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忠告守望的人
——(节选)
2015/7/17 14:13:50
读者:3882
■王明道

生命季刊 第50期 2009年6月

 

编者按﹕本文为王明道先生(1900-1991)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所写的系列文章,曾收录于《灵食季刊》中。虽然70多年过去了,作者在文中对“守望的人”所发出的忠告和提醒,对今日神的工人来说,仍然是适合并及时的,仍然会让我们振耳发聩。愿我们存谦卑的心,倾听和铭记前辈的教导。本文文本来源于网络。
 
第二章 守望的人到哪里去了?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啊,你要告诉本国的子民说,我使刀剑临到哪一国,哪一国的民从他们中间选一人为守望的。他见刀剑临到那地,若吹角警戒那民,凡听见角声不受警戒的,刀剑若来除灭了他,他的血就必归到自己的头上。他听见角声不受警戒,他的血必归到自己的身上;他若受警戒,便是救了自己的性命。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的血。
 
“人子啊,我照样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听我口中的话,替我警戒他们。我对恶人说,恶人哪,你必要死!你以西结若不开口警戒恶人,使他离开所行的道,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的血。倘若你警戒恶人转离所行的道,他仍不转离,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以西结书331-9
 
古时以色列民因为与神疏远,多行不义,便遭遇神的震怒,落在诸般祸患当中。神用饥荒、瘟疫、强国的军兵、敌人的刀剑,来攻击他们,警戒他们,为要使他们知罪悔改,离弃他们的罪恶,归向天上的神。同时又恐怕他们不明白这些灾祸的由来,以致忽略神的警教,所以选立祂的仆人众先知作守望的人,命他们吹角喊叫,一面大声疾呼,严励责备民众的罪恶,一面又使他们知道为什么神使这些灾祸临到他们身上。同时又警告他们说,如果他们仍不急速悔改,离弃他们的罪恶归向神,将要有更大更重的灾祸临到他们。可惜这些油蒙了心的百姓,终日经营筹划,要用自己的方法,或倚靠别国的援助,去拯救他们自己脱离这些灾祸,却不肯领受神的警教,离弃他们的罪恶。他们一听先知所发的角声,非但不愿顺从,反倒看先知为他们的仇敌,起来与先知作对。这些被神差遣的先知,虽然遭遇举国上下的攻击和逼迫,到底未曾因怕人而放弃他们所领受的使命,却在千艰万苦中,作成神交付他们的工作。我们试以展读旧约中的先知书,便可以看出这些守望的人是何等忠勇可敬,他们所发的角声是何等悲壮激昂了。
 
今日中国的情形岂不是与古时的以色列和犹大国一样的困苦可怜么?内忧外患,人祸天灾,一样还未曾去,一样又继续来到。百孔千疮,良医束手。虽然不信的人终日怨天尤人,但我们却深信这就是公义慈爱的神向这悖逆的国民所降的震怒,所发的警告。我们试以举目观望这几十年岿立东亚的古国现在败坏到了什么地步!许多人离弃了天上的神,崇拜许多假神偶像。海禁大开以后,神的真道传来,朝野上下非但不肯接受,反倒加以攻击窘迫。对于那从外国传来的背叛神迷惑人的无神主义,却争先恐后地推崇传播。几千年来略能维持人心与风化的旧道德旧礼教,许多人还恨不能一日间铲除净尽。政治日趋腐败,法律等于具文。人心则诡诈贪鄙,自私自利;风俗则奢侈淫佚,江河日下。天天说求进步,好事没看见什么进步,在坏事上却进步得非常的快。事事讲效法外国,外国的优点未曾效法了几样,劣点却不知道效法了多少。二十年来全国的成绩只有跋扈称雄的军阀,贪鄙营私的官吏,学生式的游民,交际花式的娼妓,祸国殃民的军队,连年不停的战迹,抢夺绑架的强盗如毛,万紫千红的罂粟遍地。在这种可哭可怕的情形之下,全国的民众非但不知道反省己失,痛惩力改;反倒整日的文过饰非,大言不惭。一旦因着自己的罪恶遭遇了什么灾祸,身受痛苦的,立刻怨天尤人;未受痛苦的,仍在那里纵欲逸乐,好像未曾听见有什么人受苦一样。人心的邪恶刚愎到了这种地步,焉不遭遇神的震怒呢?
 
