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有一祭坛
2015/7/17 12:06:38
读者:12613
■王堪

生命季刊 第46期 2008年6月

 

 

我们有一祭坛,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帐幕中供职的人不可同吃的。原来牲畜的血,被大祭司带入圣所作赎罪祭,牲畜的身子被烧在营外。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也就在城门外受苦。这样,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希伯来书1310 - 13
 
有人对这节经文解释为:“我们有一个看不见的祭坛”,在其上可以把来1315-16所说的“颂赞”,善行和捐输的事,作为祭物献给神,“因为这样的祭是神所喜悦的”。但是仔细查看上下文,发现这样狭义的说明是不够妥当的,因为第10节的那个“祭坛”是明明和12节的“耶稣在城门外受苦”与13节的我们“出到营外,就了祂去”这两件事是联系在一起讲的,也就是说在那“一祭坛”上,我们的主耶稣曾作祭物被献上,这事也同样是我们信祂之人应该效法的,我们所有的这个“祭坛”,既不是有形的犹太人的祭坛,也不是以上人所解释的那种祭坛,而是新约的祭坛。
 
因为在10节,已经清楚告诉我们,这祭坛“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帐幕中供职的人不可同吃的”。这就说明这一祭物是按律法的原则在神前的事奉,是照神旨意的安排,为成全神的计划之新约的事奉。既然主在这新约的祭坛上所奉献的乃是基督的身体,为赎罪而赐下,那么旧约的祭司利未人当然不可同吃。此外,还另有一些身体也要献上,那就是圣徒的身体(罗121-2)。耶稣如何在城门外受苦,圣徒也要如何出到营外,忍受祂所受的凌辱。这些“祭物”就是更不可同吃的。所以我们所有的“祭坛”乃是新约的新事物和新事奉,它是属于基督的,也是属于教会的。
 
“我们有一祭坛”这六个字,有崭新的意义和内容,是我们一切事奉神的人不可忽视的真理,因它讲的是新我事奉,它有别于旧约的事奉,但是我们知道旧约的铜坛是预表新约的十字架,献在铜坛上(因祭坛用铜包裹,又称铜坛,表明神的审判和救恩),牲畜的血要带入圣所为百姓赎罪,照样耶稣的血也洁净一切的罪。“我们有一祭坛”就是基督钉十字架,就是我们和主同钉十字架,因为主说:“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哪里。”(约1226)祂在十字架上顺服神旨,作成了祂的工,我们也是这样顺服神的旨意,作成神的工。耶稣的祭坛在圣城外的各各他山上,圣徒的祭坛则是无论到哪里,都要宣扬基督的死直等到主来(林前11:26节的“表明”二字原文是“宣扬”)。
 
以上就是“我们有一祭坛”六个字的深刻含意。为了“我们有一祭坛”应该献上何等的感谢,并和“颂赞、善行和捐输的事”,因我们靠着在这一祭坛上被杀的羔羊的血,不但可以坦然进到神面前来,而且这血还能叫我们成圣、成义,作神的后嗣承受产业,我们更应感谢神的,乃是我们也配有份于基督的苦难(启19),忍受祂所受的凌辱(徒541),祂在那里服事神,蒙神悦纳,我们也在那里服事神,蒙神悦纳。感谢神,我们或活或死都是主的人,我们“活着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21),自己有益处,也叫别人得益处!
 
从外表动作上看,是在坛上献祭牲为祭物,但这样作的其中含义乃是事奉永生神,这时人就要明白人的受造目的,人的生活意义乃在于事奉神,服事神,只有这样,人的灵才能找到归宿,得着满足。一个人信主得救了,还要遵照罗121-2节的教训,“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如此事奉的时候,他里面才能像“饱足了骨髓肥油”一样的无限喜乐!
 
