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寿云,你在哪里?
2015/7/17 14:09:48
读者:3342
■小棕树

生命季刊 第49期 2009年3月

 

我的朋友寿云
 
寿云是我读初中时的同学。他性格腼腆,说话慢条斯理,长着一头天生的卷发。那时,他是全班里年龄最小、学习最好的一个。特别是他的数学很棒,每次考试总是满分,真叫人羡慕。那时,我和他算是很要好。
 
1989年他考上了河北某学院两年制的专科班。这对他来说,是很惨重的失败,按他的实力,他应该要考上比这更好的学校。但他的家里因母亲动了大手术,没有能力再供他緮习一年重考。所以他也就不情愿地去读了那个专科班。我们之间一直有书信来往。
 
1990年正月份,我信了耶稣,但给他写信时总是没有勇气劝他信耶稣,总觉得他都上大学了,信主一定很难。后来,他来信说他信耶稣了,并劝我也信耶稣。
 
当时,我又羞愧又激动,跪在主的面前哭了:“主啊!我感谢你,拣选了寿云也来归向你!虽然我没有勇气给他传福音,但你却亲自拣选了他……”
又后来,他来信告诉我,他毕业分配到某矿中学,教数学和化学。我总是期盼着能有一个机会再见到他,一同谈论宝贵的救主(因我家后来搬到别的地方去了,所以有好几年没见到他)。噢,多么难得,终于在同龄人中有了知音,并且是我要好的朋友……
 
重逢,并不像期待的……
 
1992年过了春节,我就专程去了寿云的家。因为是寒假期间,所以他在家。
 
听说我来了,急忙出来迎接我。他家是当地信徒们聚会的聚会点。据说,到那天为止他已持续禁食好几天了。刚一见面也来不及问“为什么”,只是心里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寿云的母亲,还有哥哥、妹妹见到我也都很高兴,迫不及待地向我介绍起他们这里最新近的收获。据说,年前他们这儿来了个姓白的外籍牧师,讲道活跃得很。本来坐在炕上讲道,却忽儿从这跳到那,忽儿又从那跳到这。
 
白牧师给人按手祷告更是叫人大开眼界。特别是给那些烟瘾很大的人祷告,能把尼古丁都给吸出来。并且没人告诉,他就知道寿云是大学生。姓白的牧师临走时,还说了“预言”:等他走后,这里要“爆发”方言。结果后来不少人真的说起方言了。寿云的母亲和哥哥对白牧师真是赞不绝口。寿云的哥哥说:“方言的恩赐可真是好得很,就算不会说,装着说一会儿都特别管用。”
 
不安的心
 
我的心里不知怎的,渐渐地不安起来了。
 
当我被寿云领进他们聚会用的屋子的时候看见好几个人在那里。炕上有躺着睡觉的,有坐着看书的,地上还有跪着祷告的。据说是信徒们因着心里火热了的缘故,虽然不是聚会的时间,却都愿意上这“圣殿”里来,哪怕来了躺下睡觉也愿意来这儿。
 
打呼噜的方言
 
我看见一个妇女(是他们四个执事里的一个)跪在那里正祷告,两个手掌朝上伸直,举过头顶,两臂迅速轮番上下伸缩,嘴里不停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我悄悄的问寿云:“这人在干什么?”“她这是在说方言。”寿云回答我。竟然还有打呼噜的方言?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晚上,是聚会的时间,屋子里坐满了人,是寿云讲道。
 
他们告诉我,这聚会一直要聚到天亮呢……
 
我没有进去参加他们的聚会。那时,我虽然信主刚两年,懂得很少,但因早些时候,在我家那里亲眼见过,有些人接受了外籍牧师传受的“灵恩”之后,出现的悲剧,所以当看到同学家里的“发烧”现象,不免有些担心和戒备。
 
现在回想起来,这实在是主对我这愚笨的人所施的特别眷顾与怜悯。(后来才明白:任何恩赐都是不可以强求的,并且,方言也有真有假,也不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重要。)
 
