园,心灵会受怎样的创伤。我们的一个救援队要在一个村庄临时搭一顶工作帐篷,完工后这顶帐篷本来是要拆走的。可是那天当队员们收工要拆帐篷时,帐篷里已挤满读书和玩耍的孩童了,这些强悍的救援队员们看到这些可怜又可爱的孩子,强忍着泪水离开了,将那顶帐篷留给了孩子们。
 
学生们在家整天期待学校能早日复课,可是校舍倒塌了,有些同学也砸死了,老师也不在了,不知何时是盼头。我们在缘新村就遇见这样一位苦苦期待的初三女生,她是五门功课第一的全优学生,中考又临近了,学习材料都压在学校里,校舍已成了危楼,人不能再进去了,她无助地呆在家里,痛苦和绝望天天在吞噬着她的梦想。在高柏村,我们还遇见一位职专的女生,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现在房屋倒塌了,家里一无所有了,她也只好辍学在家,可能很快就要去外面打工谋生了。这次在灾区,我们才真正体会先知的话:“我的眼使我的心伤痛”(哀351)。的确,我们眼目所见的带给我们的灵魂深深的忧伤。神啊,愿你的眼目眷顾我受难无助的同胞!我们也感谢神,在灾难中许多同胞的心十分柔软,我们的一位姊妹就带领多位灾民归向了主,愿神在广大受灾的土地上继续施恩拯救我们的同胞。
 
我们哭过了,祷告过了,我们都在追问:“主啊,我们还能作什么?”我们在这里提几点我们的建议:
 
一、在为灾区人民和赈灾工作祷告的同时,我们也继续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教会祷告,求神的灵引导我们知道当作什么。
 
二、认养或认领地震孤儿或“类孤儿”(父母在地震中严重伤残,失去养育儿女的能力)。“认养”是指你可以在海外资助在中国的家庭里所领养的孩童。
 
三、大家都知道,重建是一条漫长的道路。房屋的重建或许只要三五年,心灵的重建则更长远。建议海外的教会或福音团体作长期的计划和预备,但也不忽视眼前的契机。
 
四、海外的赈灾力量最好要与国内正在从事赈灾工作的教会,福音机构,或联合事工平台取得联系,我们去协助而不是去主导那里正在进行的事工。
 
五、华人教会在关注同胞需要的同时,求神赐给我们华人更宽广的胸襟,使我们也去参与对像缅甸这样其他族群的灾区事奉。
 
 
黄思敏 来自香港,现为芝加哥短宣中心总干事。
黄雅悯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芝城华人教会北郊分会国语堂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