今日的传道士所担负的使命不是与古时以色列民中的先知一样么?他们的责任不是呼喊吹角,斥责民众的罪恶,警告他们以将来的危险么?他们不就是神为这些悖逆的国民所设立的守望者么?民众的罪恶大到这种地步,神的震怒已经开始临到,在这种严重的情形当中,神为这悖逆的国民所设立的守望者理当投袂而起,大声疾呼,竭力吹角了。
 
希奇!守望的人到哪里去了?我听见许多不信的人在那里喊着说,“御外侮,抗强敌,共赴国难!”我听见许多基督徒向神祈祷说,“求主抑制强权,拯救我们这微弱的国家!”我又听见许多教会的领袖在那里忙着拍发快电,给世界各处的强有力者,请他们快出来“扶弱济危,主张公道”。但我未曾听见有几个守望的人发出角声对这些悖逆的百姓喊着说﹕
 
“耶和华说,因为你们列祖离弃我,随从别神,事奉敬拜,不遵守我的律法;而且你们行恶比你们列祖更甚;因为各人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甚至不听从我;所以我必将你们从这地赶到你们和你们列祖素不认识的地方。”(耶利米书16:11-13
 
“地啊,当听﹕我必使灾祸临到这百姓,就是他们意念所结的果子,因为他们不听从我的言语;至于我的训诲,他们也厌弃了。”(耶利米书619
“耶和华对这百姓如此说,这百姓喜爱妄行,不禁止脚步;所以耶和华不悦纳他们;现今要记念他们的罪孽,追讨他们的罪恶。”(耶利米书1410)
“耶和华如此说,我造出灾祸攻击你们,定意刑罚你们;你们各人当回头离开所行的恶道,改正你们的行动作为。”(耶利米书1811
“耶和华说,虽然如此,你们应当禁食,哭泣,悲哀,一心归向我;你们要撕裂心肠,不要撕裂衣服,归向耶和华你们的神;因为祂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约珥书212-13
 
有像以色列人一样顽梗悖逆的国民,有像下埃及求救的那种民众领袖,却没有像先知那种的守望人!呜呼,中国之现状!鸣呼,中国之前途!
 
第三章 祸哉,不忠心的牧人!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啊,你要向以色列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说,主耶和华如此说﹕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么?你们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瘦弱的,你们没有养壮;有病的,你们没有医治;受伤的,你们没有缠裹;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但用强暴严严地辖制。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诸山涧,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以西结书341-6
 
“……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人;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以西结书348-10
 
上面一段话是神藉先知以西结的口对古时以色列民中间的领袖说的。神立他们为民众的领袖,将以色列民交付他们,命他们去牧养。谁想他们非但一点不忠心于他们的职务;反乘机鱼肉民众,终日谋求他们自己的利益安乐。那些可怜的民众既遇不见好牧人,便分散到各处。流离失所的也有,病饿而死的也有,被野兽所吞吃的也有。只因牧人不忠心,致使这些软弱的群羊遭遇这种凄惨可怜的结局。神看见这种情形实在忍无可忍,便藉祂的仆人向这些可恶的牧人发出这一段责备的言语,先陈述他们的罪状,后又说明神要追讨他们的罪,废弃他们,不叫他们再作牧人。
 
