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关注贫弱群体的疾苦与得救
2015/7/17 12:16:53
读者:4371
■漫波

生命季刊 第47期 2008年9月

 

 

当我们谈到要向社会上的贫弱群体(乞讨者、流浪儿、孤儿、民工、老人、艾滋病人、重病人、残疾人、上访者、吸毒者、犯人子女、妓女等等)给予关怀、传讲福音的时候,笔者想到以下几点与大家分享:
 
一、贫弱群体是主耶稣传福音的重要对象
 
当我们查考四福音书的时候,我们不能不强烈地意识到,主耶稣在地上宣教事工中很主要的一部分,就是对弱势群体传福音。
 
耶利哥城坐在路边讨饭的瞎子,是弱势群体。主耶稣对他说:“你可以看见!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就立刻看见了,马上跟随主耶稣,一路归荣耀给神。撒玛利亚妇人在性别上,在民族成分上,都可以说是弱势群体,主耶稣在井边等着她,向她传福音,也因为这位撒玛利亚妇人得救之后的热心,叙加这个小村庄里的许多人都信主了。对当时饱受社会歧视和唾弃的麻疯病人们,主耶稣动了慈心,伸手摸他们,对他们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就医治了他们。当然,还有那些被鬼附着的人,那些妓女等等,在这里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
 
福音书一次又一次地提到,主耶稣看见这些在患难中的人,就“怜悯他们”,就“动了慈心”,“祂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马太福音936
 
当施洗约翰派人去询问主耶稣的时候,主耶稣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马太福音1145)主耶稣这里所讲的,很可能是借用以赛亚书611节论及弥赛亚的经文。我们看到,这些贫穷的人,这些在社会上遭遗弃的人,这些身心灵有残疾的人,当他们得到医治、听到福音的时候,就是弥赛亚工作的标志,是神国降临的开始。
 
在橄榄山上,主耶稣再一次对门徒们说:“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里,你们来看我。义人就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3540
 
斯托得在《无与伦比的基督》一书中引用到:“耶稣透过祂对穷人、残障人士、被遗弃者和位居社会底层者的特别关怀,颠覆了那个时代的社会优先秩序。这些人从未获得注意,直至耶稣为他们挺身而出为止……我们很难想象:希波克拉底会去关怀一个陷入困境的妓女、瞎眼的乞丐、占领军的奴隶、身无分文又患有精神病的外国人,以及一个脊椎长期有问题的老妇人。耶稣不单自己关怀他们,也希望祂的跟随者如此行。”
 
如果说,传福音是主耶稣交给我们的无可推诿的大使命,那么,关怀我们身边的贫弱群体,并把福音传给他们,可以说是使命中的使命了,也是无可推诿的。
 
二、关怀贫弱群体是爱的行动但绝不是“社会福音”
 
关怀贫弱群体不是“社会福音”,也绝不能成为“社会福音”。因为“社会福音”只关心社会改良,只关心人在今生肉身处境中的疾苦,却不关心灵魂在永恒中的得救。我们关怀贫弱群体的根本目的,却是通过关怀他们生活中的疾苦,从而触摸到他们的灵魂,使他们认识、接受救主耶稣,得到永生的福份,并使神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弗16)。
 
福音书中,主耶稣医治那个被四个人用褥子抬来的瘫子的故事意味深长。医治这个瘫子的身体,和拯救这个瘫子的灵魂,哪个更重要呢?哪个应当在先呢?当然是灵魂的得救更重要。主耶稣看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在听到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议论之后,主耶稣为了显明自己有赦罪的权柄,才对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瘫子便立刻起来,拿着褥子回家,归荣耀与神!我们看到,是赦罪的重要性在先。
 
