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养儿与牧会
2013/4/4 20:09:34
读者:3579
■高伟川

生命季刊 第50期 2009年6月

 

我想,我真正懂得和体会爱的牵肠挂肚,爱的完全的舍己,是在做了母亲以后。真的,做了妈妈以后,我对神的爱的体会也更加深了,我更爱那为我舍命的主耶稣了。我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有了一个我的独生爱子,所以我才深深知道什么是“献上独生爱子”的意义。
 
我跟我的先生一起从神学院毕业后就在温哥华本立比华人宣道会牧会直到如今已近7年了。在神学院毕业的那年,我痛苦地经历了人生中第三次的流产。当时我向神有一个祷告:“我知道你是赐生命的主,也是掌管生命的主,如果你的心意要让我们夫妇两个人牧养你的教会,就恳请你给我们一个孩子,不然我们不能完全体会父母的心肠,或者说更深地体会你那种爱的心肠……”几年转眼就过去了,我们两个都已经年过四十岁了,医生说也许因为我平时太劳累,不懂得保养,所以我的血液指标已经过早的接近更年期了,怀孕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因此,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我们差不多已经放弃了做父母的梦想。我们觉得既然自己没有孩子,就把神的羊当作自己的属灵的孩子吧。
 
我们两个完全投入牧养工作,没日没夜地干,从没有休息日。我是配合先生,完全义务地作。牧会的工作实在是有做不完的事情,很多都是不起眼的琐事,但要付上所有的时间,每帮助一个人都需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我被称为是买一送一的角色,但不管怎样,我看见一个一个顽石般的人被神大能的手改变的时候,我心中充满莫大的满足,一点不觉得一定需要一个孩子,感觉没有孩子反而更专心事奉。但就在这个时候,在我们事奉最忙的时候,神赐给我们一个儿子。这些年在我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对牧会有了更深的体会,事奉实在是爱的托管;因此很想跟大家分享我心中的喜乐。
 
我们给神赐我们的宝贝儿子起名叫孙恩赞,就是“感恩赞美”的意思,看到他就提醒我不要忘恩,因为人很容易忘恩。他的英文名字是约书亚“Joshua”,希望他将来成为他那一代的“约书亚”,希望他越来越像主耶稣的生命形象。
 
我生命中经历过三次流产之痛,以前总是找不到真正的原因。到温哥华才知道是因为我身体里有一种抗体使血液在胎儿两三个月的时候凝固,而使胎儿不能正常发育成长,以致流产。后来医生用一种解决抗体的针剂治疗把抗体除掉,胎儿就可以正常发育成长,所以在整个怀孕期间我都需要每天打针,每天早晚是自己在自己的肚子上打针,每打一针就是一个祷告,如此就生下了一个极其健康可爱活泼的孩子。
 
在我怀孕大约三个月的时候,我的血液指标显示我的孩子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唐氏综合症,医生要我抽羊水进一步确定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当时我和先生有很大的挣扎,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如果是一个不正常的孩子还不如没有孩子更轻松,但这是世俗的眼光。经过祷告思想,我对医生说:“不必再检查了,我是基督徒,不正常我也要,只要上帝不拿走他……”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在孩子身上做任何决定,从怀孕,流产,一切都不是我能左右的,生命是神的。
 
一条脐带把我和孩子连在一起,我体会了我与儿子连体的奇妙,他在我的肚子里不断地成长。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无论如何我不想因为神给我这个恩典而耽误事奉神的一切工作。当我坚持在教会教主日学的时候,有的姐妹看我很辛苦就很感动,买了月饼送给我,说:“真不好意思,你挺着肚子在教我们,这是一点心意。”我感受到神的莫大的安慰,看见他们从无神论到受洗归主,似乎像我的孩子一样的成长。
 