我们读过这段经文,便很容易联想到今日教会的情形。许多在教会中间作领袖的,任圣职的,与古时以色列民中的那些领袖和牧人真是如出一辙。居高位的,掌大权的,支巨额薪金的,终日地处尊养优﹕吃的,穿的,住的,样样都要讲究,并且还要享受种种的宴乐安逸。他们如果真能忠心劳苦尽他们的本分,我也不责备他们。哪知他们只知享受别人的供给,却一点不肯劳力尽心去作他们当作的工。许多信徒心灵中饥饿得不堪言状,这些领袖不用神的话喂养他们。许多信徒心灵染了极重的沉疴,这些领袖不去医治他们。许多信徒被仇敌和试炼所打伤,这些领袖不去为他们缠裹。许多失迷的亡羊在旷野奔走,在迷路徘徊,这些领袖不去寻找他们,引领他们。虽然有这些牧人却如同没有一样,自然不希奇那些可怜的群羊分散在旷野,飘流在山涧,膏了那吼叫的狮子撒但的馋吻。
 
我说这些教会的大领袖们什么工都不作么?不,他们作工。他们作那些不劳力不受热不吃苦不招怨的工作。在讲台上轻描淡写的讲一篇不着实际的理论;在千百个代表集会的大会场中任一个主席,当一个会长;主领一个讨论会,讨论几个好方法,叫教会避免世界的反对,帮助教会多与社会连合;坐在公事房中指挥几个乡间的传道士到民间去作工;口里喊着“到民间去”的口号,两条腿却常往官吏军人的公馆里跑;在会堂里教训信徒要殷勤传道,领人归主,出了会堂以后就带着娇妻爱子到电影院剧场里去消遣;勉励信徒多往济贫的口袋里放几个钱,自己却逢年按节的给财主们送礼。像这一类言不顾行行不顾言的事数不清有多少。这就是他们的工作,这就是他们的成绩。阅者疑惑我说的话过于刻薄么?你只须到一个大城中住上一个月,与几位大教会或教会的大机关的大领袖们往来六个月,到那时候准保你要承认我的话还不及事实的一半。
 
可怜那些无知的信徒,缩衣节食地把他们自己劳力出汗换来的钱拿出若干来放在教会的库中;结果竟被这些牧人们这样用去,这是何等对不起神又对不起人的事!(自然他们中间有些人受的是西国差会的款,但差会的款不也是西国许多信徒克己乐捐的么?)请问教会的大领袖们这样用信徒所捐的款一味享用宴乐,却不实在地作些有益于信徒的工作,这与“吃脂油,穿羊毛,宰肥壮的,却不牧养群羊”,有什么分别?神的话是怎样对以色列民中的领袖说的,也照样是对今日教会的领袖说的。
 
教会中大多数居高位的,掌大权的,支巨额薪金的大领袖们这样的可恶,自然是有目共睹的了。但那些地位不高,权柄不大,支薪金不多的领袖们便都是尽忠牧羊的么?不,尽忠牧羊的不能说没有,但这样的牧人居最少数。大多数的也是只顾利己,不忠心牧羊。不是有许多传道士平日一点不去作工,一到牧师会长或监督来调查的时候,便各处邀请一些人来充数,藉此维持地盘么?不是有许多传道士一点不注重引人归主栽培信徒,只注重怎样多拉拢一些人来加入教会,好藉此证明他的工作很有效果么?不是有许多传道士每周休息六天作工半日么?不是有许多传道士见了穷信徒便作威作势,见了他们的上司(教会中自然没有上司这种名称,但许多教会确有这种实际)便奴颜婢膝胁肩谄笑么?这些人不像那些大领袖们那样安逸,是因为他们必须受别人的支配;他们不像那些大领袖们那样宴乐享用,是因为他们的入款太少。只看他们在小的地位小的工作上这样不忠心,便可知道他们有一日作了大领袖,也必同那些现在的大领袖是一样的败坏。“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
 
为什么社会中各处都可以找到许多离开了主去与世浮沉的信徒呢?为什么一有那偏重某种道理的教会来到一个地方,就有许多信徒追随呢?为什么有许多热心的信徒跑过了好几个礼拜堂,始终找不着一个地方,能使他们欢欢喜喜的继续前往聚会呢?为会么许多礼拜堂到了聚会的时候座位空着十分之七八呢?为什么到处可以看见这种现象?究竟为什么?神的话回答了我们﹕“因无牧人,羊就分散,既分散,便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羊在诸山涧,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
 