筑坛事奉神的头一个人是从洪水得救的挪亚,神悦纳了他的祭物,接受了他的事奉,就赐福与他和他的儿子(创91-7),又和他们并一切活物立了“永约”(创98-17)。圣经在这里第三次提到人是照神的形象造的(创96),其目的是要提醒人要注意事奉神的重要真理和人在事奉中所蒙的一切丰富恩典。
 
第二个筑坛的是亚伯拉罕,神召他“离开迦勒底人之地”,是因为在拜偶像之地不能事奉神,必须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才可以。所以当“他们到了迦南地”的时候,神就应许把这地赐给他的后裔,亚伯拉罕在那里筑坛事奉神,并从此求告耶和华的名(创127-8)。事奉神必须在神所指示的地方,不能在吾珥,也不能在哈兰,因为那些地方满了偶像的污秽,所以老使徒约翰对当时的众教会发出警告说:“小子们哪,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那难道是有形的偶像么?不!是许许多多工人们不易辨识的无形偶像,这种偶像今日也有!
 
还有一个事例,在以牛为神的埃及地,不能事奉耶和华,神拣选以色列人就是为了叫他们事奉神。所以摩西多次对法老讲,容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地去事奉耶和华(出423716812191103),法老要留他们在埃及地事奉,那是绝对不许可的,选民必须离开拜偶像的污秽之地!过红海、走旷野……这一切只是必有的经过,最终目的乃是到神所指示、神所应许的地方去事奉神。照样,基督的血买赎了我们,也不是仅仅叫我们看神迹、听道理的,乃是为了叫我们作祭司、作君王来事奉神的(启59-10223-5)。可惜,可怜今日教会中有人只知道信耶稣上天堂,今生百倍,来世永生,却不明白,也不曾想过神之所以要救我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样的基督徒好像在旷野绕行四十年的以色列人一般,虽然看见云柱、火柱,到过西乃山下听见律法,也晓得“神的作为”,但终久还是心里模糊的百性,不能进入迦南地,不能享受安息福。今天照样有些人不曾觉悟到他们各人都是基督身上的肢体,不能献给罪作奴仆,只能作义的器皿去事奉神。他们也不懂得教会的真理,“你们也靠他们同被建造,成为神藉圣灵所居住的所在”,这一荣耀的事实,对于他们来说好像讲“天书”一样的空洞渺茫,不知所云!
 
“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他们要作王直到永远”(启2235),这是神对教会在永世里的计划,他们是以王的身份来事奉神的,对宇宙他们是王,对神他们是仆人,作王不过是方法,事奉神才是目的,才是他们的真正的价值,这个问题圣经中有完整的启示,神在创216-17节也谜语般的透露过,可惜亚当不明白。神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以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注意:这话是神在对亚当交待了三大任务(即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管理海里、空中、地上一切活物和修理看守伊旬园)之后所颁布的命令。以上三者是亚当在地上作王的权柄,是他为了事奉神而作的事情,并非是事奉的本身,事奉本身乃是信而顺服神的话,乃是遵照神的吩咐去生活和工作。随意吃各样树上的果子,和不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如果以上这个事奉一旦没有了,那么治理、管理和修理的权柄与任务也就落空、归于无有了!
 
自亚当堕落以后,他和他的后裔,都是以肚腹为神的,主耶稣降世以后打倒了它,祂不以石头变饼,祂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也不是为了食物,而是靠神口中的话和为了遵行神的话,祂在雅各井旁宣布了祂的生活目的和意义:“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434)。主的食物是门徒不知道的,恐怕摩西和先知也不太清楚,但是基督徒应当十分明白,这食物就是“有了我的话又遵守”(约1421)。这个道理还要追朔到创216-17节关于神的命令和亚当的事奉问题,在那里我们看到当亚当偷吃了禁果,弃绝了神的命令、神的话这个食物,他就不再事奉神了,他离开了神的面。基督以遵行神的话为食物,祂单要事奉神,就叫一切在祂里面的人又回到神面前来了。
 
事奉神不事奉神,关系到作神的仆人的大问题,有些人自称是“主仆”,但他们的行为又证明他们是属自己的人,那些对主说“我奉你的名传道、赶鬼……”的人,为什么受到主“我从来不认识你们”的斥责呢?原因是他们从来没有遵行过天父旨意,所以主才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他们只顾外面宗教事业的活动,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遵行天父旨意,怎能算是事奉神呢?当然他们也不知道神的旨意究竟是什么,他们讲的不过是生活教训,知道的不过是圣经知识。因此摆在教会面前的紧要问题不是传道、赶鬼,而是遵行神的旨意,重要的不是我们给神作了多少事情,而是有多少事情作到主心坎上,蒙主悦纳。
 