我怀孕早期的每一天无论到哪里去都随身带着针与药,因为每天都有没有计划在内的事情,教会的事情是随时随地的,有弟兄姐妹对我和先生开玩笑说,看见你们就知道什么是传道人了:“随传随到”。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到了医生规定的时间就要躲起来打针,有时我忘记了,姐妹们就提醒我。
 
在我还没有度过危险期的时候,我站在台上讲道,有个弟兄给我搬来了椅子要我坐下来讲,但我想神给我的这个生命不会因为一站就流掉吧?并且我心里想每次讲道大家都当作平常,我呼吁要重视神的话,要大家坚持上主日学,总是少数人听,大部分人我行我素,不听劝,我心里很急,所以这一次我就冒生命危险再呼吁一次,总该有些人听吧?所以我坚持站在那里,虽然感觉吃力,上气不接下气,但神给我足够的力量。我讲的是《致命的抗体》,我从我身上的抗体的可怕,讲到我们生命中的属灵抗体也是可怕的,它会使我们不能得救,不能成长,是致命的。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抗体,最严重的就是抗拒神的话,生命不能改变,这是致命的。具体表现在﹕神是圣洁的,神要求我们也要圣洁,但我们就是要犯罪,只要我喜欢,婚外情、同居、赌博、抽烟等等,有什么不能做呢?神说“不可停止聚会”,人就是不能坚持聚会,因为不能把神放在第一位,什么事情都比追求神、事奉神、敬拜神重要,所以属灵生命一定不能健康的成长。神要我们在教会过“肢体生活”,学习彼此相爱、彼此包容,而我们呢?我们才不管别人怎样感受呢,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今天觉得这个教会好,适合我,满足我,使我开心,明天又会觉得不新鲜了,太多问题……反正温哥华教会多着呢,我想怎样就怎样,我有自由权利选择,就像商品消费一样,我花钱就要买个满意,不满意随时退货。神说“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你们所需用的一切都要加给你们”,那我们呢?我生活还没解决呢,哪有时间学圣经?要实际。结果靠自己走许多的弯路。有姐妹对我回应说:“你讲的就是我呀,我很感动。下星期我一定上主日学。”如此,再辛苦我觉得都值得。
 
到了神定的时间我安全生下了这个儿子。42岁竟然顺产,我和先生的第一句话是:感谢主。医生象征性地把剪刀放在我先生的手里,剪断了我和孩子之间的脐带。当我抱着儿子时,就出现了新的连体,孩子充满在我的心中,我亲自感受到神创造的奇妙。
 
以赛亚书4915如此说:“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神的爱超过母爱,我在儿子出生后的第一个母亲节的婴孩奉献礼上就将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献给了神。但我深深体会向神立愿、立志都容易,但每天的实际生活要我们献的具体而实在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了。当孩子有一点点受苦,心里就揪心的痛,割舍不下。在儿子六个月的时候我们回国带着儿子做见证,每天都怕他生病,天天紧张他的一切,我才真正知道“献独生子”的滋味是什么,神居然为我们这些人献上祂宝贝的独生子,何等的爱?实在是我永远报不完的爱。牧会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爱,没有这样的爱,一切的方法都是虚谈,没有爱的工作没有价值。
 
从儿子出生那一刻起,我似乎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睡得安安稳稳了。从他嘹亮而持久的哭声中我就猜他可能属于那一种天生就很不好调教的孩子,因为他一出生就表现得很勇猛,很男子气。他才几个月的时候,有一个礼拜六的夜里,他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夜里2点哭到早上7点(其实有的时候白天他也会哭很久,医生说他在吃奶之后肚子里气很多,就会不舒服),我几乎整夜抱着他不能睡,早上我的先生要讲道,我不忍心干扰他(我就让他睡另一个房间,关起门来,不用管我们)。我早上也要讲主日学,不过自从做了妈妈,我就有了不睡觉也可以照常事奉的恩赐,所以第二天我们一家三口照常准时到教会时,我的眼睛看弟兄姐妹的脸都是双影,但大家说:“你恢复得很好,脸色非常好。”他们不知道我一夜没睡呢,我实在感受神超然的保守。四年来无论什么情况我们礼拜天一早必须准时出门,对我们来说真不是容易的事情,因为礼拜六晚上的团契很晚结束,我们要等所有弟兄姐妹都走了,在检查各样事情、锁了教会的门之后才能离开,回到家都要11点。早上儿子睡不醒也要跟我们一同出发,因为不能迟到,每一次都是狼狈离开家。神实在顾念我们,儿子很少生病,即使感冒了,周末一定就好了,因为我们必须要服事,绝对不能请假的。四年的时光也是神特别眷顾的时刻,不然我们怎样服事?在我生了儿子出院的第二天我的先生就去教会服事,我是在儿子满月之后从没有间断过服事直到如今。没有任何的理由让我们停下来不去事奉为我们舍命的主耶稣基督,祂的恩典一直伴随着我们。
 