神要怎样对待这些不忠心的牧人呢?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以西结书348-10)看哪,祂要与那些不忠心的牧人为敌。神要与一个人为敌,那是何等可怕的事!祂也要向那些不忠心的牧人追讨祂的羊,使他们不再牧养群羊,也使他们不再牧养自己。神要抛弃他们,夺去他们的职分,并且要讨他们的罪。不忠心的牧人有祸了!他们站在审判台前的时候,必定要受更重的刑罚。
 
阅者,你是一个牧人么?若是,你是一个忠心的呢?还是一个不忠心的呢?如果你发现你就是这些不忠心的牧人中间的一个,就当赶快俯伏在神的面前,承认悔改以前不忠心的罪,今后靠着神的恩惠勉力作一个忠心的牧人;这样,神必赦免你以前一切的罪,并且要大大的使用你,赐福于你,借着你使多人得福。你若藐视神的警告,不肯悔改,你就不要忘记神言语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如果你是一个忠心的牧人,你一点不要因此骄傲,反当战兢谨慎,越发忠心,在神面前作无愧的工人,在羊群中间作有爱心的善牧。这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4)。除此以外,你还有一个重大的使命﹕
 
“人子啊,你要向那些不忠心的牧人发预言攻击他们。”
 
攻击那些不忠心的牧人,不是为泄忿,乃是为叫他们悔改作忠心的牧人。你若能警告一个不忠心的牧人使他悔改,不但是救他脱离了神的忿怒,也是使许多可怜的群羊得了救济。你或者想,责备那些教会中的领袖,劝他们悔改,必是最难的事。是,这实在是最难的事。我确实有这种经验。在教会中最难领受责备最难认罪悔改的,不是那些普通的信徒,正是那些不忠心的领袖,不忠心的传道士。你责备他们,劝戒他们,他们非但不肯领受,反倒起来与你为敌,辱骂你,攻击你,加害在你身上。但是你不要因此胆怯退后。古时奉神命说话的先知都曾过见这些难处,但神的话坚固了他们。神对他们说了什么呢?祂说﹕
 
“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118-19
 
“人子啊,虽有荆棘和蒺藜在你那里,你又住在蝎子中间,总不要怕他们;也不要怕他们的话,他们虽是悖逆之家,还不要怕他们的话,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他们或听或不听,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是极其悖逆的。”(以西结书2:6-7
“以色列家却不肯听从你,因为他们不肯听从我;原来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看哪,我使你的脸硬过他们的脸,使你的额硬过他们的额。我使你的额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他们虽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们,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以西结书37-9
 
忠心服事神的工人们哪,“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容我们急速与起,接受神的使命,放胆大声警告那些不忠心的教会领袖们,不忠心的传道士,说﹕
 
祸哉,不忠心的牧人!
  一九三二年九月八日,北平
 
第五章 灵工刍言
 
作神的工并不是入几年神学校,读几本宣道法,教牧学,研究几卷圣经,便可以奏效的。明白圣经中的真理,学会怎样讲道,诚然有它们相当的功用,但比这些更重要的乃是有圣洁的人生、无伪的爱心、宽大的胸怀、果决的意志、敏锐的眼光、勇敢的精神、坚忍的性格、谦和的态度。这些都不是在神学校里能学习的,乃是需要受过神自己的造就,经历诸般的患难、苦痛、打击、试炼,方能成就的。不愿意受这种训练的人总不用想望能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
 