一切事奉神的事都包括在“顺服”二字之中,事情作了很多,若不照神的心意去作,就算不得事奉神,因为“听命胜于献祭,顺服胜于公羊的脂油”(撒母耳记上1522)。从古至今都有人以“行为”想标榜唱高调,当年就有人问主说:“我该作什么善事?”主反问说:“你为什么以善事问我?”目的是要他反省一下,能认识到他问这话的动机仍是要“立自己的义”!可惜这人不明白,竟然又回答说:“这一切我都遵行了。”这不是说神不要人行善事,而是说“你还要来跟从我”比行善事更重要。今日有人强调行为而不高举基督,不遵祂而行,舍本逐末,这些人该反省一下:你的话是顺从谁的意思讲的,你所作的事靠着谁的力量作的?是求神的荣耀或是互相受荣耀?以下有两处经文、两件事情可以提供一些有关顺服和事奉的道理。
 
旧约圣经记载,有两个祭坛上的“献祭”,那并非是什么事奉,而是真正的犯罪。那两个坛,一个是玷污了的,一个是变了质的,特别是后一个,古时有,现在也有。魔鬼的狡猾之处就在于他在最美好的言词掩盖之下,干最可恶的勾当,叫人离开神、背叛神(创35-6)。他贯用的诡计是装作光明的天使,披上美丽的外衣。当初他怎样用诡诈诱惑夏娃,今天也照样用似是而非的道理引诱教会,使之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林后113),叫信徒一面事奉神,一面高举玛门。我们必须注意保罗所说,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叛教的事”,既有人公开的践踏圣经,否认基督,也有人暗暗地偷梁换柱,出卖信仰,这是更危险的。因为正像罗得一样,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这样就使信徒在不知不觉间被引诱陷在罪里(提前214)。
 
撒母耳记上212-17312,记的是以利的两个儿子在祭坛上犯罪和遭报应的事。他们的问题不是出在祭坛上,而是出在祭物上,他们藐视神的祭物,又践踏、又肥己(撒上229)。神的祭坛本是干净的,但由于祭司在其上的犯罪,也就必然遭玷污了。在他们得罪神的“那些日子”里,耶和华的言语怎么能不稀少呢?因他们听不进神的话,神也无法启示他们,等待他们的是神的刑罚﹕以利折断颈项,二子同一日死,儿孙世代永受咒诅。
 
对于这两个不认识耶和华的恶人,藐视神和神的祭坛的罪,作父亲的老祭司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并不严肃处理,原因是他自己尊重儿子过于尊重神,这就要影响到全体以色列人,再不愿给耶和华献祭了。自己跌倒又绊倒别人,能不有祸吗?此时殿内约柜那里神的灯,虽然还没有熄灭,但殿外的“祭坛那里”,已经没有对神的事奉了。一个被玷污了的祭坛,不过是虚设,等于没有。试想没有祭坛了,找房屋的麻雀和抱雏的燕子到哪存身呢(诗843)?现在有人不愿去教堂听道,不也是这个原因吗?有人曾作诗一首,哀叹这可悲的光景:“老眼昏花年复年,神的殿里无祭坛;可怜庙堂上巢处,衔泥燕子不复还。”
 
有人献身宗教事业,只是为了“得点饼吃”,所谓服事讲台,也不过“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对于献给神的祭物,必须“先燃脂油”这规定,并不放在心上也不认真遵守。他们有时高谈“事奉”,但不懂得事奉神的道路,首先是神的神旨,有祭坛固然重要,若不照神的指示献祭,仍旧不蒙悦纳,光披上“以弗得”这个外衣,生命没有事奉的实际,那便是自欺欺人。有人和以利一样,“眼目昏花看不分明”,分不清什么是从神来的,什么是属世界的,什么是贵重的事,什么是卑贱的事,这样就容易像以利误己误人。由于他一人看不分明,叫以色列的长老们也产生幻想,企图用神的约柜来救他们脱离仇敌的手,这是多么荒谬怪诞的思想意图啊!
 