然而,我们的主在这里也问了一句令人回味的话:“医治身体和罪得赦免,哪一样容易呢?”这个问题,在我们今天开展事工时,也是需要常常问自己的问题。哪一样容易呢?哪一样都不容易啊。如果我们不能像主耶稣那样真正地关怀、体恤一个人在肉身当中的疾苦和挣扎,我们怎么能有能力去触及他们的灵魂,以神的爱把神的福音带给他们呢?在福音书里,我们看到,面对渴望被医治的人的请求,主耶稣有哪一次是拒绝的呢?福音,不仅仅是要被听到、被讨论的,也是需要被看到、被感受到的。另一方面,也是更要紧的,如果我们不能把永生,不能把在耶稣基督里赎罪的平安带给我们所关怀的人,多一点的物质供应,长一点的寿命,强壮一点的身体,又有什么益处而言呢?我们知道,在主耶稣的教训里面,讲的最多的之一就是地狱的真实与可怖。
 
在北京郊区有一个基督徒办的免费英语学习班,学生们都是周围别墅里住的外国人家里的中国保姆。如果她们的英语好一些,她们的工作就会更好找一些,工资也会更高一些,家里的生活条件也可以更好一些。每周六,她们会骑着自行车,从各处赶到这里,满怀期望的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改善自己艰辛的生活。下课以后,在那里服事的姊妹会给她们传福音,有不少的人就是这样认识了主,接受了主。在这里,福音的信息,是先被感受到的,然后被听到,被接受的。愿我们都能够伸出手,热切地触摸这些需要关爱的人群,就像当年主耶稣触摸他们一样。
 
一位服事过艾滋病人的同工这样在日记中写到:最初见到病人的时候,我们还会问,“你们需要什么吗?我们能做什么吗?”他们回答说,“我们这些人,要钱还有什么用呢?要东西还有什么用呢?我们都是判了无期徒刑快要死了的人,你们来看我们,我们才是最高兴的!”他们说的没错,这时候,他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财物,他们需要的是盼望。一种超越了今生今世的,超越了肉体的盼望。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不都是被判了无期徒刑了吗?只不过我们没有意识到,而这些病人们,由于身上的病,早早意识到了。我想这也是神的怜悯,有病的但知道永生的人,实在是要比没病的却只知道坐下吃喝、不考虑将来的人要有福了!“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太54)和病人们在一起分享的时候,我们常常齐声读马太福音第10章。每一次读,都感到神的话语是宝贝,闪着光:“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是的,那能杀身体却不能杀灵魂的,我们不要怕。我们这辈子,身体可以烂去,头发可以掉光,但我们不要怕,因为我们有盼望──有一天,天父要给我们一个永不朽坏的荣耀的复活的身体!
 
这次四川地震,有许多的基督徒志愿者去了那里,回来之后听他们的汇报,听起来和任何社会上的志愿者作的报告没有区别,在里面很难找到福音和上帝的痕迹,甚至很多人在那里工作了几周之后,直到回来,被他们所服事的灾区同胞都不知道他们是基督徒。说实在的,每次当我听到这样的报告的时候,我非常非常难过。我想象不出来,如果你真爱一个人,你怎么能不把耶稣基督介绍给他呢?如果你真爱你所关怀的人,如果你真知道基督是何等的宝贵,如果你真知道天堂地狱的真实,你怎么能不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骨中”,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地去传讲耶稣基督,传讲福音呢?如果我们里面真有爱,如果你的眼神里面真闪烁着从神而来的属天的爱,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你所讲出来的耶稣基督一定会是打动人心的!我们反省的,不应该是传福音的时机,我们反省的,应该是我们的爱心!拯救灵魂永远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三、关怀贫弱群体是彰显神的公义与怜悯但不是某种“解放神学”的产物
 