见财利就起贪心,遇富贵就想谄媚,喜好世界虚荣,愿意显露自己,妒贤嫉能,自私自利,处世待人总戴假面,用手腕,说谎言,行欺诈,这些最坏的东西,若不除掉干净,根本谈不到为神作工,更不配在神的教会中作领袖。一个信徒有这些坏东西在里面,教人不足,害人却有余;建立教会不足,毁坏教会却有余;荣耀神不足,羞辱神却有余;有这样的人为神作工实在不如没有还好些。多少的教会都是被这种人弄得一败涂地,无法挽救。羡慕善工的人切不可忽略这一点。
 
用世界的方法去作神的工,当时也许能得到一些皮毛的成功,最后你便知道不过是毁坏了神的工作罢了。今日许多教会败坏得不堪收拾,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大原因。
 
传扬主耶稣救人的福音,见证自己因信主所得的好处,是每一个信徒所能作的,也是每一个信徒所当作的。至于讲解圣经,教导群众,自己若不先在圣经中好好用过几年功夫,就随便凭着自己的意思讲解,势必牵强附会,舛误百出,结果以讹传讹,不晓得把真理谬解到什么地步,才算止境。这是今日热诚的信徒中间一种极危险的情形。
 
为神作工的人是神的使者。他们的责任极重大,他们的地位极高尚。所以他们应当持守自己的身份,不可逢迎,不可谄媚,不可自轻自贱,不可仰人鼻息,不可轻易开口求人,不可望人哀怜,尤其不可在财物上求人济助。有些人主张讨饭传道,这不仅是无知,这简直是羞辱神。
为神作工的人待人接物虽然应当彬彬有礼;但却不可耗费许多精神力量钱财时光去应酬,去交际,这些事与他们属灵的生活和他们的工作都是有损无益的。
 
为神作工的人不能顾全情面,顾全情面的人不能为神作工。
 
不要传你自己所不信的道理,不要讲你自己所不想遵行的教训;不然,你便是欺哄人,你便是一个骗子。
 
初为神作工的人应当谨慎,不要逞血气;久为神作工的人应当谨慎,不要学圆滑。逞血气的毛病,及至遭了失败,碰了钉子,长了经验以后,慢慢的便可治好。学会圆滑,病就深入膏肓,不可救药了。
 
为神作工的人不可与罪恶妥协,不可与世界妥协,不可与假先知假师傅妥协。神的工人如果不敢得罪人,他们也必定不能得人。
 
魔鬼攻击神的工人所常用而且最容易收效果的工具有三样﹕第一是金钱,第二是名誉,第三是爱情。他们用这三种工具中的任何一种,都能把一个为神作工的人毁坏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为神作工的人真不可不战兢谨慎,加意防备啊。
 
责备罪应当严厉;对待人却要温柔。
 
被神使用的人不用求别人为他们写介绍信,也不用效法毛逐自荐,神自己会为他们介绍。“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撒母耳上319-20)撒母耳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唯有胆怯的人不能为神作工。怕辱骂,怕毁谤,怕得罪人,怕受损失,怕遇患难,怕遭危险的人,最好都回家去。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传道人,才能作神手中得力的工人。
 
要作神的好工人除了必须用心读圣经以外,还必须用心读人。许多为神作工的人有信心,有爱心,也有热诚,只因为不认识人,便被人欺骗,受人愚弄,遭人利用,败坏了神的工作,败坏了神的教会。读人真是神的工人不可忽略的事啊。
 
神的工人自己不可犯一点罪,却不可不知道别人所犯的罪。自己不可有一点诡诈,但不可不明白别人的诡诈。知道别人所犯的罪然后方能斥责罪恶,帮助人离开罪恶,警告人防范罪恶。明白别人的诡诈然后才能不受人的欺骗,还能帮助人不受欺骗。
 