由于老祭司的昏庸,两个儿子的藐视神,长老们的愚味思想,以至神荣耀的约柜也遭难被掳,从前殿内还有一点点光,现在连神的灯并神的约柜统统都没有了,整个以色列一片混乱。对此悲惨光景,除了非尼哈的妻子哀叹“荣耀离开以色列”之外,再无一人表示伤痛。现在的教会正像老底嘉教会一样,“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光景”。但是很少有人为此哀哭、认罪、恳切代祷,还认为伺候讲台的何弗尼和非尼哈仍是神的祭司,可以“与神的约柜同来”,他们还说自己的教会乃是个“荣耀的教会”呢!
 
列王记下161-16和以赛亚书82讲到第二件和祭坛有关的恶行,即以色列王亚哈斯和祭司乌利亚合谋用外邦人的大坛,偷换神的铜坛的罪行。这个变了质的坛比以上遭玷污的坛更有欺骗性,因后者的罪是明显的,而前者的罪是隐藏的。因此,我们决不可低估了它对教会的危害。后者的问题出在祭物上,前者的问题,出在坛上。一个是方法上的错误,一个是地位上的错误。神要人按着祂定的方法去事奉祂,也要求人在指定的地方去事奉祂,二者缺一不可!
 
亚哈斯不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却效法外邦人行可憎的事;但在他个人需要的时候,也装腔作势给神“献祭”。他为了救命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他把王宫里的金银和神殿的圣物一齐送给亚述王,现在他这个恶人也来向神“献祭”,怎能为神悦纳呢(箴158)?祭司乌利亚本是神的仆人,是伺候祭坛的,不该在献祭的事上随便听从人的意见。又何况亚哈斯王是这样一个人,从苦的源泉里怎能发出甜水来呢?但他摄于权势讨人欢心,就不求问耶和华,乃擅自作主建坛。他自己犯罪,又叫“国内民众”也跟他一同误入岐途。这种以谬传谬的事例,在今日教会中也不少见,像乌利亚这样羞辱神的罪行,罪责难逃!
 
亚哈斯在大马色看见一座坛,就照坛的规模式样作法,画了个图样送到祭司乌利亚那里。我们知道大马色是当时亚兰王的首都,在这外邦之地也有宗教也有“坛”的使用,但它不是拜神,而是敬鬼。亚哈斯把敬拜偶像的坛的式样绘成图,叫乌利亚照样去作,以便取代神的祭坛,他们的用意是什么呢?是妄想无形中取消人对神的事奉!因为在这个“新坛”上,所有的献祭、所有的事奉,神一概不算数的,不是祭物有问题,而是祭坛有问题。那个祭的样式不对了,出了问题,所以一切的献祭和事奉在神看来统统归于无有了。人们总是喜欢“效法这个世界”,愿意照着人的样子行事,对于事奉神的事也想尽力迎合人的心理和要求,这样做的危险是教会有可能从量变到质变,本来是一粒菜种,后来长成大树,今日教会中多少人的遣传竟变成“道理”叫人遵守,公开宣传,而且这种“酵”在人心中沉淀甚厚,积重难返!
 
乌利亚表现得多么热心,在王未回来之前,就主动另筑新坛;但他却不知,没有一个耶和华的祭司是可以在两个性质不同的祭坛上献祭的—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而他却因王对自己的信任,受宠若惊,头脑发热,竟把毒药当美酒!在这里我们要强调:真理是不讲什么人情面子的,既是真理,就没有妥协之余地,也不能研究讨论神的话语,是不可以“岂是”和“若是”的(参创31;太43)。铜坛既是神的定规,就不允许把铜坛换大坛,去旧坛换新坛!今日有人改变福音的面貌,爱混淆教会的真理,他们不是另外抹些油彩,就是从中打点折扣,还自以为是“时代”的东西。他们不遵照主说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约1410),他们也不根据主的吩咐教训人,主说:“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2820)。这些不传“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人,应该好好读一读加拉太书18-10保罗说过的话。
 
亚哈斯好像更热心虔诚,“一看见新坛就近前来”,并且又在坛上献祭,按外表他是在事奉神,其实质他在庆祝自己的胜利,他的阴谋得逞了。他又焚烧、又洒血,却不知神决不会悦纳;因为是献在拜鬼的“新坛”之上的。亚伯拉罕不能在吾珥和哈兰事奉神,以色列人也不能在什么新坛上事奉神,不是祭物不对头,而是坛出了毛病,是献祭的地方大大不对了!
 