“解放神学”是在七十年代拉丁美洲政局动荡不堪、社会革命频起这个大背景下出现的一种神学思想。这种思想出于政治环境的需求,把圣经狭隘地理解为只是一部把被压迫者从压迫者权下拯救出来的“地上的”历史,却忽略了属灵的、启示和救赎历史的层面;并且这种思想单单强调社会政治经济结构中的“罪”,却忽略了个人的罪性的层面,这样,也就淡化了基督十字架的救恩。这是极其错误的教训。可以说,和“社会福音”类似,“解放神学”只关心“福音对象”今生今世的处境和好处,而不关心他们灵魂的得救,甚至不相信天堂地狱的真实和永恒救赎的必要。只不过前者侧重的是生活的疾苦与福利,后者侧重的是社会制度的公平与公义。
 
我们关怀社会中的贫弱群体,向他们传福音,绝不是某种“解放福音”,也不是“社会福音”,因为最终极的、也是首要的目的,就是要拯救人的灵魂,使人听到基督耶稣的福音,并接受十字架上已经成就的救恩。
 
我们基督徒之所以必须关注公义和怜悯的事情,因为这是圣经中一贯的教导,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因为在我们的身上,在每一天中,在我们所行的每一件事上,我们都要使神的名得荣耀。神是圣洁公义的,祂以公义和公平作为祂宝座的根基 (8914),我们作为新造的人,照着神的形象,也必须是圣洁公义的,要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4 :24 )。因为神已使基督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130),而且怜悯的心和公义的心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68)如果我们的爱和怜悯里没有公义,就不是真正的爱,就不是出于真理的爱。我们都晓得,基督徒是世上的光和世上的盐,神要借着我们彰显出祂的公义和怜悯来,使祂自己的名得荣耀!
 
寇森 (Chuck Colson) 在美国建立的“监狱团契”(Prison Fellowship),非常为神所重用。这一事工,就是向囚犯及其家属和子女传福音。在这一过程中,囚犯的生活处境不断得到提高,监狱管理及亲属探访的条例一点点被改进,囚犯的亲人子女们也受到了很好的照管和关怀……福音在这一特殊的弱势群体中间被传开了,被感受到了,神的名得了荣耀,并且神将得救的人数天天加给了这项事工。寇森常常在他的书中引用阿摩司书,这是特别讲到神的公义的一卷书,其中写到:“你们践踏贫民,向他们勒索麦子……你们苦待义人,收受贿赂,在城门口屈枉穷乏人……唯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5:11-12, 24)这是当代的见证。早一点的,我们都知道的有200年前英国的威伯福斯所毕生争取来的废奴法案。
 
我们的神爱世人,在其中,神又特别爱穷人,可以说,福音是“穷人的福音”─当然,这里的穷人更是指心存谦卑的人。他们对环境和自己绝望,内心里充满饥渴,专心寻求神的拯救和安慰,而这样的人,往往是遭到环境遗弃,被人看不起,社会和经济地位卑微的人。保罗在谈到哥林多教会信徒组成成分的时候,也说:“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也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林前126)保罗在这里所讲的是哥林多教会的一个事实,其实在今天大多数的教会中也应该是一样的。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从神学角度,保罗解释说,这实在不是偶然的,因为是神定意要这样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729)这样的主题,在新约和旧约里面是贯穿的,马利亚的尊主颂的内涵,就是撒母耳的母亲哈拿得子后的祷告的另一个版本:“祂用臂膀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祂赶散了。祂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加福音15153)愿我们单单传扬钉十字架的基督,唯独基督,唯独恩典,而不是人的智慧和眼见的东西,让神的恩典就是神的恩典,让有血气的一个也不能自夸!
 
当然,我们要向所有的人群,向各个阶层,不分三教九流,达官显贵或贩夫走卒,阳春白雪或下里巴人,都要传福音(薛华就是非常为神重用的知识分子中间的宣教士),使神的名在全地、在万邦和万民中得荣耀,并且神是否拣选了某个人,是我们绝不能凭着外貌来断定的(无论是富是贫,是贵是贱)。然而,从哥林多前书的这一段经文里,我们又可以得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就是﹕贫弱的大多数(在世人眼中看来没有智慧、能力和尊贵的),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也是神定意的一个大禾场。事实上,向贫弱群体传福音,又是很有紧迫性的事情。比如说艾滋病人群,在中国今天至少有几百万,主要集中在西南(吸毒)和中原(卖血)的贫困地带,他们中间能有多少是得救的呢?有多少是听过福音的呢?有多少知道人生这几十年不是全部,而主为我们预备了永生的福份呢?这许多陷在苦难和罪恶中的生命,不久便会离世,这中间他们听到福音、得救的窗口越来越窄,抢救灵魂的工作实在变得越来越紧迫了。
 