神的工人当像一团火焰,到处燃烧。把人烧暖了好,把人烧痛了也好。
 
不要管别人说你什么,只求主称你为“良善忠心的仆人”就够了。
 
第十二章 神要忠心,不要工作
 
“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哥林多前书41-2
 
今日我们所遇见的大多数的传道人,都认为他们第一应当注重的是为神作工;多作工,热心作工,殷勤作工,作美好的工,作伟大的工。但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说,神向他的仆人们所要的不是工作,乃是忠心。一个为神作工的人若先向神有了忠心,他一定多作工,热心作工,殷勤作工。但多作工、热心作工、殷勤作工的人却不一定向神有忠心。事实告诉我们,有许多传道的人为求财享受,也很热心作工,殷勤作工;有许多传道的人为求名誉尊荣,也很热心作工,殷勤作工。他们也许作了很多美好的工,伟大的工,但他们在神面前却是丝毫没有忠心。
 
不希奇大多数的信徒注重工作不注重忠心,因为工作是人的眼睛看得见的,忠心却是人的眼睛看不见的。一个传道的人,不论是否有忠心,只要能作成一些工,便可得人的称赞推许。反过来说,无论他怎样有忠心,如果没有作成什么事工,别人总不会重看他,夸奖他。在这种情形之下,一般传道的人便不注重忠心而注重工作了。
 
神的看法和人的看法就完全不同了。只要一个人有忠心,便可蒙祂的喜悦。一个为神作工的人有了忠心,也作了许多的工,自然是祂所喜悦的;反过来说,一个为神作工的人有了忠心,但他所作的工成效极微小,甚至在人眼中看来一无所成,仍然是神所喜悦的。按常情说,一个人有忠心,一定会在工作上有相当的成就;但也有些时候,一个人尽了忠心,却在工作毫无成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神交托给各人的工作不同,有些工作是明显的,有些工作是隐藏的。明显的工作极容易被人看出来,隐藏的工作却极容易被人所忽略,有时甚至一点也看不出来。我们的主曾有一次对门徒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么?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收割的人得工价,积蓄五谷到永生,叫撒种的和收割的一同快乐。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约翰福音434-38)
 
撒种的和收割的都作了工。但若只看工作的成绩,好像收割的人成了很大的功,撒种的人却一无所成。在一个门外汉看来,收割的人凭着两只手,收取了许多麦子,他的成绩何等优良。那个撒种的不但未曾收获,而且把许多麦子都遗失了。他这个人只是使人受了损失。但我们若明白撒种和收割这两件事的关系,便晓得收割的人所有的成功,就是由于撒种的人所遗失而来的。撒种的人若不先将种子埋藏在地里,收割的人就决不能有任何收获。人只看见了收割的人所作的工有那样良好的成绩,谁想到那撒种的人在这伟大的工作上也同样的有分呢?神就是这样在祂的工场上预备了一些人作明显的工作,也预备了一些人作隐藏的工作;因为明显的工作受人注意,得人夸奖,所以一般信徒都愿意作这种工作。
 
我们在今日的教会中,所看见的一种最普遍的现象,就是热心的基督徒都羡慕作传道人,而且他们所最羡慕的传道工作就是登台讲道。他们中间有些人也许自己还说不出来为什么这样羡慕登台讲道。让我替他们回答罢﹕登台讲道的工作比任何其它的工作更明显,更受人注意,更得人尊敬。至于其它工作,就如代祷,访问,谈话,招待,看顾受试炼的人,服事患病的圣徒等等的事工,虽然也是神的工作,却远不及登台讲道那样受许多人的尊敬注意,因此就没有多少人羡慕那些工作。
 