记得在儿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神就派许多的天使送来许多实际的预备,小小的衣柜里装满了小被褥,小衣服,奶瓶,尿片,玩具……有的至今还在用。所有东西都不是我精心去为他购买的,都是爱心送来的,所以我的儿子刚会说话,我就告诉他这些东西都是耶稣给他的。当我每次问他:这个是谁给的?他一定回答:“耶稣。”每次我们祷告,他一定大声说:阿们。我们每天晚上睡觉前一起为许许多多的人祷告,他都会不厌其烦地重复:阿们!很多名字他都可以记得。刚会说话的时候我就教他说长大了要做牧师,所以,当问他:你长大了做什么?他就会很快地回答:牧师。再问:牧师都做什么?他就自然回答:开会。然后我就补充告诉他,牧师主要是救命,他就会加上“救命”,还自己加上说,还有“祷告”“讲道”(因为他看爸爸常常在准备讲道),他很聪明,观察很细心,他常学爸爸的动作,让人发笑。他记忆力很好,到目前为止他已经会背很多经文,盼望上帝的话语充满在他的心中,成为他一生的力量和帮助。
 
记得有一次,在他快三岁的时候,他在跟许多孩子玩完之后,我催促他快点跟我回家,他却站在那里迟迟不肯走,我以为他舍不得离开,还想继续玩,我劝他快一点,而他却认真地看着我说:“妈妈,别吵,小声点,我在为他们祷告呢。”一股暖流涌上我的心头,神透过孩子提醒我为这众多的孩子们祷告。神也常常用儿子来让我有传福音的机会,他从满月就被我们放在教会的婴儿室,所以很容易跟生人交朋友,也因此让我认识许多带孩子的妈妈,可以把福音传给他们。
 
在养育儿子时,我也更清楚看到人的原罪。儿子不用教就有与生俱来的自私的罪性,不愿意分享他的玩具,很倔强。一次,邻居的小朋友要借他的玩具回家玩,当他知道小朋友把玩具拿走了的时候就放声大哭,然后就大闹,一定要去夺回。人的贪心和自私在我儿子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他安静以后,我就给他讲许多道理,为他祷告,告诉他所有东西都是耶稣白白给我们的,耶稣最喜欢把他最好的和我们分享,所以,一定要跟别人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后来,他居然说:“妈妈,我知道了,我再不抢玩具了。”无数次地跟他交战,他现在似乎懂事许多,但有的时候还会犯老毛病,舍不得把玩具给小朋友玩,我会不停地跟他讲道理,我也从中看见我们在神面前也是一样,不停地犯老毛病,老我总是不停地被神修理。儿子的成长过程,也是我们属灵生命的成长过程的一个缩影。
 
很多姐妹对我说,“你做了妈妈以后对我们更体谅了,也不那么急了,更有忍耐了。”是啊,神在这四年中就在不断地磨造我这个“小牧人”的生命,让我在养儿的过程中,学习忍耐、学习爱的功课,知道如何以爱心牧养教会。感谢神。
 
高伟川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加拿大与丈夫一同牧会。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smyxy.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