四、关怀贫弱群体是教会走十字架道路实践“道成肉身之服事精神”的必须
 
主耶稣爱我们,为了拯救我们这些罪人,2000多年前道成肉身来到世上,祂本有神的形象,“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78)这是何等伟大的,不可思议的降卑!神子竟然亲自成了血肉之躯,与我们认同,只是祂没有犯罪!没有主耶稣这样的降卑和舍己,怎能有今天临到你我身上的救恩呢!
 
当主耶稣在山上说,“虚心的人有福了……”时,主耶稣自己就是那一个最虚心,最温柔,最哀恸……的人──在十字架上,主耶稣被藐视、被唾弃、被羞辱、被苦害,主耶稣甘愿降卑,降到如此之低,以至于主耶稣以祂在十字架上悬挂的无罪身躯,担当了你我的罪孽;以至于祂在十字架上打开的双臂,可以承载整个人类的苦难。
 
2007的中国福音大会提到,中国教会走十字架道路的一个不可分部分,就是参与到中华民族的苦难当中去。如何参与?这需要舍己,这需要降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就意味着舍己和降卑。
 
看到网络图片上可怜孩子们的照片,听到遥远山村里发生的悲剧,我们可以为他们流泪,可以为他们叹息,心里也会真诚的难过,甚至慷慨解囊,作义工─但我们有没有问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是我呢?为什么在那里受苦、受冻、受饿、受委屈的不是我们呢?我们不曾问过这样的问题。在我们心里,我们不愿成为他们的一部分,我们为他们难过的同时,暗自庆幸自己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们心中似有一堵无形的墙,一道无形的界线;我们同情他们的世界,但他们毕竟是另一个世界的,我们不愿进入他们的世界。
 
但这个问题,主耶稣问了。主耶稣也回答了。事实上,主耶稣自己就是那答案。那个答案始于冰冷简陋的马槽,成于那流淌着鲜血和爱的十字架,成于那空坟墓。主耶稣道成肉身,成为了我们中间的一员,为我们担当了罪的咒诅和刑罚,尝了死味,又从死中复活。主耶稣进入了我们的苦难,并且进入到了苦难的最深处、最极处:十字架。主耶稣啊,我们感谢赞美你!
 
电影《耶稣受难记》的英文名字是“The Passion of Christ”,初次看到的时候,我想,Passion不是激情的意思吗,直译应该是“耶稣的激情”啊。后来才知道,Passion也有“受难”、“极苦”的意思。再后来又知道,Compassion,“怜恤”,这个英文单词,是非常深刻的,深刻到它的原意就是“一同受难”:Passion是受难,Com是一同,真正的怜恤是与被关怀者一同受难,是问“为什么不是我呢?Passion实在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词,它告诉我们,真正的激情,是一种受难,是舍己;受难是最大的激情,是对被怜恤者最大的激情。这就是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对我们的爱,对我们激情的爱!这对我们的爱,因着主的降卑、舍己与牺牲,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隔绝!(罗马书838-39
 
由此想到,当我们和一些教会领袖谈到关怀贫弱群体并向他们传福音时,很多人都很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感动。”如果我们相信,关怀贫弱群体的灵魂和疾苦,是大使命中的使命,并且是教会学习降卑、走十字架道路必需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可能就不会轻易地回答说,我没有感动了。
 
2008-8-27
 
漫波  “海归”基督徒,曾在美国留学并工作;现在中国带职事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