搬走铜坛用新坛(14节)这便是亚哈斯的目的,也是乌利亚力图讨人喜欢的结果。一开始他们幻想两个祭坛同时并存,“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但这是决不可能的,神的原则是“一”,鬼的原则是“二”。魔鬼企图用“二”(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来偷换神的“一”(专一事奉耶和华),叫人心持两意,最后落入他的网罗。撒但要害人必须先把神的话从人心中夺去,它的方法是让人由混淆到不信,先曲解后取消。翻开教会历史,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令人触目惊心;再看今日教会的状况,真叫人欲哭无泪!
 
铜坛被搬到北边去了,亚哈斯便可如愿以偿,放心吩咐乌利亚照王的指示去作事,早晨晚上都献祭,和百姓一齐来,燔祭、素祭、赎罪祭、平安祭样样不缺少,又是焚烧,又是洒血,这样一来就把“国内民众”以色列全家统统卷入这个可怕的罪恶之中了。魔鬼能使世上一切善男信女对偶像顶礼膜拜,也能在教会中叫一些幼稚的信徒,对某种教训附会、盲从,因此,保罗说,“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也要懂得人的意思如何。
 
“只是铜坛我要用以求问耶和华”(列王纪下1615)?这是彻头彻尾的欺人之说!亚哈斯拜惯了偶像,从来不求问神(赛713),即或是他要求问神,也不能用铜坛来求问,因神从来没有这个规定,亚哈斯这个骗子无非是想要掩盖他废弃神的铜坛的罪恶意图罢了。古代有亚哈斯这种人,今日也有类似的人物,钻到教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他们用宗教的虔诚外表掩盖他们的别有用心。
 
当我读到祭司乌利亚就照亚哈斯王所吩咐的行了的时候,不禁一声长叹!这就是他们搞“神学改革”的结局,成了选民的极大灾祸!君王和祭司相互利用的后果必然是:神的事奉要遵循人的意志,不是亚哈斯听乌利亚的话,而是乌利亚听亚哈斯的话,在事奉神的事情上,不是神的旨意第一,而是王的吩咐至上。我们哀叹他们二人为何干这种得罪神的事,更哀叹以色列家为何容忍这样的罪,与神为敌,让瞎子领瞎子呢?但愿我们的头脑清醒,不要迷信乌利亚此人过去灵性较深,是神所验中“诚实的见证人”(赛82),他照样也会作出错误的选择—废去铜坛换大坛!他过去虽然记录过“掳掠速临,抢夺快到”神刑罚的话,今天都不能制止他自己不作惹神忿怒的事,因此,我们一切自以为站立得稳的人,也当心不要走乌利亚的路!
 
“我们有一祭坛”,大家都一样,问题是看我们各人如何用这个坛,怎样对待这坛上的祭物。也要看我们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要认真吸取历史教训,作为我们事奉神的鉴戒和榜样,千万不可作得罪神的事,既害己又害人,且叫神的名蒙羞。撒但攻击教会无非是软硬两手:从外面施加压力和内部进行腐蚀,急风暴雨甜言密语交替使用;这后者是顶利害的,能使人飘飘然在仙境、昏昏然入梦乡,在不知不觉间就蜕化变质。但愿一切真正事奉神的人,蒙保守,不至误入这捕鸟人的网罗!
 