还有一件可注意的事,就是讲道的人大多数都喜欢在开会以后报告讲道的结果和工作的成效。讲道几天之后有多少人认罪悔改,有多少人重生得救,有多少人完全奉献。其实这种成绩本来是没有方法统计的,因为在会中举手或站起来表示悔改的,未必都真实信了主;走到台前跪下祷告的,也不都是得救了的人;完全奉献与否,也不是当时所能看出来的。按我作工多年的经验,证实了那些在讲道以后站起来表示悔改,和在会毕后留下来祷告的人实在复杂得很。其中有些人是随着别人站起来留下的,有的人是一时感情冲动,便表示悔改的;有的人是听讲以后,只觉得所讲的道很好,愿意接受的;有的人是怀有别种希图,想藉此加入教会,以便满足他们的欲望的;有的人是多年的糊涂教友,无论哪里有聚会都赶去参加,看见有人站起来,他们便随着站起来;看见有人在会毕留下,他们便随着留下。他们一生悔改许多次,信主许多次,但至终他们也说不清他们究竟是否已经悔改信主,是否已经重生得救。至于因听道一次两次就清楚认识自己是罪人、彻底悔改信主的虽然也有,数目却远不及一般人所说的那样多。但许多传道的人,就根据这个数目向人报告,有多少悔改信主,重生得救。一般信徒也就真信这种报告,而且羡慕这种工作。更可憎的就是有些传道的人竟大胆作虚伪的报告和宣传,不只有枝添叶,甚至无中生有,捏造许多谎言,夸耀自己工作的成绩。明明是说谎犯罪,却能博得许多信徒的欢迎和称赞,这是多么可哭的事呢!
 
一般在教会是负责任工作的人,也是这样不注重向神尽忠,只注重眼睛看得见的工作和成绩。因此他们用各样的方法拉人受浸加入教会,只求人数增加,不注重领人彻底悔改信主。以致使他们所牧养的教会在形式和人数上有了发展,但在神面前却成了属灵的巴比伦城。今日许多教会腐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原因固然很多,但传道的人不注重忠心,只注重工作,实在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如果每一个为神作工的人都注重在神面前尽忠,不注重外面的成绩,收信徒的时候只求真,不求多,教会决不会腐败混乱到今日这种地步。传道的人不注重在神面前尽忠,只注重工作和成绩,是多么危险的事阿!
 
我们不但不可在未有成就以前注重工作,过于注重向神尽忠,就是在工作有了成就以后,也不可把那些工作看得比向神尽忠更为重要。如果到一个时期,我们不能同时又向神尽忠,又保存我们所成就的工作,那样我们就宁可舍弃工作,却不可舍弃向神的忠心。但我们因为肉体和肉体的软弱,极容易注重那看见的工作,却忽略那看不见的忠心,因此很容易为顾全工作的缘故舍弃了向神的忠心。却不晓得我们若不能向神尽忠,神便不再眷顾我们的工作;同时我们也因此失去了能力和神的同在,不久连工作也要被神拆毁弃绝。到那时我们必定落得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如果我们肯为向神尽忠的缘故,甘心把所成就的工作都舍弃不顾,我们必定会看见神要在我们身上显出祂的大荣耀来。眼睛看得见的工作虽然损失了,但主耶稣显现的时候,我们都要得着祂的称赞和奖赏。有的时候我们为向神尽忠,甘心舍弃我们所成就的工作,结果神不但保存了我们的工作,而且祂要因着我们的忠心使我们的工作有更辉煌更伟大的发展,正如亚伯拉罕甘心把以撒放在祭坛上为燔祭,神不但保全以撒,而且使以撒的后裔成为大族一样。
 
可惜!可惜!有些为神作工的人在没有什么成就以前,向神忠心;他们不辞劳苦,不避艰辛,不计毁誉,不顾性命,因此蒙神使用,成就了一些事工。及至他们有了成就以后,竟把工作看得比向神尽忠更为重要。这样一来他们便会因为顾全工作的缘故,向撒但让步,与世界妥协,不敢再说神要他们说的,不但不敢作神要他们作的,甚至说了神不许可他们说的话,作了神不许可他们作的事。结果是什么呢?神向他们变脸,弃绝了他们,拆毁了他们的工作,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工作一同成为被咒诅的。有一日他们要因他们的无知和错误悔恨自责,但是已经太迟了。
 
让我们从今以后,把神看为重的看为重,把神看为轻的看为轻。这样,我们所行的路方能正确,所作的工才能蒙神悦纳,在我们的主回来的时候,也就能称我们为“良善忠心的仆人”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