在隔壁的房间里,听见他们唱诗、祷告的气氛倒是很热烈,有人还哭着说方言。(也是后来才明白:“热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的。有一些缺乏真知识的“火热”,不正常的“发烧”,是会把人的灵性带进死胡同里面去的。)
 
我趁他们休息的空,和寿云讲了一点我所见到过的负面例子,提醒他要谨慎。他对我的回答是: “圣经里不是说不叫随便论断么?过了年之后,我也开始说方言了。我心里可是好喜乐的呀……”
 
我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了,我自己懂的也实在少得可怜。当时我心里深感遗憾,因为与寿云相逢并没有给我带来想象中那种欣喜的结果。
第二天,我带着忧闷的心情离开了那里。
 
后来发生的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听到一件很不幸的消息。大约是我离开那里后不久,就在寿云的家里发生了一件当时轰动全省的悲剧。
 
一次,他们几十人聚到一起,集体禁食祷告。约过了两三天的时候,有位老人饿得受不了了,悄悄地到厨房找东西吃,结果让寿云的哥哥发现了。他大大发怒 (也许他自以为自己是为神发热心吧),竟然动手打这不幸的老太太,边打还边骂:“你这魔鬼,别人都在禁食,求神大大作工呢,你却偷着吃饭,来破坏神的工作?……”
 
一个弱老太太哪禁得起打呀,一会儿就断气了。这下可不得了,出了人命了!
 
但面对这样的场面,这些人不慌不忙:“人死了不要紧,只要我们有信心,就能叫她活过来。耶稣不是死后第三天复活了么?我们也叫她第三天活过来……”
 
于是,他们把被打死的老太太放到热炕头上,用棉被捂上,他们的四个执事围着死者,一个人坐一个角,并轮流叫人握住死者的手,传递“生气”。
他们不停地求告神。但虽过了三天,并没有发生他们所期待的神迹。死者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脱落,尸体也开始发出了恶臭味儿……他们的“信心”并没有带下起死回生的效应。
 
这样一来,死者的家属就开始告官。
 
结果,寿云的哥哥被判了死刑,并且,凡是和死者握过手的人,都受了连累,有的判了两年,有的判了三年……没过多久,这一件事登载到省级报纸上,曾轰动一时,主的名大受羞辱。
 
白牧师其人
 
现在思想起来,那姓白的牧师不过是假先知之类的人。我不是信口开河,因后来我在别的地方,从一些接触过白氏的人那里了解到不少有关他的劣迹(他去过不少地方)。比如:见到姊妹们,他总是喜欢开一些不干不净的玩笑,有时讲道还要找个年轻的姊妹坐在他旁边,一边讲,一边还时不时拍打姑娘家的后背。还有一个弟兄后来见到我时说起他的经历:他从前会算卦,后来经白牧师按手,他会说“方言”了,但奇怪的是,这位“被圣灵充满”的人,还会时不时地把从前的那一套拿出来算一卦……
 
我想,不能说外来的传道人都不是好人,不少人的确是神呼召来的,但的确也有不少是像白氏一样有问题的人。单我见到的就好几个。有的是道理上有问题,有的是在品行上有问题,有的是道理、品行都有问题。
 
悲剧没有结束
 
寿云家的悲剧并没有到此结束。这一个因着狂热的“灵恩”而遭受丧子之厄运的家庭,很是不幸,后来又接受了一个叫“以利亚教”的异端。寿云从此干脆辞掉了教学的工作,当上了“以利亚宣教员”,并且成了该异端的骨干分子(这些都是后来听说的)。这“以利亚教”信奉韩国的朴明浩为“东方的太阳”,朴明浩本人祷告却“奉大君米迦勒的名”,是个地道的异端,他们提倡信徒变卖所有,然后过集体生活……
 
从那一次见面之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寿云,和别人打听过他的消息,但都说不知道他的踪迹。
 
每当我想起我的朋友寿云,我的心都是那样的伤恸……寿云啊,你和你的一家,被假先知和异端的道理,害得好惨哪!
 
寿云,如今你在哪里?
 
切记圣经的告诫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7:15-20)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
 
 
小棕树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