我们要恳切祷告,求主开启我们的灵眼,能以看见“我们有一祭坛”并非指别的什么,也不可作别的解释,只能说它乃是我们各人所共有的十字架,它好像“灵盘石”一样,随时随地和我们同在(林前104)。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跑天路,在一切事情上,在一切环境中,要绝对向己死,完全让主活,我们要天天“冒死”,并且是“死在十字架上”,因为十字架说明的不是受苦,而是受死。十字架不是一直“背”着的,而是背到指定之地,在那里钉死的,这样我们就真的成为天天效法主耶稣的死的人(腓310)。感谢主,我们原是祂的工作,是非常奇妙的,我们从神在义人约伯身上借着苦难所作成的功夫,就可知神工作的目的,不可能是别的,而只能是约伯在说(伯421-6)这些话的时候,他里面所有的那种极高水准的属灵光景—明确神旨意,厌恶他自己。赞美主!
 
求主叫我们的事奉,不要像老以利那样在神的事情上眼目昏花,分不清主次和先后,以至尊重人过于尊重神。更不要像他的两个儿子,在神的事上“伸手作恶”,践踏神的圣物,“不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遗害全体以色列人。我们也要警惕不作那些“献祭人”(撒上216):他们明知神对祭物的定规,是“必须先烧脂油”,却不敢坚持真理,竟然默许恶人“随意取肉”。不可效法愚味无知的以色列的长老们(撒上43),不晓得“败在非利士人面前”的原因是什么,并且还继续允许恶人承认他们是祭司,“与神的约柜同来”,以致招来神的约柜被掳的更大的失败和羞辱!
 
我们要更加小心,不走亚哈斯的犯罪道路,他不行神喜悦的事,拜偶像,认为大马色的“神”能帮助他,他干尽了坏事(代下281-422-25)。他另立“新坛”,是为了要建立他自己的一套没有神的宗教体系,好把神的选民全部拉入背道的深渊,结果他死后不能入祖坟(代下2826)。至于那位“祭司乌利亚”呢?我们更不可掉以轻心,他过去虽然不错,但今日既已蜕化变质,我们就不能盲目崇拜,跟从他走。不但不能听他的话,还要认真指出他的罪来,并和他的罪恶道路无份无关,宁愿作嫉恶如仇的非尼哈,不当随伙装假的巴拿巴。很可惜今日教会中有许多这样类型的“好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如今是末世了,已经有许多“未识神”纷纷出笼了,所以我们“总要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还要辨别诸灵的表现及其根源何在,因为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而且这些“不法”是和“不服”紧密相联的,就是说他们的不法表现,是不服神的命令,不照神的话语行事,当我们看到这种“不法和不服”的情况到处出现时(多19;帖后27),我们要回想他们的根本问题和必有的结局是什么(太715-27)。根本问题就是他们不遵行天父旨意,所以主从来不认识他们,必有的结局则是:“离开我去吧!”因为在主的眼中他们不是传道人,而是“作恶的人”。
 
感谢神!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所以我们“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是用金银宝石(神的东西)呢?还是草木禾秸(地上的东西)呢?我们可以放心,主知道谁是属祂的人,谁不是属祂的人。对于今日教会中错综复杂的情况,求主给我们智慧的心,能以慎思明辨,免得疲倦灰心;更求主叫我们能作一个儆醒的信徒,而不当沉沉入睡的“童女”,手提明灯,眼皮打盹,道理很多,生命软弱!
 
“神坚固的根基立住了”(提后219),这根基就是主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我们有一祭坛”,这坛就是十字架,基督是神的羔羊,已在其上被杀献祭了(林前57)。已经与主“同钉十字架”的保罗,也在其上被浇奠了(腓217);同样的情况,我们也要在这里“与基督同死”(提后211),当作“活祭”献给神。不但如此,还要在十字架这里“生根建造”,并且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我们摆在这个根基上,这一祭坛上,用以建筑神工程的材料,是我们的生命、十字架的生命、死而复活的生命。因此彼前24就说:“主乃活石”,我们也是有生命的“活石”,被建造的灵宫,这就叫生命的事奉,是摆上生命作为建筑工程的材料,而不是用其他的方法(那统统是草木禾秸)。
 
哦!亲爱的主耶稣啊!感谢你,既然“我们有一祭坛”,就求你给我们忠心,能够在事奉的事上,遵守你的命令,行你看为喜悦的事。奉主名求,阿们!
 
 
王堪  (1916-2002) 中国大陆家庭教会老传道人。本刊总44期对王堪老弟兄的生命见证有详细介绍。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